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醫金都是強迫金

民間組織智經研究中心趁市民正在盤算要交多少稅時,建議繼強迫金後,額外多繳強醫金,強迫所有月入五千元以上的人士,每月額外供1%至5%的強醫金,六十五歲前,除非得到有關機構批准,否則提款免問,要取回本來屬於閣下的錢,對不起,死掉了才能由家屬當遺產般領取,大吉利是。
《蘋果批》素來把強積金稱作強迫金,如今智經建議推出同樣帶有嚴重強迫成份的強醫金,日後《蘋果批》再寫強迫金,讀者恐怕要發電郵來問,說的究竟是指哪一個。
但不管如何,強醫金其實都是強迫金,再直接點說,其實只是變相交稅。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普雷斯科特(Edward Prescott)教授早前才說,香港的強迫金收費貴,僱員無選擇,遭剝奪選擇受託人的權利。
更重要的是,投資退休,各人自有打算,孫先生愛一注獨贏買實貨白銀;利先生則愛買樓投資;陳先生自我增值,花錢去上風水班,希望修成之日,也可改名做Tony。這是個人的選擇,不用政府代為思考,也各有打算,迫他們供回報較低的強迫金,只會為迫金經理提供高昂的手續費收入。
說強迫金為低收入人士好,但到退休時,受手續費所蠶食,不夠退休所用。更有可能,受迫金局長期洗腦,以為供了強迫金便下半世無憂,最終令低收入人士受害。政府只當強迫金是一個紓緩福利開支過大的權宜之計,沒有改革福利政策派糖過度的問題。
智經建議的強醫金亦一樣,整個報告,避談醫管局浪費造成醫療開支過大。政府從稅款中補貼醫療,市民誤以為是免費午餐,但想深一層,其實市民交稅時已經付了款。
智經的強醫金更進一步,要求市民事先拿一筆錢出來「融資」。比公帑更明顯,強醫金,是我的錢,但要六十五歲前取回,不成;過了六十五歲,有病,想舒舒服服、不住公立而住私立醫院,也要得到有關機構批准,才可動用強醫金。供了強醫金,還要強迫看公立醫院,實質上都只是為政府醫療浪費而多交稅。
問題是,醫療開支過大,服務遭人濫用的問題無法解決。要真正解決,莫過於要「錢跟病人走」,減少政府干預醫療,直接將錢交到病人的手上,要住公立的還是私家的,甚至乎像某大政黨主席一樣,回祖國醫病,都由病人自行決定,以減低官僚作為中間人所帶來的無謂開支。
智經研究中心沒有解決香港公共醫療的浪費問題,反而為政府做說客,向市民徵收額外醫療稅,究竟是為了甚麼?翻到報告的最後,看見報告建議政府成立新的委員會或機構,原來,都是為了在臃腫的醫療架構上再架床疊屋,提供機會,讓某些人士得到公職。
再添強醫金,增加官僚架構,政府的開支惡化,到頭來,多花的仍是市民的錢。

高明輝

 伸延閱讀:

打劫市民 --by 馬沙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