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應向美帝說不?

法國大選早已塵埃落定,右派的薩爾科齊上台,表示法國即將棄左從右。輿論普遍認同,畢竟近年 法國經濟死氣沉沉,失業率高企,係時候要來一個天翻地覆 的改變,選民的決定是可以理解的。但有論者謂,法國人天生好喝懶做,不愛錢財,只求享樂,「美式資本主義」根本不適合他們。言下之意,就是薩爾科齊當選是 一宗悲劇,不值得我們拍手叫好。

這個講法並不新鮮,反而有點似曾相識。一直以來,左派最鍾意講「文化差異」,認為不同國家有不同文化,不能一概而論。資本主義在美國可行,不代表在 其他國家一樣可行。就好似中國以前照抄蘇聯那一套,瞎搞了幾十年,搞到一窮二白,痛定思痛,改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方才撥亂反正,創出今日的經濟 奇蹟 。

看似有點道理,實情係胡說八道!所謂「文化差異」,說穿了,只是左派用作反對「美帝」的藉口罷了。在他們的眼中,資本主義就是「美帝」;反對資本主 義,就是反對迪士尼、麥當勞及荷李活等美國文化的入侵。「美帝」一如當年的英法聯軍,霸王硬上弓,唯一的分別,是英法聯軍用的是明刀明槍,而「美帝」則精 於市場推廣,刀不血刃就能發大財。

要破除誤解,就要認清事實。要知道,資本主義只是一個制度,跟「美帝」扯不上半點關係;資本主義的核心是市場,而市場的精粹就是自由選擇。像香港這 個資本主義社會,不少打工仔選擇朝九晚九,為的是力爭上游。但與此同時,也有不少人像我,每日無驚無險又到六點,而生活一樣過得不錯。更有不少人選擇做 「自由人」(freelance),無拘無束。市場的好處,就是容許我們自由選擇各自喜歡的生活方式:要拼搏的有拼搏,要優閒的有優閒,悉隨尊便。

但法國人只能選擇優閒,卻無權選擇拼搏,更加無權決定自己的命運。事實上,政府規定每星期工時不得多於三十五小時,做是三十六,不做也是三十六,沒 有多勞多得這回事,人民想改善生活也無辦法。而公司受制於最高工時,不能隨意擴充,競爭力有所不及,鬥不過人,經濟又豈會有起色?

更要命的,是政府規定僱主不能隨便解僱二十六歲以下員工,原意是保障年輕人就業,但僱主見他們易請難送,於是敬而遠之,寧可請「老餅」。畢業等於失 業,要「雙失青年」如何自處?他們「看得開」還好,可以拿救濟金過活,繼續享樂。但有為青年希望自力更生,卻苦無機會一展所長,只能屈委求存。歸根究柢, 還不是政府的錯?

正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各適其適,任君選擇。以為法國人都是一個樣,只僱享樂,不求上進,確是大錯特錯。一如以為香港人都是工作狂,不懂享受人 生,也是以偏概全。如果法國人天生就係「享樂主義者」,根本不用替他們擔心,就算政府替市場鬆綁,他們一樣會選擇及時行樂,一如以前。唯一的分別,是他們 多了一個選擇,如何取捨,完全由他們自己決定,不用旁觀者多言。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5月15日號 A20版蘋果批專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