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無屋住有屋無人住

 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最新的《香港物業報告》,雖然香港中型住宅單位的落成量自九九年高峯期後已經漸漸縮減,到○五年落成量已經只得高峯期的一半,可是單位空置率並沒有減少。現時香港約有六萬三千多個空置單位,其中荃灣和油尖旺這兩個舊區的空置單位數目,已經佔了總數四分之一。

可是另一邊廂,昨天的立法會會議上,房屋及規劃地政局長孫明揚表示,根據統計處數字現約有四萬人居住於寮屋和天台臨時屋。同時間「有人無屋住,有屋無人住」,這些數據反映了香港的房屋出現了一種結構性的資源錯配。究竟是那一個環節的公共政策出現了反效果?更重要的問題是,這些反效果有沒有對香港整體社會帶來其他問題?

過去數年官方對處理臨時房屋都已經採取比較積極的政策,相信符合入息及資產審查條件的臨屋居民,不少都應該申請了分配公屋,其餘的若不是因為不合上樓資格,就是因為各種原因而必須要獲得就近安置所願意遷出。

為甚麼有市民寧願居住於臨時房屋,也不願意提升居住環境,遷入這些空置的樓宇當中?香港臨時房屋問題一直未能完全解決的原因,其中非常重要的理由是公共房屋政策的僵化,以及政府一貫的施政令到這些臨時房屋居民產生了過高的期望。

根據過往的爭取寮屋權益的活動,居民要求免入息及資產審查和就近安置。事實上,若政府不是以僵化地單以分配公屋單位的方法,來處理這些臨時房屋居民的安置問題,而是靈活地以租金券去吸引臨時房屋居民去在市區尋找合適的居所,透過向不同入息及資產水平的臨時房屋居民提供不同金額的津貼,相信絕對可以加快解決現在那四萬名臨時房屋居民跟前的問題。

以租金券鼓勵臨時房屋居民上樓的另一個政策效果,是讓不少舊區和空置單位重災區重新活起來。空置單位最多的荃灣和油尖旺的問題,是小型低價單位的租務市場要正面跟公屋競爭。事實上,這些單位難以租出,不少業主亦放心不下將單位租給低收入的租客,在這兩個因素的重叠影響之下,業主寧願將單位放空等待重建收購。

對香港整體社會來說,房屋資源錯配除了造成浪費,也引發了不少地區性問題,例如地區性的失業及貧窮問題。若政客和官僚只着眼於以修修補補的方式去解決個別的社區問題,而忽略了這個更根本的結構性問題,是沒有可能對市民的生活有任何的幫助。其實只要在政策制訂上,能夠突破以往那種凡事都由官僚利益出發的心態,這些一環扣一環的問題並不難慢慢化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