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07

近年罕見的教育德政

教育局日前發表文件,表示會考慮放寬非華語學生入讀大學的中文科成績要求。

非華語學生在香港,一直都只佔少數,由於政府要統一香港的教育,從學習內容、教學語言、考試範圍,以至大學收生標準等等,都要一元化,令非華語學生比華語學生更難適應。

不能入讀國際學校的非華語學生,要他們和香港學生一同學習中文,透過最普遍的會考高考入讀大學嗎?但中文並非他們的母語,跟華裔香港學生一同考核,自然較為吃力。雖然部份院校有額外的措施,如用其他語言代替中文科,但一般而言,入讀大學都要求中文科及格,非華語學生用此方法來升學,成功機會顯然較低。

問題是,香港的大學內,卻有大量外地交流生,他們大部份都不懂得中文。若按照入讀學士課程必須中英文及格的邏輯,不懂中文的交流生,根本不能來港作交流生。但香港的大學卻准許他們入學讀書,明顯地,不懂中文,與有沒有能力修讀大學課程,關係不大。

大學不同課程,對學生有不同要求。一定要以中文授課的,例如中國語文,收生時要求學生曾修讀中文,不會有很大的異議。但部份科目,例如數學,理應連有語言障礙的學生也可以修讀,中文及格不及格,對選修該科,關係不大。

再說,沒有考過高考、會考也只得十二分的陳易希,入學時沒有跟足政府訂立的入學標準,但科大一樣收他,而香港人也普遍接受這一種入學方法,至低限度,沒有同是十二分的會考生上街要求「同分同酬」。可見,大學本身已經有足夠的能力,去挑選最適合入讀其課程的學生,根本沒有必要由政府硬性規定一些如中英文必須及格的入學要求。

回歸之後,有一些官僚,在教育上,處處要求使用中文,以表示自己政治正確,但另一方面,卻將自己的子女送到外國讀書,將種種問題留給一般的香港學生來承擔,自己則置身事外,令學生飽受教育制度煎熬;而非華語學生,更成為此制度下的犧牲品。

如今教育局考慮給予院校更大彈性,以招收非華語的本地生,令他們較易升讀大學,無疑是教育官僚近年來罕見的德政。但更應做的,是放寬對大學收生的干預,取消例如入學要中英文及格之類的規定,讓大學自行按照院校的文化、學系的要求等來收生。學校收到更適合的學生之餘,也讓學生的天份,不致因生硬的官定收生要求而被埋沒。

高明輝

廣告

皇后碼頭的困局

皇后碼頭事件仍未完結,最新一輪,是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走到皇后碼頭,出席討論碼頭遷拆問題的論壇。
皇后碼頭等所謂「集體回憶」的問題,《蘋果批》向來較少討論。原因是,你覺得它是集體回憶,我不同意,純屬主觀,爭拗一百年也很難有定案。純粹感性的問題,不可能理性地得出一個結論。
好了,你說要保留它,方法很簡單,將你認為很有紀念價值的東西,和你志同道合的人士夾錢買下它便成了。旁人不同意,沒有必要與你夾錢,付起保留兼保養的費用。
今次事件,雙方的立場堅定,企硬不讓步。林太出席論壇,再次重申要拆皇后,令填海工程可以開始。要求保留的一邊則繼續在皇后碼頭靜坐、絕食,直至政府宣佈停止清拆,或者清場為止。明顯見到的是,雙方都知道不可能改變對方的立場,惟有轉移陣地,用不同的手法爭取公眾的支持。
集體回億,是感性的問題,要爭取支持,自然是越煽情越好。保衞皇后碼頭的人士,原本已經採取絕食、拉橫額等方式抗議,昨天趁林太出席論壇,更有人寫血書,希望交到林太的手中。用自己的血寫書,會不會令市民見到他們的激進行為後,產生反感?
不肯定,但有可能,畢竟香港市民一向對激烈的行為有所保留。而且寫血書和絕食有點不同。絕食自殘,不影響他人,而絕食的人士軟倒在鏡頭前面,較易博得同情。
但你遞血書給人家,容易令人聯想到「大耳窿」追數的電視橋段。血,有威嚇的含意,不易為大眾所接受。加上血液會傳播病毒,引起衞生問題,令人卻步,不要說是在現場的林太,即使是在電視螢光幕前,我看見那麼多血也不會想接。用血書去引人注意,隨時會有反效果。
要求保留皇后碼頭的一方,一直以保育為由,走上了道德高地,一旦向政府妥協讓步,聲譽盡失,下次再有甚麼碼頭監獄警察局要「爭取保留」,也難以服眾,予人出來做場戲之感,再難爭取市民支持,所以要求保留的一方不可能退讓。
政府派出局長級的林太去諮詢民意,擺出已經做足功課的姿態,事先已經講個清楚,有足夠的條件去清場。只是,因為對方以絕食形式抗議,政府如果出動武力去清場,隨時會激起民意反彈,但不用武力,也不見得政府可以很有禮貌的請他們離開。不過,就算是電視台的街訪片段,也有市民說︰「政府的工作就是要平衡嘛!」沒錯,香港的核心文化,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官方不慍不火,正是上策。
現距離月底清場的限期還有數星期,雙方繼續互不相讓。是個有趣的困局了。

用 血 書 去 引 人 注 意 , 隨 時 會 有 反 效 果 。
司 徒 世 華 攝

高明輝

更正啟事:文末寫「距離月底清場的限期還有數星期」,正確應為數天,特此更正。

一個足球 為伊拉克帶來和平

國內情況本來一片混亂的伊拉克,日前在亞洲盃中憑著互射十二碼,擊敗南韓,晉身決賽。全國人民,不論種族教派,忽然齊心起來,一同支持伊拉克國家隊。雖然部份慶祝方式過份激烈,導致死傷,但以下的一段對話,亦可反映出伊拉克國民對足球的熱誠──
妻:「如果你去外面和朋友慶祝,我會和孩子們一起離家出走。」
夫:「那你最好執定包袱。」
自從英美進駐伊拉克之後,種族、教派矛盾爆發出來。什葉派在伊拉克之內是最大的伊斯蘭教派別,但過去被侯賽因的遜尼派強權壓制著,雖為大多數,卻不是政權內的主流。侯賽因被捕之後,遜尼派失勢,什葉派自然想借英美的勢力,去奪取權位。另一方面,約佔人口兩成的庫爾德族人,見如此局面,其武裝部隊亦乘亂搶佔伊拉克的北部城市,企圖分裂一個庫爾德斯坦出來。

不過,伊拉克晉身亞洲盃決賽,令他們都在同一支國旗之下,同時為伊拉克隊打氣。草根階層都因為足球而團結起來,不再互相仇視,一同在街上慶祝。可以說,草根階層越團結,各黨各派的領袖越難煽動。一個足球,有助改善伊拉克國內鬼打鬼的局面,促進和平。
《蘋果批》認為,要為伊拉克帶來和平,最有效的辦法,莫過於足球。通過足球比賽,讓伊拉克國內不同種族、伊斯蘭教派別的草根階層都統一起來。既然已經有了亞洲盃的例子,要不通過武力來平定伊拉克內亂,可以考慮每年伊拉克和英、美兩國踢場友誼賽,令伊拉克國內人民,都團結起來,共同對抗英美「外敵」,而毋須使用槍炮。
足球在全球的影響力相當之大,國家隊取得世界盃冠軍,國民的情緒,往往比取得奧運金牌更澎湃。伊拉克要找出一條和平的出路,相信足球是其中一個答案。期望星期天的決賽,不論勝敗,也可為伊拉克的和平打下一支強心針。

 

 

一 個 足 球 , 令 伊 拉 克 不 同 派 系 的 人 統 一 起 來 。

高明輝

呂志和與曾鮑笑薇的共通點

昨天,澳門警方在一個賭場的地盤拘捕懷疑黑工。被捕人士之中,大部份是香港人。
過去幾年,為數不少的香港建築工人,都跑到澳門工作。澳門的建造業聘請香港人,並不是因為香港工人便宜,反而,香港工人的薪金,一般都比澳門本地的工人為高。原因是,香港的工人手腳較快,技術也比澳門工人好,所以才會吸引到澳門輸入香港的外勞。
事發的地盤,正在動工興建一個賭場。有去過澳門的朋友都應該知道,澳門的賭場興建得美輪美奐,足見其要求之高。面對如此高的要求,在澳門興建賭場的人士,寧願用較高的人工去請香港工人,為的自然是其較佳的技術,以建造一個質素較高的賭場,供長遠發展之用。與此同時,澳門輸入外勞,也讓一批在香港無從發揮的建築工人,得到一個新的機會。
要為輸入勞工設限,將外勞當作黑工辦,趕走香港工人,只用澳門工人去建築嗎?這不但會令香港工人失去機會,也令澳門失去較佳的勞動力,難以興建優質的賭場,阻礙澳門的長遠發展,最終也無法令澳門的工人受益。
可能會有人說,若輸入外勞,會搶走澳門工人的工作。《蘋果批》認為,香港和澳門的政府,應該簽訂工人自由流動協議,讓在本地無從發揮的人士,可以到另一邊尋找新的機會,而毋須擔心是黑工與否的問題。若然協議簽訂之後,成效良好,可以考慮擴展至廣東省,甚至在全國不同城市落實,釋放出在本土未能發揮者的勞動力。剛剛所說的澳門工人,即使在澳門無從發揮,也可以到香港、深圳等其他地方工作。
港澳不少在本土無從發揮的人士,都會在這兩個城市之間穿梭,尋找機會。到最後,究竟他本人是香港人,還是澳門人,其實已經不太重要。最重要的是,在人口互相流動的情況之下,令他們有更多發憤上進的機會。呂志和、曾鮑笑薇等人,不就是港澳互通,出外尋找機會的最佳例子嗎?
再舉一個例子,就是何鴻燊。香港最具代表性的行業,是地產,而何鴻燊是香港地產建設商會的會長;另外,賭業是澳門最具代表性的行業,何鴻燊和澳門賭業的關係,恐怕已經不用多說。究竟他是香港人還是澳門人?明顯地,是甚麼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港澳互通流動,令兩地居民,得到更多的機會去發展。
政府設定任何外勞限制,原意都是為了減少競爭,令本地工人有更多機會就業。但趕走較合適的外勞,會損害城市本身的長遠發展,最終本地工人也身受其害。倒不如讓勞動力自由流動,工人可以出外一展身手,釋放出在本地無從發揮的生產力吧。

高明輝

的士司機 相煎太急

機場出招趕八折黨,又再次引起社會討論八折的士問題,有業界要求,政府要嚴打的士折扣黨。
但八折的士的出現,正正反映政府成功創造一個平台,讓不同的交通工具各出奇謀,去令乘客得到更便宜更適合自己的交通工具。巴士的回程贈優惠、西鐵的月票、機鐵的多人同行優惠,以至八達通回贈等,各種不同形式的折扣,最終都令乘客受惠。「八折的」的出現,只是在競爭之下作出還擊。
可能會有人認為,八折黨搶去正價司機的生意,造成不公平競爭。因為的士不按咪錶收費,是違法之舉,要是所有的士都准許議價打折,自由競爭,便沒有甚麼公不公平的問題。
而且,的士司機面對的,不僅是的士司機之間的行內競爭,更有和其他交通工具的競爭。的士行內之間的競爭,差不多都是相同的服務,水向低流,打了折的有優勢是自然的事。
但同樣有可能的是,的士減了價,會把其他交通工具的乘客搶過來。政府優先發展集體交通工具,巴士鐵路覆蓋面越來越廣闊,即使可以不按咪錶收費,的士本身已經要面對很大的競爭。長程的士,過百元的打個七折,省回數十元,再加上的士本身省時、點對點的優勢,減價自然有助和其他交通工具競爭。
如今部份的士業界認為,要嚴打的士折扣黨,自然是認為餅不會因為有折扣而增大,只會被部份八折的搶去。
可是,正如剛才所言,巴士鐵路本身也有不同形式的折扣優惠,的士繼續維持咪錶定價,不能減價,競爭起來,明顯地比較輸蝕,的士原有的餅,隨時給巴士鐵路小巴分去。面對行外的競爭,的士打折、搶客擴大餅面積的同時,在市道差市民手緊時,也可以用來調節,減慢客源流失。繼續要求嚴格跟隨原有的咪錶,收費升降欠缺彈性,不利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下爭客。
要拆走咪錶,自由議價嗎?司機乘客自由開價,雖然打風落雨,或在遠離人煙的地方,收費可能會比咪錶高數倍,但各自按照自身條件決定價錢,本身沒有問題。早前自由行到馬尼拉,就領教過,馬尼拉的的士明明裝有咪錶,但司機就是慣了不按咪錶,與乘客議價。本來自由議價,你情我願之下,並無問題。但明顯會面對的是,議價花費時間精神,會令乘客卻步,最終影響的士的競爭力。
最佳的辦法,自然是將八折的合法化,咪錶成為最高收費,乘客心中有個譜,不會因議價而被嚇走,而且想打折便打折,較具彈性。現在的士行內互相攻擊,希望維持官定咪錶價格,自綁雙手,廢去減價競爭的一招,是行內相煎太急了。

高明輝

又來一刀切改革教育?

日前,有本地智庫組織請來史丹福大學的教授,發表關於香港教學語言的演講。該教授認為,香港的母語教學剝削中中生。見教授批評母語教學,以為教授和《蘋果批》一樣,都認為政府不應該干預教學語言,應由家長和學生自行選擇。
可是,看清楚,演講的題目為「語文計劃與香港的將來」,似有大手改革現有制度的計劃,抱有鴻圖大計,要一展抱負,再加上語出自一個大學教授……咦,不就是李國章的翻版嗎?
該教授認為,香港不應分中中、英中,應該發展英語、普通話雙語並重的教學。
可能會有人認為,英語和普通話,都是重要的語言,翻看甚麼求職網站,高中低薪金的工作,大部份指明要懂得英語和普通話,建議香港要用英語和普通話教學,不正正是符合潮流嗎?
但問題是,最關心下一代應該接受甚麼語言的教育,自然是其家長。要是家長認為學習英語和普通話是相當重要的,根本不用官僚指指點點,也會自行選擇。
授否定一刀切廣東話教學的同時,卻又說學生應該學習普通話,這不正正是抱教一副精英心態,認為香港的家長們都不懂得選擇,學生上課應用甚麼語言,要由專家來決定,家長無權過問?但事實卻是,專家為香港學生所設的課程,連高官本身也不表認同,紛紛將自己的子女送到外國,以逃避廣東話教學所帶來的禍害。

好了,就算你說,教授建議的英語教學,正是香港市民所想要的,但一來,只要官僚放下向來死抱不放的權力,家長自然會選擇,不用專家代勞;二來,一刀切的改革,是不是適合所有學生呢?
例如,教授建議英文課不要學文法,改為以輕鬆自然方式教授,聽起來沒有錯,但文法顯然是學習英語最基礎的一環,基礎打得不好的話,連造句也有困難。一刀切的取締,又是不是對有能力學習文法的學生公平呢?
說到底,中中英中、英語普通話、文法不文法,根本不是問題的關鍵,政府每一次改革,必然會令一些不適應的學生犧牲。即使說政策上會有一些彈性,讓不同的學生接受不同的教育,但試問有甚麼比學券制更具彈性的方法?學券制之下,政府只負責分配資源,不再插手教學的語言、內容、收生等,讓家長自行選擇最適合自己子女的學校。到時,香港的教育應用甚麼語言,還要聘請外國的專家來指指點點嗎?

高明輝

廣告一則

逢金手指喻,請click下列兩條Link

http://phatdat.blogspot.com/2007/07/blog-post_16.html

http://phatdat.blogspot.com/2007/07/blog-post_3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