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酒減價,啤酒冇份,點解?

政府主動減稅,是一件值得拍手叫好的事,不僅是因為「藏富於民」,更重要的,是顯示政府有信心減少浪費公帑,不會藉徵收市民的稅款來填補官僚浪費所需,稅款用得謹慎,納稅人交稅時也較為順氣。
為了助政府瘦身,減去多餘脂肪,任何形式的減稅都是一件好事。偏偏在減酒稅一事,啤酒商不願遵守當初的承諾,沒有自發地將減酒稅的款項回贈消費者,令外界誤以為減稅會令謀取暴利的商家得益,實屬不幸。
本來啤酒商可以將拒減酒價說成是純經濟問題:酒稅雖然減半,啤酒售價本可減約三毫,卻因歐元高企、大麥價升等成本上漲,啤酒商的成本一升一跌,攤分減酒稅的功效。可是啤酒商一受政府施壓,立即腳軟減價,令成本增加導致不能減價之說不攻自破。
問題是,政府減酒稅後,紅酒價明顯地下調,啤酒價卻企硬不減,不是因為紅酒商較有良知,只是因為啤酒商看準消費者沒有甚麼議價能力,再加上進口酒精飲品的管制嚴格,一般消費者不易自行進口,啤酒商才放膽不減。
酒精飲品屬應課稅品,要入口,必須向海關申請牌照。因為酒精飲品被列為危險物品,申請進口酒精的牌照前,又要事先得到消防處的危險物品儲存牌照,後者不容易得到,政府變相在此製造門檻;同時,要便宜,便要大量入口,但申請牌照不易,且要年年續牌,令到消費者或較小型的進口商難以以水貨的形式入口。
紅酒則有點不同,經常喝紅酒的,都是如唐英年司長般有社會地位的人,可以從不同的地方進口,例如直接向酒商購買「酒花」,或將之存放在澳門等酒稅較低的地方,香港的酒商不減價,他們亦另有途徑去購入紅酒。加上,九八年的施政報告中,董健華政府要「打造香港作為亞洲葡萄酒貿易中心的地位」,放寬儲存紅酒倉庫規定,連舊有的防空洞,也可用作為紅酒儲存倉庫,令紅酒市場有較大的競爭。
進口應課稅品制度繁瑣帶來的門檻,以及制度將啤酒、紅酒及其他酒精含量不同的酒精飲品劃一看待,要有相同的危險物品牌照才可進口,才是為啤酒商提供減稅不減價的議價能力的源頭。議員及官員在向啤酒商抽政治油水前,有沒有事先檢討如何拆除阻礙競爭的條例,提升啤酒市場的競爭?
答案當然是沒有。因為所有如酒稅般的間接稅形成後,最大得益的會是議員及官員,酒商會向他們游說要求減稅,爭取減酒稅後,又可以向市民表示有「做點事」,到酒商不減酒價時,又可以發言炮轟;愛站在道德高地上發言的,又可以將酒稅煙稅定位為「罪惡稅」(SinTax),從中抽取政治油水。可以說,間接稅令政府架構內的所有人得益。
要是政府及議員都是正牌的「福為民開」,應該做的,是爭取減薪俸稅等直接稅,令市民直接受惠,荷包剩下的錢多了,到時要買紅酒啤酒,都是自行選擇,酒商減不減價反而不是主要問題。不然,現在所謂的酒稅爭議,都只會給議員們借題發揮,消費者卻不能真正受惠。

高明輝

廣告

One response to “紅酒減價,啤酒冇份,點解?

  1. *代網友Edmond轉貼
    其實紅酒減價只係一個短短兩個月的假像.
    香港紅酒商毛利極高, 所以可以係頭一兩個月減少少當係惠及市民及回應政府.
    小弟是一個紅酒愛好者, 我只會係香港買最平最低級的紅酒飲, 因為中高級酒相對東南亞各地, 香港酒價實在太高. 舉一個例子:
    係營商環境比香港更貴的東京, 買一支Lafite 2004二軍酒, 是四百港元. 四百港元是已包括了當地10%酒稅及5%GST. 但同一支酒, 係香港的價錢係九百.
    以同一支酒假設來價200, 東京打稅20, 批發及零售賺160, 再加5% GST等如400售價. 而香港就會係200, 香港酒稅40%, $80, 入口成本280, 賣900. 批發零售賺620.
    所以, 小弟買中價酒, 會係去外地旅行時, 用返日本例子, 400買入Lafite 二軍酒, 帶返香港打稅, 打160, 成本還只是560, 還比香港便宜340.
    Just my 2 cents

    Edmo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