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億可以幫很多人

房委會表示會於觀塘安達臣道興建公屋。有立法會議員反對興建公屋,認為應藉此機會迫政府恢復興建居屋。其實,不論是建公屋,或是改為建議興建居屋,第一個問題是,房委會也好,民粹議員也好,他們的建議究竟可以幫助些甚麼人?幫甚麼?幫得多少?要是最終只不過滿足了議員本身的民粹情意結,又或者是房委會為了證明自己還有存在價值,但無助解決最根本的問題,居屋或者是公屋,都是錯的命題。
《蘋果批》相信,房屋政策的其中一個目標,就是讓香港人在居住上有更大的靈活性,能夠因應不同的人生階段去轉換居所,提升港人的階級流動性;例如,因應工作地點而遷居,以節省車資及時間,省下的用來享受天倫之樂;又或者組織家庭、生兒育女後,家長希望子女成材,想搬到更符合自己要求的校網之中,令下一代能得到更優質的教育。
偏偏公屋和居屋卻鎖死香港人的地域流動性。
公屋政策之下,申請人無權選擇居住地點,要是不幸被分配到和工作地點相距一大截的地方居住,更會浪費他們的時間和金錢在交通上。情況就如今天的天水圍,當年公屋政策把不少低下階層遷移到遠離工作地點的天水圍,減低他們到市區找工作的原動力。脫離職場日久,也就更難重新找工作,在無法藉工作投入社會的情況下,最終產生更多的社會問題。地域流動性的死結,也變成抑制社會流動性的罪魁禍首。

居屋政策也同樣削弱香港人的地域流動性。市民購買居屋後的首五年內,業主不得將單位出售;五年轉讓限制期後,也要補地價才可以出售,鎖死港人家庭的流動性,令他們不能按實際需要而作出調節,阻礙香港市民及其下一代向上爬升的能力。
大家真正關心的,是如何使用該土地,令社會整體最能得益。興建居屋,政府收入減少、無法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之餘,也令購入居屋的人的地域流動性被鎖死。行不通。
在市區建公屋,也不是最有效解決低收入階層的辦法。原因是,該地皮要是以拍賣的形式出售,估計政府可得四百億元。要是怕有人會流離失所,把土地按市場需求而出售,用來直接資助有需要人士租屋居住,讓他們能根據工作地點來居住,節省車資之餘,也能抽出更多時間來陪伴家人,既方便,也實際,更有效。政府也可以節省興建公屋的開支,再把這些資源投放在教育、醫療等其他方面,幫助更多有需要人士。
繼續興建公屋、居屋,只會鎖死香港人的地域流動性,無助解決根本問題。《蘋果批》希望有份支持在該地皮上興建公屋及居屋的議員們,不再只想著自己的票倉,以為公屋及居屋鎖死香港人的地域流動性,有助鎖定票源,方便選舉,他們也要為香港市民的實際居住需要著想,採用真正最能幫助低下層的辦法。難道天水圍的教訓還未夠嗎?

高明輝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