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注獨撐李國章

一注獨撐李國章

 

各位,你沒有眼花,今天《蘋果批》罕有地全力支持李國章局長。不過,值得《蘋果批》支持的,當然不是李氏推行的教育政策,更不可能是他的人品,而是支持李國章局長以私人名義,發律師信予教育學院副校長陸鴻基,保留追究權利。

教院的陸副校早前表示因為有教院職員批評教改,所以有教統局高官要求教院校長莫禮時「炒」四名教員,當時他沒有否認該高官是否李國章,到後來被傳媒一再追問下才否認該高官是李國章。李國章認為,陸副校有誹謗之嫌,故要求公開道歉,否則對簿公堂云云。

如果陸副校所言屬實,先別管是否李國章,該名高官必須下台。因為事件不僅是干預學術自由,更重要的是,該名高官屬「被人講下都唔得」,公報私仇,情況就如某學者做了一個對特首不利的民意調查,特首立即「落柯打炒佢」一樣,是一宗政治醜聞多於學術自不自由。

不過,假如陸副校的言論,並非事實,李局長沒有說過類似的言論,不但陸先生有誤導公眾之嫌,李國章局長為了保護香港的言論自由,必須立即否認,透過司法制度,把所有「枱底數」公開,以示清白。

若然李國章不否認,則表示特區官員「有可能」因為遭受批評而公報私仇,對香港的學術自由,自然不是好事,因為任何人發表文章前,有否得罪高官,都要「估估吓」;若然只循例否認,然後表示會尊重甚麼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決定,則予人政府內部黑箱作業,因為根據過往「獨立調查」的經驗,不論是路祥安事件,還是查楊永強在沙士時的處理手法,結果都是冗長的調查過程,令公眾對事件失去興趣,然後不了了之。

將事件「擺上枱」,交由值得港人信賴的司法制度去處理,不但不會因高官興訴訟而影響言論自由,反而會令人知道,即使得罪高官,即使有高官因此而向其施壓,也可透過公開的司法程序調查;另一方面,李國章能否過渡成疑,也照樣用行動證明,特區的官員不會公報私仇,透過法律程序公開解決,反而不會影響言論自由。

這一次,不是李死,或「一名高官」死,便是基亡,但最終會一注獨贏的,是香港的司法制度。

高明輝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