失去的時間政府可賠償嗎?

 小明每天花近兩小時在交通上,而小強每天在上班的路途只需要不過三十分鐘。就算不用仔細去看他們的學歷、背景、薪金和職位,大多數人都很容易靠直覺估得到,究竟小明和小強哪一個的生活環境較為富庶。其實,這種直覺是絕對有根有據,愈富庶的家庭就愈懂得去用不同的方法改善自己的生活。相反,無財無勢的市民便惟有犧牲時間、健康和機會去換取卑微的回報。香港人中高收入家庭改善生活最簡單直接的辦法,就是在工作和生活的安排中想盡辦法將時間節省下來。家務瑣碎事交由傭工去做,上班上學也會盡量選擇便捷的交通方法,居住的地方亦以舒適方便為大前提。事實上,香港大多數黃金住宅地段,都在中心商業區十五至二十分鐘車程之內。

若細心留意城市的中心商業區,便會發覺當中總有些老化的低收入住宅區,而中心商業區外圍像灣仔、上環、油麻地和深水埗等,更加是低收入住宅區的集中地。雖然這個現象在不少官僚眼中都顯得額外刺眼,可是他們所不知道正是這些低收入住宅區,為負擔不起交通時間和費用的低收入家庭,提供了一個競爭的機會。

在香港人工地建構的衞星城市加上公屋政策,反而令到不少低收入家庭居住在偏遠地區。以往在公屋遴候策上的市民,若想快一點得到分配,便惟有接受這些位置偏遠的次等選擇。公屋政策愈是廣泛,就愈易令人跌進這個剝削的陷阱中。低收入家庭住得偏遠,代價除了是高昂的交通費用,更大的損失其實是時間和就業機會。

就算香港低收入家庭明知被剝削時間和機會,他們又可以怎樣?低收入家庭一樣需要時間去教育下一代,事實上失去了的時間,本來就是打破隔代貧窮的關鍵。這些失去了的競爭機會,任憑政府作再多的補償也永遠賠不來。整件事的盲點,就是看不到原本自然自發的城市發展,原來就是扶貧的重點。

城市發展是很微妙的過程。在沒有政府突兀的干預之下,城市內的社區演變是有一定的自然規律,也充當了整個社會發展的功能。究竟政府是否有能力去改變這種社區由興入衰,然後再重新發展的過程?還是當政府官僚介入後,在另一個意想不到的環節製造出更多的問題,反而令到社會上最無權無勢的人吃盡苦果呢?

社會可以期望政府「塘水滾塘魚式」的所謂地區經濟扶貧計劃嗎?事實上,更直接的扶貧方法是以「租金券」,向低收入家庭提供租務上的補助,讓他們自行在市區尋找合適的居所,取代現在那僵化的公屋,更重要是讓他們一樣可以有力爭上游的機會。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永遠都無法挽回。就算政府有更大的本事,可以向低收入家庭提供各式各樣的津貼資助,始終無法為貧苦大眾失去的時間作出補償。其實,只要肯花點心思,便不難發覺這些活生生的例子每天都在我們身邊出現,但更大的挑戰是我們如何去想出解決問題的辦法。

李兆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