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政客 一般干預

馬力去世,港島區的立法會議席需要進行補選。不少有意參選的人,紛紛準備表態參選,好不熱鬧。
是次補選,只得一個議席可爭,不再是以往的比例代表制的隊制賽,而是有如單議席單票制一樣,不再講究甚麼隊形排位,而是個人埋身肉搏。要贏,個人形象自然要鮮明。
當中,已經表示有意參選的何秀蘭,最近出席論壇時,倡議市民以遲交差餉的方式,來爭取普選。
且別談何秀蘭的建議,是不是教市民犯法。問題是,爭取普選和交差餉,相差十萬八千里,何秀蘭做法如此曲線,實在難以引起市民共鳴。即使是爭取普選最堅實的一群人表達此建議,也不易明白。此舉明顯對爭取普選毫無幫助。
何秀蘭的建議,原意是希望藉遲交差餉,打亂政府的收入,以向政府施壓。但特區庫房儲備向來穩健,多年來盡力保持儲備足以支付政府開支最少十二個月的水平,加上政府有其他收入,一時遲交差餉,不見得會打亂政府的財政狀況。
更重要是,遲交,會令政府無端白事多收了百分之十附加費,增加了政府的收入。簡而言之,何秀蘭的建議,是曲線為政府增加收入了。政府增加了收入,最終令政府有更多財力,去進行干預。莫非何秀蘭此建議,是希望曲線表達自己是個民主干預派?
再者,就算何秀蘭向來不喜歡減稅還富於民,也不用為政府作稅吏吧!何秀蘭的建議,變相是繞過立法會加差餉,這一點,相信就連現任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也想不出來,莫非何秀蘭有心問鼎這個官位,所以要證明她有能力對建制有所作為?

可惜,何秀蘭的干預形象,遠遠比不上葉劉;跟建制的淵源,就更加是沒得比了。明顯地,葉劉不是個民主信徒,在政策上,也處處表現出干預的作風,可以說,葉劉是個獨裁干預派。至低限度,葉劉曾經有過硬銷二十三條的往績,對干預香港每個人的人身自由,有無比的投入。當年一役,不論贊成與否,都為葉劉奠定了「堅定強硬孤注一擲獨裁干預派」的形象。要是最終遞表參選的,一如傳聞,是何秀蘭對葉劉,除了普選問題外,本質都是干預,談起政策來,兩人會有分別嗎?說不定,葉劉也會支持加差餉,只不過理由可能是要市民補助她的史丹福科技校友搞甚麼科技救港吧!
要比干預的形象,看來何秀蘭難以比得過葉劉。若何秀蘭以這個曲線增加政府收入的建議,來建立自己是干預派的形象,則面目相當模糊,除了可吸引支持民主的選民之外,在政策上,不易爭票。
《蘋果批》明白到,何秀蘭最終目的,都是為了爭取民主。但要爭取民主,最重要的是,向市民解釋普選的重要性,如何透過民主去阻礙官僚濫權、浪費等等。要求市民遲交差餉,思路迂迴曲折,令人難以理解。
那麼,甚麼才是思路清晰呢?民主目的是制衡政府,避免政府收入膨脹目的也是制衡政府,所以在制衡政府的大前提之下,不應該無端白事讓政府多收了百分之十的差餉。何秀蘭,明白嗎?

高明輝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兩個政客 一般干預

  1. 算罷啦﹐Libertarian是高級知識份子的玩意﹐在全世界以民綷為師的民主政治(包括美國)也沒有市場﹐因為投票的選民大部份都沒有腦子啊﹗這是就民主政制的矛盾﹐可是我們並沒有更加好的政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