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07

檸檬茶

會考中文科以「檸檬茶」為作文題目,只得三個字的題目,沒有引導性,考生大可天馬行空,堪稱「天題」。
讀化學的,可以分析其化學成份,講解為何檸檬茶的檸檬一定要連皮也放進去才有此味道,用化學的角度,解釋在茶中加入檸檬汁與放入檸檬片的異同。
如考生的父親剛好在茶餐廳的水吧工作,更可能有第一手資料,知道檸檬茶的製造過程,不只是茶包、水及檸檬的混合體。有經驗的水吧師傅,會自行調配「茶膽」,水和茶的比例,要由水吧師傅的肉眼判斷。考生以一杯檸檬茶,講述兩父子的關係,說不定文章會令人感動。
不愛讀書而愛看電視的,想到當年藝人張栢芝,如何由一個檸檬茶廣告的模特兒開始,繼而拍戲唱歌;成為影后之後,在事業最高峰之際,選擇了組織家庭,生兒育女,或會因此而淡出銀壇。
作文之際,考生發現張栢芝的一生,其實和檸檬很有緣,因為最終她嫁的那個男人,名字竟然巧合地和「檸檬」的發音相近。張栢芝以「檸檬茶」出道,最後以「檸檬」作其人生的一個小總結,學生不得不慨歎人生際遇的巧合,原來「檸檬」是張栢芝所追求的那杯「茶」。
考生要擔心的,可能不是有沒有創意,反而是改卷員是否有足夠的相關學問去理解考生所寫的內容,例如寫「聚苯乙烯(即發泡膠)是由多個苯乙烯化學物組成的,受熱熔化後會釋出苯乙烯單體,所以不宜用來載熱檸檬茶……」如果考生一時忘記了「苯乙烯」的名字,姑且用「苯兒烯」代之,又如何?改卷員懂得分辨嗎?遇上懂的改卷員就被扣分(或起碼扣印象分)、不懂的就過骨嗎?
一條創意無限的題目,結果卻未必和其創意成正比,在會考放榜日,「檸檬茶」試題或再度引起爭議。
引致「檸檬茶」試題受爭議的原因,歸根究柢,是香港的考試制度沒有競爭,遭到考評局壟斷。除非家長有錢得送子女出國留學,否則也會無可避免地面對會考制度。
政府人為地壟斷了考試制度,得出來的結果,便是學生無法選擇一個真正能反映自己實力的考核機制。試題出「檸檬茶」也好,出「廿四味」也好,在可以選擇考試機制的情況下,考生自然會選擇一個較能反映自己實力的考試。
在有競爭的考試制度下,「非典型」試題可以是賣點,發還試卷副本也可以是賣點,但更重要的是學生有選擇,在競爭之下,考試機構為了提高自己考試的認受性,便會有更大的原動力去改善。大學也有更多途徑去甄別人才,令到不適應香港會考制度的同學,也可藉其他考試考入大學。
考試考些甚麼,很大程度取決於課程及教學方法,政府壟斷了課程及教育方法,令絕大部份學生無可選擇地要考同一個會考。不適合此一制度的學生,除非家境富裕得可讀國際學校或出國留學,否則只能在此會考制度下成為犧牲品。
日後再有甚麼教育改革,開放考試制度會是當中重要的一環。

高明輝

張柏芝 陽光檸檬茶廣告

全民潮寫檸檬茶(initiated by尹思哲兄):

案內人隨筆

金手指

追渣沽

馬沙筆記

薯淘同雞

腦花花(內有過百篇A級範文)

新春秋

蘋果批做法

由於過去有太多網友search「蘋果批做法」,不幸地入咗黎蘋果裡的蘋果批,為咗令到本blog更加user-friendly,特此轉貼一條蘋果批嘅烹調法,以供網友參考。

source: http://leilako.com/recipes/western/10282001_1.html

a 雙層派皮材料:
b 麵粉 2 杯
c 白油 crisco shortenning 3/4 杯
d 鹽 1 茶匙
e 冰水 5-7 湯匙

派皮做法:
1. 除了冰水之外.混合其他材料.
2. 一點點.一點點的加入冰水.形成一個麵團.(不一定要加入全部的水)
3. 將做好的麵團對半切.分成兩個.桿平. 先將一層鋪在派盤中. (用叉子戳幾個洞). 另一層備用

內餡材料:
a 蘋果丁 4-5杯(蘋果去皮切丁)
b 赤砂糖 6 盎司
c 葡萄乾 1/2杯
d 肉桂粉 1小匙(teaspoon)
e 荳蔻粉nutmeg 1/2小匙 (荳蔻磨粉)
f 中筋麵粉 5大匙tablespoon
g 碎檸檬皮 1/2顆的檸檬皮份量
h 檸檬汁 1/2小匙
i 香草精 1/4小匙

蘋果派做法:
1. 烤箱預熱350度f 或175度c.
2. 取一只大碗混合派餡所有材料. 將材料放入鋪好第一層派皮的派盤中. 蓋上第二層派皮. 將多餘的邊切掉. 將邊緣捏緊再捏花. 用叉子或刀在表面戳幾個洞或3-4道切口(讓蒸氣散出). 表面刷上蛋汁.(亦可再撒上一些砂糖)
3. 350度烤45-60分鐘(自行判斷). (表面上色後可蓋鋁紙防焦)

Please enjoy~

應科院 有壓力 未解決

應科院風波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日立法會帳目委員會再次向應科院發炮,指其冗員氾濫,行政成本高昂。應科院一方面同意精簡架構,另一方面卻計 劃增設營運總監一職,負責執行有關工作。如此奇聞,不下於早前該院用公帑請風水師指點迷津。不是嗎?講到明是精簡架構,當然要裁減冗員,節省開支。應科院 卻反其道而行,竟然厚顏無恥提出要加碼請人,這到底是甚麼道理?

可以想像,增設營運總監只是一個開始,之後陸續有來,聘請秘書助手司機跟班「助其一臂之力」是遲早的事,而按照政府「慣例」,也是合情合理合乎邏 輯。只怕個個都要錢,小數怕長計,這又何來精簡架構?精簡不成,反而比以前更為臃腫,豈不是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你說冤枉不冤枉?

況且,應科院已有一個行政總裁、四個副總裁、一個總監及兩個副總監,人手可謂十分充裕,精簡架構這個新任務,大可以由他們來兼任,用不著請新人,否則難以服眾。如此簡單的道理,應科院就是不明白,還要架床疊屋,明顯沒有從錯誤中吸取教訓,實在令人失望。

從應科院風波可見,要官僚瘦身,有如緣木求魚,徒屬枉然。無辦法,官僚使的是公帑,不是私己錢,有理無理都請一大班人回來,寧願平時投聞置散,總好 過忙起來時自己應付不來。美其名為「養兵千日用在一朝」,實情係慷納稅人之慨方便自己。身為納稅人的你,又怎會不看到「眼火爆」!

話又說回來,就算應科院瘦身成功,將行政成本縮減至兩成,也不代表該院可以「大步檻過」。事實上,《蘋果批》以至普羅大眾最關注的,是應科院的前 途,即政府應否繼續供養這隻「大白象」。沒錯,搞科研不是一朝一夕,要經過千錘百煉方有成果,這一點大家明白。問題是,香港究竟有無條件學人玩高科技?

外國當然有類似應科院的科研機構,當中不少也是靠政府資助度日,遠的不說,大陸、台灣、南韓等都是現成例子。只是人家有工業、有國防,高科技不愁無出路。但香港兩樣都無,加上成本高昂,先天不足後天不良,實在不宜有樣學樣。

既然在香港搞高科技沒有市場,退而求其次,只好搞低科技充撐場面,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翻查紀錄,應科院少數稍見成果的「科研項目」,其中竟包括一套「英語學習軟件」,擺明車馬跟靈格風爭生意,真係搞笑。

特區政府若想表現強政勵治,就應該認真檢討以前「建華之亂」遺留下來的好大喜功政策,戒除「人有我有」的心態,做事最緊要腳踏實地,甚麼「乜港物 港」,還是少講為妙。不然的話,今日就算走了一個楊日昌,他朝還有千千萬萬個楊日昌,借用巴士阿叔的名言,是「有壓力,未解決」,大家等著瞧吧!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4月28日號 A16版蘋果批專欄

從 旅 發 局 到 電 影 基 金

應 用 科 技 學 院 資 源 遭 到 濫 用 ,最 終 只 撤 換 了 行 政 總 裁 , 再 加 上 一 點 點 所 謂 的 「 改 善 措 施 」 了 事 , 沒 有 從 根 本 地 檢討 這 每 年 虧 損 的 應 科 院 應 否 繼 續 存 在 。 差 不 多 同 一 時 間 , 旅 遊 發 展 局 發 表 年 報 , 揭露 前 總 幹 事 臧 明 華 在 早 年 旅 發 局 虧 損 的 時 候 , 仍 得 到 董 事 局 發 放 七 十 萬 「 表 現 良 好」 的 浮 薪 , 薪 酬 跟 表 現 明 顯 脫 。
政 府 資 助 一 個 又 一 個 的 機 構 , 去 推 動 香 港 的 科 技 和 旅 遊 業 , 最 終 成 效 無 法 衡 量 , 更 造 就 了 多 個 濫 用 公 帑 的 機 會 。
政 府 多 年 來 「 充 闊 佬 」 , 付 出 了 天 文 數 字 的 代 價 , 官 僚 們 卻 沒 有 從 中 吸 取 訓 , 反 而 繼 續 資 助 個 別 行 業 , 例 如 成 立 電 影 發 展 局 和 撥 款 三 億 元 作 電 影 發 展 基 金 , 重 蹈 應 科 院 和 旅 發 局 的 覆 轍 , 讓 少 數 人 有 機 會 從 中 漁 利 。
要求 政 府 介 入 電 影 業 的 人 , 其 最 大 理 由 是 「 中 小 型 電 影 缺 乏 資 金 」 , 所 以 政 府 有 責 任出 錢 , 以 扶 助 中 小 型 電 影 云 云 。 先 別 管 政 府 把 從 市 民 徵 收 的 稅 款 用 來 資 助 電 影 業 是否 不 道 德 , 按 照 他 們 的 邏 輯 , 中 小 型 電 影 缺 乏 的 只 是 資 金 , 而 不 是 觀 眾 , 只 要 政 府成 立 一 個 風 險 基 金 ( Venture Capital ) , 中 小 型 電 影 開 戲 上 映 後 , 便 有 利 可 圖 。
若 然 電 影 業 界 真 心 相 信 , 中 小 型 製 作 的 電 影 不 乏 觀 眾 , 只 欠 開 戲 的 資 金 , 他 們有 沒 有 膽 量 向 政 府 建 議 , 電 發 局 只 是 短 期 協 助 電 影 業 , 電 影 基 金 也 要 如 私 人 的 風 險基 金 一 樣 運 作 , 必 須 要 為 管 理 層 訂 下 盈 利 目 標 , 達 不 到 標 的 , 管 理 層 便 要 引 咎 辭 職; 而 電 發 局 最 終 會 和 政 府 斷 絕 「 奶 水 關 係 」 , 不 會 再 接 受 政 府 資 助 , 成 為 一 個 私 營的 機 構 。
可 是 , 政 府 成 立 的 基 金 , 始 終 和 私 人 的 基 金 有 別 。 私 人 的 風 險 基 金, 投 資 高 風 險 項 目 , 雖 然 未 必 會 訂 下 每 年 必 賺 的 目 標 , 但 連 年 蝕 本 , 管 理 層 也 難 以向 股 東 交 代 。 但 資 助 電 影 的 機 構 , 其 實 都 是 用 納 稅 人 的 錢 來 成 立 的 , 市 民 才 是 股 東, 政 府 隔 在 中 間 , 以 致 市 民 不 能 直 接 監 察 電 發 局 如 何 運 作 。
正 由 於 出 錢 的 市民 無 法 直 接 監 察 , 電 發 局 成 員 的 薪 酬 , 不 會 按 照 表 現 來 衡 量 。 即 使 如 上 述 所 言 , 為電 影 基 金 訂 下 盈 利 目 標 , 管 理 層 仍 可 擺 明 車 馬 等 出 糧 , 一 早 自 行 加 薪 , 到 不 達 標 而被 裁 撤 時 , 也 得 到 了 巨 額 的 薪 酬 , 情 況 一 如 旅 發 局 的 臧 明 華 或 應 科 院 的 楊 日 昌 , 損失 的 只 會 是 付 錢 的 市 民 。
回 到 最 基 本 的 問 題 , 是 中 小 型 電 影 為 何 缺 乏 資 金 ?要 是 該 等 電 影 有 利 可 圖 , 或 可 博 取 知 名 度 等 金 錢 以 外 的 利 益 , 有 自 信 的 電 影 人 當 可籌 到 錢 來 開 拍 。 要 電 影 業 健 康 發 展 , 只 能 靠 拍 出 好 的 電 影 , 吸 引 市 民 購 票 入 場 , 以高 票 房 來 獎 勵 出 色 的 電 影 從 業 員 。 利 用 政 府 公 帑 來 資 助 電 影 業 , 說 穿 了 是 部 份 電 影業 人 士 對 自 己 的 電 影 沒 有 信 心 , 惟 有 慷 納 稅 人 之 慨 去 穩 住 自 己 的 收 入 。
從 數碼 港 、 科 學 園 到 今 天 的 應 科 院 和 旅 發 局 , 所 浪 費 的 已 經 是 天 文 數 字 , 而 且 爆 出 醜 聞後 此 等 機 構 仍 會 繼 續 存 在 , 繼 續 浪 費 社 會 資 源 。 舊 患 未 除 , 政 府 仍 要 再 添 電 發 局 新腫 瘤 , 真 的 希 望 政 府 決 策 官 員 能 到 喜 靈 洲 一 趟 , 徹 底 戒 除 這 資 助 毒 癮 。

是 時 候 戒 掉 「 資 助 癮 」 了

應 科 院 前 行 政 總 裁 楊 日 昌 利 用公 帑 「 睇 風 水 」 , 未 能 透 過 風 水 陣 勢 助 其 升 官 發 財 之 餘 , 更 因 為 此 風 水 費 用 而 令 其辭 職 收 場 。 這 一 筆 風 水 費 用 , 對 楊 先 生 來 說 , 「 回 報 率 」 可 說 是 差 強 人 意 。
不過 , 「 回 報 率 」 差 強 人 意 的 , 不 光 是 「 睇 風 水 」 , 以 應 科 院 本 身 的 回 報 率 來 看 , 要不 是 政 府 慷 納 稅 人 之 慨 , 早 就 已 關 門 了 。 七 年 來 應 科 院 得 到 八 億 五 千 萬 的 資 金 , 當中 近 一 半 被 用 作 行 政 費 用 。 其 中 最 過 份 的 , 不 僅 是 自 ○ 二 年 起 累 積 下 來 的 十 八 萬 元風 水 使 費 , 其 應 酬 開 支 在 05/06 年 度 更 大 幅 飆 升 至 二 十 七 萬 , 比 04/05 年 度 多 140% 。
而 且 應 科 院 七 年 來 「 推 動 」 的 三 十 七 個 科 技 項 目 , 總 收 入 只 有 一 億 四千 萬 , 開 支 卻 達 三 億 多 , 不 計 「 睇 風 水 」 等 「 行 政 開 支 」 , 光 看 科 技 的 表 現 , 已 經不 及 格 。
可 是 類 似 的 情 況 , 亦 正 好 發 生 在 另 一 科 技 資 助 架 構 ─ ─ 創 新 科 技 署轄 下 的 創 新 科 技 基 金 之 上 , 該 基 金 自 九 九 年 成 立 至 今 約 八 年 , 除 了 第 一 年 有 八 百 萬盈 利 之 外 , 之 後 差 不 多 每 年 都 虧 蝕 上 千 萬 元 。
可 能 有 人 說 , 科 技 不 可 以 用 即時 的 收 入 來 衡 量 。 九 六 年 史 丹 福 大 學 有 兩 位 博 士 生 開 始 了 一 個 「 大 學 研 究 項 目 」 ,研 究 互 聯 網 的 搜 尋 器 , 名 叫 BackRub , 亦 即 後 來 的 Google 。
兩 位 創 辦 人 在 九 八 年 問 朋 友 、 親 人 以 及 有 份 創 辦 太 陽 電 子 公 司 ( Sun Microsystems ) 的 安 . 貝 希 托 爾 斯 海 姆 ( Andy Bechtolsheim ) 籌 錢 , 籌 得 一 百 一 十 萬 美 元 ( 約 港 幣 八百 五 十 萬 ) 。 由 計 劃 至 今 僅 十 餘 年 , Google 已 經 是 一 家 市 值 一 千 四 百 八 十 億 美 元( 約 港 幣 一 萬 一 千 五 百 多 億 元 ) 的 上 市 公 司 。
即 便 說 應 科 院 或 創 新 科 技 基 金的 表 現 不 可 能 如 Google 一 樣 , 但 至 今 也 成 立 了 七 至 八 年 , 起 碼 也 應 有 盈 富 基 金 的回 報 率 , 才 僅 僅 算 是 「 做 好 呢 份 工 」 。 可 是 這 一 類 政 府 資 助 的 科 技 基 金 長 年 虧 損 ,說 甚 麼 「 科 技 發 展 要 看 長 遠 」 之 類 的 空 話 , 不 過 是 自 欺 欺 人 , 更 會 被 用 作 欺 騙 公 帑的 理 由 。
科 技 官 僚 為 了 繼 續 存 在 , 會 說 他 們 雖 然 虧 本 , 但 所 花 的 錢 , 用 來 「 培 訓 人 才 」 , 令 年 輕 的 科 技 人 才 得 到 經 驗 云 云 。
這 比 浪 費 公 帑 的 後 果 更 嚴 重 , 一 來 年 輕 人 眼 見 政 府 大 搞 科 技 , 不 知 就 , 入 錯 行 的 機 會 大 了 ; 二 來 受 資 助 的 準 則 所 限 , 年 輕 人 將 心 思 花 在 如 何 通 過 評 核 準則 之 上 , 日 子 久 了 , 慣 了 符 合 官 僚 的 喜 好 , 卻 沒 有 好 好 訓 練 本 來 的 創 意 , 埋 沒 了 天份 , 也 沒 學 到 其 他 維 生 技 能 , 周 而 復 始 , 惟 有 繼 續 依 賴 申 請 基 金 過 活 。
回 歸以 來 , 政 府 染 上 「 科 技 癮 」 , 以 為 只 要 政 府 出 錢 , 香 港 的 科 技 便 可 以 及 得 上 外 國 。九 七 年 的 施 政 報 告 開 宗 明 義 表 示 要 「 使 香 港 成 為 華 南 和 整 個 亞 太 區 的 產 品 發 明 中 心」 , 到 今 天 只 見 到 「 香 港 成 為 亞 洲 的 官 僚 浪 費 中 心 」 , 以 「 高 科 技 」 掛 帥 的 官 僚 林立 。
遺 憾 的 是 本 地 的 政 黨 智 庫 沒 有 從 浪 費 公 帑 中 得 到 訓 , 反 而 無 時 無 刻 都 要 求 政 府 在 科 技 上 「 做 點 事 」 。 從 數 碼 港 、 科 學 園 、 創 新 科 技署 , 到 今 日 的 應 科 院 , 成 就 無 法 量 度 , 市 民 看 見 的 只 是 一 個 又 一 個 浪 費 公 帑 的 大 白象 。
政 府 是 時 候 藉 應 科 院 爆 醜 聞 , 狠 下 心 腸 , 把 這 一 鋪 「 資 助 癮 」 戒 掉 了 。

羅 太 言 論 令 人 震 驚

院 金 枝 慾 孽 案 繼 續 連 載 , 羅 太 早 前 被 踢 爆 指 老 師 「 stupid 」 , 有 人 震 驚 。 令 人 震 驚 的 , 是 這 樣 的 言 論 竟 也 會 令 人 震 驚 。
有人 震 驚 , 原 因 之 一 , 可 能 是 想 不 到 羅 太 會 如 此 坦 白 。 但 其 實 不 值 得 大 驚 小 怪 。 一 來, 這 番 話 是 私 底 下 說 的 , 正 如 公 司 管 理 層 , 對 旗 下 經 理 呻 「 呢 個 部 門 全 部 都 係 廢 物」 一 樣 , 好 正 常 , 且 不 說 是 否 有 理 , 坦 誠 指 出 問 題 , 是 職 責 所 在 。
二 來 , 羅 太 就 算 在 公 眾 場 合 , 都 是 出 名 的 直 腸 直 肚 , 全 香 港 都 知 , 私 底 下 一 句 小 小 「 stupid 」 就 嚇 怕 , 是 自 己 的 問 題 , 如 此 脫 節 , 該 好 好 檢 討 。
震 驚 , 也 可 能 是 驚 訝 羅 太 對 老 師 的 評 價 這 麼 低 。 但 倒 過 來 看 , 羅 太 身 為 出 掌 育 的 高 官 , 又 怎 會 不 知 道 自 己 營 運 的 育 制 度 , 會 跑 出 甚 麼 後 果 來 ?
不 是 秘 密 。 老 師 的 薪 酬 , 主 要 是 按 年 資 而 非 表 現 釐 定 。 凡 以 年 資 作 標 準 的 遊 戲 , 水 準 不 會 高 得 哪 去 。 很 簡 單 , 原 本 有 意 入 行 的 , 眼 見 新 入 職 工 資 一 律 相 對 低 , 索 性 不 入 行 。 剛 入 行 不 久 而 又 幹 得 不 錯 的 , 眼 見 員 室 一 大 堆 到 「 滑 了 牙 」 的 高 年 資 瘀 血 收 入 更 高 , 心 灰 意 懶 , 不 如 另 謀 高 就 好 了 。
因 此 大 家 會 發 現 , 身 邊 有 朋 友 想 書 , 但 不 願 入 行 。 得 好 的 , 通 常 走 得 最 快 , 去 補 習 , 去 做 科 書 的 , 大 不 乏 人 。 當 然 , 不 是 說 沒 有 好 老 師 , 自 己 就 遇 過 幾 位 , 好 生 感 激 。 而 是說 , 這 樣 的 薪 酬 制 度 , 有 能 力 的 被 打 擊 , 表 現 差 的 卻 鼓 勵 留 低 。 原 本 的 好 老 師 , 不只 此 數 。
既 然 如 此 , 為 甚 麼 要 用 上 如 此 差 勁 方 法 ?
很 簡 單 。 換 轉 是 你 ,這 麼 多 學 校 , 這 麼 多 老 師 全 歸 你 管 , 一 是 每 人 按 表 現 評 估 , 一 是 一 刀 切 跟 年 資 算 ,要 是 不 需 向 家 長 學 生 負 責 , 你 會 怎 麼 選 ? 明 顯 是 後 者 吸 引 得 多 了 。
當 然 , 一 日 育 制 度 要 方 便 官 僚 , 一 日 孩 子 都 不 會 得 到 良 好 育 。

有 朋 友 曾 經 在 院 英 文 系 辦 事 。 有 一 次 , 授 要 搞 個 額 外 課 程 , 替 英 文 程 度 較 弱 但 又 準 備 英 文 的 準 老 師 惡 補 基 準 試 。 朋 友 負 責 在 檔 案 , 找 出 公 開 試 英 文 只 得 D 或 E 級 的 準 老 師 , 發 現 比 例 高 至 嚇 人 , 令 這 位 朋 友 誓 言 不 會 送 子 女 入 讀 官 管 學 校 。
羅 太 大 概 是 想 做 點 甚 麼 。 一 個 明 顯 的 方 法 , 是 開 放 育 , 只 貼 不 管 , 信 任 家 長 的 選 擇 , 老 師 水 平 自 然 提 升 , 信 任 老 師 的 選 擇 , 則 學 更 如 魚 得 水 。 但 高 官 就 是 死 命 抓 住 , 請 人 不 放 , 課 程 不 放 , 苦 笑 指 數 之 高 , 有 如 你 老 竇 買 了 新 電 視 機 , 拿 遙 控 舞 了 半 天 也 弄 不 來 , 還 邊 批 評 邊 堅 持 說 「 得 得 得 得 等 我 再 試 多 幾 」 。 改 多 年 , 結 果 加 大 了 對 老 師 的 約 束 , 連 本 來 得 好 的 老 師 , 也 叫 苦 連 天 , 發 揮 不 來 。
當 年 度 重 頭 戲 魔 警 案 也 播 完 , 換 上 台 慶 千 億 爭 產 劇 之 時 , 院 金 枝 慾 孽 卻 沒 完 沒 了 , 死 拖 爛 拖 。 這 類 宮 廷 式 鬼 打 鬼 內 鬥 , 無 論 結 局 如 何 , 誰 勝誰 負 , 全 港 學 生 也 不 會 有 絲 毫 好 處 。 學 術 自 由 ? 在 一 個 家 長 不 准 選 學 校 、 學 生 不 准選 科 目 、 老 師 不 准 選 材 的 環 境 , 有 關 係 嗎 ?
唔 好 玩 啦 。

法國要的是自由

法 國 總 統 大 選 , 第 一 輪 投 票 過後 , 右 翼 的 薩 爾 科 齊 得 31% 選 票 , 暫 時 領 先 於 得 26% 選 票 的 左 翼 候 選 人 羅 亞 爾 , 最後 誰 能 成 為 法 國 下 一 任 總 統 , 則 視 乎 下 月 的 第 二 輪 投 票 。
今次 法 國 大 選 最 令 人 關 注 的 , 不 一 定 是 下 任 總 統 會 是 左 傾 還 是 右 傾 , 更 重 要 的 是 , 選舉 投 票 率 高 達 84.6% , 是 法 國 四 十 年 來 最 高 的 , 有 去 投 票 的 法 國 人 均 表 示 , 他 們 希望 改 變 。
法 國 的 失 業 率 達 9% , 當 中 來 自 北 非 和 土 耳 其 的 伊 斯 蘭 少 數 族 裔 失 業率 高 達 22% ; 法 國 的 伊 斯 蘭 人 口 超 過 一 半 有 案 底 , 所 以 不 難 想 像 , 05 年 法 國 青 年在 街 頭 暴 動 , 少 數 族 裔 一 呼 百 應 上 街 。 引 致 暴 動 的 原 因 , 是 不 是 政 府 提 供 的 社 會 福利 不 足 , 未 能 夠 「 保 障 」 他 們 就 業 , 繼 而 令 他 們 將 不 滿 的 情 緒 訴 諸 暴 力 ?
不。 法 國 的 法 定 工 資 為 每 月 1,254.28 歐 元 ( 約 13,290 港 元 ) , 以 每 星 期 三 十 五 小 時的 法 定 工 時 計 算 , 時 薪 差 不 多 有 九 十 港 元 ; 而 且 二 十 六 歲 以 下 工 人 有 法 定 的 「 免 炒金 牌 」 。 法 國 的 工 人 福 利 是 相 當 「 先 進 」 的 。
值 得 一 提 的 是 法 國 政 府 一 度 希望 放 寬 「 免 炒 金 牌 」 , 理 由 是 僱 主 有 權 炒 人 , 以 便 請 人 時 不 必 諸 多 考 慮 。 在 層 層 的勞 工 「 保 障 」 之 下 , 較 有 條 件 的 大 學 生 佔 優 , 比 起 沒 有 「 沙 紙 」 的 人 士 更 易 受 聘 而不 用 擔 心 被 解 僱 , 成 為 制 度 下 的 既 得 利 益 者 , 所 以 06 年 年 初 有 大 批 大 學 生 上 街 反對 取 消 「 免 炒 金 牌 」 , 在 群 眾 壓 力 下 , 總 統 希 拉 克 只 好 宣 布 撤 銷 放 寬 「 免 炒 金 牌 」的 議 案 。
可 受 苦 的 卻 是 新 移 民 , 新 移 民 不 可 以 透 過 調 低 工 資 或 加 班 工 作 來 提 升 自 己 的 競 爭 力 , 離 開 勞 動 市 場 越 久 , 越 難 再 次 入 職 , 更 遑 論 要 融 入 社 會 。
不過 , 左 翼 社 會 黨 的 候 選 人 羅 亞 爾 的 主 張 , 未 有 針 對 問 題 , 更 開 出 漂 亮 的 空 頭 支 票 ,表 示 會 增 加 最 低 工 資 至 每 月 1,500 歐 元 等 勞 工 福 利 , 沒 錯 是 保 障 了 工 資 , 卻 保 不 了飯 碗 , 變 相 令 新 移 民 更 難 入 行 , 扼 殺 了 他 們 自 訂 薪 金 的 自 由 。
另 一 候 選 人 薩爾 科 齊 對 少 數 族 裔 更 強 硬 , 他 就 任 內 政 大 臣 時 , 直 指 上 街 暴 動 的 少 數 族 裔 為 「 人 渣」 ( scum ) , 但 他 們 上 街 的 原 因 , 卻 正 是 政 府 的 勞 工 政 策 令 他 們 被 邊 緣 化 , 無 法獲 得 聘 用 , 失 去 尊 嚴 , 最 後 將 反 社 會 的 情 緒 演 化 為 暴 力 示 威 。 這 一 種 高 高 在 上 、 不探 究 問 題 根 本 的 心 態 , 又 是 否 符 合 法 國 人 追 求 「 平 等 」 的 國 情 ?
1886 年 , 法國 政 府 贈 送 自 由 神 像 予 美 國 , 象 徵 美 國 歡 迎 所 有 來 者 、 新 移 民 。 現 時 法 國 在 各 種 勞工 法 , 以 至 官 僚 的 態 度 上 , 顯 得 處 處 對 新 移 民 毫 不 客 氣 , 甚 至 諸 多 阻 撓 他 們 融 入 法國 主 流 社 會 , 完 全 違 反 了 當 年 送 贈 自 由 神 像 所 帶 出 的 意 義 。
如 今 看 來 , 法 國 似 乎 比 美 國 更 需 要 自 由 神 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