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民調淪為民粹獨立思考更加重要

 香港是一個民調氾濫的社會,由女性對高矮肥瘦的觀感到市民對特首支持度,不同的機構都會以民調博取曝光機會,希望透過數字來編織新聞故事。昨天兩間大學分別發表了兩份民調報告,一個研究市民對不同基本價值的認同,另一個則針對和諧社會大做文章。

民調的功用在於反映市民普遍的情緒,可是當研究人員用上「窮人對有錢人」、「市民對大財團」、「政治紛爭」和「矛盾」這些帶有指導性的用語的時候,被訪者當然較容易傾向放大問題的嚴重性。另走極端者則拿出一系列例如「自由」、「文明」和「民主」等涵意極廣的名詞,要求被訪者就這些環節評價社會環境。

不同被訪者對這些概念的認知可以有極大的差異,研究員又豈能將存在着歧義的概念以綜合的方法簡單地作為評分?就算撇除技術性問題,亦不去質疑這些民調的參考價值,更重要的問題是,究竟一個社會的建構,是否應該由所謂的主流共識牽引?引用英國政客Enoch Powell 對「主流共識」這概念所作一個註腳,那就是「對現況的慣性」。

去年底當權的特區政府便以民調數據用作拖延民主進程的藉口,難道這就代表了香港人放棄落實爭取民主嗎?這當然不是!對民主制度的追求,對自由的仰慕,對法治的堅持,以至對其他價值的嚮往,統統都不應該建立在「大多數香港人的意願」這一種缺乏原則性的理據之上,就是這種「少數服從多數」的膚淺想法構成了民粹主義氾濫的恐懼。在一個文明社會,人所服從的是合理公道的制度,而不是其他人。

各種社會制度背後,存在着原則性價值。作為尖端知識分子的大學研究員,道義上有責任去為公眾闡釋原則,並且以其特殊超然的身份去為捍衞這些價值。可是當學者都本末倒置,向公眾宣導「少數服從多數」的錯誤觀念,社會難免會傾向訴諸激情。當社會事事以人多人少為判別真理的指標,又何來獨立思考,何來反省和進步?

一個開放社會的最重要價值,就是要讓不同的見解互相比照,這亦是為何這個專欄要以「批」字為題。現今香港社會不但忽略了對價值的探究和理解,亦扭曲不少概念和原則。民主被當權者和親權派打成民粹,市場被社會主義者抹黑成大財團的壟斷。可是卻沒有人指出,當權者才是最愛玩弄民粹,政府的利益輸送才是香港市場被壟斷的最主要原因,還有太多太多的概念被偷換了,要拆解的謊話也實在太多太多。

事實上,香港的社會已經在各範疇被各種政府干預扭曲成難以拆解的局面,我們的使命就是要以有原則的理據,向那些膚淺扭曲的大政府社會主義提出事實的另一面,讓香港人可以了解真相,也還自由市場一個公道。

 李兆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