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 民 的 優 勢 不 是 公 投

特首選舉,毫無意外地由曾蔭權高票當選,同日較令人關注的議題是由泛民所舉行的全民投票,除了特首和普選議題外,該計劃把最低工資這一個較具爭議性的題目,一併放進公投之中。
支持最低工資,等於支持年輕人游手好閒,支持婦女不應生育,支持新移民領取綜援,因為法定最低工資令以上三類人士不能透過調低工資來投入勞動市場,而且脫離勞工行列越久,越難入行,亦增加了工人轉行的成本,婦女生育後也較難重投勞動市場。但問題不是應投支持或反對,重點是政策應否拿出來公投。
香港不少民主派人士,皆由社運出身,受其左派思想影響,經常把爭取民主與爭取最低工資畫上等號,認為香港沒有雙普選,所以沒有最低工資,繼而以直接民主來取代現有的議會政治,希望藉公投來爭取最低工資。
現行已有議會制度,立法會議員的職責是代替選民去討論,並且投票決定政策應否落實。若每個富爭議的問題都由公投決定,是不是說,香港政府大可解散立法會,改行直接民主,所有政策都由公投結果去決定?
有論者指出,之所以要在香港就政策公投,是因為現在大部份直選的立法會議員都支持最低工資,但礙於立法會內有功能組別,阻礙了最低工資的立法。此一想法,無疑是把現今的政治形勢過於簡化,在有雙普選的情況下,誰能保證大部份直選議員都支持最低工資?就刻下泛民對最低工資取態而說「有雙普選便有最低工資」,只可算是個猜測,未必會是事實。
另一方面,支持公投論者認為,沒有最低工資的原因是香港沒有民主,所以應利用公投去決定此一政策。按此邏輯,若然支持最低工資的議員真的相信民主,那麼,他們應該做的,是先集中火力爭取雙普選,然後再透過直選,由選民選出標榜支持最低工資的議員,才是治本之法;而不是繞過議會制度,用公投來決定,因為他日若有親中團體舉行雙普選公投,結果是大比數反對雙普選,則泛民如何應對?
再說,現存制度,除了讓功能組別人士從中得益外,也令民粹議員有空間撈政治本錢,因為任何政策被否決了,可以推說是分組點票的錯;就算最終只見其害不見其利,民粹議員仍不用為其決定負責任,所以說此制度畸形,不只是單方面的小圈子得益。
香港民主派最成功的地方,在於把民主等同投票,以為只要有公投、少數服從多數便是民主。但卻忘了民主的重要原則,是令社會上所有成員都享有平等權利,即使是社會上的少數意見,也應該受到尊重,而不是所有問題都要非黑即白的利用公投來處理。
泛民主派最大的政治本錢,是其對雙普選的堅定態度,這亦正正是大多數香港市民一直對民主派不離不棄的原因。可是在03及04年7.1遊行之後,泛民成員將所有政治議題都和民主「綑綁」在一起,原先為了雙普選而支持民主派的市民,眼見民主派自我邊緣化,強行將其選定的一些政策加諸支持者身上,都使他們對支持泛民有所保留,令泛民和民眾越走越遠。
回顧兩次特首辯論,每一次談到普選,佔上風的必然是梁家傑。希望香港的民主派好好把握這個優勢,集中焦點於此,令香港民主發展能開花結果吧!

高明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