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金減價的迷思

強迫金的爭議,不論支持與否,不容否定的是,強迫金的管理費過高,蠶食回報,最終令市民的退休生活質素受損。
有迫金公司宣佈,調低旗下其中一隻保本基金的管理費,由每年百分之二調低至百分之一點二五。
在強迫金仍未正式開放,真正給予市民選擇權的時候,迫金公司無緣無故的減價,實在令人費解。是不是因為政府知道強迫金政策導致收費過高,令市民不滿,為化解民怨,便向迫金公司施壓?還是迫金公司知道透過政策來牟取暴利的日子已經過去,自願減價?不論如何,強迫金管理費用下降,減少複利息之下的蠶食,明顯是一件好事。
問題是,如今減了保本基金的管理費,真的很便宜嗎?早前諾貝爾獎得獎者EdwardPrescott來港,說自己在美國的類似計劃,管理費只收百分之零點一八。如今減至百分之一點二五,不見得是很便宜。
可能會有人說,迫金局要求在保本基金上有不少限制,例如不容許迫金公司收取首次費用及贖回費用,所以迫金公司便要在管理費中收回成本。但強迫金的保本基金,被規定只可用在港元投資項目之上,組合不外乎是港元和債券,要「管理」的地方,實在有限。
加上,市面上類似強迫金的保本基金不多,就算有相似的,管理費一般都較強迫金的便宜,或者回報率較高。原因是,要以港元為保本,放進銀行做定期,回報率隨供款額提升之餘,也不用管理費,比保本基金更實際。本來不受歡迎的,硬要橫空出世,成本自然較貴,但由於迫金局要求,迫金公司便將成本轉介到市民身上,最終犧牲市民退休後的生活質素。

但重點不是保不保本,而是退休生活,如何保障,因人而異。要完全保本的,大可以將收入儲存在床下底。有債在身,例如剛畢業的大學生或正在供樓的人士,最急切要做的,自然是減輕債務,早點還清債項,自然更能為退休作準備。希望將收入投資在教育上的,自然希望將錢用在讀書之上,學成後得到更高的收入,更能為退休作打算。強行要求市民一刀切供強迫金,根本不是真正為市民想的做法,反而會令迫金公司從高昂的手續費中得益。
如今強迫金之下,市民沒有真正的選擇,僱員既不能選擇迫金公司,由僱主代為選擇,更重要的是,市民不可以把強迫金抽走,令到迫金公司在保護下競爭,做得不好,或手續費過高的,在政策保護之下,也損失有限。如今有迫金公司自願減價,不論原因如何,對市民來說,無疑是好事。
《蘋果批》認為,要真正令市民的退休生活得到保障,莫過於將強迫金的「強制性」改為「自願性」。除了讓市民可以自行選擇迫金公司之外,更可以讓市民選擇取回已供的款項,以投資在育、置業等其他方面,希望繼續享有現行制度的,則可以繼續供款。令迫金公司真正面對競爭,減低費用,改善質素,令市民的退休生活質素,得到真正的保障。

迫 金 公 司 : 「 大 減 價 ! 管 理 費 減 至 1.25% 。 」
Edward Prescott : 「 但 係 我 美 國 都 只 係 畀 0.18% 。 」 設 計 對 白

高明輝

廣告

5 responses to “強迫金減價的迷思

  1. 只要稍作分析,都知道Prescott講的基金,不可能與香港型式的MPF比較,如果Prescott的數字真是月供型式(我估計是一筆過,並非月供,可減省每月行政費),只因那是三億人口的地方,而我們只是七百萬。可是報紙為了迎合自己立場,將MPF功能矮化,只喜歡斷章取義,不作調查,不求甚解。

    我參考一些國際知名的均衡及增長互惠基金(並非進取型),其資產是百億美元之數,比香港任何一隻MPF都大,在全球競爭之下,每年一樣收取1.0 – 1.5%的管理費,若再加上首次認購費及每月月供行政費,此數字肯定要再上調。試想想大部份中小企僱員每月供款幾百元,銀行要「人手」追數、核數及發通知,就算每人要五十元成本,已經不見了5%之數了。

    我認為MPF保本及保證基金現今的2%收費超高,簡直是謀取暴利,應該下調到1.0%之下。至於均衡及增長MPF,我希望我有工做之年,能夠見到其下調至1.0 – 1.5%。

    作為消費者,我當然希望費用越低越好,但就不會有報紙作者的「主觀意願」及「不合理期望」。

  2. 波兄先說「Prescott講的基金,不可能與香港型式的MPF比較, 因那是三億人口的地方,而我們只是七百萬。」

    波兄明明認為香港和美國兩者的基金是完全不能比較,為何第二段又再度搬出美國的例子,說美國的基金「每年一樣收取1.0 – 1.5%的管理費」、「已經不見了5%之數了」?

    不可能比較,是波兄自己說的,但一說完不可能比較,轉過頭又拿出美國的數字來比較。到底波兄認為兩者是可以比較還是不可以比較?

    波兄,可否說清楚?你的邏輯很混亂,講一套做一套,我跟得很辛苦……

  3. 沒有邏輯混亂,我難以相信Prescott的例子是指「散戶」月供類型(既然蘋果引述,煩請查察一下),再加上那是比較香港MPF大上「千倍」的大型退休基金(推算考慮美國人口、高人工及幾十年累積),並有全電腦化付款系統以減低人手,最終成本必遠較香港MPF為低。

    而我引述一般國際互惠基金(不單美國,還有西歐),其Fund size為百億美元,與香港MPF資產相約,是apple-to-apple的比較,更為合理。

    作為有社會責任的報紙,引用數字比較之前,煩請稍作核對及分析,避免誤導讀者。

  4. 1. 「我參考一些國際知名的均衡及增長互惠基金(並非進取型),其資產是百億美元之數,比香港任何一隻MPF都大」

    2. 「而我引述一般國際互惠基金(不單美國,還有西歐),其Fund size為百億美元,與香港MPF資產相約」

    請問其實你想講邊樣呢?

  5. 我引述 1. & 2. 是指同一類型互惠基金,簡單來說,它們都是與香港MPF size相若,或甚至比香港MPF大幾倍,以fund management費用來說,大幾倍都可以作為比較對象。但如果好像美國退休金那大上千倍的,就不宣與香港MPF比較。

    盈富-ETF每年收0.25%咁低,因為成份及單位數目穩定,除了每季跟隨恒指變動,平時十分清閒,更沒有月供行政費,所以跟Prescot的數字相若。

    我相信Presecot指的是類似盈富-ETF這類沒有月供,平時鮮有變動的退休金(例如六十歲後不用再供,自己滾存的),即與香港月供MPF是兩回事。

    既然引用上人家的數字,未知有否查察,否則變成蚊髀同牛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