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 用 公 帑 不 只 在 風 水

女富豪過身,遺下的資產隨時由一名風水師陳振聰(TonyChan)承繼;差不多同一時間,政府的應用科技研究院被發現花費十八萬元來聘用風水師,為此「科學」院社的新地址提供「玄學」意見。
富商、官僚和科學家都聘用風水師,眼見風水行業的前景如此理想,香港的大學不知會否有感於回歸十年,中國人當家作主,將風水列入大學課程之中,成為另類但受重視的「文化研究」?
但香港大部份的大學,終究是受納稅人的錢資助,若然傳出有大學打算開辦「風水學學位課程」,必定會引起不少爭議,例如堪輿學不是科學,風水的變化不能如其他科學般在實驗室中驗證,充其量也只可視風水學為技能科目,畢業後可以收取高昂的風水顧問費用。
再「深層次」一點,會引起何謂大學的討論,表示大學最初存在的功能,是用來培訓政治人物,透過傳授知識,令其明瞭世事,發展其德行品格以從政,職業培訓究竟算不算大學科目云云。
由私營大學來開辦堪輿學學位,則完全沒有問題。若然開辦後發現該課程影響大學本身的學術地位,大學自自然然會把它關閉,不會引起大爭議。可是香港的大學是受政府資助的,從開辦到經營甚至乎關閉,都會引起極大爭議。
同樣情況發生在應用科技學院身上。華懋是個私人集團,賺回來的錢用來請風水師或麥堅時(Mckinsey)作顧問,根本沒有人會理會。但問題是,應用科技學院是一個政府資助的機構,使用納稅人的錢較為敏感,不能如富商般隨心所欲。
再說,政府已經設立了多個所謂「科技」的機構,當中是否有重之處?例如科學園和數碼港都負責資訊科技,為了令其職能不致重複,數碼港主要做的便是有關娛樂的資訊科技。而科學園轄下的創新中心(InnoCentre),又和科學園本身重,所以創新中心又變為主管設計的範疇。
應科院的角色更含糊,從其網頁所寫的使命如「培養科技人才」或「進行高質素的研發工作」,所指的根本與科學園和數碼港等機構相差無幾。政府硬要將這些機構的職能分開,只會造就更多濫用公帑的機會。
審計署應該審查的,不僅是楊日昌總裁胡亂花費公帑,更應做的,是檢討這些所謂「科學官僚機構」的效率。耗資一百五十八億港元的數碼港,出租率僅百分之七十四已經要大事慶祝,不要忘記,國金長年出租率逾九成,但租金卻貴數碼港七成以上,足見這些「科技官僚」的成本效益叫人質疑。
政府每一次製造這一類官僚機構,都沒有辦法監管,所有濫用公帑的醜聞都要在事件發生之後,才被傳媒或審計署揭發。在其效率和成本脫的情況下,更應檢討他們是否仍有存在價值,效率低的,應早日關門大吉,以免再浪費公帑。
辭退楊日昌,到公眾不再關注應科院時,接替楊日昌的仍然會是公帑大花筒。為免納稅人的荷包受損,這一類科技大白象應逐步拆除,才是根治濫用公帑的解決方法。

高明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