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委的迷思

首先,回歸已經十年了,我相信香港人大多已經認定了特區是中國不可劃分的一部份;要是不認同這個概念的人,也絕大多數在回歸之前已移民他方。留下來的,雖然不可以說是狂熱愛港愛國分子,但至少也不會對特區的成立有太大的抗拒吧!在這個大前提之下,其實香港早就具備落實推行民主政制的條件。
可是,北京放心不下,在制度中置立多重關卡,也在社會上建立不同的支持,以肯定在不同的時空,都有對香港有發揮影響力的渠道。事實上,《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份。」可以說是整份文件的總綱領。其他的條文,最終目的也是要在不同範疇,構造一套制度去確保北京對香港主權不受破壞。另一邊廂,當年鄧小平許下的「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言猶在耳,再加上香港是個國際城市,世界各地的企業、商會、傳媒和外交官,都將特區所發生的事情看在眼裡,所以北京就算要影響特區的運作,也只可以間接地進行,或許這就是香港最獨特的政治環境。
提名委員會也好,選舉委員會也好,它們存在的唯一功能,就是要作為北京間接控制特區的把持;而行政主導的設計,也是看中了公務員傳統的穩定和服從,並假設以此作為管治的中軸,將會是最有利維繫北京對香港行使主權的安排。可是,從政府建構的角度來看,現行安排下的選舉委員會,不但令行政主導的認受性及自主性受損,更令《基本法》的總綱領從根本不斷被破壞。
為了這次綠皮書諮詢,《蘋果批》嘗試在網上及過去數年的新聞報道中搜尋有關「港獨」的言論,發現除了大陸的官辦媒體和處理港澳事務的機關人士,最積極鼓動港獨討論的竟然是一群口頭上表現得很愛國的社會人士,當中更有不少是選舉委員會等小圈子中的活躍分子。我們對這個結果並不感到意外。相反,這肯定了我們一直以來的一個推論︰香港政制鼓勵了一群政治上的既得利益者,不斷煽動不信任的情緒,以離間香港和北京的互信,並藉此鞏固他們自身的獨特政治身份及利益。
在扭曲的誘因之下,人的行為也自然變得扭曲。我們無謂去問這些人究竟是否真心愛國愛港,因為這種問題再糾纏下去也不會有答案,但從客觀的事實可以知道,選委和建議中的提名委員會,帶來反效果,也根本地違背《基本法》總綱領的精神。而且選委也好,提名委員會也好,雖然沒有實質的立法和行政權力,可是在政治上卻有著隱含的影響力,處處在干預政府的施政,這就是香港政治運作的現實。
這個死結在今次的綠皮書諮詢必須要徹底解決。綠皮書雖然前設了提名委員會的存在,但這並不代表不可以盡量令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更難被少數既得利益者長期控制,以及減低提名委員會的影響力。所以,我們贊成將特首提名的門檻盡量降低,以增加選舉的競爭性。事實上,現在保守既得利益派要求訂出可獲提名人數上限,是轉移視線的伎倆。要知道,政治現實根本不容許在野的政治陣營分薄僅有的票源;再者,要是在野政治陣營真的選擇去分薄票源,對現在執政的建制中人不是天大的好消息嗎?另一方面,就算提名委員會的人數和組成界別不變,其產生過程也必須符合公開及平等的原則,以制衡現在的既得利益尾大不掉的問題。
循序和漸進系列.三之三

李兆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