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鐵工潮見八萬五的影子

去年「九鐵兵變」,當時的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代表政府與出現問題的九鐵管理層交涉。政府雖然全資擁有九鐵,但政府一向立場是讓九鐵公司自行運作,其內部運作,政府盡量避免直接沾手。
到兵變談判完畢,三方合照的一刻,當時廖局長選擇站在一旁,而不是站在兩人的中間,以示政府的角色充其量只是在旁觀察,九鐵內部運作,還是由九鐵及其管理局自行決定,而不是政府直接介入。
前天,扎鐵工潮談判終於結束。會談完場時發生了場小插曲,代表政府的張建宗局長站在工會與商會一干人等中間,手牽手興高采烈的讓記者拍照留念。
慢著,這一張照片,若果只是一群中年人士出席電影《斷背山》首映禮之後的團體照,倒也沒有甚麼問題;但這張相卻是工潮最終會談完場後的合照,張局長將整個勞資糾紛的責任攬上身,為公眾帶來錯覺:以後任何的勞資糾紛,亦會由政府干預。政府逐步將這些角色攬上身,一旦政府未能抵抗壓力,到頭來要增加干預,甚至人為操縱價格,最終將造成嚴重的後果。
就是這種凡事攬上身的態度,催生了八萬五。當初政府見按揭增長快,為了維持金融體制健全,遂於九十年代中,金管局要求銀行嚴格遵守七成按揭上限的準則;亦即是說,市民置業做按揭,最低限度須付三成首期,增加了市民置業的難度。政府最初為了金融體制建全而作出干預,代價便是令市民較難置業。

及後樓價不斷上升,九四至九七年三年之間,樓市升幅達六成多。雖然一直有聲音要求政府出手壓低樓價,以協助市民置業,但回歸前政府依然緊守不干預樓市價格的政策。不過,回歸之後,董建華政府將協助市民置業的責任攬上身,解決的辦法不是放寬七成按揭上限,而是在干預之上,再加干預,推出八萬五政策。此政策最終造成嚴重的後果,令不少市民淪為負資產,不但無助市民置業,在負資產林立之下,也令銀行承受巨大的壞賬風險。
回到扎鐵工潮,政府在此的角色,應該僅僅是站在一旁觀察,其他的談判內容,例如工資,則由工人和商人自行談判,以免令公眾錯誤地認為,政府會在私人糾紛中作出干預,引來更多要求干預的聲音,最終一層層的干預造成八萬五般的惡果。
要避免政府帶出干預的信息,最基本的是,在合照時,有勞一眾官員,站在一旁,唔該!

江 湖 事 , 免 沾 手 ; 企 埋 一 邊 冇 問 題 。

新 局 長 , 學 企 位 ; 夾 正 中 間 好 濕 滯 。

高明輝

廣告

One response to “扎鐵工潮見八萬五的影子

  1. 而家做官真難,連影相企位都會被人批評。

    報紙過去不是指摘政府沒有做好橋樑角色,解決鐵勞資雙方的分歧嗎?「橋樑」不是置於中間的嗎?

    如果企埋一邊,咁係左邊抑或右邊呢?會否左邊又被定性左傾,右邊就變成右傾。如果政府官員識飛,應該飛上勞資代表上面的天花板上,咁就會係最佳定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