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 老 精 神 猶 在

一 生 以 香 港 為 傲 的 佛 利 民 ,最 後 一 篇 文 章 , 竟 是 向 香 港 的 積 極 不 干 預 告 別 , 算 是 個 小 小 的 遺 憾 吧 。

一 個 諾 貝 爾 獎 , 令 人 以 為 佛 利 民 是 個 紙 上 談 兵 的 理 論 家 。 讀 過 他 的 文章 , 聽 過 他 的 說 話 , 就 知 道 佛 利 民 從 來 只 緊 一 件 事 : 行 得 通 還 是 行 不 通 ?

每 次 讀 到 佛 利 民 , 腦 海 總 浮 現 他 那 五 呎 二 吋 的 小 個 子 。 襯 不 起 他 思 想 巨 人 的 身 份 嗎 ? 不 , 貼 合 得 很 , 因 為 他 永遠 是 那 一 個 敢 於 說 皇 帝 沒 有 穿 衣 服 的 小 孩 。

叫 你 走 出 來 提 倡 廢 除 醫 生 牌 , 你 敢 嗎 ?不 要 忘 記 , 他 是 四 十 四 年 前 提 出 的 。

— 宋 漢 生

所 有 從 未 經 歷 過 連 飯 都 沒 得 吃 年 代 的 香 港 年 輕 一 輩 , 如 要 明 白 年 長 一 代 , 當 年 日 日 返 工 放 工 , 默 默 耕 耘 , 到 底 有 何 偉 大 , 只 需 要 閱 讀 佛 利 民 的 著 作 《 Free to Choose 》 , 看 看 香 港 經 濟 是 怎 麼 成 功 起 來 的 。

上 一 代 香 港 人 偉 大 的 理 由 , 不 但 是 因 製 造 了 一 個 經 濟 神 話 令 香 港 現 在 一 輩 毋 須 擔 心 極 貧 飢 餓 , 而 是 能 證 實 給 全 世 界 所 有人 看 , 一 個 極 貧 的 社 會 , 是 絕 對 有 一 種 萬 試 萬 靈 的 脫 貧 方 法 。

如 果 沒 有 一 個 像 佛 利 民 的 人 來 解 釋 香 港 人 成 功 的 原 因 的 話 , 相 信 今 天 世 界 上 被 貧 困 所 煎 熬 的 人 會 更 多 。 — 孫 柏 文

以 前 聽 過 一 個 笑 話 , 大 意 謂 愛 因 斯 坦 死 後 上 天 堂 , 見 到 三 個 人 , 問 其 智 商 。 第 一 位 答: 「 180 。 」 愛 因 斯 坦 很 高 興 , 說 : 「 以 後 我 不 愁 寂 寞 了 , 可 以 跟 你 把 酒 暢 談 相 對論 ! 」 接 問 第 二 位 , 答 曰 : 「 120 。 」 「 也 不 錯 , 閒 時 可 與 你 討 論 時 事 。 」 最 後 問 第 三 位 , 只 得 60 , 愛 因 斯 坦 衝 口 而 出 : 「 你 一 定 是 經 濟 學 家 ! 」

但 由 今 日 起 , 愛 因 斯 坦 要 改 口 了 , 因 為 最 新 報 到 者 又 是 一 名 經 濟 學 家 , 不 過 是 猶 太 人, 大 家 同 聲 同 氣 , 最 難 得 是 智 商 相 若 。 他 是 誰 ? 他 是 佛 利 民 !

— 謝 毅

在 佛 利 民 的 生 命 走 到 盡 頭 的 前 一 個 月 , 他 在 報 章 發 表 文 章 , 回 應 特 區 政 府 放 棄 積 極 不干 預 ; 又 接 受 訪 問 , 表 達 對 香 港 學 券 的 意 見 。 像 他 一 樣 , 一 生 關 心 香 港 、 弘 揚 自 由的 學 究 , 當 今 世 上 , 還 有 多 少 人 ?
在 他 眾 多 主 張 之 中 , 他 認 為 , 最 重 要 的 莫 過 於 讓 家 長 有 選 擇 學 校 的 自 由 , 造 福 下 一 代 。 所 以 , 他 十 年 前 成 立 基 金 , 專 門 推 行 學 券 制 。
還 佛 利 民 一 個 心 願 , 要 紀 念 他 , 有 甚 麼 比 在 香 港 ─ ─ 佛 利 民 口 中 的 「 自 由 之 都 」 ─ ─ 推 行 正 牌 學 券 更 好 ?

— 高 明 輝

佛 利 民 曾 經 講 過 : 「 成 為 一 位 經 濟 學 者 是 我 生 命 中 喜 悅 與 滿 足 的 源 泉 。 經 濟 學 是 一 門 迷 人 的 學 問 。 而 最 令 人 迷 的 是 , 它 的 基 本 原 理 如 此 簡 單 , 只 要 一 張 紙 就 可 以 寫 完 , 而 且 任 何 人 都 可 以 了 解 , 然 而 真 正 了 解 的 人 又 何 其 稀 少 。 」

佛 老 的 離 去 讓 人 感 到 哀 傷 , 哀 傷 世 上 失 去 一 位 睿 智 的 自 由 經 濟 大 師 。 但 更 哀 傷 的 是 ,他 堅 信 的 自 由 理 念 , 強 調 個 人 選 擇 , 減 少 政 府 管 制 , 促 進 競 爭 進 步 , 都 是 任 何 人 都 可 以 了 解 , 然 而 真 正 了 解 的 人 又 何 其 稀 少 。

— 何 民 傑

佛 老 在 人 生 最 後 的 一 段 日 子 , 關 心 的 只 有 兩 件 事 ︰ 學 券 制 改 革 教 育 , 以 及 世 界 各 地 的 自 由 市 場 發 展 。

可 恨 他 未 能 在 有 生 之 年 見 到 學 券 制 真 正 被 採 納 , 香 港 的 積 極 不 干 預 也 被 離 棄 , 這 兩 件 事 或 許 真 的 令 這 位 老 人 家 動 氣 傷 心 。

佛 老 可 以 為 這 個 跟 他 毫 無 關 係 的 地 方 奉 獻 出 無 私 的 關 懷 , 香 港 的 官 僚 卻 毫 不 珍 惜 , 究 竟 他 們 知 不 知 恥 ? 究 竟 曾 蔭 權 知 不 知 道 , 他 的 一 句 說 話 , 可 能 傷 了 老 人 家 的 心 ? 究 竟 李 國 章 知 不 知 道 , 偽 學 券 說 不 定 也 動 了 老 人 家 的 氣 ?

— 李 兆 富

廣告

3 responses to “佛 老 精 神 猶 在

  1. hi ^^
    個header 爭d啫

  2. 個 header 最難度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