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7

避 強 迫 金 不 是 無 良

不知是不是市民的荷包特別好打?繼早前有高官建議,趁市場暢旺,提高強迫金的上限;最近又有高官表示,有僱主將僱員的工資列為房屋津貼,避開了強迫金,為了令市民供更多強迫金,政府打算修例,把房屋津貼及其他房屋福利也計算入強迫金的供款入息之內。

官僚說,是因為老闆無良,所以不願供強迫金,才會分立名目,將工資變為津貼,藉此不用繳交強迫金。可是,所謂的房屋津貼︰是你人工的一部份,仍然是要交給你。真正最無良的恐怕還是強迫金本身吧!除了強行把打工仔人工的百分之十取去(不要傻了,老闆供的百分之五,不又是你的人工嗎?),到六十五歲時才還給你,更要從中抽去一大筆高昂的管理費用。

月前,港交所董事DavidWebb在其個人網站中發表文章,指出若基金公司收取百分之二的管理費,二十年後強積金的價值將會下降百分之三十三,四十年後更會下降百分之五十五。打工仔中間的損失,高官在推銷增加強迫金供款時,不會說個清楚。

強迫金計劃,背後假設是將打工仔血汗錢投資在金融市場,就會有最佳的儲蓄計劃。在過去一年,環球股市好景,強迫金的回報相應高了,不過,馬後炮一點,說不定自己拿去投資新股或甚麼的,回報更高呢。問題是,金融投資產品不可能長升長有。在金融市場表現疲弱的時候,供了強迫金的錢又不能退回,打工仔只能默默承受跌市帶來的損失;不過基金經理們,無論晴天雨天,一樣可以在不景氣時穩賺佣金。

老來最需要依靠強迫金過活的,很明顯是收入較低的一群,可是強迫金市道好時賺多點,市道差時又蝕回,再扣減管理費用,六十五歲時可提取的,隨時比放進銀行做定期還少,低收入人士的收入已經不多,有了強迫金,更會削弱其儲蓄意欲,以為強迫金便足夠應付其六十五歲以後的生活開支,最終若不夠用,損失的又會是誰?

論投資的回報率,投放在股市不一定比投放在教育為高。低技術工人若果將扣除日常開支後所餘下的積蓄,用於接受教育,例如報讀短期課程,或者有恆心的,由小學一直讀到大學畢業,學成後再投入勞動市場,收入上升以倍數計算。

本來人各有志,低收入人士也可憑教育提升薪酬,但強迫金計劃強行奪走其十分之一人工,一年無故扣減個多月糧,可用作讀書的錢更加有限,變相要低收入人士無法「自我增值」,永遠低收入。如今政府連房屋津貼的主意也要打,究竟是誰無良了?

僱主請人,永遠不會付出超過僱員生產力的工資,所謂的強迫金或津貼福利,其實來來去去都是從人工中扣除。將工資變作津貼,以避開強迫金,沒有繳交強迫金的所謂津貼,其實是提早落入僱員的袋,不論老闆出發點如何,結果是不讓強迫金蠶食你的工資,打工仔越早收到其應有的資金,越能發揮其投資的效力。避開強迫金的僱主,根本不是無良。

高明輝

廣告

港 台 生 死 應 由 市 場 決 定

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委員會日前發表的《香港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報告》,建議成立新的公共廣播機構,文件中沒有指明會否「殺台(香港電台)」,但建議中沒有收編港台的意欲。政府原先想借委員會之手來「殺台」,委員會卻表示其職責不包括探討港台的前程,港台會否繼續存在,仍然是一個謎。
姑勿論新的公共廣播機構是由港台改組而成,還是全新設立,問題的重點應是有沒有必要由政府資助來開設廣播服務。
有說,港台的存在是為了照顧小眾,讓他們享有收聽非主流節目的權利。在以往政府發牌規管頻道的時候,可能是吧,但是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彌補了這方面的不足。
在互聯網上,用家幾乎可以在討論版、網誌、主題網站、網上電台等暢所欲言,要多小眾有多小眾。即使你嫌以上選擇太老套,不夠互動,仍可以選擇自製短片放上YouTube,在其最新推出的TestTube中即時和其他網友聊天。在科技發展下,根本毋須政府代為擔心市民接收的資訊不夠多樣化,可見港台的存在已經沒有必要性。
如今報告竟又指出,要另起爐灶,成立一個新的公共廣播機構,其中一個目的是「促進社會共融及多元性」。
不過,最不想「促進社會共融及多元性」的,恐怕是政府本身。港台製作節目的多樣性,是有目共睹的,例如電視節目《頭條新聞》,帶出一些不滿政府的聲音,在節目中冷嘲熱諷政治人物或政府施政失利,為市民出了一口氣,可說是「促進社會共融」。至於在月前播放的同性戀節目,亦充份反映了香港文化的多元性,因為在性取向上,大眾傳播媒介經常「鼓吹」異性戀,此一同性戀節目,的確相當「理性平衡」。
可是政府連港台本身的多元化也接受不到,港台節目對政府的批評,令到政府中人不滿;播放同性戀節目,也遭廣管局「強烈勸喻」。報告雖表示新的廣播機構要獨立於政府,但財力和任命權皆由政府控制,新成立的公共廣播機構有何「多元性」,令人疑慮,更有可能會重蹈港台的覆轍,變成既不完全獨立,又不是政府喉舌的怪胎。
報告指,公共廣播機構主要收入來源是政府的資助,其實和每年耗公帑四至五億元的港台分別有限。
即使委員會表示政府對新機構的資助會逐步減少,會開拓商業贊助或募捐等收入來源,可是,最終目的是要在最遲十年之內,令其他收入來源佔「首個財政周期撥款之實質價值」的百分之二十,除非新機構在未來十年大幅削減開支,否則大部份收入依然來自政府。在財力受到控制下,很難叫人相信新機構可以完全獨立於政府,享有製作節目的自主性。要真正獨立、編輯自主,私有化似乎是唯一出路。
不論是港台、官台,還是所謂的「公共廣播公司」,在私營傳媒以及互聯網普及的今天,已經沒有太大的存在價值,若然市民對港台或公共廣播服務真有如此大的需求,不用政府資助,將其私有化,也能在市場上生存。
在港台網站的一個投票結果顯示,至截稿前,逾九成人支持香港要有公共廣播服務,六成人支持香港電台轉營為法定的公營廣播公司。既然有那麼多人表態支持,一刀切殺台必然會引起很多反對聲音;另一方面,繼續接受政府資助則會損害港台的自主權。
為了港台寶貴的新聞自由,朱培慶先生,推行私有化吧。

高明輝

香 港 電 影 人 好 學 唔 學

香港的「電影人」一向以南韓榜樣為馬首是瞻,深信政府支持是韓片「成功」的重要原因。但何謂「成功」?是產量,是票房,是獎項,還是甚麼呢?他們就是沒有說清楚。
若以票房論英雄,韓片實在不值一提。有報道說,韓片去年勁蝕八億港元,在過百部電影中,有九十部都蝕本收場,表現令人失望。
退一萬步來說,叫好不一定叫座,質素最重要,問題是,韓片究竟有甚麼「質素」呢?像近年拍到爛的《我的乜乜物物》之類的愛情小品,千篇一律,看得多都悶。就算以同一片種論,韓片亦不見得突出。但如果換著是科幻特技大製作,韓片更加無得比。這方面,荷李活堪稱天下無敵,其他國家只能跟在後面「食塵」。
幾年前,荷李活有一套《明日之後》,製作費一億美元,逼真的特技令觀眾歎為觀止,恍如置身現場。日本去年也不甘後人,拍了一套《日本沉沒》,製作費都是一億,不過係港紙。一分錢一分貨,質素當然「有目共睹」。老實說,日本拍科幻特技片累積了幾十年經驗(還記得《哥斯拉》嗎?),但最後都係輸九條街,更何況是韓片呢?
話說回來,荷李活也不是「周身刀,張張利」。就像最近荷李活流行翻拍日本鬼片,包括《午夜凶鈴》、《鬼水凶鈴》及《怨咒》等,打算「食住個勢」,賺回一筆,豈料「畫虎不成反類犬」,拍不出日本鬼片獨有的陰森氣氛,只靠「畫公仔畫出腸」的美式驚嚇,觀眾怎能不叫「回水」?
再說動作片,就連荷李活都要拜港產片為師,找來成龍及李連杰擔大旗,但最後拍出來的,不是動作片,卻是「災難片」。既不叫好,也不叫座,成績慘不忍睹,不禁懷念以前的《警察故事》及《黃飛鴻》系列。
沒有辦法,美國佬雖然擅長打boxing,但對ChineseKungFu所知有限。就算重金禮聘有「天下第一武指」之稱的袁和平教奇洛里維斯打功夫,但打出來的,只係花拳繡腿,若不是特技精采,還以為自己看的是《鹹蛋超人》!
是的,電影工業跟其他工業無異,講求比較優勢,因應各國的「國情」而拍攝其擅長的片種。
要突圍而出,就要專注於自己的強項,切忌好大喜功,以卵擊石。只要電影人知道自身的比較優勢,毋須政府保護也能成功。已故武打巨星李小龍在國際的名聲,比起荷李活的史泰龍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就是最佳的例證嗎?
相反,有政府資助,封了蝕本大門,自然可以任意妄為,明明沒有比較優勢,都照樣「頂硬上」,一於「有前無後,打死罷就」,令市面上充斥大量不依觀眾口味取材的爛片,可憐納稅人的血汗錢就這樣付諸流水!
雖然有人說,比較優勢可以透過政府補貼「谷出來」,遲來也可以先上岸云云,之不過,現在不是龜兔賽跑,你進步時人家亦會進步,差距不會拉近,又浪費納稅人的金錢,何苦要「打腫塊面充肥仔」?
當然,如果閣下偏要向高難度挑戰,《蘋果批》精神上絕對支持,但懇請閣下用「私己錢」,不要打納稅人的主意,好嗎?

謝毅

讀者回應: (錯誤2個) 蘋果批:世襲制拖累旅發局

 以下是一位有心讀者的回應

——————————————————————————————

敬啟者:

本人閱讀今日蘋果日報的時候,發現一些錯誤 (懷疑筆者"趕交稿"而欠缺做資料搜集), 特此知會一聲!
本人唔會預期蘋果日報會有人覆我, 也不想收到一些"行貨"回應, 例如"本報已知悉, 多謝指教"!

此致

彭先生上
——————————————————————————–
錯誤(1):
 
旅 發 局 的 職 責 , 原 本 是 要 推 動 香 港 旅 遊 業 。 可 是 旅 發 局 多 年 來 最 能 引 起 公 眾 關 注 的 , 不 是 其 所 舉 辦 如 「 幻 彩 詠 香 江 」 、 「 好 客 文 化 遍 香 江 」 之 類 的 活 動(這些是旅遊事務署的負責項目,而不是旅遊發展局; 旅發局極其量會推介這個節目予旅客觀賞) , 而 是 花 費 巨 額 公 帑 的 活 動 不 合 乎 成 本 效 益 ,所 以 一 直 被 外 界 稱 為 「 公 帑 大 花 筒 」 。(筆者知唔知旅發局, 旅遊事務署, 旅遊業議會的職能區分呢? 一個負責硬件建設; 一個負責市場推廣, 一個負責旅行社業界/員工的管理)

(pieatapple 按: 對!的確是旅遊事務署舉辦的!筆者承認搜集資料事不夠全面、嚴謹,有負廣大讀者厚望,在此鄭重道歉,承諾會「做好呢份工」,更加認真地搜集資料。特此感謝彭先生指正。)

讀者如有興趣,可到以下網址:

http://www.tourism.gov.hk/tc_chi/current/current_symphony.html

http://www.tourism.gov.hk/hospitable/

http://www.discoverhongkong.com/taiwan/showtime/lighting/index.jhtml 

錯誤 (2):

當 訪 港 旅 客 人 數 下 降 時 (06年旅客人次達2500萬, 已經比05年上升(8%), 而不是下降; 極其量筆者可以批評2500萬人次未達原初預定數目), 旅 發 局 大 條 道 理 去 申 請 更 多 資 助 以 「 推 動 」 旅 遊 業 。

(pieatapple 按:筆者所指的是官僚機構獎勵失敗的性質,例如04年考評局出錯,導致670名中學會考生的口試評分出錯,248人的英文科成績被錯誤降級,事後教育統籌局為考評局提供額外1.5億來更新電腦改卷系統,「當訪港旅客人數下降時」並不是指過去旅發局的表現,而是旨在點出官僚制度下,資源分配出錯的問題。所以,恕筆者未能接受此「錯誤」。)

 —————————————————————————

最後,再一次感謝讀者彭先生,學唐唐話齋:「你既意見,係好重要架!」

世 襲 制 拖 累 旅 發 局

政府昨天公布,委任田北俊為旅發局主席。繼前任主席周梁淑怡後,政府再度委任有自由黨背景的人士擔任同一公職,實在令人懷疑,旅發局是否已經淪為政治派糖工具,旅發局主席一職,會否由自由黨成員世襲下去。
旅發局的職責,原本是要推動香港旅遊業。可是旅發局多年來最能引起公眾關注的,不是其所舉辦如「幻彩詠香江」、「好客文化遍香江」之類的活動,而是花費巨額公帑的活動不合乎成本效益,所以一直被外界稱為「公帑大花筒」。而且旅發局的存在,對香港旅遊業的貢獻並不顯著,如今近乎世襲制般由周梁淑怡「傳位」予黨友田北俊,更令人擔心旅發局日後的表現。
世襲制度下,職位由父傳子、子傳孫,繼承者常常予人一種「二世祖」形象,以為「二世祖」毋須能力,即可繼承祖業。在私人市場,「二世祖」若真的如此無能,最終家業必會為市場淘汰,所以在私人機構,承繼人仍會較認真地工作。
不過,旅發局是一個公營機構,該局所獲資助不會因為表現欠佳──例如訪港旅客人數下降──而削減;反而當訪港旅客人數下降時,旅發局大條道理去申請更多資助以「推動」旅遊業。在這官僚制度下,不能透過市場競爭去淘汰不合適的人選。
公營機構主席一職由政府委任,本來可透過撤換人選以「懲罰」表現強差人意的主席。但是現在政府為了拉攏黨派人士,變相將旅發局主席職位由自由黨成員世襲。日後即使撤換人選,但只要都是自由黨人士,主席就根本沒誘因去推動旅遊業,試問此官僚機構又如何推動香港旅遊業?
政府把旅發局主席變成世襲,勢必令旅發局表現得更差,而最終損失的,將是付鈔的納稅人。

高明輝

消 委 會 完 成 了 歷 史 任 務

一直廣受香港人歡迎的果汁飲品利賓納,標榜維他命C含量比橙汁高四倍,但於新西蘭生產及出售的利賓納,被揭發所含維他命C比廣告標榜的為少,並因為廣告失實,被控告15項違反公平交易法罪名,生產商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被判罰款217,000新西蘭元(約港幣120多萬)。
最初揭發利賓納維他命C不足的不是甚麼新西蘭官僚組織,而是兩名奧克蘭中學生。在2004年,兩名當時14歲的女學生在做實驗時,偶爾發現每100毫升的利賓納只含20毫克的維他命C,而同等份量的另一隻果汁牌子JustJuice,則含有72毫克維他命C,可見利賓納的維他命C含量跟其廣告描述有很大出入。
事件令人知道,要做一項產品實驗,其實成本與難度不高,兩名中學生都做得到。
再加上現在互聯網大行其道,揭發者只須將消息放上互聯網,便可傳送到全球各地的消費者耳中,令消費者對產品產生懷疑,最後由生產商澄清,或送交法庭審理,根本不須用大量資源去成立一個調查違規產品的官僚組織。
香港政府成立如消委會之類的官僚機構,透過定期發放的刊物《選擇》,以及消委會本身對傳媒的影響力,在以往消息流通緩慢的時代,可能是有存在價值的。可是時至今日,傳媒和互聯網消息流通的速度,比每月才發放一次的《選擇》月刊快得多,更能保障消費者。消委會的存在意義,已經隨疊互聯網的發展,漸漸走入歷史之中。
若果政府每年資助消委會的6,000萬元沒有其他用途,定期監察市面上產品的消委會仍會有一點點存在價值。但是,該筆資助可用於疊育或醫療等更重要的用途之上;再繼續資助消委會,得到的功能與傳媒和互聯網重疊,只會浪費金錢。
已完成其歷史任務的消委會,是時候壽終正寢了。

高明輝

學 券 才 是 延 長 免 費 教 育 正 道

上星期《蘋果批》討論香港的教育語言,指出教統局強行規定學校的教育語言,扼殺了家長的選擇權,但卻沒有令學生的語言水平提升。
相比起限制教學語言,更加影響香港教育質素的是九年強迫教育。由政府資助的「免費」教育,理論上是要讓普羅大眾都有接受教育的權利,讓所有社會成員都得到某些基本知識,減少誤解造成的磨擦,令整個社會都從中得益。
在欣賞香港有九年「免費」教育的同時,很多時都會忘了它也是強迫教育,不論家長是否願意、學生能力能否跟得上本地課程,除非有財力入讀私校,否則子女也必定要接受教統局所選定的一套課程,否則家長便屬違法。
理想主義者不是說過要因材施教嗎?不過在沒有選擇下,香港的教育就有如工廠運作一般。強迫教育的背後大家忽略了的另一面,強迫學生上課,把不願上課的學生帶到課堂上,是浪費學生的時間,其實也埋沒該學生在其他方面的天份,而且老師要花額外時間管理課堂秩序,拖慢了課程的進度。這種「免費」教育,真的可以令整個社會都得益嗎?
不過,當我們認為為了減低社會磨擦而要強迫教育時,不少特區的官員卻將自己的子女送往文化、課程、教育制度等跟香港差天共地的外國留學,用行動證明教統局的課程其實不入流,還是因為高官的子女即使不接受「免費」教育,也不見難以適應香港的生活?還是這才是精英眼中的因材施教?
若然要香港的教育高官們,對「強迫」有著無法抗拒的迷戀,同時也關心香港的教育質素,最應該做的,是推行學券制,令到不願意,或能力跟不上的學生有選擇,可以不用在千篇一律的工廠式教育浪費時間。即使法例依然強迫家長要送子女讀九年書,家長也有選擇權,將子女送往不同類型的學校之中,例如體育或美術學校,發揮學生的專長,也減輕主流學校老師管秩序帶來的壓力。
不僅如此,因為香港不少學校提供的課外活動有限,所以在學券制之下,應將學券拆開,預留一部份為課外活動,學校能提供的,家長便可交往學校,認為學校開辦的課外活動不能啟發其子女的,也可送往其他開辦課外活動的組織,令學生有多方面的發展。
不然,教統局長久地壟斷教育,強迫學生讀指定的課程;同時,高官們又將自己的子女送往海外留學以逃避「強迫」教育,只會令不滿香港教育,又沒有能力送子女到外國留學的家長感到不公平。
自梁家傑參選,提出十五年免費教育之後,社會上多了聲音要求延長免費教育。可是在現行的教育之下,增加免費教育年期的效益如何,已經令人存疑。如果提出的十五年免費教育,和現在的九年一樣,是有強迫性的,更加令人憂慮,因為這只會把強迫教育的問題延長。
在政府財政許可之下,延長資助十八歲以下人士的教育沒有問題,問題只在於如何分配。推行學券,還家長一個選擇權吧。

高明輝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0327&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6942619&cat_id=6771675&coln_id=6273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