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不改革 醫金不用談

香港人從來不怕花錢,值得的,再多的錢也願意花;相反,沒有效益的,一元也不希望付出。
早前,智經研究中心建議市民額外繳交強醫金。初期的建議,要市民於六十五歲時才可使用強醫金,到有病要住院時,又指定要住公立醫院,諸多限制。市民見識過強迫金的「高成本、低效益」之後,不易輕易上當。
有見及此,智經的報告將會作出修訂,據報道說,會將供款下限由月入五千增至八千,及容許戶口持有人動用醫療儲蓄的部份結餘,去購買醫療保險等等,以博取更加多人支持。但不論如何修訂,強醫金從來沒考慮過要解決香港公共醫療的效率問題。
要是在效率上出現問題,再多的錢,也如拋進無底深潭,錢是付出了,但卻沒有效益,根本不值得多花。
再看看醫管局的經常營運開支,當中73%花在薪酬和津貼等項目上。可能會有人說,醫管局肥上瘦下,高層人工高之餘,也人數眾多,所以花得不合理。
但明顯的是,只要能夠用得其所,接受高薪的人士,能夠幫助更多病人,或能更有效地分配資源,最終令更多病人得益,人工高低,根本不是問題。能夠幫助更多病人的醫護人員,絕對值得獲更高回報,以示獎勵,病人也將因此而受惠。
但現存制度之下,有否容許公立醫院上下,按照表現去調整薪酬,獎勵更有心機去醫治病人的醫護人員?
早前,醫生威脅罷工,要求加薪,醫管局最終讓步,表示會按年資來加薪。
不論表現,按年資加薪這回事,誘因錯配,服務質素的進步不會高到那裡去。有心有力的醫生,卻見到一大堆「滑了牙」但年資較高的醫生收入比自己更高,不但會消磨他們的意志;並且少做少錯,不錯不炒,只要不炒就加薪,試看誰會主動爭取表現?久而久之,人工是增加,表現卻沒有相應提升。
醫生加薪,自然會令醫療費用增加,但醫療的質素卻沒有因此而提升,更有可能的是,薪酬按年資而定,變相鼓勵平庸,令醫療質素下降。近年,醫管局不是鬧逃亡潮嗎?大家覺得,走的醫生會不會就是最積極進取的一群呢?
越投放資源在這個公立醫療制度上,越令醫療質素下降,最終受到損害的便是市民本身。《蘋果批》認為,要研究醫療融資,應先改革公立醫療制度下的薪酬制度,令公立醫療體制上下,皆按表現而釐定薪酬,公帑用得其所,提升效率之餘,也不會因制度存在問題而損害市民健康。
如今智經不談公立醫療制度的效率,反而叫市民把更多的錢投放在這個制度之上,不但未能解決醫療效率問題,更會危害市民健康。強醫金危害健康,為市民健康著想,不要讓它成真。

高明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