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下放 分散風險

曾特首談民主談出禍,惹來連番批評。
特首點出的加州例子,實在值得一提。加州雖然有議會,但市民可以用直接民主,發起投票來推倒議會決定的政策。曾特首認為,又直接民主又代議政制,令政府的政策難以落實,政府難以運作。
不過,即使制度上有嚴重問題,加州亦未見得會立刻陷入無政府狀態,或似有還無FailedState。歸根究柢,都是因為州政府有下放權力,即使一環無法運作,也因為政府的權力有分開,其他政府,例如市政府,仍然可以正常運作。
曾特首真正應該擔心的,是香港在這方面卻無法做到分散權力。自從廢除兩個市政局後,政府並沒有下放權力到區議會之中,反而為了行政方便,中央集權,將所有權力放在政府身上,連地區事務也「攬上身」。
政府將所有權力收歸,一旦出事,整個制度也會面臨崩潰。最近的例子,就是保育議題。政府將所有的保護古蹟的權力集中在手上,無法彈性處理。一個官僚機構出現毛病,個別官僚「睇漏眼」,結果制度無法運作,無法妥善處理保育問題之餘,也令政府的管治能力受到質疑。
要是政府的權力能適當地下放,擴大區議會的權力,令不同區之間,在執行政策上有競爭。例如讓區議會有抽稅的權力,抽取差餉收入,用收入來作出適當的社區建設。而其他地區議題,例如保育、交通、禁煙法等,應否落實?怎樣實行?也交由區議會、議員決定,政府不再插手,讓區議會按照該區的實際需要來落實政策。
不同區之間政策上有競爭,區議員處理得宜的話,吸引其他區的議員模仿,從而用更有效的方法來管治社區;同時也令區議員得到管治經驗,在區議會中培訓政治人才。
即使區議員下決定時犯錯,也受到選民的制衡,選民用選票懲罰未能有效管治該區的議員。當中修正的速度,也遠比政府獨攬地區事務來得快。要知道,官僚修正錯誤的途徑,往往是透過冗長的程序,或是待事件惡化、惹起廣泛關注時才作出調節。
當然,《蘋果批》也不會期望將權放到區議會,可以立刻令十八區欣欣向榮。至低限度,在地區施政有競爭之下,將權力分散,減低中央集權之下官僚出錯所帶來的影響,分散風險,同時也令和政策、管治絕緣的區議會,作為培訓政治人才的架構。

高明輝

 

伸延閱讀: 打造黃金十年要市民和區議會配合

廣告

One response to “權力下放 分散風險

  1. 請看看有關區議員假公濟私的法庭新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