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准高官玩抹黑 不許殷商促戒煙

政府年初禁煙,原意是既要保障非煙民免受二手煙影響,又要幫助煙民戒煙。但禁煙條例生效後,港人吸煙量卻有所上升,眼見立法無助禁煙,有人倡議,要加重罰款,由發傳票平均罰七百元,提升到千五元的定額罰款。
你抽你的煙,只要煙味不飄過來,不影響到我,任你抽得再狠,也是你的事,我再不喜歡,也應該尊重你「煲煙」的權利。正如你覺得榴槤臭,我躲在一角狂吃,不干擾到你就可以,無傷大雅。
可能會有人說,公眾場所,例如食肆、酒吧、公園,就算設立吸煙區,煙味也會四處飄浮,無法控制,所以應該全面禁煙。問題是,政府厲行禁煙後,食肆將「吸煙區」移到路上,煙民也被迫在大街上的垃圾桶旁抽煙,非煙民在街頭吸到二手煙的機會更大。
房屋署為表「政治正確」,公屋範圍內全面禁煙,煙民被迫回到家中,和自己的子女分享煙味。如今有人提議「加大力度」禁煙,只會鼓勵更多煙民在家中抽煙,家中子女便成為禁煙法下的犧牲品。政府一刀切反煙,連食店僱用願意吸二手煙的員工開設「全煙飯堂」也不許,在外可吸煙的地方少了,換來的便是家人受二手煙所害,而無助保障公眾健康。
眼見家人無辜受害,最直接的方法,便是戒煙。當局禁煙的其中一個原因,便是為煙民的健康著想,希望「寓禁於戒」,長遠令煙民戒煙。既然如此,何不讓商人在戒煙市場上一展所長?戒煙商人在追求利潤的同時,花錢大賣戒煙廣告,令煙民可從更多渠道得到戒煙的訊息,最終令煙民得以戒煙成功,各得其所。
本來戒煙是一個龐大的市場,吸煙與健康委員會曾經調查,發現大多數有意戒煙的人士,願意自行購買戒煙藥物。情況就如修身減肥一樣,減肥廣告大行其道,大量的廣告促成社會上的修身潮流,商人從減肥套餐中收回成本。若法例容許發放戒煙廣告,說不定,也會帶起一個如減肥般的熱潮,令煙民自發付錢戒煙,不用政府干預。唯一不同的是,減肥過度,會令身體出現很多毛病;戒煙成功,對於家中子女也有所得益。
本來戒煙一事,可透過市場自行解決,但廣管局有例,不許戒煙產品在電視中賣廣告。結果是令政府動用大量公帑讓官僚去「禁煙」,到「禁煙」後吸煙量增加,有關當局又可以走出來申請更多的資源,以擴充其官僚版圖。越多人吸煙對控煙辦越有利,因為可以證明他們的存在價值,繼而伸手向政府要這要那,但公眾的健康卻沒有因為他們的存在而明顯提升。
政府一方面禁煙,另一方面又打壓私人戒煙市場,只許官方壟斷電視戒煙廣告,動機不明,有可能是個搶佔道德高地的政治舉動,也有可能是決策官員腦筋有問題。如今再提議「加大力度」禁煙,希望只是出於官僚腦筋有毛病吧。

高明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