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貨學券之不方便的真相

去年10月11日,高明輝、宋漢生、孫柏文和我出市區跟黃牛吃飯,當天剛好是特首曾蔭權發表施政報告的日子。回程往將軍澳工業時,我們在地鐵上看到有關計劃推行學券制的短訊,幾個人都肯定這是當天《蘋果批》的題目,不過我們仍未知道細節,不敢為事情定案。可是,我記得其中有人說︰「如果是真的,那我也支持他連任下屆特首了!」
回到蘋批辦,我們立刻上網看詳情。看罷,我們的共識是︰這是A貨,要是我們不打假,不但會對正版學券的形象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更會害了我們的孩子。後來的歷史也告訴我們,A貨分化了幼兒教育界;有些幼稚園在無可奈何之下屈服,有的為了堅持自己的辦學理念,寧願放棄學券。試問要是良好善意的政策,又怎會設計成如此剝削和分化?幼兒教育,向來都是最少官僚直接干預的一環,也自然是最百花齊放的一環,我們擔心A貨是官僚干預的第一步;我們更為孩子憂心,怕他們要在千篇一律的官樣幼稚園度過童年。
A貨,苦了幼兒教育工作者,以及家長和孩子。有堅拒屈服的幼稚園,今年開始就要在一個不平等的環境下競爭。家長和孩子,本來應該受惠,有更多的選擇,可是,現實告訴我們,A貨就是A貨,藏匿於細節的魔鬼和教育官僚,總會在大家不為意的時間出來咬人。
讀者葉太昨天告訴我們,她的孩子今年將入讀九龍塘一間只有K2及K3的非牟利幼稚園,而這家由教會營辦的幼稚園,收費一點不高,完全符合官方宣佈的條件而受惠於學券制。可是,幼稚園的申請被拒絕了,大家可知道理由是甚麼?

原來這家非牟利幼稚園,以英語授課。教育官僚認為既然幼稚園可用英語授課,服務對象就不是本地兒童,拒絕了申請。
是教育官僚不了解家長的心態,還是他們本身就抱有大家長心態?又或者,因為英語授課,觸動了這些一心要全面強制推行廣東話教學的教育專家?又或者他們以為住在九龍塘、懂英語的家長,已經是富裕的一群,所以便拒絕這個申請?我不是高深莫測的教育官,猜不透他們心底想甚麼,我只知道香港市民的普遍預期是︰只要孩子就讀的幼稚園,半日制的每年學費不超過24,000元,全日制則在48,000元以下,便可以享有學券。
官僚當然可以在細節中找出他們的理據。不過,《蘋果批》要告訴政治問責的局長和特首,市民的怨氣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一點一滴積累起來。這事雖看似芝麻綠豆,可是易地而處,任誰都會對政府感到失望。
記得當天,特首是這樣說的︰「……我們準備集中力量,從支援家庭出發,減輕家長的財政負擔。為此,我們將以『學券』形式為三至六歲兒童的家長提供學費資助,繼而理順各項現有的資助計劃。由下學年(即2007/08年)起,以提供『學券』予家長為資助方式,每名學生全年的資助額最高為一萬三千元……」
學券,本意就是從支援家庭出發,這一點,特首也說得清楚。只要是身為香港市民的家長,願意相信他們選擇的學校,官僚又豈有指三道四的餘地?這一點,相信特首也明白。我們的主觀良好願望是︰最初的構想,只不過是被自以為是的官僚騎劫和扭曲;那麼,請快快還家長和幼兒工作者一個公道的正貨學券吧!

李兆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