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法》敵不過科技洪流

最近有網友於香港著名的高登討論區發起「反《網上侵權》惡法遊行」,希望把網友從虛擬世界的不滿聲音,帶到街頭,藉此引起社會關注。
反對訂立網上侵權法,未必如網友所言:「惡法通過後要同BT講bye-bye」,一來有可能侵犯了他人的版權,二來網上世界有YouTube和LiveLeak等影片發布網站,是不是仍有很大需要將整個檔案儲存於自己的電腦中,實在令人疑惑。
更重要的問題是,消費者買下影碟,再透過網上科技分享,又和買DVD後借給親友傳閱有何分別呢?若然可以私家傳閱DVD,那為甚麼利用新科技,和網友分享自己喜愛的影碟,要面臨牢獄之災?
可能有業界人士表示,過去的電影或唱片,在碟片上已經印有「禁止任何形式的發布,包括租賃、借閱」之類的警告字眼,發行商其實有權控告借影碟予親友的人士。如此說法,則要支持網上侵權法的人士解釋,為何過去一直沒有要求「借碟刑事化」,對一直存在的借碟「侵權」行為無動於衷,而只針對新科技。
所謂的創意工業,並不限於電影或唱片,誰敢說螺絲批的製造商沒有創意?不同大小形狀,以至為免用家手掌起繭而設計周全的螺絲批,也很有創意。買一把螺絲批,再借予他人使用,其實和買一張唱片借給他人收聽沒有分別。為何法例只偏袒電影或唱片業,對其他商品毫無「版權」保障?
更甚的是,一旦將之刑事化,原先的民事訴訟費用,全皆轉嫁納稅人,連聘請私家偵探調查下載活動的錢也可節省,業界人士從中大吃免費午餐,所以不難想像為何他們會如此支持訂立網上侵權法。
自從上網下載歌曲的潮流興起後,歌手們的收入來源起了很大變化。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及公共事務教授AlanKrueger曾做過一個關於流行歌曲的研究(Rockonomics:TheEconomicsOfPopularMusic,03/2005)。文中指出自從Napster*等下載工具出現後,歌手的收入出現兩極化,受歡迎的歌手因為互聯網而增加其曝光率,憑其叫座力,開演唱會增加收入;沒有實力開演唱會的歌手,收入自然大減。另一方面消費者能從不同渠道得到歌手的作品,比傳統的CD更加方便快捷,可以說歌手和消費者在新科技下同時得益。
可是,發行商卻因互聯網的歌曲分享而蒙受損失,原因是CD的銷售量受損,而歌手的議價能力因歌迷數量增加而提高,變相令發行商控制歌手的權力和演唱會分賬減少,又不能透過「封殺」來駕馭當紅的明星,因為歌曲在網上的傳播根本無從堵截。情況一如Krueger所言,解釋了為何發行商對新科技有強烈的反應。
新科技除了可讓消費者更快捷、更方便地得到想要的產品,也令真正有實力的藝人更易「上位」,不致因為大公司的打壓而埋沒天份,情況就如英國網上歌手KateWalsh,透過MySpace及iTune等網站發布其新歌而走紅,最後自組唱片公司BlueberryPie,不用投靠大型唱片公司。香港發行商要支持的,恐怕不是網上侵權法,而是控制歌手法。

*Napster是一套軟件下載程式,比WinMX更早出現,於01年因被美國唱片業公會(RIAA)控告而停止使用。

高明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