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工作比保障工資更重要

有工會指,六間有份表態參加「工資保障運動」的企業,未有給予外判的清潔工及保安員市場平均工資,並表示「保障運動」名存實亡。
「工資保障運動」的原意,是希望鼓勵僱主給予清潔工及保安員市場平均工資,換言之,有能力付高於平均工資的僱主,在此運動影響之下,亦最好將工資調低一點,付平均工資就夠了。可能有人會說,運動指的是要僱主付「不低於平均」工資。
問題來了,只要當中有差異存在,一定有人高過平均,也一定有人低過平均,是簡單的算術了。若然要所有人的工資都「不低於平均」,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劃一工資,所有人的工資相等。工會經常要求最低工資不得低於平均工資,簡單來說,便是要求劃一工資,「不同工同酬」了。
要求訂立最低工資去劃一薪酬,不能提升工資,僱員沒有誘因去為提升生活而努力工作,結果便是把願意上進、自我增值的人士趕離該「受工資保障」的行業,也令仍在該行業工作的人士,失去原動力去提升工作表現。
《蘋果批》相信,要改善生活、提高工資,不外乎是自我增值、改善態度等,用表現去證明自己物有所值。可是,工會卻不鼓勵工人從積極正面的方向去提升生活質素,反而鼓勵工人借助工會去玩利益轉移遊戲,向政府施壓,扭曲市場的運作去令部份人得益。
就當工會真心希望幫助一些弱勢社群,消滅「可恥工資」,要求「不同工同酬」的最低工資。但哪一個工資水平才算是「合理」?試想,立法把時薪劃一訂在一千元、一萬元,是否就能保障工人?人為地推高人工,只會令成本上升,最後影響工人的就業,工資沒有錯是保障了,但工作卻從此不保。人為立法推高工資,令人失業,比所謂的「可恥工資」更可恥,最終反而害了原先想幫的人。
不僅如此,劃一水平,訂立最低工資,為害最深的是原先最想幫助的人。在劃一工資之下,剛分娩的婦女、新移民及經驗較少的青年,跟經驗及技術較好的工人競爭,每一次都輸蝕,最終難以入職。
本來對於低技術工人來說,只要能入職,便是一個能改善生活的機會,但最低工資之下,弱勢社群之中的弱勢社群難以入職,而且離職越久,越難重回職場,最需要幫助的,反而成為受害者。

 高明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