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7

寧 要 多 元 聲   不 要 明 光 社

在十五世紀時,曾任西班牙宗教裁判所第一任總裁判官托爾克馬達(TomasdeTorquemada),畢生都在淨化西班牙,殘害抗拒服從的人士。

他最「偉大」的發明,莫過於一台用來折磨異己者的刑具(見圖)。行刑的方法是,將被虐者的手腳捆綁上,然後透過轉矩產生的力量,將其身體扯開,情況就如早年的「助長器」一樣,把人「拉高」。不同的是,刑具會一直運作,直至被虐者的骨骼折斷為止。自此,所有「轉矩」的機器,都以他為名,稱作Torque。

當時的宗教裁判所不能容忍異己的人士,令猶太人、基督徒,以及所有反對宗教裁判所的人,都成為宗教裁判所「高度關注」的對象,總言之,當時和宗教裁判所意見不同的人士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屈從,另一條路是逃離西班牙。值得一提的是,處事手法兇殘的托爾克馬達被同樣激進的人士稱為「西班牙的明光」(The light of Spain)。讀者可能留意得到,雖然手法不同,但在名稱和打壓主流價值上,托爾克馬達與香港的明光社有相似的地方。

香港的淫審處及廣管局等機構,制度本身已有問題,權力過大,主觀主導,遭到明光社這一類機構騎劫。一批自稱道德的人士,把持政府機器,最危險的地方,是政府有強迫的能力,將其個人的道德觀,強加諸其他人身上。當所謂「真理」加上權力,便會產生出如托爾克馬達般的宗教狂熱者,迫害異見分子,使他們生活在惶恐之中。

試想,若明光社操控中大的管理層,發表《學生報》的學生會有甚麼後果?學生「死性不改」,繼續推出不合其「道德標準」的情色版,自然會被開除學籍。更甚的是,政府高層一旦被明光社騎劫,所有想帶出不同聲音,或帶動社會進步、懂得批判現狀的人,都會被明光社打壓,除了忍氣吞聲、屈從單一價值觀之外,可以做的,便只有離開香港。請問這又是否香港人所樂意見到的單元社會?

而且,明光社開設的人權育課程,得到政府資助,其他不同價值觀的團體申請,卻又不得要領。《蘋果批》認為,若然明光社可以以育為名開辦人權課程而得到資助,則其他有不同聲音的團體如同性戀或性工作者團體,亦應得到資助。否則,政府繼續選擇性的資助明光社,不但會令其他價值觀的聲音收窄,「破壞來之不易的和諧」,年輕的下一代,縱有獨立思考,亦只會被迫離開香港。

淫審處、廣管局這一類地雷,是時候拆除,以免明光社這一類耶塔利班有機可乘,危害香港的下一代。

高明輝

問 題 不 在 加 人 工

荷包腫脹,花錢時自然會較為手鬆,在這一點上,市民如是,政府也如是。唯一不同的是,普通市民每一分錢都來之不易,今天多花了,明天可能要努力一點,賺回多花的部份;但政府手鬆花錢,要努力賺回多花去的,卻不是政府本身,而是市民,所以不難解釋政府經常胡亂花錢。
眼見市道好轉,加上政府上年度有五百多億盈餘,政府希望乘機為十六萬名公務員加薪。政府為公務員加薪的理由不外乎是吸引人才和激勵公務員團隊的士氣,為市民提供更有效率的服務。可是,現行的薪酬機制下,根本沒有為公務員提供誘因,去提升服務市民的質素。
根據政府日前公佈的薪酬趨勢調查,經調整後,建議公務員加薪的幅度約為百分之四至百分之五,原先的人工越高,加幅越高。這一個加薪方案,重點不在於「肥上瘦下」之類的爭議,問題是,公務員本身的薪酬水平,不按表現,而是按年資去計算,年資越久便越高人工。
按年資計算,入職時間較短的,不能藉提升表現來換取更高的人工;反而,在官僚系統之下,「不求有功」的平穩度過,累積足夠的年資,人工水平和加薪幅度也會有所增長。公務員縱使想「做好呢份工」,提升效率,也得不到應有的回報,在這一個機制之下,並不鼓勵公務員精益求精。
《蘋果批》認為,在公務員團隊之內,有不少人才,可是在人工跟表現脫的制度之下,根本不能鼓勵他們一展所長,讓香港市民得到更優質的服務。當然,《蘋果批》明白到政府的架構之內,不是所有的工作都可以用表現去衡量薪酬,但要做的是,盡辦法將可用表現衡量的工作,和公務員的薪酬分開計算,令其發揮得到應有的回報;而原有的公務員,也應用較能反映表現的加薪方法,取代如今近乎一刀切的加薪方案,以刺激公務員爭取表現。
其中一個例子便是師,早前師的起薪點上升,引來2000年後入職的師不滿,理由是,2000年入職的師人工較低,起薪點上升後,政府為了安撫當年入職的師,令他們的人工上調至今天的師起薪點,但他們不滿的是,累積了五、六年年資,薪酬竟和新入職的一樣。
問題是,若師的人工按表現計算,吸引到較多學生的師可以得到更多的收入,年資多寡根本不是問題,所謂的爭議根本不會存在。制度令老師更能發揮所長,最終得益的,自然是我們的下一代。甚至推行學券制等改革,盡量令公務員的薪酬民營化,由市場決定公務員的薪酬,解決按年資衡量薪酬帶來的問題。
《蘋果批》認為,政府建議為公務員加薪,重點不在於公務員應否加薪,有能力的公務員,絕對應該得到更佳的回報。重點是公務員的薪酬制度有問題,令公務員中的有能之士無從發揮,納稅人辛苦賺回來的公帑流失之餘,社會也浪費了人才,雙重損失。要讓市民相信,公務員加薪是物有所值的,先改革現行僵化的公務員薪酬制度吧!

高明輝

反對徵收膠袋稅

開徵膠袋稅,有人說,超市等零售商「免費」派發膠袋,令市民養成「濫用」膠袋的習慣,所以政府應該徵稅,以改變市民的習慣。
說膠袋是零售商「免費」送的,無疑是為零售商面上貼金。膠袋的費用,消費者在購物時已經一併付出,根本不是如該諮詢文件中所指的「免費」。就當平日被指為「無良」的超市,忽然大發慈悲,「免費」送袋,政府開口講環保,為何只針對膠袋,對其他同樣是「免費送出」的物品無動於衷?
既然支持論者認為但凡免費的物品便不環保,那港府在抽取膠袋稅的同時,亦應抽取「免費報紙稅」,因為「免費報紙」也和膠袋一樣,是送的,會遭到市民濫取,讀者必須為所取用的每份免費報紙繳付環保費。
此外,防止愛滋病或控制生育的組織,免費派發的安全套,也會遭到正值青春期的男生拿去當水袋般把玩。即使正常使用,安全套用一次便失去價值,比可以再用作垃圾袋的膠袋更不「環保」,按照凡免費必濫用的邏輯,膠袋稅理應貫徹始終,伸延到同樣是塑膠製造、一百年內不會被分解的免費安全套之上。
問題是,派發安全套的組織明知會有人浪費,也要免費派發,背後的意義自然是防止性病、控制生育。同一道理,購物所得的膠袋,助你無驚無險送貨回家之後,更可用作垃圾膠袋,雙重使用,總比另購垃圾袋更「環保」。試問又怎可以一口咬定,使用膠袋的人是「濫用」?除非有份支持的人士,富有得根本不須翻用膠袋為垃圾袋,則另作別論。
政府每次開徵新稅,身為市民,不一定逢稅必反,但要問的是背後的原因。政府聲稱原因是環保,卻只選擇性徵收膠袋稅,其他免費的物品,例如免費報紙或宣傳單張,則視而不見,又如何令市民相信,徵收膠袋稅是為了環保?
而且,最不環保的恐怕是政府本身,因教育政策計算錯誤而多建的學校,落成不久後遭到縮班殺校,又是哪門子的環保?姑且不說遠的,就當政府已洗心革面,徵膠袋稅,環保起來,卻又要浪費資源,興建起添馬艦的政府總部?
負責監察政府的立法會,當日「反環保」、支持興建添馬艦政府總部的議員,又有哪幾個今天會再虛偽地支持所謂環保的膠袋稅?不要傷腦筋,○八年選舉不投他們的票就成了。

免 費 報 紙 環 保 ?

派 傳 單 環 保 ?

派 免 費 安 全 套 環 保 ?

高明輝

伸延閱讀:

不義的膠袋稅

小 心 膠 袋 稅 弄 巧 反 拙

膠 袋 稅 令 我 O 嘴

為環保 齊反膠袋稅

福佳始終有你

福佳始終有你 http://plastichk.blogspot.com

 林忌兄好嘢!!!

白色朱古力

Jason Williams

聽 到 媽 媽 聲   23 立 法 你 至 驚

很多人說,○三年是香港政治的重要分水嶺,因為政府當年強推二十三條立法,喚醒了不少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一代,對政府的觸覺突然提升。
二十三條立法最弊之處,是條例含糊不清,市民不知何時會觸犯法例。白色恐怖,增加了政府的權力,法例也容易淪為當權者的工具,打壓異己。○三年五十萬人上街,雖將立法推倒,在任官員亦盡量避談二十三條,以免落得下台收場。但政府近來的表現,卻似仍然迷戀二十三條般的白色恐怖,透過廣管局和淫審署等機構,在傳統的傳媒及互聯網,炮製如《秋天的童話》、同志節目、超連結入罪以及《中大學生報》的情色版等,現代文字獄系列,以溫水煮蛙的手段扭曲港人的對政府箝制言論自由的戒心。
上述事件,重點不應放於道不道德之上,而是怎樣才算是犯法。那幾個詞語算是粗口?如何討論同性戀才不會受到「強烈勸喻」?哪些投訴才是惡作劇?在現行的機制之下,根本沒有說明,只由三兩個官僚主觀判決,造成灰色地帶,市民容易在不知情之下犯罪。面對條例不清所帶來的爭議,政府不但沒有意圖向市民解釋,減低市民的「不安」,反而更進一步,將含糊的法例由媒體帶到現實世界之中。
兩鐵合併,涉及九鐵和地鐵的附屬法例不互相脗合,需要統一。由於九鐵歷史較久,存在較舊且含糊條款,合併草案反其道而行,以寧枉勿縱的態度,將九鐵的過時法例照抄,當中最荒謬者,就是合併後,在地鐵範圍內講粗口可被判監六個月。
含糊的法例,不僅有機會成為當權者打壓言論的工具,更會遭到社會上的偽道德人士濫用,透過四出投訴、舉報等行為,提升自己的「正義形象」,搶佔道德高地,繼而博取政府的資助或提高政治知名度*,與此同時,卻成為政府箝制言論自由的棋子,政府毋須落實二十三條,也會收到和二十三條一般的效果。
特區近年接連出現有關箝制言論的趨勢,從《秋天的童話》,到超連結寃案,到地鐵粗口事件,希望只是純粹巧合,不是有人令二十三條不立而成法鋪路吧!

*最諷刺是,當年主力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的四十五條關注組,亦即今天的公民黨,其成員譚香文,竟然代政府充當起「道德」警察,執行起箝制言論自由的法例,今年二月在地鐵舉報講粗口的青年,實踐二十三條之下白色恐怖的精神。

公 民 黨 反 對 二 十 三 條 , 但 譚 香 文 卻 帶 頭 箝 制 言 論 , 死 未 !

高明輝

立法禁不了垃圾訊息

刪除垃圾電郵,幾乎是所有使用電子郵件人士每天的指定動作,垃圾電郵本身不算太煩擾,每天對著電腦,持續刪除,再多的垃圾電郵也不是問題,最怕一時忘記,堆積數天的垃圾電郵,令人很有衝動去開另個新的電郵戶口。
要阻止垃圾電郵,其實不是沒有辦法,最簡單而又免費的,開設一個Gmail的賬戶,用Google的阻隔濫發電郵功能,減少垃圾電郵的數目。其功能的原理是靠用家自行舉報,如A公司濫發一百萬個電郵,只要遭到舉報,其他用戶都不會再收到A公司的電郵。此系統可說是不經政府中央指令、由用戶自發地消除垃圾電郵。
要用公司電郵戶口的,若垃圾電郵影響日常運作,做生意的,也自自然然會想出辦法,例如購買過濾軟件,雖然未必能夠百分百消滅垃圾電郵,但至少也有助紓緩災情。
但對於香港政府來說,解決所有問題,只有一個方法,就是立法。日前,立法會通過,監管濫發電子訊息的草案,當中包括電子郵件,市民可向電訊管理局投訴,投訴後若仍受到垃圾訊息滋擾,發送廣告的會被罰款。
可是,見慣垃圾電郵的人士應該知道,九成的垃圾電郵,都是來自外國的,就以《蘋果批》的電郵為例,英文、日文、簡體字的垃圾電郵也很常見。若然條例生效後,電訊管理局又如何跨國執法?若然不能有效打擊主要是來自外國的垃圾電郵,則立法又是為了甚麼?

另外,當中的「拒收訊息登記冊」,亦存在一定風險。條例生效後,市民要投訴廣告商,便要向「拒收訊息登記冊」登記其個人資料。如此一來,登記冊便會載有大量市民的資料,一旦外洩,令已登記的市民帶來恐慌。不要以為政府保存個人資料便會萬無一失,去年康文署及警監會才爆出資料外洩事件。
香港政府經常認為自己是萬能,只要政府干預,包括資助及立法,便可以令香港的科技發達。但政府處理時思維過於簡單,政府一心推動科技,以為將BT刑事化或資助數碼港應科院便可推動科技,可是這些政府干預,多年來未能對香港的科技發展作出貢獻,反而因此而打擊香港的科技發展,本末倒置。
若然政府認為,垃圾電子訊息的問題,嚴重影響民生,所以非要立法杜絕不可。在此之前,為甚麼不首先向外界公佈,政府在處理固網與流動電話的互連時,提供了固網商增加垃圾電話的誘因。
原因是,固網商建設固網覆蓋,所以每個固網電話撥到流動電話時,所有流動電話公司均要向固網商提供互連費。因為固網商只須要撥電話便可從互連費的政策中取利,固網商自然鼓勵垃圾電話的存在。
《蘋果批》無從得知在此互連費的政策上為香港市民帶來多少個垃圾電話,但可以肯定的是,政府對政策帶來的垃圾訊息不理,反而轉移視線,另行立法,禁垃圾電話電郵,只是一種相當偽善的表現。

高明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