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的新衣

皇后碼頭有無歷史價值,這個問題由外行鬧到內行,爭議大到不得了,最後古物諮詢委員會以不足一半的票數,將皇后碼頭列為「一級歷史建築物」,勉強下了一個「蓋棺定論」。不過,連專家都對皇后碼頭的歷史價值表示懷疑,試問外行人「讀得書少」,又怎能看到「皇后的新衣」呢?

要知道,不是所有古舊建築都應該保留,據專家表示,只有那些具重大歷史價值、代表某個時期的建築風格、卓越的建築技術和工藝、突出的視覺效果,以及 新加的「集體回憶」,這才值得保留。那麼,皇后碼頭到底符合以上哪些準則呢?不用請 專家,大家有目共睹,皇后碼頭建築簡陋,毫無風格可言,也沒有突出的視覺效果,更加談不上有甚麼「集體回憶」,唯一可爭議的,只是所謂的「歷史價值」。

當然,如果皇后碼頭確實具有重大的歷史價值,就算其貌不揚,都應該保留。但「保育戰士」講來講去都只是「三幅被」,即皇后碼頭以前是新任港督及皇室 成員的迎送之地,富有「殖民地色彩」云云。如果因為這個原因要保留皇后碼頭,那麼 德機場更加應該保留,因為它是上述人士最先到達及最後離開香港的地方,日治時期又被日軍徵用過,可說是「兩朝遺址」,兼且盛載 「全港市民」的集體回憶,皇后碼頭根本無得比。

「保育戰士」可能會說,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以前不知道「保育」的重要,現在知道了,當然要將功補過。但「保育戰士」不妨撫心自問,如果時間可以倒 流,回到十年前,你們是否會反對搬機場?如果會,你們能否提出另一個解決機場客運量飽和的方法?如果不會,是否表示你們心底 都認同「保育」之餘,也要兼顧發展的需要?

事實上,有「保育戰士」可能自知有點理虧,於是將拿破崙「拖落水」,謂一代梟雄當年敗走滑鐵盧,該古戰場至今仍是原封不動,沒有發展成市鎮,為的就是紀念那場著名戰役。言下之意,就是歷史價值勝於一切,不應因為發展而隨便改動,影響了歷史的原貌。

問題是,滑鐵盧之役在歐洲近代史上是頭等大事,若不是拿破崙在該場戰役中慘敗,很有可能會東山再起,而《維也納條約》也就變成一紙空談,之後的歷史 就要徹底改寫。滑鐵盧戰場如此重要,再多的理由也不能動其一條草。但皇后碼頭呢?各位「保育戰士」能否告訴讀者,皇后碼頭在過去百多年的殖民地歷史中,究 竟扮演了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角色?既不是簽定《南京條約》的城樓,也不是舉行回歸大典的會展,只是一處迎送之地,竟然拿來跟滑鐵盧相比,到底何德何能?

不要誤會,我不是說皇后碼頭一文不值,它好醜也是一個殖民統治的象徵,如果不是「阻住個地球轉」,我也贊成維持現狀,只是現在非拆不可,也是無可奈何。各位「保育戰士」,與其堅持原址保留,何不爭取原址重置呢?難道這不是更加實際嗎?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5月11日號 A24版蘋果批專欄

Advertisements

7 responses to “皇后的新衣

  1. 先申報:我認為皇后碼頭是香港極之重要的歷史文物。

    重要的價值不在你文章內說的「即皇后碼頭以前是新任港督及皇室 成員的迎送之地,富有「殖民地色彩」云云」,而是殖民者不單只在該處上岸,還會在碼頭上岸後,在愛丁堡廣場舉行向香港各界宣示主權的儀式。更重要的,是這個儀式不會在別處舉行,包括你文章所提的機場,英女皇去過loo的地方和肥彭常去的泰昌,而只會在皇后碼頭、愛丁堡廣場和大會堂這個三位一體的空間舉行。(為隆重其事,新任港督還要換上軍服;歷史上,應該只有肥彭沒有換)

    另外,看看古物諮詢委員會成員名單(*),委員會內只有極少歷史學家和建築師,反而有保險界的陳智思議員和一些律師會計師及亞視高級副總裁。所以委員會內大部分都不是「專家」。

    只要聽聽他們會上的問題,便知他們跟大眾一樣,對皇后碼頭的歷史和建築特點沒有什麼特別認識。(例如有人問第一代皇后碼頭是否原整搬到現址) 他們根本上沒有資格去就歷史和建築因素為皇后碼頭評級。

    記得97-98年政府話要打大鱷,穩定香港的金融體系所以用千億入市。政府下決策前當然會找一班金融專家、經濟學家和銀行家幫手研究,然後制定出相關政策。有誰會想到政府會找建築師和工程師這樣stupid?

    現在古物諮詢委員會的委任正正是這個情況。

    (*)
    何承天先生, SBS, JP (立法會議員, 功能組別: 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 地鐵公司董事局成員, 自由黨)

    陳智思議員, GBS, JP(立法會議員, 行政會議成員, 功能組別: 保險界)

    陳弘志教授 (城規會都會規劃小組, 共建維港委員會)

    鄭曹志安女士, BBS, JP (Chairman of Human Organ Transplant Board, Member of the Chinese Medicine Council of Hong Kong)

    張正樑先生 (保誠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投資董事, 三十會)

    張文韜先生 (律師, 民建聯, 深水涉選區)

    趙麗娟女士 (會計師)

    馮柏棟先生, SC (大律師, 城規會上訴委員會)

    洪樹堅先生 (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

    簡兆麟先生 (豐裕興業有限公司的行政總裁, Member of the Chinese Temples Committee)

    鄺凱迎先生 (亞視高級副總裁)

    林中麟先生, SBS, JP (市建局)

    林筱魯先生 (市建局執行董事, Member of the Committee on Museums)

    劉智鵬博士 (屯門區委任議員, Member of the Committee on Museums)

    劉秀成議員, SBS, JP (立法會)

    李律仁先生 (30會)

    林雲峰教授 (香港建築師學會, 城規會)

    吳祖南博士 (長春社, 城規會)

    吳日章先生 (均來集團執行董事, Chairman of Friends of the Chest Yuen Long District Committee)

    潘展鴻先生 (Member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Enhancing Self-Reliance Through District Partnership Programme)

    沈旭暉教授 (roundtable)

    司徒少貞女士 (太古地產共公事務總監)

    崔綺雲博士 (香港公共關係專業人員協會, Member of the Mass Communications Training Board of the Vocational Training Council)

    黃澤恩博士 (香港工程師學會前會長, 地鐵規劃員會, 城規會)

    王兼揚先生 (三十會)

    楊耀忠先生 (教聯)

    葉秀華女士 (中學校長, Member of the Social Welfare Advisory Committee)

    余玉瑩女士 (豐裕興業國際非執行董事, 律師, Member of the Committee on the Promotion of Civil Education)

  2. 唔該你想下你係度講緊乜,「阻住個地球轉」?

    這六個字可以有兩個意思:

    一.地球是指地球,the earth,但是,皇后碼頭幾時阻住個地球轉呀?有冇基本天文地理常識?

    二.地球是一個比喻,是指"政府提議的海傍發展",點解要用地球來比喻政府提議的海傍發展?我有D懷疑你是否知道自己講緊乜.

    你呢D咁唔用腦既比喻,係唔係阻住地球轉呢?

  3. //先申報:我認為皇后碼頭是香港極之重要的歷史文物。//

    我也申報,我是讀歷史出身的,平時最喜歡發思古之幽情;另一方面,我也是讀經濟的,知道「保育」與發展之間要取得平衡。當然,這不是重點。可以不理。

    //殖民者不單只在該處上岸,還會在碼頭上岸後,在愛丁堡廣場舉行向香港各界宣示主權的儀式。//

    1. 真確的講法,是在皇后碼頭上岸,然後在愛丁堡廣場進行檢閱儀式,然後在大會堂宣誓。

    2, 你可以說這是「三位一體密不可分」,我卻始終認為這只是迎送地方,而跟我有同樣想法的人不少。不過,這也不是重點。

    3. 重點是,這個「三位一體」並無「代表性」。提起以前的殖民統治,一般人第一時間會想起前港督府(即禮賓府)、立法會大樓、維園女皇像等等……反觀這個「三位一體」(特別是皇后碼頭)毫無殖民地特色可言,很難令人聯想起以前的殖民地歲月,若說是「香港極之重要的歷史文物」,未免是過譽了。

    4. 舉個例,柏林圍牆也是毫無特色可言,但每當提起冷戰,一般人第一時間都會想起柏林圍牆,所以當年東德人一時衝動,將之拆了,實在可惜。兩者的分別就在這裡。

    5. 況且,你認為「三位一體密不可分」,那麼我又可否說,我在文中所提及的評審準則,包括「具重大歷史價值、代表某個時期的建築風格、卓越的建築技術和工藝、突出的視覺效果,以及新加的集體回憶」也是密不可分?要知道,皇后碼頭在「建築風格」、「建築技術和工藝」,以及「視覺效果」等方面,幾乎是拿「零分」,而在「集體回憶」方面,得分亦相信甚低,只有極具爭議性的「歷史價值」可以加分。

    基於以上各點,可以解釋為什麼爭取保留皇后碼頭這項工作會如此吃力不討好,對嗎?

    //另外,看看古物諮詢委員會成員名單(*),委員會內只有極少歷史學家和建築師,反而有保險界的陳智思議員和一些律師會計師及亞視高級副總裁。所以委員會內大部分都不是「專家」。//

    你何苦要這樣說呢?

    如果他們「大部份」都不是「專家」,那麼所謂「一級歷史建築物」這個評級也只是一班外行人的胡言亂語,可以不理。

    如果我是你,我會寧願相信他們是「專家」,那怕是自欺欺人。

  4. 關於皇后碼頭的評級,你的論據有道理。我認為皇后碼頭極是重要的歷史文物,這純是我個人的主觀兼業餘的意見,當然還有討論的餘地。

    起碼你都讀過歷史,比我和很多委員都有資格評級。據直播所見,委員會內除了劉秀成、某建築師和一位歷史系教授具有專業知識評級,(他們亦巧合地認同皇后碼頭具有重大歷史意義;劉秀成還說如果跟據AMO的文件評,只可評第一級),其他人就好’騎悝’。甚至有委員表明什麼也不懂…

    我相信如果真的找研究歷史的專家和建築師來評審,很有可能都是一級。就算不是一級,起碼是專業的意見。

    我想講的,主要不是評級問題,而是委員會內怎可容納這麼多業餘人士。

    怎可以業餘到這樣而大家都視而不見?

    如果這樣一個法定組織都這樣,其他同類政府組織極有可能一樣。我認為生果報應該探討一下其他組織受委任成員的專業資格。好似市區重建局主席…

  5. //我想講的,主要不是評級問題,而是委員會內怎可容納這麼多業餘人士。//

    這是一個政治問題。因為政治考慮,外行領導內行是在所難免的,也是我們為什麼反對政府胡亂干預市場的其中一個原因。我不喜歡政治。

    倒是有關「保育」,我想說多一點點,因為我喜歡歷史。

    皇后碼頭、愛丁堡廣場及大會堂這個「三位一體」,沒有殖民地色彩,很難令人將兩者聯想在一起。

    例如,大會堂令人想起文娛表演,愛丁堡廣場令人想起「到海邊散散步」,皇后碼頭則是上落船的地方。要說服普羅大眾,這個「三位一體」很有「歷史價值」、是殖民政府宣示主權的地方,實在吃力不討好。

    另一方面,不少「保育戰士」愛講「集體回憶」,以為很「潮」,其實很荒謬。

    我之前寫過一篇文章《域多利的集體回憶》,指出成也回憶,敗也回憶,當年法國巴士底監獄及德國柏林圍牆之所以毀於一旦,就是因為群眾的「集體回憶」!

    以「集體回憶」來給古蹟加分,可以是很危險的。

  6. 現在皇后碼頭評為第一級,據直播所見,主要應該是其具有重大歷史價值,而不是「集體回憶」。

    再回到你當初的文章,最後你說到:
    //不要誤會,我不是說皇后碼頭一文不值,它好醜也是一個殖民統治的象徵,如果不是「阻住個地球轉」,我也贊成維持現狀,只是現在非拆不可,也是無可奈何。//

    現在的情況並不是非拆不可,亦不是「阻住個地球轉」。

    4月時在政府與民間團體討論皇后碼頭的公聽會上,政府官員的答案已顯示出政府所講三個令皇后碼頭不能原址保留的理由是可解決的。三個主要理由是:

    1. 皇后碼頭阻礙P2路的興建
    2. 皇后碼頭阻礙興建附近的排水暗渠
    3. 皇后碼頭阻礙機鐵延伸隧道的興建

    解決 (公聽會上所聽到和節錄自香港獨立媒體的):

    1. P2路是可以重新刊憲改路線的。
    2. 我不太了解一些技術問題,但專業工程師在已表示暗渠可以用樁柱轉換的方式建。
    3. 機鐵延伸隧道全長五百另外米,有四百六十米是可以不用起的﹝沒有簽約,不用賠錢﹞,因為長春社的熊永達和黎廣德都提過,這條隧道主要是預留給北港島線,一條二零一六年才決定起或者不起的地鐵線。按目前的大環境,沙田──中環線都已改道不過海,北港島線興建的可能性已比規劃第三期填海用地工程時少,最終大有可能放棄興建。因此,毋須現在就進行隧道工程,以免將來變成填海區地底一個無用的大窿。

    皇后碼頭的歷史價值可再討論 (雖已評為一級),但既然皇后碼頭根本不會影響工程進度,為何不可以如你所說的「維持現狀」呢?

    我發覺很多時媒體只是報導政府發放的消息,但要記住政府往往喜歡發放局部對政府有利的真相。現在孫公常說什麼影響進度,簽了約要賠,根本就是有意誤導市民,等大家都以為「維持現狀」要很多錢、「保育人士」盲不講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