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10年 蠶食自由10大惡政

回歸十年,既要展望將來,也是回顧過去的契機。前天七一遊行,市民已經用行動說出了對民主的訴求;不過,我們總覺得,要對特區十年的施政來一次點算,那才可真正看清楚,究竟香港現時是在甚麼軌上發展。

第10位 禁散養家禽
以公共衞生理由提出的政策,就算是對自由有極大傷害,一般都可以接受。首先,在香港,禽流感最大的風險,是季候鳥和野生雀鳥,不是民居中飼養的家禽。06年2月的禁止散養家禽政策,既沒有對症下藥,過程也過於倉卒,根本沒有充份考慮各種反效果和更好的解決方法。官僚為了「做點事」而不惜一切代價,是為一例。

第9位 迪士尼「不平等條約」
宣佈興建迪士尼時,香港正在半死不活之間。當時的政府,盲目迷信「大花筒」可以振興社稷,更隨口許下了以千億計經濟收益的假大空承諾,絕對是前朝政府的最佳寫照。至於那份「不平等條約」,更反映了從庫房搵著數是多麼容易。再者,香港人至今仍然不知道,花了的公帑究竟有多少回報,這種公共理財又豈是負責任的表現?

第8位 數碼港、創新科技基金
數碼港和各種巧立名目的基金和計劃,說明只要有漂亮的口號和包裝,就可以在庫房予取予攜。
過了這麼多年,薄扶林沒有變成了香港矽谷,各基金和計劃也只養活了像應科院般的「冇王管公帑寄生蟲」。
浪費和不公道的利益輸送,更有違香港行之有效的高效傳統,政府應盡早撥亂反正,盡數將這些經濟癌腫割除。

第7位 一刀切禁煙
在政府擁有的公家地方禁煙,煙民無話可說,但明明是私人地方的餐廳、酒吧、麻雀館甚至桑拿浴室都被扭曲為「公眾地方」,那是最見不得光的偷換概念。餐廳、酒吧、麻雀館與桑拿浴室的老闆,都可以選擇顧客,消費者也可以選擇不光顧那些讓人吸煙的店舖,這是自由社會的正常運作。
偏偏政府一刀切,要商人統統只做不吸煙者的生意;這種假和諧,結果造成更多衝突,說明了強行一刀切禁煙是惡法。

第6位 教育官僚化
客觀事實反映了香港教育制度已經開始崩潰。除了教師和辦學團體的怨憤,更重要是家長和學生成為了最終的犧牲品。有能力負擔的家庭,還可以選擇國際學校,甚至索性送子女負笈海外;可是其他尋常百姓,惟有在被壟斷的制度內鑽空子;借地址、走後門,各適其適,令本來重重壓力的家長再百上加斤,這就是教育官僚化的併發症。教育不再是促進社會流動性的機制,而成為更深層次的問題,如此人為地製造階級矛盾,帶來長遠不穩定和不公義,究竟為的又是甚麼呢?
第5位 八萬五、置業貸款計劃
回歸之初,左中右的政客,見樓價貴,便要政府出手。其實任何物品的價格,不論高低,向來都不是政府干預得來,不自量力的結果,輕則扭曲市場,造成浪費,重則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長遠破壞市場運作。
八萬五是董建華第一任的Signature,雖然政策真正存在的時間不到一年,可是已完全破壞了土地供應的透明度和可預見性。98年,政府推出的救市措施之中,停止賣地更進一步令土地供應的可預見性降低,設立置業貸款計劃則扭曲了市場需求。00年後香港再次進入衰退,不少為政府誘因而入市買樓的香港人淪為負資產。
第4位 選擇性檢控超連結男
一名男子在網上討論區貼上導向載有色情內容的超連結,在07年被控發佈淫褻物品。貼上導向載有色情內容的超連結,究竟是否等同發佈,實在可圈可點。
可惜,超連結男也不作抗辯,認罪了事,有關問題也沒有得到真正的辯證。政府執法部門也公開表明,高姿態起訴超連結男是希望製造阻嚇作用。網上討論區上的色情超連結又可止千萬?政府執法部門選擇性鎖定了在現實生活中只是一名護衞員的網民,實在教人質疑檢控方的操守,也帶出了執法部門政治化的擔憂。
再者,在超連結男之前,政府以各種行政手段去構造言論自由的恐慌,包括《秋天的童話》事件等,令人憂慮香港自由言論空間逐漸被扼殺的危機。

第3位 官股入市
98年政府以外匯基金入市托港股的一段歷史,事隔多年,在官方的公關轟炸之下,現在剩下的只有「成功擊退大鱷」六字;政府以捍衞匯率而設的外匯基金入市,不但風險極高,而且跟「大鱷」對賭是粗暴干預市場等等論據,皆被忘卻。
被遺忘的事實是︰由98年8月28日恆指結算日,即是「官鱷大戰」的那一天,也是特區政府宣佈成功擊退「大鱷」的一天,恆指收市報7829.74;至同年9月29日,即美國聯儲局公佈減息四分一厘前一個交易日,也是「官鱷大戰」後的一個月,恆指收市報7837.61。換言之,以外匯基金入市,盡其量只是阻止了港股的跌勢。當美國聯儲局在98年第四季開始減息,令資金重新注入市場,港股也重拾升軌。98年10月由首個交易日至最後一個交易日,恆生指數上升了2590.4點,升幅達34.24%。

第2位 公營部門瘦身失敗
特區政府不成比例的開支增長,早在殖民地時代已經埋下了伏筆。可是在金融風暴之下特區政府的取捨,在增加開支以圖刺激經濟和減輕市民負擔之間,作出了最錯誤的決定。當時的特區政府雖然明白到要進行一定的節流措施,可是在龐大的公務員和專業壟斷組織的政治壓力下,只可以做些像「資源增值計劃」那種既沒有實質貢獻但又擾民的表面工夫,更遑論遵守《基本法》所規範的「量入為出」精神。
無法有理性地節流,特區政府更慷慨地將已經不足的公帑作利益輸送,結果便惟有向廣大的市民開刀,這也是背棄積極不干預之不歸路的第一步。最諷刺是,竟然是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陳佐洱,在95年指摘殖民地政府福利開支過高,指「照這個速度往前開,不用多少年,肯定會車毀人亡,而車上坐的正是六百多萬香港市民。」

第1位 越供越窮強迫金
要數對自由有最大傷害的政策,莫過於每月從市民手中拿走一部份收入做強迫金。
不少中產納稅人以為,只要人人都供強迫金,最終會減少老人福利開支,除笨有精也。不過,這個幻覺的最大犯駁,就是連中產納稅人每個月以上限供款,尚且不足以負擔退休開支,低收入的、沒有收入的,又何來足夠的強迫金來供退休後使用?
強迫金推出至今,未見其利,先見其害。有政治人物提出全民養老金,簡而言之就是將強迫金共產化,無論有收入的,沒有收入的,有資產的,沒有資產的,都不用為退休計劃,只要年屆退休之齡,一律公家包底。怕人口老化帶來福利開支暴升而支持強迫金的人,請你們擦亮眼睛看事實吧!
香港人對自己的未來,各有打算,但強迫金卻要市民將收入拿去儲蓄,而且儲蓄的選擇又極為有限,沒有太大競爭,以致管理費高昂,到退休時被管理費蠶食接近一半。遭人發現「迫金騙局,越供越窮」之後,迫金局的官僚只耍花招,美其名讓僱員選擇迫金公司,卻又限制只能每年轉換一次。說穿了,其實迫金局旨在維護迫金公司的利益,而不是真正想引入競爭,令市民有更多的選擇。

後語
人誰無過,改過便是。列出來的惡政,多是好心做壞事,更多是制度的扭曲帶來的後果。有些惡政,像強迫金,改與不改,幾乎只在一念之間,其實只要立定心腸,認清問題的根本,實在不難撥亂反正。有些死結,像教育和公營部門過份臃腫,當中有千絲萬縷,連環相扣的因素,非要有長遠改革的決心不成。
在未來的五年內,要是特區政府能解開其中一二,已經是功德無量,值得留名青史了。

李兆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