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貨學券 管得多 選擇少

A貨學券尚未正式兌現,已經有私立幼稚園負責人決定關閉轄下的幼稚園,理由是,學券制不利獨立幼稚園經營。
學券制的原意,是希望把官僚趕走,直接將錢交到家長的手中。選擇那一間學校,由家長決定,官僚除了分派資源之外,一概不管。家長主導,學校不敢怠慢,為了吸引家長青睞,便要提升質素。改用學券,自然是希望官僚不再在教育上指指點點。「廣東話教學」之類的政策,不受家長歡迎之餘,更拖累香港學生的英語水平。
政府去年宣佈推出幼稚園學券,奇怪的是,將幼稚園分化為牟利和非牟利。政府的A貨,只資助非牟利幼稚園,牟利的獨立幼稚園除非放棄自身的辦學理念,轉制為非牟利,否則在三年過渡期之後,不能得到資助。
回到政府尚未資助學前教育時,家長要送子女到幼稚園上課,要自掏腰包,有平有貴,但對家長來說,牟不牟利、學校內有沒有「姨媽姑姐」,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幼稚園要辦得好,令子女得到優質的教育。辦得好,有口皆碑,自然吸引家長上門,增加收生;辦得差,要繼續經營,便要改進,否則收生不足,便會被淘汰。學校為了吸引家長,自然要提升教學質素。
政府要資助學前教育,理應是希望減輕家長的負擔。可是,官僚美其名為學券,在細節上卻諸多限制,又要非牟利,又要學費一年不得超過二萬四,更有家長投訴,報讀非牟利,學費明明符合標準,學券申請卻不被接納,理由是,官僚看不過眼該幼稚園用英語授課。A貨學券,官僚越管越多,分明和學券的原意相反。
本來幼稚園辦得出色,建立了信譽,學費才可貴起來,是家長真金白銀用鈔票去獎勵這一類學校。如今A貨學券反過來,懲罰選擇獨立、學費較高幼稚園的家長,要他們犧牲津貼,變相令私立的難以生存,最終家長的選擇,明顯地是減少了。A貨學券尚未正式兌現,已經有獨立幼稚園因此而倒閉,便是最好的證明。
A貨學券,官僚以種種藉口,去決定可接受資助學校的條件,以牟不牟利、學費多寡等,來決定可否得到資助。將資助的分界權交給政府,私立幼稚園歸化的歸化,遭到官僚迫走的迫走,除了小部份最貴的獨立幼稚園之外,其他大部份的幼稚園也受到政府控制。
官僚手執此權,就能操控學校課程、考試、教學語言等,情況就如當年政府介入中小學一樣,遭到收編,如今要學前教育也如大中小學一樣,成為工廠式倒模教育的一部份。
政府大手干預教育,最終令到官僚的子女紛紛出國留學,以避開香港官辦教育所帶來的種種禍害。今天政府看中了原先百花齊放的幼兒教育,趕走獨立的,要將其收編,扭曲家長的意願,還會有好的結果嗎?
還家長一個選擇權,政府交出學券之後,不要再多管吧!
高明輝

Advertisements

6 responses to “A貨學券 管得多 選擇少

  1. 高兄:

    並非所有家長都有能力及時間,去查察及研究各幼稚園水平。政府有責任確保其符合最低要求,例如師資及設施。好似醫生或銀行,如果沒有規管及最低要求,由於資訊不對稱,客戶很容易光顧「黃綠醫生」或「騙人銀行」,有錢亦未必識揀。

    另外,請公平一點,政府已有三年寬限給予牟利幼稚園,如果有幼稚園覺得難以營運,那亦是三年後的事情。如果今天結業,肯定是她自己有其他考慮,跟政府學券無關

  2. 經驗所知,似乎家長對各區的幼稚園、小學、中學的優劣、強弱均瞭如指掌,可能還較官員強。

    取得訊息要費用,家長及政府皆然。政府的訊息費用不一定較市場低,要不然市場中所有物品均由政府"規管"即可,品牌變成無用之物。

    可況,要坐在辦公室的官員代有子女在學的家長"規管"辦學質素﹖免了吧。

  3. 黃兄:

    事實係所有品牌都有政府法例規管,我同意規管越少越好,但不能完全沒有,否則因為資訊不對稱,消費者將先去最低保障,由政府核查最低標準,當然比七百萬消費者各自去核查更有經濟效益。

    未知你記否以前有補習天王史Sir,此君只有中五程度,卻憑一腔油嘴,令千百英明家長及中五學生信服。如果對幼稚園老師沒有最低要求〈規管〉,會否有更多更低程度的史Sir去執教。又會否以史Sir的學歷,只要他有本事找到客戶,也可以掛牌做醫生或律師呢?

  4. 波蘿游君:

    究竟訊息費用是政府規劃、還是市場交易較低,相信不同產品/服務有不同答案,但"由政府核查最低標準,當然比七百萬消費者各自去核查更有經濟效益"的意見,我是反對的。

    問題正正出於何謂"最低標準"﹖是政府官僚自定,還是按市場參與者決定﹖政府定標準會快,但不一定好(即以市場參與者喜好為依歸);為乾炒牛河下一個"最低標準"可以很快,但社會未必得益。消費者自有他的口味。

    以前在文章說過,補習天王的長期存在是不能簡單說成是消費者被騙。君覺史Sir學歷不濟沒有問題,自可為自己或朋友子女作選擇,但史Sir若對考試毫無幫助,父母口耳相傳下仍能生存,這個可能很小;畢竟付鈔的用家較為可信。

    我原則上認為所謂牌照是減少競爭的手段居多,為何不同國家(即使同是已發展國家)的醫生或律師不能互相在對方的國家執業﹖難道同是已發展國家的水準差這麼遠﹖醫生或律師是專業,是技術,即使要評定能力也不一定要靠政府;這些CFA等專業試是一例,為公司作信貸評級的私營評級公司亦可借鏡。

  5. The students would say no if they have to apply many times. All they care about nowadays is convenience. Of course, it is the government’s sin that she set up such a system – JUPAS. Our youngsters should try harder but not be taken care of all the time! Otherwise, there will soon be a system like JUPAS for students to apply for jobs.

  6. 亂吹”學券制”成效害市民

    不要迷信學券制,
    你知道80年代的學店的質素嗎?
    你見到賺持續進修基金的課程質素嗎?
    你知道一筆過撥款令社工的月薪被開刀嗎?

    (在美國,Public High School鬼見愁
    在香港,大多官校打崩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