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令香港夢碎

社運人士:「你最近有甚麼煩惱?」
十七歲少年:「我學歷不高,剛剛轉做清潔工,有點不適應。」
社運人士:「那你有否想過將來怎麼樣?」
十七歲少年:「我想出人頭地。不想被人看輕。」
社運人士不願直接回答,以免打擊他的自信心:「你有甚麼需要,我們會盡量協助你。你的工資多少?」
十七歲少年:「我打兩份清潔工,總共月入四千。」
社運人士:「你打算如何提升工資?」
十七歲少年:「我希望努力工作,如果有機會,我希望做老闆。」
社運人士:「不如現實一點,做一些真正能令你提高工資的事。我們一起去爭取最低工資吧!」
清潔公司主席甄韋喬先生為今屆十大傑青得主之一,令他踏上成功之路的,是二十年前的一份清潔工。
甄韋喬先生八歲從廣州來港。因為要幫補家計,中三畢業後便輟學,到十七歲時轉行做清潔工。那時,他一日做兩份清潔工,每月賺取四千元。憑著當清潔工的經驗,十九歲便與二弟創立清潔公司。後來生意越做越大,到今天已發展成一間有二千名員工的公司。甄先生成為傑青後,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年輕人的榜樣,激發低學歷的年輕人上進。他的成功,正正是一個寫實的香港故事,不怕最初人工較低,因為只要能入職,便是一個希望。
可是,要是當日有社運人士,成功為工人爭取訂立最低工資,甄先生極有可能不能入行從事清潔工,更遑論白手興家,創一番事業。
訂立最低工資,受害最深的會是新移民、低學歷青年,以及重投職場的家庭主婦。
箇中道理簡單,要是你我二人同時見一份工,我是低學歷的新移民,沒有相關工作經驗;你的技術比我高,所以技術上你佔優,我惟有在工資上和你競爭,以便入職後得到寶貴的經驗。
可是有了最低工資,不許低技術人士調低工資來競爭,令他們難以入職,而離職越久,越難重回職場。結果他們無從入行,失去了入職的希望,原先最需要幫助的,反而成為受害者。
社運人士「好心做壞事」,為工人爭取最低工資。剛剛成為傑青的甄先生,當年既是新移民,又是低學歷青年,要是當年已經立法訂立最低工資,他能入職嗎?然後能成就一個香港故事嗎?《蘋果批》真心希望大家想清楚吧。

高明輝

廣告

6 responses to “最低工資令香港夢碎

  1. 最好的, 最合符各方利益, 就應由市場來定

  2. 我沒贊成最低工資。

    甄韋喬先生一樣會成功的,但不一定做清潔或同樣成就。

    P.S. 市場是無情無義的森林, 最符合識者利益。

  3. 那麥當勞是不是也會給機會智障和老人員工呢?有最低工資,現時手腳慢但只收三千的清潔員工(多是想自力更生的老人和新移民),如何說服僱主不用六千元請一個身壯力健的中年人而請只有三千元市場價值的他呢?

    是的,大概甄先生也一樣成功,但機會大概少很多了。

  4. 最低工資,哎!!!

    什麼自由市場,一下子打碎了一角了

  5. 問題:

    要是AB二人同時見一份工,

    A是低學歷的新移民,沒有工作經驗,要花時間訓練才會上手;
    B的技術比A高,一請已經可以工作,不用訓練。

    有了最低工資,不許低技術人士調低工資來競爭,否則犯法。

    你是僱主,你會請誰?

  6. B, so what?

    甄先生會用公費令自己增值。

    anyway, 我沒贊成最低工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