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調 查 委 員 會 卸 責

教院風波,終於有總結。
仍然身在教統局的李國章局長,雖然曾被指出言恐嚇,但最終被裁定指控不成立。反而,已經離開教統局,調任到廉署任專員的羅范椒芬,卻被指為「對學術自由構成不當的干預」,令羅太宣佈辭職,提早退休。
《蘋果批》無意為李國章及羅范椒芬的行為作出判斷,畢竟誰是誰非,自有公論。但回到年頭,教院風波開始之時,亦正正是曾蔭權開始籌備特首選舉的時間。自稱「強政勵治」的曾蔭權,卻沒有承擔起身為領袖應負的責任,不敢正面回應如何處理李國章、羅范椒芬所面對的指控,推卸到一個所謂獨立的調查委員會之中,為特首選舉買一點時間。
試想,李國章局長身為問責官員,爆出政治醜聞,身為行政機關長官的曾蔭權,應做的事,是為事件定調,大刀闊斧,那才是強政勵治;李國章究竟是繼續留用,還是辭退,也應由曾蔭權自行調查,並且作出決定。
即使曾蔭權包庇護短,日後面對立法會的聆訊,曾蔭權也會因此而負上政治責任,犯錯的局長自然成為民意包袱;或者是直接炒掉李國章,顯示一下「強政勵治」,也總算是個問責的表現。但曾蔭權卻完全避開政治問責,改由行政機關委任的調查委員會,去調查行政機關本身。行政長官本身不願承擔政治責任,則「高官問責制」又由誰去問責?
與此同時,羅范椒芬所屬的,則是公務員體制。羅范椒芬如被指為犯錯,理應按照公務員的既有程序處理,以公務員體系的機制去決定懲罰羅太與否。如今羅范椒芬作出辭職決定,壓力卻是來自調查委員會。
在官員被指瀆職失當時,曾蔭權仍表示要挽留,反映政府處理官員的失當沒有底線,官員行為失當也不用承擔被炒的後果,成立委員會去調查,明顯只是要做做show。行政機關自行成立所謂獨立的委員會,只是推卸責任的表現。
再說,接受羅范椒芬的請辭,只會讓人覺得,高官犯錯,仍可安然退休。在美國電視劇集《白宮群英》中,白宮發現有人洩漏了關於ValeriePlame的國家高度秘密。在故事裡面,國際太空站有故障,未能為太空人提供氧氣;在沒有其他拯救方法下,有人向總統提出,利用屬於國家機密的軍用太空船,作出拯救行動;後來由於總統遲遲未有行動,這消息被記者GregBrock知道,還被刊登於《紐約時報》中;記者由於不肯透露資料來源,因此被收監,而調查案件過程中,調查局懷疑洩漏事件的是內部職員TobyZiegler失職所致。
劇中失職的內部職員本想如羅范椒芬般請辭,但被拒絕,理由是總統要炒他。當中的道理,不難明白,請辭不等於負上責任;但解僱,則代表總統認為下屬有錯,懲罰之餘,亦向其他在位的官員發出訊息,表示再有犯錯,亦會嚴格對待。
身為香港的特首,為了討一些政治便宜,拖累了整個行政主導的制度。同時,也顯示曾蔭權處事連肥皂劇裡的總統也不如,無法彰顯「強政勵治」。當行政長官不願負責任時,這一類行政機關炮製的獨立委員會便會走出來,為問責制卸卸責。

高明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