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07

勿 讓 孫 燕 姿 事 件 再 發 生

勿 讓 孫 燕 姿 事 件 再 發 生
 
孫 燕 姿 拉 大 隊 往 開 羅 拍 外 景 , 人 生 路 不 熟 , 聘 了 個 嚮 導 帶 路 , 豈 料 遇 人 不 淑 , 嚮 導 見 孫 大 隊 珠 光 寶 氣 , 起 了 貪 念 , 鋌 而 走 險 , 拔 支 槍 出 來 搶 錢 強 碌 卡 。 小 天 后 遇 險 , 我 見 猶 憐 , 也 教 高 明 輝 等 忠 實 粉 絲 抹 一 把 汗 。
其 實 類 似 的 事 件 , 早 前 特 區 也 發 生 過 一 次 。 市 民 聘 公 僕 辦 公 家 的 事 , 即 如 請 菲 傭 處 理 家 務 , Marian 的 工 作 , 只 限 於 get this job done 而 已 。 話 說 早 前 市 道 轉 好 , 市 民 口 袋 多 了 幾 分 錢 , 政 府 見 獵 心 喜 , 想 借 機 加 開 銷 售 稅 , 立 法 搶 錢 。 猶 幸 市 民 面 對 強 暴 , 勇 敢 地 大 嗌 「 唔 好 」 , 嚇 退 了 政 府 , 才 安 然 避 開 這 一 劫 。
民 意 很 清 晰 , 市 況 改 善 , 政 府 不 應 乘 機 打 劫 。 相 反 , 當 庫 房 大 有 進 賬 的 時 候 , 應 當 還 富 於 民 。 說 到 底 , 庫 房 裡 的 是 大 家 夾 的 錢 , 年 費 收 多 了 , 退 還 自 是 理 所 當 然 。
還 富 於 民 是 要 做 的 了 , 但 怎 個 還 法 ? 直 接 的 方 法 , 是 回 水 。 回 水 有 兩 種 , 一 是 退 稅 , 一 是 減 稅 。 分 別 是 , 退 是 一 次 性 的 , 有 如 公 司 生 意 好 , 老 闆 出 花 紅 。 減 呢 , 則 是 長 遠 的 , 有 如 加 人 工 。 當 然 , 對 政 府 來 說 , 一 次 退 , 勝 過 長 遠 減 , 事 關 未 來 從 市 民 口 袋 拿 的 金 額 , 會 較 有 保 障 。
有 人 說 , 退 稅 較 佳 , 因 為 政 府 的 收 入 有 上 有 落 , 減 了 以 後 , 民 意 所 至 , 不 容 易 加 上 去 , 要 是 市 道 轉 弱 , 政 府 會 乾 塘 。 但 其 實 正 正 是 因 為 易 減 難 加 , 才 應 該 減 稅 。 事 關 還 富 除 了 歸 還 多 收 的 會 費 以 外 , 還 有 另 一 層 意 義 。 要 知 九 七 前 後 , 政 府 大 幅 增 磅 , 吃 大 了 , 減 也 減 不 來 。 直 到 蕭 條 多 年 以 後 , 才 頂 不 住 決 定 縮 班 瘦 身 。
又 是 孫 柏 文 那 一 句 , 瘦 身 一 事 , 易 過 登 天 , 但 難 過 戒 煙 , 意 志 稍 欠 堅 定 , 則 前 功 盡 廢 之 餘 還 隨 時 變 本 加 厲 。 政 府 見 市 道 轉 好 , 忍 不 住 又 想 大 吃 一 番 , 屢 試 不 爽 , 屬 人 之 常 情 , 試 過 減 磅 的 人 心裡  明 白 , 怪 不 得 政 府 。 相 反 大 家 在 「 艱 難 時 期 」 , 交 出 包 容 之 愛 心 , 伸 出 關 懷 之 手 , 扶 政 府 一 把 。 即 有 如 你 明 知 死 黨 正 在 減 磅 , 相 約 吃 飯 時 你 也 會 捱 義 氣 叫 少 一 點 , 至 少 不 會 一 邊 大 吃 一 邊 直 豎 拇 指 這 般 人 渣 吧 !
單 是 退 稅 , 無 助 增 進 政 府 瘦 身 的 決 心 。 惟 有 減 稅 , 才 會 激 發 政 府 想 辦 法 不 斷 求 進 , 長 遠 節 流 。 沒 錯 , 庫 房 收 入 有 上 有 落 , 但 放 心 , 政 府 永 遠 有 權 合 法 地 從 你 口 袋 拿 錢 , 不 會 餓 死 , 就 算 前 幾 年 低 迷 時 , 財 政 赤 字 , 政 府 要 加 稅 , 市 民 還 是 會 夾 。 與 其 擔 心 政 府 未 來 可 能 有 財 困 , 而 多 給 幾 個 錢 傍 身 , 倒 不 如 激 勵 政 府 以 節 流 來 準 備 未 來 的 逆 境 , 才 是 好 姊 姊 的 所 為 。
pie@appledaily.com

宋漢生

廣告

政 府 鼓 勵 向 子 女 噴 二 手 煙 ?

政 府 鼓 勵 向 子 女 噴 二 手 煙 ?

政 府 再 一 次 擴 大 禁 煙 範 圍 , 所 有 公 共 屋  , 除 了 會 劃 下 小 量 吸 煙 區 之 外 , 一 律 全 面 禁 煙 , 該 屋  的 居 民 如 觸 犯 條 例 , 則 會 冒 上 扣 分 之 險 ; 如 非 該 屋  人 士 , 則 可 能 受 到 武 力 , 將 其 遞 解 出 境 。
即 是 說 , 屋  煙 民 , 如 果 不 想 「 違 規 」 吸 煙 , 遭 到 扣 分 而 連 累 家 人 , 或 遭 受 暴 力 對 待 , 最 好 的 辦 法 , 是 留 在 家 中 抽 煙 。
政 府 一 方 面 於 電 視 播 放 宣 傳 廣 告 , 指 煙 民 在 家 中 吸 煙 時 , 最 大 的 受 害 人 , 是 他 們 的 家 人 和 子 女 , 因 為 據 一 項 研 究 指 出 , 丈 夫 每 日 在 家 中 吸 煙 超 過 一 包 , 妻 子 患 冠 心 病 的 風 險 會 增 加 近 四 倍 ; 很 明 顯 的 , 在 家 中 吸 煙 的 時 間 越 長 , 令 家 人 患 病 機 會 亦 越 高 。 可 是 , 另 一 方 面 , 政 府 卻 在 公 共 屋  公 眾 地 方 全 面 禁 煙 , 鼓 勵 煙 民 回 到 家 中 抽 煙 , 和 其 家 人 分 享 其 二 手 煙 。
如 果 煙 民 真 的 關 心 家 人 的 健 康 , 真 的 願 意 承 擔 責 任 的 , 即 使 不 會 立 即 戒 煙 , 也 必 定 會 在 遠 離 家 人 的 地 方 抽 煙 , 以 免 其 二 手 煙 影 響 家 人 健 康 。 但 是 , 如 果 該 煙 民 對 家 庭 完 全 沒 有 承 擔 , 明 知 會 危 害 子 女 的 健 康 , 也 要 享 受 吸 煙 帶 來 的 快 感 , 那 政 府 又 能 保 護 他 們 到 甚 麼 程 度 呢 ?
在 公 眾 場 所 全 面 禁 煙 只 會 令 不 負 責 任 的 煙 民 回 家 吸 食 , 影 響 子 女 健 康 ; 但 若 官 僚 過 份 關 心 他 們 的 子 女 , 強 行 要 與 其 父 母 分 開 居 住 , 以 免 年 幼 的 子 女 健 康 受 損 , 則 令 其 缺 乏 父 愛 母 愛 , 影 響 心 智 發 展 。
不 論 官 僚 如 何 用 政 策 去 阻 礙 煙 民 吸 煙 , 都 只 會 衍 生 其 他 社 會 問 題 , 令 煙 民 戒 煙 的 最 大 誘 因 , 是 家 庭 。 通 過 教 育 令 人 明 白 吸 煙 的 害 處 , 繼 而 自 發 戒 煙 , 本 來 是 最 好 的 辦 法 。
不 過 , 政 府 在 教 育 上 , 刻 意 醜 化 煙 民 , 家 中 心 智 未 成 熟 的 小 童 , 看 罷 此 一 類 廣 告 後 , 會 不 會 帶 頭 歧 視 自 己 的 父 母 ? 煙 民 如 今 走 到 街 頭 , 已 經 要 在 垃 圾 桶 旁 遭 人 白 眼 , 回 到 家 中 又 受 家 人 歧 視 , 雙 重 壓 力 之 下 , 更 加 會 將 之 訴 諸 於 尼 古 丁 , 以 求 減 壓 , 如 此 則 陷 入 一 個 惡 性 循 環 , 煙 民 和 其 家 人 都 沒 有 好 處 , 得 益 的 只 會 是 控 煙 辦 之 類 的 機 構 , 因 為 他 們 見 「 煙 患 嚴 重 」 , 又 可 再 向 政 府 伸 手 「 要 這 要 那 」 , 以 擴 張 其 官 僚 架 構 。
放 寬 無 謂 的 公 眾 場 所 全 面 禁 煙 , 令 煙 民 可 以 選 擇 在 空 氣 流 通 的 地 方 吸 煙 , 同 時 亦 令 家 中 小 孩 , 免 於 長 時 間 吸 食 二 手 煙 , 如 此 一 來 , 才 是 保 護 非 煙 民 的 最 佳 辦 法 。

高明輝

男 女 大 不 同

男 女 大 不 同

統 計 處 日 前 公 布 , 香 港 出 現 陰 盛 陽 衰 的 現 象 , 女 多 男 少 , 加 上 越 來 越 多 港 男 北 上 娶 妻 , 令 「 供 應 」 進 一 步 緊 張 。 一 顆 顆 待 嫁 的 心 , 十 五 十 六 , 不 知 如 何 是 好 , 真 是 天 可 憐 見 。
與 其 守 株 待 兔 , 港 女 何 不 有 樣 學 樣 , 放 眼 大 中 華 , 北 上 「 狩 獵 」 , 跟 港 男 同 場 較 技 ? 何 況 大 陸 跟 香 港 相 反 , 男 多 女 少 , 正 好 平 衡 一 下 , 利 己 利 人 , 何 樂 而 不 為 ?
唯 一 考 慮 , 是 中 港 兩 地 的 收 入 差 異 。 一 個 大 陸 青 年 , 大 學 畢 業 , 有 幸 入 到 大 公 司 , 月 入 數 千 , 已 經 是 中 產 。 但 在 香 港 , 恐 怕 還 及 不 上 一 個 只 有 中 學 程 度 的 文 員 ; 收 入 微 薄 , 要 港 女 如 何 付 託 終 身 ?
反 觀 港 男 就 沒 有 這 個 煩 惱 。 傳 統 觀 念 , 男 主 外 , 女 主 內 , 娶 老 婆 不 用 考 慮 對 方 的 經 濟 能 力 。 而 且 男 人 天 生 愛 面 子 , 如 果 老 婆 賺 錢 多 過 自 己 , 難 免 予 人 「 食 軟 飯 」 之 嫌 。 返 大 陸 娶 老 婆 , 有 助 維 護 「 男 性 霸 權 地 位 」 , 面 子 攸 關 , 不 可 不 察 。
真 頭 痛 , 怎 麼 辦 ? 有 人 建 議 港 女 面 對 現 實 , 降 低 要 求 , 不 要 太 「 揀 擇 」 , 畢 竟 覓 得 愛 郎 才 是 最 重 要 ; 講 心 不 講 金 , 只 要 合 眼 緣 , 對 你 好 , 夠 專 一 , 已 經 很 理 想 , 不 一 定 要 有 車 有 樓 吧 ?
問 題 是 , 有 很 多 觀 念 是 根 深 柢 固 , 如 基 因 一 代 傳 一 代 , 一 時 三 刻 改 不 了 。 就 好 像 男 女 平 等 , 講 就 容 易 , 但 有 史 以 來 , 從 未 實 現 過 。 綜 觀 今 日 的 現 代 女 性 , 學 歷 高 , 收 入 好 , 大 可 以 經 濟 獨 立 , 不 用 靠 男 人 。 但 她 們 骨 子 始 終 希 望 學 徐 子 淇 「 釣 金 」 , 一 心 做 闊 太 , 下 半 世 無 憂 。 這 是 事 實 。
退 一 萬 步 來 說 , 就 算 釣 金 不 成 , 都 希 望 自 己 的 男 人 有 一 定 的 經 濟 基 礎 , 不 用 「 倒 貼 」 , 也 是 人 之 常 情 。 歸 根 究 柢 , 還 不 是 面 子 的 問 題 ? 男 女 再 不 同 , 總 也 有 相 似 之 處 , 對 不 對 ?
又 要 愛 面 子 , 又 要 覓 得 愛 郎 歸 , 似 是 魚 與 熊 掌 , 不 可 兼 得 ? 未 必 ! 不 如 把 心 一 橫 , 嫁 雞 隨 雞 , 索 性 搬 返 大 陸 , 跟 國 內 同 胞 同 工 同 酬 , 既 可 紓 緩 中 港 兩 地 的 男 女 失 衡 , 又 能 為 自 己 掃 除 擇 偶 障 礙 ( 尤 指 心 理 障 礙 ) , 大 家 平 起 平 坐 , 不 用 尷 尬 。 如 此 一 舉 兩 得 , 不 用 考 慮 了 , 去 吧 ! 我 支 持 你 !
pie@appledaily.com

謝毅

陳 奕 迅 VS 消 委 會

陳 奕 迅 VS 消 委 會

唱 片 業 內 外 交 煎 , 挨 近 夕 陽 , 連 政 府 也 出 手 拯 救 創 意 工 業 。 弔 詭 的 是 , 業 界 面 臨 的 最 大 敵 人 , 不 是 BT , 而 是 力 推 所 謂 「 公 平 」 競 爭 法 的 消 委 會 。
買 過 唱 片 的 人 , 都 熟 知 一 招 賣 碟 方 程 式 , 叫 「 新 歌 + 精 選 」 。 歌 手 出 了 兩 三 張 碟 以 後 , 就 是 時 候 來 一 張 三 新 撈 十 舊 的 , 死 硬 派 逢 碟 必 買 , 半 死 硬 派 為 三 首 新 歌 又 買 , 而 未 買 過 前 兩 隻 的 精 明 派 , 見 又 有 新 歌 又 有 精 選 , 又 買 。 如 此 市 道 , 這 樣 子 的 橋 段 , 對 唱 片 業 的 短 途 喘 息 , 尤 其 重 要 。
問 題 是 , 根 據 消 委 會 的 說 法 , 這 是 「 反 競 爭 」 行 為 。 噢 。
「 反 競 爭 七 宗 罪 」 之 一 , 是 利 用 自 己 的 市 場 領 導 地 位 , 去 綑 綁 銷 售 , 令 消 費 者 多 買 。 陳 奕 迅 佔 市 場 多 少 ? 視 乎 你 指 的 是 世 界 音 樂 市 場 , 大 中 華 兩 岸 三 地 流 行 曲 市 場 , 還 是 特 區 非 鹹 魚 翻 生 類 男 歌 手 市 場 。 但 無 論 如 何 , 對 不 少 人 來 說 , 陳 奕 迅 沒 有 替 代 品 , 明 顯 是 壟 斷 市 場 的 惡 霸 。 你 幾 時 聽 過 人 講 因 為 陳 奕 迅 新 碟 缺 貨 , 求 其 買 隻 白 花 油 王 子 將 就 將 就 ? ※
唱 片 公 司 倚 仗 陳 奕 迅 的 市 場 地 位 , 以 「 新 曲 + 精 選 」 之 法 , 迫 手 無 寸 鐵 的 顧 客 買 多 幾 首 , 令 人 髮 指 。 再 推 一 步 , 買 碟 點 解 要 成 隻 買 ? 明 明 只 想 買 主 打 , 卻 被 迫 連 墊 底 的 也 要 收 容 。 有 了 競 爭 法 , 消 委 會 當 然 不 會 放 過 如 此 奸 商 吧 ?
另 , 內 地 資 訊 科 技 發 達 , 翻 版 服 務 業 競 爭 激 烈 , 令 產 品 質 素 愈 鬥 愈 高 , 價 錢 卻 愈 鬥 愈 平 。 特 區 唱 片 界 , 眼 白 白 望 見 翻 版 自 己 的 唱 片 賣 到 十 幾 二 十 白 金 , 屢 創 佳 績 , 想 想 與 其 給 人 賺 不 如 自 己 賺 , 索 性 走 入 內 地 , 出 大 割 引 正 版 , 半 價 有 交 易 。 零 售 商 要 取 貨 , 條 件 當 然 是 不 許 倒 流 回 港 , 一 旦 發 現 違 規 頂 爛 市 , 將 不 再 供 貨 , 好 像 合 情 合 理 。
問 題 是 , 根 據 消 委 會 的 說 法 , 這 是 「 反 競 爭 」 行 為 。 甚 麼 , 又 不 行 ?

沒 錯 。 消 委 會 舉 了 一 個 例 子 , 說 Pokemon 在 歐 洲 各 國 , 價 錢 有 高 有 低 , 於 是 有 商 人 在 平 國 入 貨 , 運 去 貴 國 賣 , 結 果 供 應 商 一 怒 之 下 , 不 再 供 貨 。 供 應 商 這 種 幼 稚 鬥 氣 行 徑 , 乃 「 限 制 平 行 貿 易 」 , 屬 於 「 七 宗 罪 」 之 一 的 「 分 割 市 場 」 , 有 罪 , 要 拉 。
即 是 說 , 如 果 唱 片 零 售 商 屬 香 港 公 司 , 倒 流 大 陸 版 回 港 , 而 慘 遭 唱 片 公 司 報 復 , 則 唱 片 公 司 , 有 可 能 被 控 違 法 , 結 果 一 是 啞 忍 , 一 是 被 迫 放 棄 內 地 市 場 。 悉 隨 尊 便 。
話 雖 如 此 , 關 心 樂 壇 的 朋 友 不 必 氣 餒 , 消 委 會 打 擊 唱 片 業 , 可 能 其 實 是 曲 線 支 持 , 斷 其 米 路 , 破 其 釜 , 沉 其 舟 , 迫 令 業 界 放 棄 落 伍 的 賣 碟 模 式 , 咬 唇 忍 痛 投 入 電 子 市 場 。 假 以 時 日 , 特 區 的 歌 曲 下 載 市 場 , 將 有 如 iTunes 般 蓬 勃 , 告 別 夕 陽 , 再 見 黎 明 。 還 等 甚 麼 , 快 點 致 電 消 委 會 , 大 力 支 持 競 爭 法 !
※ 買 白 花 油 送 唱 片 、 或 買 唱 片 送 白 花 油 , 綑 綁 是 錯 不 了 , 至 於 是 否 「 掠 奪 性 定 價 」 , 則 要 奪 其 數 簿 仔 細 研 究

宋漢生

尋人啓事

尋人啓事

 

新年流流,新聞稀疏,電視新聞旱到連「青年手電燙指」、以至「大陸萬象」式的「黑暗餐廳」趣聞,都走在最前線地報上一番,可知情況多麼嚴峻。

梁袋巾經常埋怨被傳媒忽視,偏偏在這些打個乞嗤都上電視的日子,竟然玩失蹤,學人休市幾天,將寶貴曝光時間無償拱手相讓予曾特首,果然是一場毫無競爭的「比賽」。看來梁袋巾還要花相當的功夫,才有望甩掉額頭上那「真曾兄弟」的有毒標籤。

到底梁袋巾閉關搞甚麼?有傳是為未來兩場「競選騷」練功備戰。這兩場騷,單是形式,都搞到滿城風雨,其中的講數,說不定已是高潮所在,分分鐘精采過場騷。曾特首一幫左縮右閃,避得就避,力求各自表述打花拳,梁袋巾一派則如狼似虎,爭取明刀明槍打真軍,一副勝券在握的好戰模樣。

打擂台,一直是梁袋巾力倡之事,驟眼看來,梁袋巾有大狀經驗,一廂情願地斷估,贏面應比曾公僕高上一截。但電視騷有如廣告,高手的,能於三十秒內撥弄觀眾的心弦,令人或哭、或笑。就算不是高手,最低消費,起碼講得人明白,才會有feel有共鳴。觀乎梁袋巾迄今的表現,擂台之日,反而可能是奠定民望敗局之時。

就以宣傳口號為例,曾特首街知巷聞的那一句,企圖凸顯自己實幹,暗寸袋巾齋講「做不好份工」。精品肯定說不上,但起碼聽得明,搭得上腔。反觀梁袋巾那句類佛偈偽哲學形的「誰想去贏一場沒有對手的比賽」,扭扭擰擰,多數人的反應,是「咁即係點?」

又例如,梁袋巾的一大賣點,是承諾當選後會力推普選。普選本來不難推銷,不外乎圍繞着「你的香港、你的選擇」之類的主題包裝變奏,反覆高唱,奈何袋巾捨易取難,出其不意的,高調要求修改基本法。且不談道理上是否有需要修憲,公關上明顯是敗筆。梁詠琪雖未至於能夠唱好基本法,但至少社會上未見有不滿憲法到要修改的聲音。你估「齊來選特首」,還是「不如修改基本法去改變現行局長構成機制確保局長必須要從民選議員中挑選」,更能引起大家共鳴?被「愛國人士」拍案大罵,不是問題,問題是浪費了一次宣傳的機會,且分散了注意力,最重要的訊息,又一次,慘被溝稀攤薄了。未來兩場騷,是擂台也好,是輪流表演也好,不是鬥爭辯,而是鬥共鳴,梁大狀,要小心留意了。pie@appledaily.com

宋漢生

一注獨撐李國章

一注獨撐李國章

 

各位,你沒有眼花,今天《蘋果批》罕有地全力支持李國章局長。不過,值得《蘋果批》支持的,當然不是李氏推行的教育政策,更不可能是他的人品,而是支持李國章局長以私人名義,發律師信予教育學院副校長陸鴻基,保留追究權利。

教院的陸副校早前表示因為有教院職員批評教改,所以有教統局高官要求教院校長莫禮時「炒」四名教員,當時他沒有否認該高官是否李國章,到後來被傳媒一再追問下才否認該高官是李國章。李國章認為,陸副校有誹謗之嫌,故要求公開道歉,否則對簿公堂云云。

如果陸副校所言屬實,先別管是否李國章,該名高官必須下台。因為事件不僅是干預學術自由,更重要的是,該名高官屬「被人講下都唔得」,公報私仇,情況就如某學者做了一個對特首不利的民意調查,特首立即「落柯打炒佢」一樣,是一宗政治醜聞多於學術自不自由。

不過,假如陸副校的言論,並非事實,李局長沒有說過類似的言論,不但陸先生有誤導公眾之嫌,李國章局長為了保護香港的言論自由,必須立即否認,透過司法制度,把所有「枱底數」公開,以示清白。

若然李國章不否認,則表示特區官員「有可能」因為遭受批評而公報私仇,對香港的學術自由,自然不是好事,因為任何人發表文章前,有否得罪高官,都要「估估吓」;若然只循例否認,然後表示會尊重甚麼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決定,則予人政府內部黑箱作業,因為根據過往「獨立調查」的經驗,不論是路祥安事件,還是查楊永強在沙士時的處理手法,結果都是冗長的調查過程,令公眾對事件失去興趣,然後不了了之。

將事件「擺上枱」,交由值得港人信賴的司法制度去處理,不但不會因高官興訴訟而影響言論自由,反而會令人知道,即使得罪高官,即使有高官因此而向其施壓,也可透過公開的司法程序調查;另一方面,李國章能否過渡成疑,也照樣用行動證明,特區的官員不會公報私仇,透過法律程序公開解決,反而不會影響言論自由。

這一次,不是李死,或「一名高官」死,便是基亡,但最終會一注獨贏的,是香港的司法制度。

高明輝

我要真學券!

 我要真學券! 大年初二,本是小孩利是、家長竹戰連場的好日子,卻有團體帶同小學生到禮賓府請願,小學生們舉起寫上他們也不太清楚的教育「願景」揮春,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要求政府增加教育資助,包括實施十五年免費教育。

自從假學券推出,香港由原先的九年「免費」教育,增加至即將出現的半十二年「免費」教育。為甚麼是半十二年?因為假學券名為資助,實際上是將官僚之手伸至幼稚園,家長原以為手執學券,便有權自由選擇,將子女送到心儀的幼稚園,卻有諸多限制,例如只准報讀非牟利的、學費不超過二萬四、私立的又有三年過渡期等等,家長的選擇其實不多,有沒有十二年的資助,很視乎閣下是否願意接受教統局所謂的「質素保證」。

至於教統局對幼稚園的「質素保證」有何獨特,現階段仍是未知之數。不過,只要看看中小學便可知道教統局「質素保證」的「優越性」。例如,教統局約十年前推行強迫「母語」教育,現在學生被批評為「英文唔識講,中文半桶水」,付得起錢的──例如高官們──都爭相送子女到外國留學。教統局「保證」的「質素」,看來沒有人懂欣賞。

其實用粵語、英語,以至普通話日法德俄語教學都沒有問題,最大的問題是為甚麼教學語言,要由小部份教育官僚一刀切決定?最了解、最關心學生應該以甚麼語言去上課的,自然是其家長。教育官僚強行代為決定,除了是因為要攬權上身外,更重要的是,教育官僚都看不起家長們,認為他們不懂得為自己的子女爭取最好的教育。

正因為有這一種心態,教育官僚一直忽視少數族裔學童,每年四百名少數族裔會考生,因中文欠佳而未能升讀中六,在討論此問題時,一名教育高官以「差仔」相稱,更表示「有問題就唔該返鄉下」。他日若討論貧窮華籍學童問題,該名高官如何以一貫高高在上的心態回答,很令人期待。

十五年「免費」教育,說出口自然是動聽的說話,但「免費」的代價,是由官僚製造出教育制度,學成後最叻的也被評為「高分低能」,而最可惜的是令學生失去學習的興趣,畢業後發誓與書本絕緣。「免費」多幾年,只延長了留在學校的時間,知識沒有長進,又是不是該團體想見到的呢?

延長資助教育,沒有問題,但請先推行真學券制,還家長一個選擇權,還香港一個真正有質素的教育制度。

pie@appledaily.com

高明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