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07

入股巴克萊 太多美元真無奈

中國政府擁有的國家開發銀行,入股英國巴克萊銀行(BarclaysBank),成為股東之一。繼早前中國政府入股Blackstone之後,中央再度動用國家的資金,成為外國大企業的小股東。值得一提的是,Blackstone是國家開發銀行在是次交易中的財務顧問。
中央政府接二連三的出錢購入股權,無非希望為中央政府過剩的資金泄洪。現在中央政府的資金,就有如侏羅紀公園內,過度繁殖的速龍一樣,在其規範之內,數量過多,要放走一點,希望可以紓緩一點壓力。
要直接購買人家的公司、大手購入成為大股東嗎?但兩年前中國政府利用中海油,希望收購美國的石油公司Unocal,明明中海油出手比對家狠,收購價較高,最後卻因政治問題,被迫離場。事件不但令中央政府知道,想以全面收購來送走資金,有一定的難度,不是你有錢便行,更令全球華人知道,中國人手中的美元,購買力並不如白種人的,即使中國人肯出比白種人更高的價錢,到交易之時,也會因種種理由,被拒絕交易。
眼見無法操縱外資公司的大股東,在外資面前,中國人即使有份參與,卻沒有支配性的控制權,中央政府改為購入股份,作為外資企業中的小股東。先有中央政府借國家外匯投資公司的名義入股Blackstone,如今又有國家開發銀行購買巴克萊銀行的股份,所用的公司名稱不同,但明顯的是,來來去去都是用政府錢,亦即是用人民的錢去購買外資公司的股份,最終達到排洪的目的。
《蘋果批》向來反對政府介入市場,作直接投資。因為政府一旦直接參與,有股份在手,便會有誘因去提升公司的盈利,而政府有其強迫的能力,為了達到目的,有可能會做出損害消費者和人民的舉動,來提升公司的盈利,以增加政府的收入。
《蘋果批》認為,政府在投資市場上,越少介入越好,盡量避免如購入私人公司股份般親自參與。問題是,如今中國資金氾濫,若中央政府真的想排洪,最佳的方法,是購買黃金和白銀這些原始貨幣。因為購入黃金和白銀,不會製造出誘因去損害消費者。與此同時,對美元沒有信心,不相信美元可以保值的話,也可以利用黃金和白銀作為儲備。
但如今中央的做法,明顯是希望直接投資到市場上。一旦中央政府為了提升自己有份入股的公司盈利,作出政策傾斜,例如批出專營權,只容許某大行輸入某種貨物之類的政策,將官僚和企業的利益綑綁在一起,到頭來受害的,只會是人民。

高明輝

影視神話 誰人說謊?

書展前夕,有影視處職員認為,一本封面印有油畫《PsycheReceivingtheFirstKissofCupid》的書籍《愛情神話》不雅,故要求書商收回。
將法國的國寶級名畫,列作「不雅」,有人說,是一件國際笑話。
可是,影視處如今的所作所為,是否國際笑話,見仁見智。因為你以為把人家的國寶列為不雅,是件很「國際」的事,但一來,人家可能不知道;二來,就算是知道了,也可能不放你在眼內,明知你要扮白癡逗人發笑,也不擠出半個笑容來可憐你。但不容否定的是,你把人家的國寶列為不雅,將心比己,人家把你的甚麼國寶級畫像雕塑,也無緣無故的列為色情,不會是一件令人捧腹大笑的事。
好了,再看看「遇害」的油畫《PsycheReceivingtheFirstKissofCupid》,有甚麼「不雅」之處。
先別訴諸權威,不要管它是甚麼洛可可風格(Rococo)、甚麼原作放在羅浮宮之內、甚麼法國國寶級藝術品,看看下圖(見左圖),看到這一幅畫,不論本身有沒有藝術修為,腦筋正常的人,即使不是將它看成是一件藝術品,也很難將它當作不雅的物品般使用。能夠將一幅油畫聯想到不雅、色情,當事人腦袋,想必是異於常人。難怪有網友刻意為畫中的主角添上衣服和格仔(見右圖),以迎合當局異於常人的道德標準。
影視處在自己的網站上,寫明會「緊密依隨社會的品味和道德尺度」。可是,執行起來,卻又用原教主義的極端道德水平,一見裸體,即認為是色情,要求書商收回。
如今影視處處長走出來,否認指控,表示「未有要求書商收起懷疑不雅刊物」。按照處長的說法,即是書商說謊,影視處人員從沒有要求書商收回。但同樣有可能的是,影視處處長說謊。若果是後者的話,便是一個相當嚴重的政治醜聞,公然說謊的官員,自然要問責下台。
馬時亨局長,為了新班子著想,應嚴正徹查,到底誰是誰非,還沒有說謊的一邊一個公道啊!

高明輝

由生豬到宏調新招

好了,現在有兩個社會問題,請用過去中國政府一貫的處理手法去解決。
(一)中國股市出現泡沫。
(二)生豬供港市場遭到單一代理把持,令到價格上升。
換轉是以往中央政府的處理手法,自然是要打壓、加強調控之類。
可是,股市本身是有用之物,公司透過股市來集資,然後籌措得來的資金投資到回報更高的項目之上,促進社會繁榮之餘,也令股東得益。為了抑制泡沫而過份監管和打壓股市,最終令到公司集資困難,難以得到資金來發展,阻礙社會進步。
同一道理,供港生豬是由國家欽定的單一代理去營運。單一代理之下缺乏競爭,令到價格上升,解決的方法不外乎開放市場、引入競爭,令價格下降的同時,也提升豬肉的質素。
但若在此時中國政府按照過去一貫的做法,見生豬價格太高,加強調控,例如強迫內地豬農將生豬供應到香港,增加供應以穩定價格,最終的後果,自然是令內地豬農將劣質或有病的豬肉供應到香港。
不過,中國政府在經濟上,似乎已經有所覺悟,明白到政府的干預,不能達到目的之餘,更會引發其他不良後果,在處理以上兩個問題的時候,採取了擁抱市場的開明做法。
昨天,國務院宣佈,由八月一日起,將儲蓄存款利息稅的稅率,由原先的百分之二十調低至百分之五。中國的股市出現泡沫,要加強調控、打壓股市嗎?便會令公司難以集資,影響市場正常運作。但難得的是,中央政府沒有採取一貫打壓的做法,反而減低儲蓄利息稅,提升其他投資的回報,透過市場的力量去疏導過份投資在股市的資金。
正好在同一日,香港政府和國家商務部達成協議,開放生豬供港市場,打破本來由單一代理負責內地入口生豬的局面,希望最終令生豬代理的數目提升至三間,加強競爭。而且在供應方面,亦表示歡迎港人在內地建設豬場,自選代理以供應活豬到港。
《蘋果批》明白到,香港的生豬市場,在生豬來港後的拍賣程序上,是由一個單一的代理人把持,要真正全面開放內地入口生豬市場,無疑是在引入更多代理行的同時,亦要一併開放拍賣會,代理行、拍賣會透過價格、質素、貨運速度等競爭,市民在有選擇之下得益。不過,如今在供港生豬市場之上引入更多代理,帶來競爭,明顯地是開放市場的第一步。
減低利息稅和開放生豬供港市場,兩項都是減少干預、擁抱市場的政策,中國政府是不是故意選擇在同一日宣佈,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央在處理經濟問題,不再用一貫打壓的政策,反而透過市場的力量,改行開明而有效的方法,絕對值得一讚。

高明輝

馬局長,請捉鄭美施照肺

馬時亨局長︰
老實說,影視處這班冗員搞出來的糊塗賬要你來負責,是有點不公道。畢竟,這班港版塔利班的打手,又不是你請回來,這個部門更不是你要求開創的;再者,你成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當家還不到一個月,實在不應該要你去問這個責。可是,影視處這個爛攤子,已經成為香港文化創作界的眼中釘,若局長閣下不及時整治他們,只怕這團火總有一天燒到你的頭上,到時再來收拾殘局只怕太遲。
不是嗎?昨天你才公開向兩位在日本國際漫畫獎中得獎的香港漫畫家道賀,也承諾會致力向創意行業提供有利的發展環境。影視處的官僚,偏偏就要跟你過不去,當著香港七百萬人說FrancoisBoucher的作品是色情。他們可能不知道,Boucher是法國皇室的首席畫師,也是十八世紀最被稱頌的洛克克風格(Rococo)代表人物。被影視處的港版塔利班盯上的那張《PsycheReceivingtheFirstKissofCupid》,收藏於法國羅浮宮博物館。又或者,那管你甚麼羅浮宮,不用理會甚麼洛克克,單看那淡黃色的油彩,怎樣也不似甚麼淫穢產物。影視處的冗員何來高高在上的超然道德標準,一口咬定那是色情?他們不是港版塔利班是甚麼?難道以前阿富汗被極端回教原教旨主義者騎劫的日子也很有利創意行業的發展嗎?
毫無疑問,影視處的港版塔利班,為香港的文化創作界提供了不少笑料,也累積了很多怨氣。不過,怕這只會令香港蒙羞。馬局長,請你試試搜尋這件事的報道,我身為香港人,見到也忽然覺得香港很「老土」。對上一回「不雅大衞」事件,至今仍然是笑柄一個,影視處又來先斬後奏,我真的懷疑,究竟我們是否有需要好好檢討這個影視處的存在價值?
讀者藍天蔚曾向影視處投訴家計會03及05年的賀卡不雅(見7月9日本報《論壇》版),卻換來一句簡單的:「本處經調查後,根據審裁處的標準,認為閣下所投訴的動畫片段既非淫褻亦非不雅。」那可是好多好多條陽具彈彈跳跳的動畫啊!影視處既可以覺得非淫褻亦非不雅,又是甚麼道理去咬定羅浮宮博物館的收藏品是色情?
在超連結男事件後,我也以私人身份投訴雅虎香港的搜尋頁上載有色情連結,可是卻換來一句hk.yahoo.com是外國網站故不受理的藉口。奇怪的是,影視處在這個回覆之前,曾莫名其妙地給我一封電郵,說超連結男是directdisplay了色情照片,而不是簡單的只貼了一條連結。難道影視處以為我不明白案情,還是以為雅虎的圖片搜尋沒有directdisplay?問題是,雅虎香港,是香港公司;它們的圖片搜尋,也的確有directdisplay了色情照片。
我絕對有理由相信,影視處的冗員先斬後奏的慣例,是專斬無力反抗的蟻民;見到是有財有勢的雅虎,卻用盡一切辦法避免正面衝突。說到底,影視處的冗員要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就要在道德高地上四出找蟻民踐踏。死的蟻民越多,他們就以為自己的成就越高。我說影視處的是冗員,絕對有根有據。再者,就算以特區政府一向謹守法治的原則,影視處的手法仍有值得質疑的地方。我真不知道,公帑這樣使用,是否合乎分寸。
馬局長,我想你要找鄭美施(影視處處長)照照肺,要她出來向公眾道歉,也想想甚麼時候殺掉這個充斥冗員的笑話部門吧!

李兆富

食物安全的深層迷思

據說,大白兔糖曾經是周恩來最喜愛的零食,甚至是72年美國總統尼克遜訪華時的國家級禮物。所以,當消息指菲律賓食品及藥物管理局在大白兔糖驗出甲醛並頒令禁售。雖然大白兔糖的生產商上海冠生園隨即發表聲明,不排除出事的可是假冒的大白兔糖,不過,事件始終令不少人擔心,究竟這個世界還有甚麼食物可供安全食用?
過去幾年間,每隔一段時間,食物安全問題便成為新聞焦點。不過,忽然爆發出如此一大堆的食物安全問題,至今似乎仍然未有一個合理解釋,去拆解這個突發性現象。普遍的認知,就是中國大陸出口的食物數量日增,不過由於大陸商人缺乏道德意識,所以連帶有害食物也氾濫全球。
另一個說法,將矛頭指向貿易封閉主義,特別是已發展國家的政治既得利益者,透過挑撥起公眾恐慌,為封鎖農產品及食物貿易的舉動埋下伏筆。代表中國大陸出任世衞總幹事的陳馮富珍,便在周一煞有介事地提出,食品安全問題不能單單針對中國,並要求無論窮國富國都要好好監管食品生產,明顯是同時衝著以上兩類講法提出,也反映到食物安全早已由簡單的民生問題提升至外交層面。
不過,無論是以上那一種講法,其實都未能解答為何出現食物安全問題的個案數目在幾年間突然暴增。說是大陸商人唯利是圖,試問幾年間可以有甚麼巨大的根本改變,令大陸商人「忽然」不顧消費者死活?要知道,過去幾年間,資訊其實比過去更加自由流動,消費者對食品生產商的監督應有增無減。大陸的黑心食品事件,其實不少是由政府控制的官辦媒體揭發,要說是貿易封閉主義之下的輿論戰,似乎也不完全說得過去。
當然,可以說一直以來我們的日常食品都存在著各種有害成份,只是向來沒人在意,所以也相安無事。要是這說法成立,大前提就是當前所謂的食物安全問題,其嚴重性或多或少被誇大了。事實上,在不少有關食物安全事件中,有問題食品的有害成份含量甚為輕微,除非大量進食,否則對人體的影響並不顯著,而此等資訊通常都較易被人遺忘,加上執法機關也傾向以寧緊勿鬆的態度處理,令到普遍消費者產生食物不安全的觀感。
從經濟學角度分析,食物安全問題是典型的資訊不對稱。靠官僚機構來解決資訊不對稱的問題,通常的結局都會對資訊流通產生扭曲,反效果就是另一個極端的誤解*(misinformation)。當然,站在整體社會效益來看,這種betterbesafethensorry的態度也並無不可,只要不構成非理性的恐懼及不安,似乎已經是暫時為止最政治正確的局面。或者資訊科技的發展更上層樓,會有聰明的創業家想到解決的辦法。

*Misinformation這個概念在中文似乎沒有完全對等的繙譯,還望高手賜@@。

李兆富

至驚強醫金

官老爺說︰「大家都多儲點錢,老來就可以不愁衣食,再儲多一點,連睇醫生都無憂!」
戰戰兢兢的蟻民低聲問︰「後生那些又如何?食風乎?」
官老爺又說︰「只不過叫大家儲丁點兒錢,又不是要你的命!」驚堂木一拍,嚇得蟻民銀也從口袋裡跳了出來。
沒錯,強甚麼金都不是要你的命,只不過要你的錢。強盜流氓也不是要你的命,不過肯定是要你的錢。
香港人的儲蓄比率之高,在金融風暴前,差不多是世界之最,就算經歷過建華之亂,仍然一點不差。偏偏我們的官老爺,時分秒都在唬我們︰「香港人又自私又短視,不來點強搶、強迫……老來擔保個個都要流落街頭,靠施捨度日。」老實說,要不是官老爺一言驚醒,可能我永遠不知道原來香港人如此無賴。
不過,要是香港人真的如此無賴,迫金又有甚麼意思?有沒有迫金,無賴一樣會騙綜援。要怪,便怪福利太氾濫。現在不去改革福利,反而向中產迫金,你說是不是荒謬絕倫?
又或者,無賴的不是我們。強迫金劫財劫息,多得老外DavidWebb的踢爆,已經是人盡皆知的港式醜聞,新任的強迫金主席范鴻齡半推半就的說讓打工仔自行選擇迫金公司,卻沒有時間表。
迫金公司又說,競爭最終對消費者不利。怕競爭?無謂阻住地球轉,退出市場便是!香港官府只會對蟻民迫金,又怎會在太歲頭上動土,迫財大氣粗的做生意?迫金公司的口,聽來就像綁匪一樣︰「別怪我們對肉參不利!」

就是這樣,香港人在2000年1月1日成了迫金公司砧板上的肥肉。
不過,號稱官方智囊的至驚基金,仍然嫌香港人口袋裡的銀@太多,挺身而出,為了香港賤民最尾兩年著想,提出強醫金,要我們被迫金宰割之後,再進貢醫管局,為不斷膨脹的醫療官僚大花筒填補開支黑洞。
醫管局的經常營運開支,由1998年的242億增加至2004年的313億,增加了71億,幅度近三成!無獨有偶,醫管局醫生及牙醫的人數大幅增加了36%!不過,可能大家不知道,醫管局經常營運開支,八成以上是薪酬及有關津貼。你說醫療開支的增加,是因為人口老化,還是因為醫管局老化?
同期,香港整體人口只不過增加了5%,60歲以上實際增加了11萬人,若按照至驚基金的邏輯,每名長者每年的醫療開支高達64,500元?按照至驚強醫金的偉大構想,儲蓄幾十年,才得十幾萬,簡單講句,要是大家老來真的有病,最多可以撐兩三年。至驚強醫金,名副其實是為了大家的最後幾年,你又叫人怎去反對他們的好心?
最後,祝大家身體健康。又或者學老外的講法︰一日一蘋果,醫生遠離我。

李兆富

選委的迷思

首先,回歸已經十年了,我相信香港人大多已經認定了特區是中國不可劃分的一部份;要是不認同這個概念的人,也絕大多數在回歸之前已移民他方。留下來的,雖然不可以說是狂熱愛港愛國分子,但至少也不會對特區的成立有太大的抗拒吧!在這個大前提之下,其實香港早就具備落實推行民主政制的條件。
可是,北京放心不下,在制度中置立多重關卡,也在社會上建立不同的支持,以肯定在不同的時空,都有對香港有發揮影響力的渠道。事實上,《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份。」可以說是整份文件的總綱領。其他的條文,最終目的也是要在不同範疇,構造一套制度去確保北京對香港主權不受破壞。另一邊廂,當年鄧小平許下的「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言猶在耳,再加上香港是個國際城市,世界各地的企業、商會、傳媒和外交官,都將特區所發生的事情看在眼裡,所以北京就算要影響特區的運作,也只可以間接地進行,或許這就是香港最獨特的政治環境。
提名委員會也好,選舉委員會也好,它們存在的唯一功能,就是要作為北京間接控制特區的把持;而行政主導的設計,也是看中了公務員傳統的穩定和服從,並假設以此作為管治的中軸,將會是最有利維繫北京對香港行使主權的安排。可是,從政府建構的角度來看,現行安排下的選舉委員會,不但令行政主導的認受性及自主性受損,更令《基本法》的總綱領從根本不斷被破壞。
為了這次綠皮書諮詢,《蘋果批》嘗試在網上及過去數年的新聞報道中搜尋有關「港獨」的言論,發現除了大陸的官辦媒體和處理港澳事務的機關人士,最積極鼓動港獨討論的竟然是一群口頭上表現得很愛國的社會人士,當中更有不少是選舉委員會等小圈子中的活躍分子。我們對這個結果並不感到意外。相反,這肯定了我們一直以來的一個推論︰香港政制鼓勵了一群政治上的既得利益者,不斷煽動不信任的情緒,以離間香港和北京的互信,並藉此鞏固他們自身的獨特政治身份及利益。
在扭曲的誘因之下,人的行為也自然變得扭曲。我們無謂去問這些人究竟是否真心愛國愛港,因為這種問題再糾纏下去也不會有答案,但從客觀的事實可以知道,選委和建議中的提名委員會,帶來反效果,也根本地違背《基本法》總綱領的精神。而且選委也好,提名委員會也好,雖然沒有實質的立法和行政權力,可是在政治上卻有著隱含的影響力,處處在干預政府的施政,這就是香港政治運作的現實。
這個死結在今次的綠皮書諮詢必須要徹底解決。綠皮書雖然前設了提名委員會的存在,但這並不代表不可以盡量令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更難被少數既得利益者長期控制,以及減低提名委員會的影響力。所以,我們贊成將特首提名的門檻盡量降低,以增加選舉的競爭性。事實上,現在保守既得利益派要求訂出可獲提名人數上限,是轉移視線的伎倆。要知道,政治現實根本不容許在野的政治陣營分薄僅有的票源;再者,要是在野政治陣營真的選擇去分薄票源,對現在執政的建制中人不是天大的好消息嗎?另一方面,就算提名委員會的人數和組成界別不變,其產生過程也必須符合公開及平等的原則,以制衡現在的既得利益尾大不掉的問題。
循序和漸進系列.三之三

李兆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