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福機構飯煲中的18億先

來問一個問題:
假設你是社福機構的話事人,在一筆過撥款之下,政府付了錢幾乎不管之下,以下那一個方案對你最有利?

方案一:
先加人工予下屬,兼且全部加多過中位數,再增聘人手,並順道來個共產主義,管理層和前線員工同在社福機構工作,收取相同人工。

方案二:
先加人工予自己。但加人工後,機構開支始終是大了,惟有削減開支,請些低於工資中位數的畢業生。餘下的儲備留給自己,以便日後退休之用。

答案是那一個,相信社福機構的話事人和前線社工都心中有數了。
早幾天,有社福機構高層,對著鏡頭,拿著空飯煲,大呼「巧婦難為無米炊」,剛巧拿著飯煲申訴的,又是一位婦人,此情此景,本來叫人同情,可惜轉頭被人發現,社福機構有十八億的儲備,更有機構的儲備過億,空飯煲的假象,不幸破滅了。
雖然有高層表示,儲備是用來付一些未付開支,問題是,政府過去數年以經濟不景為由,撥款明明削減了百分之九點三,錢是收少了,但吊詭的是,機構用來儲備的,又可以在○四年至○六年多了四億。管理層依舊,更用多了在儲備之上,資源少了,當中還有那些開支可以削減,相信不言自明。
現在政府表示,會再增撥三億予社福機構,就當這筆錢真的用在加薪之上,可是現有的制度問題,自然不能長遠解決一筆過撥款的問題。
一筆過撥款衍生了不少問題,在人事上,薪津由整筆過撥款支付,而整筆過撥款以中位數計算,政府按照這個基準,付了錢便不管,管理層有權決定薪金水平,令機構收取撥款的中位數之後,可以以低於中位數的工資請新的員工,食其中間差價。
要解決這個問題,應改革制度,以等額撥款的方式來資助,機構籌得一元,政府補貼一元,鼓勵社福機構向捐款人負責,多點與市民接觸,增加機構花錢的透明度。在此制度之下,市民以捐款數量來直接監察社福機構,並獎勵能幫助有需要人士的機構,鼓勵機構獎勵更有心助人的社工。畢竟政府和市民資助社會福利,最終都希望資源能夠有效地運用在有需要人士身上。
翻看電視台的籌款節目,加上南亞海嘯時,香港人對慈善活動的投入程度足以自豪。證明真正能幫助有需要人士的機構,要在民間籌措款項,市民也樂於支持。如今社福機構坐擁龐大儲備,仍舊認為政府才是唯一的撥款機構,是過時的想法。是時候拋開包袱,走入人群之中了。

高明輝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