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07

外援不設限 香港波更佳

本地甲組足球聯賽即將開鑼,香港足總放寬了不少對外援的限制,有本地球員擔心,會影響本地年輕球員發展。
足球經常被用作搞保護主義的手段。新球季中,甲組隊伍南華會曾經邀請一名前國際米蘭的巴西球員加盟。那位球員曾經效力的球隊國際米蘭,正正就是足球場上「全球化」的先驅。國際米蘭是從同區的AC米蘭分裂出來,原因是,一百年前,AC米蘭有人搞小圈子,招致內部成員不滿,於是便另起爐灶,更取名「國際」,以示歡迎所有外國人加入。後來兩隊都擁抱外國球員,雙雙成為國際知名的勁旅。
也有球隊仍愛玩地區主義,例如西班牙的甲組隊伍畢爾包。畢爾包有例,盡量起用從該隊培訓的球員,由於位處巴斯克人區域,該隊歷來都有一定人數的巴斯克球員。畢爾包近年成績中等,雖然從未降班,但對比起同樣在西班牙、有加泰隆尼亞種族情義結的巴塞隆拿,後者對外國球員持更開放的態度,巴西的大哨細哨也先後加盟。較為開放的巴塞隆拿,近年的成績比玩地區主義的畢爾包為佳。
早幾年本地勁旅南華會也來玩玩地區主義,搞個「全華班」,最後降班收場,要不是足總挽留,南華去季也不能留在甲組作賽。明顯見到的是,拒絕引入外援,水準高極有限。
當然,球隊自行組成國際化或地區化的球會,也是管理層自己的決定。之不過當整個聯賽都瀰漫著這種保護主義思潮,執法的部門硬要所有球隊一刀切式的趕走外國人,便會拖累整個聯賽的發展,情況就如八十年代的香港足球一樣。
六八年職業化以後,香港足球本來一片繁榮。可是,到一九八六年,香港足總頒佈禁外援令,趕走外國球員,也令重用外國球員的球隊退出。當年禁止外援作賽,最終沒有令香港年輕球員快速成長,反而令香港足球水平倒退,球迷數量漸漸減少,最終影響球員的生計,也令不少年輕人不敢入行踢足球,惡性循環之下,令水平更低。
明顯地,越接納外國球員的聯賽,水平越高,也越受歡迎。引入外國有實力的球員,吸引球迷觀賞,從門票、轉播、出售球衣等得到可觀的收入,最終球會收入增加,以高薪招攬有實力的球員,令球員的生活水平大幅度提升。
這些都不是新鮮的事物,自歐洲波士文條例生效之後,容許歐盟之內,不同國籍的球員自由在歐盟境內效力不同的球會,球員收入倍增之餘,高薪之下,也令年輕人勇於成為職業足球員,有潛質的年輕球員紛紛出現。說外國球員加入,會影響本地年輕球員的發展,阻礙他們上陣的機會嗎?但反過來說,引入外國優秀的球員,本土年輕球員見得世面多,更有利他們的發展。
剛過去的一屆香港聯賽,球壇再次興旺起來,更曾經出現全場爆滿的情況。難得的是,足總此時放寬對外援的限制,不再重蹈八十年代大搞保護主義的覆轍,反而採取更開放的態度,實在對香港足球的長遠發展有利。
《蘋果批》認為,香港足總放寬對外援的限制,不但應伸延至乙組丙組,最終更應全面取消對外援的任何限制,為香港足球注入活力,重拾香港的亞洲足球強國地位。

高明輝

廣告

看圖禁煙 不如廣告戒煙

政府年初的時候,忽然關心市民的健康,大舉禁煙,背後原因,令人費解。說要保障市民免於吸入二手煙,只須把煙民和非煙民分隔開,室內場所列明是否准許吸煙,已經足夠。說要把香煙完全趕絕,建立無煙烏托邦,政府卻又不全面禁止售賣香煙,只禁抽不禁賣,態度模糊。
好了,如今政府不惜出圖恐嚇,希望減低市民吸煙的意欲。說吸煙會危害健康,相信沒有多少人會反對,再在煙包上印上大家已知的信息,成效自然有限。說吸煙會影響健康,所以政府要「做點事」,但政府若要為市民的健康做點事,要做的,相信可不少了。
(一)月餅既高糖,亦高脂,有理由相信會令市民癡肥,繼而引發高血壓或心臟病等病徵。政府出於要為市民的健康做點事,又會不會考慮日後要求月餅生產商,在餅盒上印上一幅損害心臟圖,以警惕市民,不宜進食?
(二)在汽車廣告上,生產商一般都會盡情展示該車輛的性能,說該車有多快,性能如何超卓云云。但現實生活中,卻經常出現交通意外,根據運輸署的統計,去年共有一萬八千多人因交通意外而傷亡。為此,政府又要不要汽車生產商,在出售的汽車上,貼上一幅車禍的照片,以警告購買汽車的人:「駕車,有機會撞車」?
(三)新款手機,越出越多,市民長年追捧。但手機有機會爆炸,剛巧昨天又有人因手機爆炸而受傷。政府若要做點事,不妨考慮強制生產商在包裝盒印上中英文警告標語,如「手機可引致乳頭燒焦」,再在手機上貼一幅被手機炸傷乳頭的相片,以儆效尤。
禁煙政策,走得再遠,亦應僅限於保障非煙民,以免他們受到二手煙影響。其餘的,在不影響他人的情況下,應由市民自行選擇吸煙與否。同樣對健康有害的,為數也實在不少,高脂高糖,偶爾放縱一下,也無傷大雅,不見得要在月餅盒上貼圖。說吸煙有害,所以要貼上恐嚇性圖片,明顯站不住腳。
可能會有人認為,貼上恐嚇性圖片,是為了恐嚇仍未吸煙的人士,特別是青少年,防止他們開始吸煙。但明顯的是,要令青少年拒絕吸煙,應從教育著手,父母、學校管教得不好,印上甚麼圖片也阻止不了他們吸煙。
若說加上恐嚇圖片,是為了嚇怕煙民,令其戒煙。但要煙民戒煙,最有效的方法,自然是鼓勵戒煙商人大賣廣告,做出如減肥熱潮般的戒煙潮。不要忘記,香港有七十九萬多煙民,是個龐大的市場,但廣管局又有例,不許在電視、電台上賣戒煙產品廣告。政府一方面加強禁煙,另一方面又不許戒煙商人賣廣告,不見得政府禁煙是真心為市民健康而禁。
《蘋果批》認為,政府與其搞出一些實效有限的恐嚇圖片,倒不如放寬對戒煙廣告的限制,透過戒煙商人追求利潤的力量,去令煙民戒煙,最終令他們的身體更加健康。在香煙包裝上印上恐嚇圖片,就如小學生在其他同學的作業中畫個鬼臉,希望嚇嚇自己不喜歡的同學,是無聊兼反智。

高明輝

強迫金減價的迷思

強迫金的爭議,不論支持與否,不容否定的是,強迫金的管理費過高,蠶食回報,最終令市民的退休生活質素受損。
有迫金公司宣佈,調低旗下其中一隻保本基金的管理費,由每年百分之二調低至百分之一點二五。
在強迫金仍未正式開放,真正給予市民選擇權的時候,迫金公司無緣無故的減價,實在令人費解。是不是因為政府知道強迫金政策導致收費過高,令市民不滿,為化解民怨,便向迫金公司施壓?還是迫金公司知道透過政策來牟取暴利的日子已經過去,自願減價?不論如何,強迫金管理費用下降,減少複利息之下的蠶食,明顯是一件好事。
問題是,如今減了保本基金的管理費,真的很便宜嗎?早前諾貝爾獎得獎者EdwardPrescott來港,說自己在美國的類似計劃,管理費只收百分之零點一八。如今減至百分之一點二五,不見得是很便宜。
可能會有人說,迫金局要求在保本基金上有不少限制,例如不容許迫金公司收取首次費用及贖回費用,所以迫金公司便要在管理費中收回成本。但強迫金的保本基金,被規定只可用在港元投資項目之上,組合不外乎是港元和債券,要「管理」的地方,實在有限。
加上,市面上類似強迫金的保本基金不多,就算有相似的,管理費一般都較強迫金的便宜,或者回報率較高。原因是,要以港元為保本,放進銀行做定期,回報率隨供款額提升之餘,也不用管理費,比保本基金更實際。本來不受歡迎的,硬要橫空出世,成本自然較貴,但由於迫金局要求,迫金公司便將成本轉介到市民身上,最終犧牲市民退休後的生活質素。

但重點不是保不保本,而是退休生活,如何保障,因人而異。要完全保本的,大可以將收入儲存在床下底。有債在身,例如剛畢業的大學生或正在供樓的人士,最急切要做的,自然是減輕債務,早點還清債項,自然更能為退休作準備。希望將收入投資在教育上的,自然希望將錢用在讀書之上,學成後得到更高的收入,更能為退休作打算。強行要求市民一刀切供強迫金,根本不是真正為市民想的做法,反而會令迫金公司從高昂的手續費中得益。
如今強迫金之下,市民沒有真正的選擇,僱員既不能選擇迫金公司,由僱主代為選擇,更重要的是,市民不可以把強迫金抽走,令到迫金公司在保護下競爭,做得不好,或手續費過高的,在政策保護之下,也損失有限。如今有迫金公司自願減價,不論原因如何,對市民來說,無疑是好事。
《蘋果批》認為,要真正令市民的退休生活得到保障,莫過於將強迫金的「強制性」改為「自願性」。除了讓市民可以自行選擇迫金公司之外,更可以讓市民選擇取回已供的款項,以投資在育、置業等其他方面,希望繼續享有現行制度的,則可以繼續供款。令迫金公司真正面對競爭,減低費用,改善質素,令市民的退休生活質素,得到真正的保障。

迫 金 公 司 : 「 大 減 價 ! 管 理 費 減 至 1.25% 。 」
Edward Prescott : 「 但 係 我 美 國 都 只 係 畀 0.18% 。 」 設 計 對 白

高明輝

對付教科書出版商的辦法

暑假最後一個星期,開學在即,學生是時候購買教科書。有家長指,教科書一年比一年貴。民怨極高。
記得在求學時期,所有同學最希望得到的,便是一本教師用書。學生版的教科書之內,通常都有不同的課前和課後問題。一般來說,在課文內都可以找到標準答案,與其說要把問題做好,倒不如說是把課文內容照抄到問題之上。要是有一本教師用書,書上印有答案,也有教導老師如何上課的貼士,同學得此天書,便可免去抄寫的時間,到老師要求交堂課的時候,知道自己有答案,也就得心應手多了。
當然,現實之中,很難找到教師用書,不是完全沒有,但書局一般不會出售,而教師用書通常也是非賣品,學校答應書商用它的教科書之後,書商便會送一系列的教材予學校,包括那本教師用書。
回到正題,書商大舉投資於輔助教材之上,送甚麼教師用書、光碟等,無非都是想取悅校方,但真正使用教科書的,卻是學生本身。校方夾在中間,見到頭來付款的,不是自己,而是家長,選用甚麼教科書,價錢自然不是首要考慮的,反而若書商能提供一系列輔助教師的工具,更易為校方選中,而輔助教材的成本,亦只會落在家長身上。選擇教科書的,不是最終付款的,而校方亦不會因為選了較昂貴的書,而出現太大壓力,所以不難想像為何家長每年的書簿費也比去年貴。
可能會有人認為,中小學學生人數加起來有八十多萬人,教科書顯然是個龐大的市場,按道理,應該有很多人會加入競爭,在競爭之下,價格自然會有所下調。
不過,教育局在課程上有個機制,書商可將教科書送交教育局評審,經官僚同意之下,便會將該課本放在「適用書目表」上。雖然教育局沒有明文規定學校只可選用書目表上的教科書,但學校一般都不會選擇書目表以外的教科書,以免犯錯。

此一機制,變相提高了門檻,限制了正常的競爭,不善於討好官僚要求的書商不易加入,令到教科書的出版商,來來去去都是那幾間。說教科書一年比一年貴,不要忘記教育局在限制新教科書商競爭之上毛手毛腳,令少數書商壟斷了市場。
但重點不是教科書的價格,因為家長到學校,買的是教育,教科書充其量只是個輔助用品。家長真正關心的,是學生能否學有所成,只要花得其所,再貴的書,其實家長也願意付。
可是,教育局對中小學課程有不少限制,課程內容明明變化有限,書商卻年年推出新版本,以堵截購買二手書之路,家長不滿便由此而起。
要真正解決問題,無疑是取消教育局對課程的管制,令教科書市場的競爭百花齊放;同時也要讓家長有真正的選擇權,令學校感受到家長的壓力,從而更小心選擇教科書,令家長花在子女身上的一分一毫,真正用得其所。要化解書商帶來的民怨,最終都是要令家長有選擇,最終都是學券制。
高明輝

立刻取消跨媒體擁有權限制!

廣管局日前宣佈,無免費電視及收費電視容許「不符合持牌資格人士」行使控制,違反了廣管局管制跨媒體擁有權的條例。《蘋果批》認為,這條條例已經完全過時,應該立即取締。
廣管局有例,除非得到行政長官許可,否則經營者不可以控制不同類型的媒體。根據此例,你經營了電台或印刷媒體,會被視作「不符合持牌資格人士」,不可以同時經營電視台,除非得到特別批准。
管制跨媒體擁有權的原意,是不想有任何人可以經營不同的媒體,令其影響力大得可以去挑戰殖民地政府。不容許任何人營辦不同類型的媒體,除了阻礙投資之外,更重要的是,令有能力辦媒體辦得好的人,不能同時經營。要是無免費電視高層辦得好,卻被條例阻隔,不能到收費電視的一邊經營,因此而失去了經營得好的電視台,受損的便是觀眾本身。
可能會有人說,防止有人控制不同類型的媒體,是為了防止壟斷,也防止誤導。但互聯網的出現,正正令到媒體本身不能壟斷,也不能誤導。
有人擁有了電視台、電台等不同的媒體,就可「壟斷」發佈消息的方法?但在網上,每個人都有能力發佈消息。方法既不難,也不用花很多心機,只需要開一個博客。不要少看博客的威力,不少博客甚有叫座力,影響力隨時比傳統媒體更大。連一般市民都有能力發佈消息,媒體本身根本不可能「壟斷」。
同一道理,既然在網上世界,人人平等,要是有跨媒體集團作出誤導,網上世界自然會有人跟進,在搜尋器、討論區、博客等網頁中互通,令市民得知真正的消息,跨媒體的公司根本不可能誤導市民。
反過來說,網上監察傳媒比任何政府的監察有效得多。要是傳統媒體出錯,在互聯網的世界之中,消息立時宣揚開去,比政府的甚麼監管快得多。更有可能的是,互聯網的監察力量,令其他傳媒爭相報道,最後令出錯的傳媒自行認錯,澄清真相。互聯網令市民在不同的途徑,也能得知真相,真正做到監察媒體的功效。
互聯網既然已經可以防止跨媒體條例聲稱要防止的問題,管制跨媒體擁有的條例繼續存在,只會令真正有能力在不同媒體中經營的人士,不能同時經營,媒體之間的競爭減少,最終損害消費者的利益。
《蘋果批》認為,管制跨媒體擁有權的條例已經完全過時,應該立即取締。政府真正要做的,是保持網上世界資訊自由流通,不應引入形形式式的限制,或像早前的「迪迪尼」、貼連男般來製造網上白色恐怖。在資訊自由流通之下,傳統媒體不論是刻意誤導,還是無心之下出錯,也能在千千萬萬的網民監察之中,最終令市民得到更快更準確的消息。

高明輝

我老竇唔夠錢

九歲神童沈詩鈞正式被浸會大學取錄,在鏡頭前,時而玩咪,時而擺出勝利手勢,盡顯童真。哥哥在英國牛津讀書,沈詩鈞卻選擇浸會大學,有記者便問他,為何不在英國繼續升學,他答"Myfatherdoesnothavesufficientmoney."(我老竇唔夠錢)
奇怪了,讀大學,政府不是有資助的嗎?為甚麼到讀起來時,又不能選擇到外國讀大學?香港政府資助高等教育,每年約付每名學生二十萬元學費,其餘的四萬多元,由學生自行支付。資助的條件是:學生一定要在本地讀大學。
問題是,究竟政府資助高等教育,是為了令學生得到最好及最適合的大學;還是透過資助大學,令本地大學既得利益集團得到保護,犧牲學生的未來?
好了,要是現在政府不論大學所在何地,只要閣下的子女有大學收,政府都會每年寄一張二十萬元的支票給你,作為大學的津貼。對原本不能負擔子女到外國讀書的家庭來說,選擇忽然由八間變成全球任何大學。
政府不再經教資會分配款項予大學,改為直接資助學生。忽然之間,是多麼海闊天空的一回事。要是哈佛收了你的子女,該校學費約港幣二十四萬一年,在政府的資助之上,要額外多付四萬元學費,但只要閣下願意,政府也不會理會,學費多除少補。要是你的子女對動物有興趣的,希望長大後當獸醫,雖然香港的大學沒有提供相關課程,但直接資助學生之下,則可跑到適合的地方,追尋夢想。畢竟最重要的,是你的子女能否成才。
可能會有人說,容許學生透過政府資助到外國的大學讀書,會令香港的大學面臨淘汰。但政府資助教育,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令學生得到最好及最適合的教育,讓他們在資助之下有更多選擇,明顯會令學生得益,符合資助教育的原意。
再者,香港的大學,本身有其競爭力。近年本地大學在內地招收,吸引到不少內地「尖子」報讀。慕名來港的,不僅是得到獎學金的內地生,自費來港讀書的內地生也為數不少,證明香港的大學本身有一定的吸引力。
直接資助學生,容許香港學生利用資助出外讀書,本地大學不能再利用政府資助來避免跟外國大學競爭,自然要提升質素。競爭之下,大學要生存,惟有提升質素。本地大學質素有所提升,也就更能吸引內地和海外的學生報讀,收生再不是問題。
政府明明有資助,卻只限本地大學,「老竇唔夠錢」的學子,未能在更適合自己的海外學校升學。政府是時候改革大學資助方法,推行大學學券,以學券的形式,直接資助本地學生,讓學生有更多選擇,到本地或外地的大學升學。最終,香港人對生兒育女的憂慮減少,對自己下一代的未來更具透明度、更有信心。

高明輝

效率不改革 醫金不用談

香港人從來不怕花錢,值得的,再多的錢也願意花;相反,沒有效益的,一元也不希望付出。
早前,智經研究中心建議市民額外繳交強醫金。初期的建議,要市民於六十五歲時才可使用強醫金,到有病要住院時,又指定要住公立醫院,諸多限制。市民見識過強迫金的「高成本、低效益」之後,不易輕易上當。
有見及此,智經的報告將會作出修訂,據報道說,會將供款下限由月入五千增至八千,及容許戶口持有人動用醫療儲蓄的部份結餘,去購買醫療保險等等,以博取更加多人支持。但不論如何修訂,強醫金從來沒考慮過要解決香港公共醫療的效率問題。
要是在效率上出現問題,再多的錢,也如拋進無底深潭,錢是付出了,但卻沒有效益,根本不值得多花。
再看看醫管局的經常營運開支,當中73%花在薪酬和津貼等項目上。可能會有人說,醫管局肥上瘦下,高層人工高之餘,也人數眾多,所以花得不合理。
但明顯的是,只要能夠用得其所,接受高薪的人士,能夠幫助更多病人,或能更有效地分配資源,最終令更多病人得益,人工高低,根本不是問題。能夠幫助更多病人的醫護人員,絕對值得獲更高回報,以示獎勵,病人也將因此而受惠。
但現存制度之下,有否容許公立醫院上下,按照表現去調整薪酬,獎勵更有心機去醫治病人的醫護人員?
早前,醫生威脅罷工,要求加薪,醫管局最終讓步,表示會按年資來加薪。
不論表現,按年資加薪這回事,誘因錯配,服務質素的進步不會高到那裡去。有心有力的醫生,卻見到一大堆「滑了牙」但年資較高的醫生收入比自己更高,不但會消磨他們的意志;並且少做少錯,不錯不炒,只要不炒就加薪,試看誰會主動爭取表現?久而久之,人工是增加,表現卻沒有相應提升。
醫生加薪,自然會令醫療費用增加,但醫療的質素卻沒有因此而提升,更有可能的是,薪酬按年資而定,變相鼓勵平庸,令醫療質素下降。近年,醫管局不是鬧逃亡潮嗎?大家覺得,走的醫生會不會就是最積極進取的一群呢?
越投放資源在這個公立醫療制度上,越令醫療質素下降,最終受到損害的便是市民本身。《蘋果批》認為,要研究醫療融資,應先改革公立醫療制度下的薪酬制度,令公立醫療體制上下,皆按表現而釐定薪酬,公帑用得其所,提升效率之餘,也不會因制度存在問題而損害市民健康。
如今智經不談公立醫療制度的效率,反而叫市民把更多的錢投放在這個制度之上,不但未能解決醫療效率問題,更會危害市民健康。強醫金危害健康,為市民健康著想,不要讓它成真。

高明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