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告:積極不干預已死一年

去年今天,特首曾蔭權宣佈積極不干預政策已死。
當日曾特首說話時還留了尾巴,說政府仍然堅持「大市場,小政府」,本來以為只是玩玩文字遊戲,政府仍然堅守自由市場,積極不干預政策是「名亡實存」。豈料一年之後,政府宣佈已動用外匯基金增持港交所股份。政府有意無意之間,以政府入市干預來紀念積極不干預政策逝世一周年,叫支持自由市場的人士悲慟不已。
香港的積極不干預政策,源自港英時代的財政司郭伯偉。當時郭伯偉沒有說出「積極不干預」這個名詞,有做的,是拒絕收集數據,生怕數據會引來官僚干預之手。他的繼任人夏鼎基將此施政原則命名為「積極不干預」,此後的財政司都大致跟從,盡量減少政府干預。後來《基本法》中要求特區政府遵從「量入為出」的法則,也顯然是受到積極不干預所影響。
甚麼是積極不干預?夏鼎基的解釋是:「當政府遇到要求作出干預的建議時,不會純粹因為其性質而慣性認為建議不正確。剛好相反。一般而言,政府會因應當前和將來可能會出現的形勢,權衡輕重,仔細考慮支持和反對採取干預行動的理據──在經濟的任何環節以及在需求或供應方面。然後,政府才作出積極的決定,研判利害所在。」
從這段說話看來,表面上政府也有干預的可能性,但實際上是要說明政府不干預是經過深思熟慮,知道「長遠而言,商人作出錯誤決定的負面影響,應較政府中央統籌的決定為少,而且它的負面影響會更快被調節抵銷。」簡單來說,政府還是少插手為妙。但不干預就是不干預了,為甚麼要在前面加上積極一詞?相信是要玩玩文字遊戲,以表示不干預本身是積極正面的做法,避免給人說不干預是消極的做法。
說大市場小政府也好,說積極不干預也好,背後邏輯一致,都是要政府避免參與,只在旁做球證的角色好了,餘下的統統交由市場處理。一來,商人的錢輸了,也只是他們自己的錢,但政府的錢是公家的,豈可胡亂下注;二來,同樣下注,商人輸了會入自己數,政府輸了就入公家的數,那個會更小心下注?相當明顯。
可是,政府偏偏在這個時候,宣佈增持港交所股份,來送積極不干預一程。昔日香港的成功,有賴積極不干預這原則;到了今天,這原則卻被全盤推翻,不但宣之於口,更身體力行。政府增持港交所,見證著積極不干預連同甚麼大市場小政府,一同成為香港歷史的一部份。
如今香港政府進一步將最具資本主義特色的股票交易所國有化,並指點其發展策略。身為香港人,想到這顆東方之珠的核心價值慢慢褪色,適逢積極不干預之死一周年,政府用港交所的股票,在祖訓的棺材上多打一口釘。那一份失落,是港交所股價升破二百元也難以掩蓋的。


高明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