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連問題都不懂得提

 學校為了搞好對家長的溝通工作,經常安排一些開放日讓家長可以直接和校方對話。不過話說有位家長因為雜務纏身,自己無法出席開放日,便委託身兼補習老師的姪兒代為出席。

姪兒為了不負伯父一家所託,所以便一早草擬好一些題目,準備在開放日質詢校方。第一條問題是︰「我的堂弟生得比別的學生矮小,所以沒有機會代表籃球隊出賽,請問校方有沒有辦法去解決他的問題?」第二條問題是︰「專家都認為珠算有助發展兒童左腦思維,請問校方為甚麼沒有向每一個學生都提供一個算盤,讓他們可以鍛煉一下腦筋?」怕只問兩條問題有負所託,姪兒更想了一條後備問題,要校方提供全校所有學生校內試的成績統計。

如果你是學生的家長,你會讓這位姪兒代你去出席這次家長開放日嗎?相信大多數的家長,都會對姪兒的舉動啼笑皆非。家長開放日的原意是要讓家長可以更了解學生在校的學習情況,也是確保老師對家長有一定的問責,姪兒那種為了提問而提問的心態,的確對改善教學質素完全沒有幫助。

事實上,每個星期三都在那莊嚴肅穆的立法會議事廳,有不少尊貴議員都會像以上故事中姪兒一般,用同樣幼稚的心態,不着邊際地以各種奇怪的問題去質詢政府。立法會的質詢環節源自英國的議會文化,原意是提高政府施政透明度,也是確保行政機關向立法會問責的一種手段。可惜落入香港政客的手中,這種質詢有時成為了宣讀政治理想的空檔,有時卻變了例行公事的交差式提問。

為甚麼會有這樣的現象?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立法會議員將這種提問當作為政績,愈問得多就代表愈「有表現」,甚至有民間組織不問黑白,將提問得多的議員標籤成「勤力」,將提問得少的議員打成「懶惰」。

其實立法會議員這種「為問而問」的例子俯拾皆是。第一種幼稚的質詢是問香港現行有沒有法例針對若干行為。這類質詢對監察政府完全沒有意義。若政客認為政府需要訂立若干法例,便應該堂堂正正向公眾推廣,在議事廳中自我陶醉又有甚麼用?另外一種幼稚的提問是要請政府提供極仔細的統計數字,可是又沒有任何跟進的要求。事實上,議員要求的統計數字,有不少都可以在政府統計處的刊物中找到,連這些簡單的研究都不會做,究竟香港的政黨憑甚麼監督行政機關?

有價值的問題,是可以讓公眾了解政府施政方針的背後思維,或者能夠反映政府施政的成效,又或者將一些完全荒謬絕倫的過時政策揭露。

立法會議員是時候好好學習提問的藝術,市民亦都要睇清楚自己選出來的代表怎樣履行議員的權力。

孫柏文

廣告

One response to “立法會議員連問題都不懂得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