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 拍 唐 司 長 的 背 肌

 拍 拍 唐 司 長 的 背 肌  4/1/2007

市 道 暢 旺 , 賣 地 價 高 , 庫 房 收 益 大 增 , 財 爺 放 風 , 減 稅 在 望 。
唐 司 長 果 然 數 口 精 。 當 年 加 稅 , 從 稅 階 到 稅 率 , 一 籃 子 綑 綁 的 加 , 說 到 減 稅 , 就 分 拆 成 四 大 元 素 , 金 木 火 土 , 逐 項 議 價 。 上 次 搞 銷 售 稅 , 說 是 旨 在 刺 激 思 考 , 今 次 拆 綁 斬 件 , 就 是 要 鼓 勵 討 論 , 令 市 民 免 被 政 客 口 號 化 離 間 。 暫 時 看 來 , 效 果 不 錯 , 果 然 有 傳 媒 叫 議 員 對 元 素 逐 一 表 態 。 議 員 要 是 要 求 四 項 齊 減 , 看 起 來 好 像 半 寸 不 讓 , 欺 人 太 甚 。 這 回 唐 司 長 佔 了 先 機 , 牽 住 輿 論 走 , 高 招 。
唐 司 長 於 銷 售 稅 跌 個 頭 破 血 流 , 恐 怕 就 此 與 GST 三 字 永 久 性 掛 之 際 , 轉 個 身 , 又 容 光 煥 發 的 站 起 來 , 笑 騎 騎 的 由 萬 稅 之 王 變 身 成 減 稅 先 鋒 , 單 此 不 屈 不 撓 , 生 命 有 Take Two 的 浪 子 回 頭 精 神 , 已 勵 志 得 人 平 添 幾 分 好 感 。 加 上 坊 間 一 直 有 傳 唐 司 長 上 回 是 被 跣 , 要 是 今 回 減 稅 , 替 曾 特 首 拉 拉 民 望 , 看 起 來 彷 彿 以 德 報 怨 , 要 洗 底 , 並 非 絕 無 可 能 。
言 歸 正 傳 。 政 府 重 要 , 某 些 角 色 , 由 政 府 扮 演 最 為 化 算 , 就 留 給 政 府 吧 。 辦 事 總 有 開 支 , 總 要 有 人 付 政 府 的 賬 。 有 些 賬 目 , 容 易 搞 用 者 自 付 , 例 如 前 幾 日 話 加 價 的 排 污 費 。 另 一 些 , 如 高 官 議 員 的 薪 金 , 或 各 項 福 利 項 目 , 則 難 以 分 得 清 用 量 , 脆 每 人 夾 一 份 好 了 。 有 些 人 不 夠 能 力 出 , 有 能 力 的 便 多 出 補 貼 , 於 是 數 額 各 有 不 同 , 不 只 實 數 較 多 , 連 比 例 也 較 高 。 這 大 概 是 現 行 的 稅 制 了 。
錢 來 自 市 民 口 袋 , 理 論 上 , 交 了 出 來 , 始 終 也 是 大 家 的 錢 , 不 會 從 天 而 降 , 也 不 會 無 端 消 失 。 但 實 情 是 , 你 有 夾 錢 權 , 名 份 上 也 是 集 體 擁 有 , 卻 很 可 能 沒 有 分 配 的 話 事 權 。 看 政 府 財 政 , 第 一 鐵 律 , 是 只 要 有 鈔 票 , 就 自 然 有 人 爭 , 萬 試 萬 靈 。 公 家 的 錢 , 一 種 下 場 , 是 慘 被 官 僚 分 贓 。 香 港 官 員 普 遍 廉 潔 , 問 題 不 大 。 另 一 種 下 場 , 是 官 僚 用 得 不 善 , 浪 費 掉 。 這 情 況 常 見 , 不 是 自 己 的 錢 , 自 然 沒 有 那 麼 緊 。

再 另 一 種 下 場 , 是 引 來 一 大 堆 壓 力 團 體 , 試 圖 分 一 杯 , 這 個 又 要 求 支 援 , 那 行 又 爭 取 津 貼 。 錢 愈 多 , 壓 力 愈 大 。 政 府 屈 服 派 糖 , 未 必 一 定 出 於 惡 意 , 可 能 只 是 想 息 事 寧 人 , 或 是 出 於 政 治 妥 協 。 動 機 不 重 要 , 派 了 就 是 派 了 。 一 次 性 的 , 破 壞 有 限 , 最 難 搞 的 , 是 那 些 派 開 就 年 年 派 , 愈 變 愈 大 , 慢 慢 就 混 水 摸 魚 變 成 福 利 一 部 份 , 尾 大 不 掉 。 上 世 紀 的 郭 財 爺 , 出 名 的 , 就 是 企 得 夠 硬 , 要 壓 就 壓 個 飽 , 不 派 就 是 不 派 , 一 視 同 仁 。
很 明 顯 , 減 稅 還 減 稅 , 派 糖 還 派 糖 , 是 兩 回 事 。 減 稅 , 即 是 說 之 前 預 算 鬆 了 , 發 現 原 來 用 不 這 麼 多 , 下 年 少 收 點 , 是 大 家 的 辛 苦 錢 , 還 是 留 來 自 用 , 好 過 無 端 給 人 分 掉 。 派 糖 , 則 是 官 僚 按 其 意 志 , 把 多 餘 的 分 給 某 些 人 , 出 來 的 結 果 , 往 往 與 夾 錢 的 比 例 無 關 。 有 錢 剩 , 你 說 應 該 減 稅 退 稅 , 抑 或 派 糖 ? 有 人 說 , 派 糖 可 以 用 來 刺 激 經 濟 。 有 可 能 對 , 但 長 遠 效 果 不 及 還 富 於 民 , 讓 市 場 眼 光 決 定 投 資 。 叫 政 府 谷 市 這 一 套 , 頭 破 血 流 的 例 子 多 的 是 , 早 證 實 是 不 行 的 了 。
政 府 要 營 運 , 錢 在 這 , 小 心 用 , 不 要 浪 費 , 不 要 亂 派 。 有 盈 餘 , 減 去 儲 作 應 急 的 錢 之 後 , 不 要 自 己 留 , 應 以 退 稅 或 減 稅 交 回 市 民 。 共 患 難 , 也 要 共 富 貴 , 何 況 根 本 就 是 大 家 夾 出 來 的 錢 。 唐 司 長 倡 減 稅 , 雖 說 是 職 責 所 在 , 但 已 屬 難 得 , 值 得 我 們 拍 拍 背 肌 、 打 打 氣 。
pie@appledaily.com

宋漢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