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06

你 今 日 落  注 未 ?

股 市 大 上 大 落 , 街 頭 巷 尾 都 在 談 股 說 輪 , 賭 香 處 處 , 炒 味 濃 郁 。

香 港 是 賭 城 , 有 得 賭 波 賭 馬 , 又 有 得 賭 股 賭 樓 , 離 澳 門 的 賭 場 也 只 有 一 小 時 船 程 而 已 。 支 持 在 大 嶼 山 興 建 賭 場 的 人 , 說 香 港 反 正 已 是 賭 城 , 多 一 個 賭 場 也 不 多 。 反 對 的 則 說 , 既 然 已 是 賭 城 , 無 理 由 再 變 本 加 厲 。 最 近 政 府 表 態 不 建 , 要 進 賭 場 還 得 過 大 海 。

自 己 不 太 熱 衷 跟 賭 場 對 賭 。 賠 率 的 設 計 , 早 已 給 賭 場 先 天 優 勢 , 就 如 我 跟 你 擲 公 字 , 我 贏 , 你 給 我 九 元 ; 我 輸 , 給 你 十 元 一 樣 。 這 樣 的 遊 戲 , 長 遠 來 說 輸 的 當 然 機 會 大 , 要 是 只 玩 幾 鋪 , 則 沒 有 那 麼 輸 蝕 。 雖 然 賭 場 在 賠 率 上 有 數 , 但 你 也 有 優 勢 , 就 是 可 以 除 時 喊 停 , 「 割 禾 青 」 走 人 。

有 一 次 跟 朋 友 到 歐 洲 浪 蕩 , 盤 川 不 夠 , 就 到 賭 場 賭 輪 盤 和 大 小 , 每 次 只 買 三 鋪 。 運 氣 不 錯 , 總 的 來 說 , 贏 了 一 兩 頓 快 餐 。 有 趣 的 , 是 在 街 上 少 見 大 陸 遊 客 , 賭 場 內 卻 清 一 色 是 中 國 面 孔 。 金 沙 老 闆 從 拉 斯 維 加 斯 過 江 到 澳 門 , 發 了 財 , 驚 訝 地 說 , 美 國 人 賭 錢 , 中 國 人 賭 命 。 澳 門 賭 場 不 發 達 才 怪 。

賠 率 上 劣 勢 , 落 場 賭 難 贏 , 不 好 玩 。 看 賭 桌 上 的 人 生 百 態 , 反 而 更 有 趣 。 每 次 看 見 別 人 神 色 凝 重 地 記 錄 低 輪 盤 開 出 的 號 碼 , 然 後 煞 有 介 事 的 分 析 走 勢 才 下 注 , 總 想 起 自 己 下 注 時 , 也 會 「 思 考 」 一 番 。 雖 然 大 家 心 知 往 績 跟 下 一 鋪 的 結 果 沒 有 關 係 , 每 一 鋪 都 是 獨 立 隨 機 事 件 , 但 我 們 總 是 覺 得 有 可 尋 , 得 可 愛 。 不 只 是 我 們 大 眾 對 或 然 率 迷 , 從 愛 恩 斯 坦 到 凱 恩 斯 到 卡 爾 波 柏 , 皆 曾 從 事 或 然 率 研 究 , 吸 引 力 可 見 一 斑 。

香 港 沒 有 賭 場 , 但 有 馬 會 和 港 交 所 。 無 獨 有 偶 , 兩 間 都 是 由 政 府 御 准 壟 斷 。 而 夏 佳 理 卸 任 馬 會 主 席 之 後 , 隨 即 執 掌 港 交 所 , 兩 者 的 相 近 盡 在 不 言 中 。 大 概 是 政 府 覺 得 夏 在 馬 會 的 經 驗 , 可 以 於 交 易 所 大 派 用 場 吧 。 在 港 擅 自 開 任 何 的 交 易 所 , 皆 屬 違 法 , 你 見 港 交 所 無 原 材 料 期 貨 交 易 , 想 自 己 開 一 間 ? 對 不 起 , 政 府 不 會 批 。

幾 年 前 , 有 猛 人 想 開 股 票 掛 票 據 交 易 所 , 也 不 得 要 領 。 港 交 所 壟 斷 對 投 資 者 的 影 響 , 以 前 說 過 , 在 此 不 贅 。

馬 會 呢 ? 雖 然 是 御 准 壟 斷 , 但 好 像 經 營 得 不 錯 , 時 有 進 步 , 可 見 壟 斷 經 營 也 不 一 定 不 思 進 取 , 無 競 爭 也 可 以 有 進 步 。 但 其 實 馬 會 並 非 無 競 爭 , 外 圍 就 是 其 對 手 。 近 年 馬 會 收 入 續 跌 , 說 是 外 圍 的 問 題 , 但 其 實 外 圍 存 在 已 久 。 生 意 大 , 很 多 人 甘 冒 風 險 , 掃 之 不 盡 , 歷 久 不 衰 。

有 競 爭 才 有 進 步 。 在 外 圍 的 鞭 策 下 , 馬 會 惟 有 不 斷 求 變 , 努 力 求 存 。 以 前 沒 有 投 注 站 , 要 下 注 , 就 要 進 馬 場 。 外 圍 則 在 場 外 受 注 , 受 注 地 點 多 , 方 便 捧 場 客 , 自 然 受 歡 迎 。 有 見 及 此 , 馬 會 就 漸 漸 開 設 場 外 投 注 站 。 以 前 馬 會 沒 有 提 供 那 麼 玩 法 , 外 圍 為 求 吸 引 , 引 進 「 過 關 」 , 馬 迷 受 落 , 於 是 馬 會 又 要 跟 隨 , 增 加 產 品 款 式 。

場 外 受 注 還 不 夠 。 科 技 進 步 , 外 圍 增 添 電 話 投 注 , 馬 會 後 來 也 仿 效 。 到 外 圍 賭 波 愈 做 愈 大 , 馬 會 為 免 被 拋 離 , 也 來 辦 賭 波 , 且 不 斷 借 鏡 外 圍 , 加 入 新 聯 賽 新 玩 法 。 最 近 的 例 子 , 是 馬 會 推 出 大 額 回 贈 , 不 消 說 , 當 然 又 是 抄 外 圍 的 橋 了 。

禁 不 住 想 , 要 是 打 破 御 准 壟 斷 , 開 放 交 易 市 場 , 會 是 怎 樣 的 一 番 光 景 ?

宋 漢 生

廣告

機 場 的 士 風 波

經 驗 中 , 的 士 司 機 大 多 健 談 , 大 概 是 見 得 多 也 聽 得 多 , 隨 時 可 以 跟 你 天 南 地 北 一 番 。 的 士 的 生 意 , 是 經 濟 消 費 的 溫 度 計 , 要 了 解 市 道 , 問 問 的 士 司 機 就 可 知 一 二 。 就 算 是 關 於 業 界 的 問 題 , 同 樣 樂 於 解 答 。 有 時 看 完 有 關 的 士 的 新 聞 , 會 跟 的 士 司 機 考 證 一 下 , 往 往 可 以 知 得 更 深 , 非 常 過 癮 。

例 如 : 八 折 的 士 台 , 是 怎 樣 跟 加 盟 的 士 溝 通 的 ? 原 來 有 電 訊 商 戶 推 出 廣 播 式 流 動 現 話 服 務 , 操 作 就 如 正 式 的 士 台 的 無 線 對 講 機 , 真 是 方 便 。 遲 些 用 3 G 上 M S N , 可 做 的 就 更 多 了 。

又 例 如 : 為 甚 麼 絕 大 部 份 的 士 都 是 豐 田 車 ? 是 不 是 有 人 搞 壟 斷 , 要 不 要 議 員 打 擊 一 下 ? 答 案 是 , 豐 田 車 零 件 足 , 容 易 找 , 維 修 平 。 不 是 時 不 時 看 見 的 士 窗 門 有 日 文 貼 紙 嗎 ? 那 是 從 日 本 豐 田 舊 的 士 拆 出 運 來 的 了 。

前 日 的 士 界 又 有 新 聞 。 一 名 司 機 在 機 場 輪 候 , 與 保 安 員 發 生 口 角 , 引 致 二 百 輛 機 場 的 士 罷 駛 。 司 機 聲 稱 睡 過 頭 , 想 即 埋 站 頭 卻 遭 阻 止 。 保 安 員 是 否 總 是 這 麼 不 近 人 情 ? 所 謂 睡 過 頭 , 未 必 是 事 實 。 機 場 等 候 區 乃 單 行 排 隊 , 要 是 輪 到 你 開 車 , 但 你 卻 在 車 上 睡 了 , 保 安 員 或 後 面 車 的 司 機 會 叫 醒 你 。 當 然 , 要 是 你 根 本 不 在 車 上 , 找 不 你 開 車 , 就 惟 有 開 鄰 線 讓 後 面 的 車 爬 頭 。 如 果 等 一 段 時 間 不 見 人 , 會 把 你 的 車 拖 走 。

為 甚 麼 會 不 見 了 人 ? 在 機 場 輪 候 , 往 往 要 等 上 好 幾 小 時 , 為 免 司 機 開 車 乾 等 , 因 此 採 用 一 陣 一 陣 式 的 放 車 方 法 。 等 候 期 間 , 不 少 司 機 會 離 開 車 輛 去 走 走 。

也 有 一 個 情 況 , 是 「 二 人 三 車 」 。 昨 天 談 過 , 跟 航 空 公 司 一 樣 , 的 士 司 機 會 盡 量 減 低不 載 客 的 時 間 , 因 為 一 分 鐘 空 車 , 即 等 於 浪 費 了 一 分 鐘 的 工 時 、 車 租 和 油 費 。 在 機 場 等 幾 小 時 , 豈 不 是 大 浪 費 ? 油 費 不 是 問 題 , 因 為 可 以 熄 匙 等 候 。 而 車 輛 呢 , 要 用 來 排 隊 , 沒 有 辦 法 。 唯 一 可 以 想 想 法 子 的 , 是 工 時 。 要 趁 空 檔 多 做 生 意 , 怎 麼 辦 ?

最 直 接 的 方 法 , 是 多 租 一 部 車 。 等 候 區 有 幾 條 單 行 的 隊 , 你 租 兩 部 , 分 兩 條 隊 排 。 一 輛 先 出 , 你 就 上 客 做 生 意 , 載 完 之 後 , 回 頭 再 排 。 然 後 輪 到 你 的 第 二 輛 出 車 , 你 又 載 客 , 載 完 之 後 , 回 頭 再 排 。 如 是 者 , 減 低 了 司 機 空 的 時 間 。 最 好 是 每 次 回 站 , 就 剛 好 有 另 一 輛 的 士 給 你 用 , 等 也 不 用 等 。

問 題 是 , 要 是 你 趕 不 及 回 來 , 要 重 新 排 過 , 可 能 得 不 償 失 。 為 分 擔 趕 不 及 的 風 險 , 也分 擔 多 租 車 的 成 本 , 有 司 機 會 結 盟 齊 做 , 二 人 三 車 、 四 人 六 車 , 相 互 照 應 , 利 益 共 分 。

另 一 個 原 為 方 便 司 機 的 規 矩 , 是 「 半 個 鐘 」 制 度 。 司 機 等 了 好 幾 個 鐘 ,怎 料 衰 神 附 身 , 乘 客 要 去 大 嶼 山 , 真 是 無 語 問 蒼 天 。 為 減 少 這 類 不 幸 而 引 發 的 損 失, 機 場 立 了 個 回 頭 插 隊 的 規 矩 。 要 是 你 載 了 個 大 嶼 山 客 , 可 向 職 員 通 報 一 聲 , 只 要你 半 小 時 內 回 來 , 即 可 排 頭 位 。

結 果 是 , 有 司 機 看 準 這 缺 口 , 明 明 乘 客 出 市區 , 卻 載 乘 客 往 附 近 上 另 一 輛 合 謀 的 士 , 自 己 則 返 回 機 場 排 頭 位 , 不 用 排 隊 。 規 矩多 , 漏 洞 也 多 , 接 招 招 式 層 出 不 窮 , 是 跟 制 度 博 弈 的 非 預 期 後 果 了 。

還 有 一 條 問 題 。 為 甚 麼 的 士 波 棍 是 橫 置 的 ? 的 士 司 機 說 , 是 因 為 要 騰 出 空 間 讓 車 頭 坐 兩 名 乘 客 。 我 想 , 就 算 車 頭 只 容 坐 一 客 , 仍 會 橫 置 。 要 是 直 置 , 而 乘 客 稍 肥 , 則 司 機 轉 波 時 , 錯 摸 乘 客 的 大 腿 的 風 險 太 高 了 。

宋 漢 生

「 八 折 的 士 」 風 波

近 年 「 八 折 的 」 蔚 然 成 風 , 有 業 界 人 士 倡 公 投 , 立 法 禁 止 市 民 議 價 。

議 價 都 要 拉 ? 聽 起 來 匪 夷 所 思 。 有 支 持 者 說 , 有 乘 客 講 價 不 遂 , 發 脾 氣 打 司 機 , 所 以要 立 法 。 問 題 是 , 打 人 本 身 已 有 法 例 處 理 , 根 本 不 需 要 因 此 禁 止 講 價 。 難 道 有 乘 客輸 了 馬 , 找 的 士 司 機 出 氣 , 又 是 否 要 立 法 禁 止 賭 輸 錢 ?

有 人 說 , 八 折 的 士 影響 守 法 司 機 的 生 意 。 沒 錯 , 因 為 司 機 打 折 現 屬 違 法 。 要 是 打 折 不 違 法 , 人 人 可 做 ,則 沒 有 甚 麼 不 公 平 。 問 題 是 , 到 底 應 不 應 允 許 司 機 打 折 ?

允 許 打 折 不 是 甚 麼 大 不 了 的 事 。 打 折 議 價 本 是 正 常 不 過 的 行 為 , 大 家 每 天 都 做 。 你 情 我 願 , 一 買 一 賣 , 又 不 是 殺 人 放 火 , 無 必 要 禁 止 。 這 類 的 規 矩 , 有 得 商 量 。 以 前 過 海 的 士 規 定 要 收 來 回 隧 道 費 , 但 漸 漸 愈 來 愈 多 司 機 不 依 規 矩 , 最 後 政 府 索 性 容 許 過 海 的 士 站 的 士 只 收 單 程 了 。

的 士 車 資 , 起 碼 有 兩 種 計 法 。 一 是 當 場 面 議 , 傾 得 來 就 載 , 幾 十年 前 之 的 士 前 身 , 就 是 這 樣 運 作 的 。 二 是 現 在 的 模 式 , 政 府 穿 針 引 線 , 司 機 合 謀 定價 , 不 分 車 輛 、 司 機 、 時 間 、 地 點 、 乘 客 , 一 律 按 同 一 個 收 費 表 。 合 謀 定 價 的 好 處, 是 減 省 雙 方 的 議 價 時 間 精 神 , 也 讓 人 生 路 不 熟 的 旅 客 免 被 宰 割 。

合 謀 定 價的 問 題 , 是 難 以 維 持 。 分 析 員 看 航 空 公 司 , 必 看 旗 下 航 機 在 天 空 時 間 的 比 例 , 比 例愈 大 , 即 愈 有 效 率 。 的 士 司 機 也 一 樣 , 要 是 能 夠 減 低 空 車 的 時 間 , 有 時 會 願 意 打 折。 車 站 機 場 的 「 泥 的 」 , 寧 願 少 收 以 省 回 排 隊 時 間 , 就 是 這 麼 一 回 事 。

為 了 多 做 生 意 , 各 司 機 都 有 出 貓 的 動 機 。 當 大 家 都 不 守 合 謀 承 諾 的 時 候 , 這 合 謀 聯 盟 則 自 動 瓦 解 。 自 由 市 場 , 競 爭 自 然 出 現 , 顧 客 的 利 益 因 此 得 到 保 障 , 就 是 這 個 道 理 。 要 保 住 合 謀 聯 盟 , 打 擊 競 爭 , 就 要 靠 政 府 以 刑 法 維 持 , 令 出 貓 的 成 本 提 高 。

明 明 已 有 法 例 禁 止 , 為 何 竟 有 達 六 成 是 八 折 的 士 ? 的 士 是 消 費 的 寒 暑 表 , 前 幾 年 通 縮連 年 , 的 士 車 資 卻 跟 好 景 時 一 樣 , 自 然 首 當 其 衝 , 要 跟 巴 士 鐵 路 小 巴 競 爭 , 就 要 減 價 。 另 一 方 面 , 雖 然 放 蛇 容 易 ─ ─ 見 車 頭 放 幾 個 手 機 的 就 是 , 甚 至 隨 便 問 問 朋 友 都可 以 拿 得 八 折 台 號 碼 ─ ─ 但 政 府 選 擇 少 理 , 減 低 了 鋌 而 走 險 的 成 本 。

在 公 共 交 通 食 物 鏈 , 的 士 幾 乎 是 坐 在 最 底 。 上 游 的 交 通 工 具 覆 蓋 愈 廣 , 巴 士 鐵 路 開 到 幾 乎 是 點 對 點 的時 候 , 的 士 就 愈 難 競 爭 。 況 且 , 政 府 協 調 各 運 輸 工 具 , 自 有 先 後 次 序 。 香 港 地 少 路 貴 , 相 比 起 的 士 , 一 輛 巴 士 佔 路 面 多 兩 三 倍 , 載 客 量 卻 多 幾 十 倍 , 換 轉 是 你 , 會 發展 巴 士 還 是 的 士 ? 地 鐵 大 部 份 不 佔 路 面 , 更 不 消 說 。

再 加 上 的 士 收 費 被 合 謀框 住 , 要 競 爭 更 不 容 易 。 一 個 做 法 , 是 廢 除 咪 錶 , 自 由 議 價 。 但 議 價 成 本 實 在 高 , 可 能 會 趕 跑 乘 客 , 尤 其 那 些 對 路 途 不 熟 悉 的 。 另 一 個 辦 法 , 則 是 把 咪 錶 價 訂 為 最 高 車 資 , 容 許 打 折 , 即 是 把 八 折 的 合 法 化 。 既 不 趕 客 , 也 讓 的 士 司 機 按 競 爭 收 費 。

不 易 通 過 。 一 來 , 不 少 八 折 的 司 機 會 反 對 , 二 來 大 部 份 司 機 是 車 主 , 牌 價 大 於 一 切 ,但 對 於 改 例 對 生 意 及 牌 價 的 影 響 , 卻 未 有 共 識 。 沒 有 市 價 作 嚮 導 , 實 驗 成 本 高 , 自 然 給 Tyranny of Status Quo* 肆 虐 了 。

* 應 怎 麼 譯 才 傳 神 ? 歡 迎 來 電 郵 指 教

宋 漢 生

未 起 身 , 就 坐 低 ?

梁 家 傑 為 競 選 拉 票 , 亮 相 電 視 台 , 獨 腳 侃 侃 而 談 整 整 五 分 鐘 。

有一 次 , 克 林 頓 向 幕 僚 埋 怨 , 公 眾 沒 有 給 他 足 夠 的 時 間 , 詳 述 自 己 的 政 綱 。 幕 僚 問 :「 約 翰 福 音 三 章 十 六 節 說 甚 麼 ? 」 克 林 頓 背 道 : 「 神 愛 世 人 , 甚 至 將 祂 的 獨 生 子 賜給 他 們 , 叫 一 切 信 祂 的 , 不 致 滅 亡 , 反 得 永 生 。 」 幕 僚 說 : 「 你 只 用 了 五 秒 , 就 解釋 了 基 督 義 ! 」

上 星 期 佛 利 民 謝 世 , 我 們 每 人 寫 一 段 二 百 字 的 短 文 。 平 時 孫 柏 文 寫 千 字 財 經 專 欄 , 手起 刀 落 , 豈 料 卻 給 這 二 百 字 難 倒 , 改 改 寫 寫 、 寫 寫 改 改 , 從 沒 見 過 他 寫 得 如 此 汗 如大 豆 的 。 那 篇 由 六 人 分 寫 的 悼 文 , 共 用 的 時 間 , 加 起 來 , 隨 時 比 起 寫 六 篇 還 要 多 。

整 份 報 章 , 洋 洋 幾 十 萬 字 , 最 難 寫 的 , 可 能 是 「 一 針 集 」 。 只 聊 聊 數 十 字 , 要做 到 一 針 見 血 、 字 字 珠 璣 , 其 中 的 功 夫 肯 定 不 淺 。 就 如 一 塊 玻 璃 只 有 一 個 弱 點 , 要 是 有 上 千 隻 字 的 空 間 , 可 以 這 邊 敲 敲 、 那 邊 試 試 。 要 是 只 得 三 幾 十 字 , 要 敲 中 當 然困 難 得 多 , 更 何 況 要 每 日 一 篇 。

海 明 威 一 生 寫 下 不 少 傳 世 作 品 , 他 自 己 最 滿 意 的 一 部 , 共 有 六 隻 字 。 不 是 印 錯 , 真 的 只 有 六 隻 字 : For sale: baby shoes, never worn 。 單 這 幾 字 , 故 事 的 張 力 , 背 後 的 悲 涼 , 已 躍 然 紙 上 。 今 期 《 Wired 》 請 來 三 十 三 位 作 家 , 仿 效 海 明 威 寫 六 字 故 事 , 當 中 不 乏 精 警 之 作 , 是 名 副 其 實 的 字 斟 句 酌 了 。

商 場 上 , 有 所 謂 「 電 梯 測 驗 」 : 你 能 夠 在 搭 電 梯 那 短 短 幾 層 , 講 得 出 你 的 產 品 計 劃 嗎 ? 講 不 出 的 話 , 你 的 產 品 大 概 是 輸 多 贏 少 了 。 你 拿 創 業 大 計 , 尋 找 資 金 , 創 投 基 金 的 準 投 資 者 問 你 , 你 的 產 品 有 何 吸 引 ? 要 是 答 了 幾 分 鐘 也 答 不 完 , 叮 , 對 不 起 , 輪 到 下 位 了 , 出 去 請 記 得 關 門 。

拉 鈔 票 如 是 , 拉 選 票 也 如 是 。 克 林 頓 挑 戰 剛 打 完 勝 仗 的 老 布 殊 , 一 直 得 不 到 甜 頭 , 直至 幕 僚 將 整 個 參 選 的 信 息 , 以 四 隻 字 貫 穿 : It’s the economy, stupid 。 為 了 令 助 選 團 保 持 信 息 高 度 集 中 , 幕 僚 索 性 把 這 四 字 寫 在 橫 額 上 , 掛 在 助 選 辦 公 室 當 眼 處。 結 果 克 林 頓 令 老 布 殊 成 為 第 一 個 打 勝 仗 後 連 任 失 敗 的 總 統 。

不 是 說 短 就 是 好 , 也 不 是 要 把 一 切 信 息 口 號 化 , 但 現 實 是 , 在 這 個 資 訊 爆 炸 的 時 代 , 要 讓 人 停 下 來 聽 你 要 說 的 , 並 不 容 易 。 就 如 人 家 只 用 Just Do It 短 短 三 隻 字 把 觀 眾 的 心 弦 緊 扣 , 而 你 卻 拋 一 串 內 地 式 水 蛇 春 長 標 語 , 人 記 也 記 不 來 , 還 哪 有 得 競 爭 ?

梁 家 傑 一 向 予 人 的 感 覺 , 是 木 訥 沉 悶 , 偏 偏 螢 光 幕 上 那 場 五 分 鐘 獨 白 , 卻 加 深 了 這 副形 象 。 大 部 份 時 間 , 都 是 走 馬 看 花 式 的 蜻 蜓 點 水 , 每 個 範 圍 輕 輕 點 一 下 , 看 得 人 呵 欠 頻 頻 。 黏 力 比 較 強 的 , 不 巧 是 那 句 「 雖 然 我 是 輸 定 了 」 的 開 場 白 。 說 過 了 , 這 種說 話 不 會 贏 得 同 情 分 。 相 反 , 積 極 面 對 , 以 清 晰 扼 要 的 理 念 吸 引 市 民 , 才 能 夠 振 作人 心 , 不 枉 這 一 次 參 選 的 心 血 。

時 候 不 早 了 , 趕 快 想 想 辦 法 吧 !

更 正 :上 星 期 五 一 文 , 結 尾 關 於 「 錯 誤 的 肯 定 」 的 問 題 , 提 供 的 答 案 是 甲 有 80% 機 會 真 有此 病 。 正 確 的 答 案 , 是 雖 然 測 試 的 準 確 度 達 98% , 但 實 質 甲 有 80% 機 會 沒 有 此 病 ,只 20% 機 會 真 有 此 病 。 謝 謝 一 眾 心 水 清 的 讀 者 指 正 。

宋 漢 生

給 特 首 的 一 封 電 郵

自 A 貨 學 券 出 爐 以 來 , 我 們收 到 不 少 家 長 來 信 , 反 映 對 假 學 券 強 烈 不 滿 。 我 們 決 定 把 這 些 聲 音 集 合 起 來 , 寫 成 以 下 的 一 封 電 郵 , 好 讓 曾 特 首 聽 聽 市 民 的 心 聲 。

To : < ceo@ceo.gov.hk >
Subject : 這 是 你 要 推 的 學 券 嗎 ?

曾 特 首 你 好 ,

我 們 是 兩 名 稚 子 之 父 母 , 大 的 五 歲 多 , 小 的 剛 一 歲 。 未 如 你 呼 籲 般 生 三 個 , 但 養 兩 件 也 絕 不 輕 鬆 。 早 前 看 電 視 , 聽 「 珊 珊 」 說 湊 大 一 個 要 花 四 百 萬 , 心 也 緊 了 。

四 百 萬 不 是 一 個 小 數 目 。 當 然 , 要 是 不 上 私 校 , 不 出 外 留 學 , 擔 子 不 會 這 麼 重 。 但 為 人 父 母 的 , 總 會 想 子 女 接 受 最 好 的 教 育 , 希 望 讓 子 女 能 逃 出 官 校 的 框 框 , 就 算 貴 一 貴 也 要 頂 下 去 , 畢 竟 是 自 己 子 女 的 前 途 。 老 實 說 , 官 辦 教 育 真 的 不 行 。 聞 名 的 填 鴨 式 教 育 , 自 己 領 過 , 當 然 不 想 下 一 代 也 要 毫 無 意 義 的 捱 一 趟 。 這 一 點 , 你 問 問 身 邊 的 達 官 貴 人 , 就 清 楚 情 況 是 多 麼 嚴 重 。

我 們 不 想 多 作 揣 測 , 但 當 高 官 也 一 致 向 官 辦 育 投 不 信 任 票 的 時 候 , 就 不 禁 令 人 懷 疑 , 官 員 是 否 真 的 有 心 搞 好 教 育 ? 教 育 是 香 港 最 大 的 支 出 , 且 不 斷 加 碼 , 卻 換 來 這 樣 的 成 績 , 坦 白 說 , 實 在 諷 刺 得 很 。

以 往 每 一 次 換 新 官 上 場 , 都 以 為 可 以 為 育 帶 來 新 氣 象 。 但 大 革 小 改 多 年 , 反 反 覆 覆 , 只 見 家 長 也 累 了 , 老 師 也 累 了 , 孩 子也 累 了 , 總 是 失 望 而 回 。 官 員 抓 得 實 在 緊 。 緊 到 學 校 無 自 由 度 , 只 能 不 停 替 學 生 操 練 公 開 試 。 孩 子 呢 , 不 用 說 , 早 已 給 課 程 悶 出 鳥 來 , 提 不 起 勁 學 習 。 事 情 已 經 清 楚 不 過 , 這 種 由 上 而 下 式 的 官 員 辦 學 , 是 行 不 通 。 真 的 行 不 通 。

一 早 就 應 該 來 個 轉 變 。

曾 經 聽 聞 曾 特 首 是 學 券 的 支 持 者 。 我 們 也 支 持 , 叫 政 府 讓 路 , 給 學 校 自 由 , 還 家 長 選 擇 。 但 我 們 也 知 道 , 不 容 易 推 行 。 上 月 聽 你 在 施 政 報 告 提 出 幼 園 學 券 , 真 是 大 喜 過 望 。 一 來 , 家 長 獲 得 資 助 , 可 以 減 輕 負 擔 。 二 來 , 幼 園 是 一 個 起 步 , 反 映 政 府 明 白辦 育 , 一 面 資 助 , 一 面 放 手 給 家 長 選 擇 , 汰 弱 留 強 , 才 是 最 好 的 方 法 。

結 果 希 望 再 一 次 落 空 。 原 來 所 謂 的 學 券 , 是 假 貨 。 李 局 長 說 , 選 擇 私 校 幼 園 的 家 長 ,不 會 獲 得 學 券 , 因 為 私 校 只 為 牟 利 , 因 此 水 準 低 。 真 是 聽 得 人 無 名 火 起 ! 不 是 錢 的 問 題 。 大 仔 念 私 立 幼 園 , 下 年 已 升 小 一 , 本 來 就 不 能 享 用 學 券 。 細 仔 呢 , 我 們 一 早打 算 送 他 入 一 間 非 牟 利 的 , 跟 牟 利 不 牟 利 沒 有 關 係 , 只 是 細 仔 較 活 躍 , 覺 得 這 一 間 適 合 他 的 性 格 。 即 是 說 , 要 是 順 利 的 話 , 我 們 將 會 是 學 券 的 得 益 者 。

問 題 在 於 , 這 樣 的 學 券 根 本 與 真 貨 背 道 而 馳 。 不 但 不 是 尊 重 家 長 選 擇 的 開 端 , 反 而 是 把 官 員 意 志 伸 展 至 幼 園 的 終 極 一 步 。 當 然 , 最 人 光 火 的 , 是 如 此 政 策 , 竟 然 以 學 券 之 名 包 裝 , 不 知 是 李 局 長 有 心 侮 辱 我 們 家 長 的智 慧 , 還 是 他 真 的 誤 會 了 。 由 家 長 到 學 校 到 傳 媒 到 議 員 , 都 齊 聲 指 出 當 中 的 謬 誤 ,但 看 來 局 長 一 點 也 聽 不 進 去 。 我 們 只 有 一 句 話 跟 局 長 說 : 不 要 碰 我 們 的 子 女 !

曾 特 首 , 請 你 站 出 來 , 跟 大 家 說 清 楚 , 這 到 底 是 你 所 想 推 的 學 券 嗎 ?

宋 漢 生

尋 找 點 醒 政 府 的 神 丹

繼 當 年 陳 馮 富 珍 挺 雞 成 名 , 今 期 輪 到 周 一 嶽 撐 雞 蛋 惹 禍 。

前 一 日 才 拍 心 口 叫 人 安 心 食 蛋 , 轉 個 頭 就 一 聲 「 哎 呀 」 , 原 來 真 有 毒 蛋 。 不 知 官 員 是忙 得 沒 空 看 報 , 還 是 質 疑 傳 媒 的 公 信 力 , 當 全 港 市 民 一 早 就 關 心 「 神 丹 」 事 件 的 時 候 , 政 府 的 反 應 , 保 守 估 計 , 慢 了 大 概 最 少 十 五 拍 。

出 了 如 此 岔 子 , 當 然 被 輿 論 連 線 炮 轟 無 能 。 印 象 之 中 , 同 類 事 件 已 發 生 太 多 次 。 有 說 是 因 為 高 官 全 部 出 了外 , 頂 上 的 官 員 經 驗 不 足 。 但 對 上 的 毒 鰻 魚 、 孔 雀 石 綠 、 四 川 豬 鏈 球 、 禽 流 感 事 件, 高 官 都 在 , 照 樣 犯 錯 , 不 見 得 有 高 官 就 無 問 題 。 問 題 是 , 相 同 的 錯 誤 , 為 甚 麼 會重 複 又 重 複 又 重 複 的 犯 ?

如 果 以 收 到 的 生 日 賀 卡 來 算 , 最 關 心 你 的 , 應 該 是你 的 保 險 經 紀 , 畢 竟 最 希 望 你 壽 比 南 山 的 , 莫 過 於 你 的 保 險 公 司 。 若 以 在 公 司 收 到 的 電 郵 來 看 , 素 未 謀 面 的 人 對 自 己 最 關 心 的 , 是 那 話 兒 的 長 短 , 其 次 應 該 是 它 的 性能 。 當 然 不 少 得 一 大 堆 異 國 「 佳 麗 」 的 過 份 親 切 問 候 , 每 每 比 讀 者 來 信 還 要 多 。

走 去 跟 IT 部 的 同 事 理 論 , 得 到 的 答 案 很 簡 單 。 收 到 一 封 關 切 慰 問 的 垃 圾 電 郵 , 最 多要 花 兩 秒 去 刪 除 。 但 收 不 到 一 封 事 關 重 大 的 工 作 電 郵 , 代 價 可 以 很 高 。 因 此 IT 同事 的 過 濾 電 郵 原 則 , 是 寧 願 讓 你 收 到 不 應 該 收 到 的 , 也 不 要 令 你 收 不 到 應 該 收 到 的。 學 術 的 說 法 , 是 寧 要 「 錯 誤 的 肯 定 」 * , 不 要 「 錯 誤 的 否 定 」 。 用 人 話 說 , 即 所 謂 有 殺 錯 , 冇 放 過 。

即 如 官 員 收 到 通 知 , 懷 疑 有 毒 食 物 襲 港 , 有 兩 個 選 擇 。 一 , 通 知 市 民 有 此 風 險 , 已 立刻 進 行 化 驗 , 會 盡 快 公 布 結 果 。 在 得 出 結 果 之 前 , 無 論 如 何 都 不 說 「 一 定 無 事 」 這類 高 風 險 的 話 。 二 , 一 面 等 化 驗 報 告 出 籠 , 一 面 安 撫 人 話 無 事 。 就 如 法 庭 判 罪 , 一日 未 查 個 證 據 確 鑿 、 水 落 石 出 , 一 日 都 假 設 無 問 題 。

為 甚 麼 要 一 而 再 的 選 擇 第 二 條 路 , 有 放 過 、 冇 殺 錯 ? 是 不 是 因 為 怕 一 旦 發 現 無 事 , 會 給 蛋 商 控 告 賠 償 而 鑊 ? 還 是 因 為 要 吃 二 十 萬 隻 毒 蛋 才 會 有 害 , 風 險 低 , 因 此 多 拖 幾 日 也 無 妨 ?

要 搞 清 楚 , 就 算 是 要 吃 二 十 萬 隻 毒 蛋 才 致 癌 , 也 不 代 表 市 民 不 想 知 情 。 經 沙 士 一 役 , 大 家 對 衞 生 安 全 敏 感 了 許 多 , 明 白 了 掉 以 輕 心 的 危 險 。 市 民 的 期 望 , 是 政 府 有 任 何 的 消 息 , 請 通 知 一 聲 , 讓 大 家 自 行 準 備 。 第 一 次 、 第 二 次 , 算 了 。 但 錯 了 這 麼 多 次 , 罵 過 這 麼 多 次 , 市 民 的 聲 音 , 不 是 清 楚 不 過 嗎 ?

處 理 公 眾 危 機 , 不 只 是 科 學 問 題 , 更 是 一 個 公 關 問 題 。 實 驗 證 明 , 死 撐 只 會 失 信 於 市 民 , 無 助 於 強 政 勵 治 。

今 次 外 白 內 紅 的 「 神 丹 」 能 否 提 高 官 員 的 學 習 能 力 ? 不 知 道 , 但 當 年 「 日 日 食 雞 」 的陳 馮 富 珍 竟 高 票 當 選 地 球 人 健 康 天 使 , 則 肯 定 不 是 一 個 有 益 的 榜 樣 了 。

*不 要 小 看 錯 誤 的 肯 定 。 舉 個 例 , 一 種 病 , 測 試 的 準 確 性 , 高 達 98% 。 也 是 說 , 如 果一 個 人 真 有 這 種 病 , 測 試 結 果 是 「 有 」 的 機 會 , 是 98% , 測 試 結 果 是 「 無 」 的 機 會, 是 2% 。 反 之 亦 然 。 問 題 來 了 : 假 設 人 口 中 0.5% 的 人 實 質 有 此 病 。 甲 去 做 測 試 ,測 試 結 果 是 「 有 」 , 到 底 甲 有 幾 大 機 會 真 的 有 此 病 ? 答 案 是 只 有 80% 。 算 算 看 。

宋 漢 生

「 懇 求 留 班 事 件 」 是 一 記 大 巴 掌

小 一 收 生 公 布 結 果 , 老 掉 牙的 說 法 , 是 有 人 歡 喜 有 人 愁 。 最 引 人 注 目 的 , 是 一 名 家 長 為 了 讓 次 子 入 名 校 , 竟 然 叫 學 校 「 恩 准 」 長 子 留 班 , 是 狠 狠 給 時 常 走 出 來 自 誇 收 生 制 度 多 麼 完 善 的 教 統 局 官 僚 , 一 記 至 深 刻 至 諷 刺 的 巴 掌 。

有 人 責 怪 這 家 長 太 過 份 。 甚 麼 是 太 過 份 的 愛 ? 不 知 道 。 但 現 實 是 , 對 自 己 子 女 的 教 育 , 家 長 一 向 尤 為 緊 , 東 奔 西 跑 , 頻 頻 撲 撲 , 收 情 報 , 拉 關 係 , 甚 至 學 孟 母 三 遷 , 無 非 都 是 希 望 子 女 能 夠 接 受 最 好 的 教 育 。 依 稀 記 得 小 時 候 母 親 帶 我 跑 學 校 的 境 況 , 可 以 肯 定 的 說 , 不 是 輕 鬆 好 玩 的 事 。

發 生 這 樣 笑 中 帶 淚 、 淚 中 有 笑 的 懇 求 留 班 事 件 , 問 題 怎 不 會 是 出 於 背 後 話 事 的 教 統 局 ? 首 先 , 只 有 一 成 的 學 位 , 可 供 自 行 收 生 , 其 餘 九 成 要像 六 合 彩 攪 珠 , 已 是 說 不 通 。 然 後 , 所 謂 「 自 行 收 生 」 , 其 實 學 校 不 能 自 行 決 定 ,而 是 要 按 教 統 局 的 一 碼 全 用 的 計 分 表 取 錄 , 這 是 第 二 樣 不 通 。

計 分 表 之 中 , 其 中 一 條 是 說 如 果 在 新 學 年 , 有 兄 弟 姊 妹 正 在 該 學 校 就 讀 , 考 生 就 可 以 自 動 入 圍 。 問 題 是 , 你 弄 一 條 限 時 世 襲 的 規 矩 出 來 , 怎 不 會 叫 家 長 懇 求 留 班 ? 在 六 合 彩 攪 珠 階 段 , 居 所 的 位 置 , 會 經 校 網制 度 , 計 算 在 內 。 你 鼓 勵 家 長 搬 屋 就 校 網 , 又 怎 不 會 教 家 長 左 搬 右 搬 ?

這 正 正 是 官 管 教 育 的 「 豐 碩 成 果 」 。 當 學 校 連 收 生 這 樣 根 本 的 工 作 , 也 被 官 僚 綁 手 綁 腳, 僵 化 限 制 的 時 候 , 就 自 然 產 生 這 樣 的 悲 喜 劇 。 試 想 想 , 要 是 學 校 真 的 自 行 收 生 ,那 位 家 長 會 需 要 做 出 懇 求 留 班 的 荒 唐 事 嗎 ? 現 況 是 , 官 僚 不 信 任 學 校 自 行 收 生 因 材 施 教 , 不 信 任 家 長 為 自 己 的 子 女 找 合 適 的 學 校 。 假 學 券 之 害 , 就 在 於 把 這 其 信 任 帶到 幼 園 , 就 算 是 派 錢 , 市 民 怎 能 支 持 得 下 ?

懇 求 留 班 事 件 曝 光 的 翌 日 , 李 局 長 出 席 立 法 會 , 硬 銷 假 學 券 , 說 要 堅 守 五 大 「 很 高 尚、 很 正 確 」 的 原 則 。 是 否 「 很 高 尚 」 , 是 個 人 品 味 問 題 , 但 肯 定 不 是 尊 重 家 長 。 李 局 長 受 不 了 議 員 批 評 , 竟 不 肯 把 議 案 提 交 上 財 務 委 員 會 , 力 顯 強 政 勵 治 式 的 霸 道 ,是 另 一 個 題 目 了 。

五 大 原 則 之 中 , 以 「 只 資 助 非 牟 利 幼 稚 園 」 最 離 譜 。 學 券 制 是 資 助 家 長 , 減 輕 家 長 的 負 擔 。 家 長 替 子 女 選 最 合 適 的 學 校 , 根 本 不 用 官 僚 說 三 道 四 。 一 插 手 , 即 有 違 原 本 的 目 標 。 如 果 說 減 輕 選 牟 利 學 校 家 長 的 負 擔 , 是 公 帑 私 用 的 話 , 那 麼 拿 生 果 金 去 惠 康 買 生 果 的 婆 婆 , 又 是 否 濫 用 公 帑 ? 李 局 長 的 薪 金 由 公 帑 , 扣 除 開 支 以 後 , 又 是 否 應 該 規 定 悉 數 投 入 自 我 增 值 , 學 做 個 更 好 的 局 長 ? ( 想 一 想 , 也 是 個 不 錯 的 提 議 … … )

不 要 忘 記 , 假 學 券 不 只 懲 罰 揀 私 校 的 家 長 。就 算 你 選 非 牟 利 幼 園 , 沒 錯 省 了 錢 , 但 換 來 的 , 是 官 僚 的 插 手 干 預 。 學 券 的 精 神 , 是 把 決 定 權 由 官 僚 交 給 家 長 及 學 校 , 假 學 券 卻 明 顯 是 背 道 而 馳 。 母 語 教 學 、 孟 母 三 遷 、 懇 求 留 班 的 教 訓 還 不 夠 深 刻 嗎 ? 由 風 之 后 到 一 眾 高 官 , 都 以 行 動 證 明 官 管 教 育 的 失 敗 。 請 不 要 帶 大 家 走 回 頭 路 了 。 簡 簡 單 單 , 以 真 學 券 資 助 家 長 吧 !

不 知 是 否 受 到 學 券 之 父 逝 世 之 感 動 , 李 卓 人 議 員 竟 然 教 訓 李 局 長 , 指 局 長 不 應 強 迫 幼 園 改 成 非 牟 利 , 應 該 由 市 場 主 導 。 李 卓 人 ! 市 場 主 導 ! 李 議 員 深 明 大 義 , 知 道 好 的 教 育 可 以 令 人 自 力 更 生 , 是 脫 貧 的 最 有 效 方 法 , 要 求 還 家 長 選 擇 權 , 是 真 正 為 市 民 發 聲 。 我 們 在 這 , 衷 心 的 向 李 卓 人 議 員 鼓 掌 、 喝 采 。

宋 漢 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