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 工資保障 同害勞工

有勞工界議員認為,「工資保障運動」成效不彰,希望政府立法最低工資。
說過多次,最低工資會令新移民、婦女、低學歷青年難以入職,得不到寶貴的經驗,拖得越久越令他們難以投入勞工市場,最終不能投身社會,無法有尊嚴地生活。
不過,今天《蘋果批》想反對的,是「工資保障運動」。
運動產生之初,勞工處要求薪金不可低於統計處公佈的工資中位數。工資中位數,即是中間的那位。情況有如小學生排隊,由最矮排到最高,中間的那位同學的身高便是中位數。要是所有人都不「低於中位數」,排在中間的已經是最低的那個。也就是說,有一半人的薪酬一樣。大部份人的薪酬一樣,箇中後果,暫且不談。
後來,《施政報告》中的「工資保障運動」,希望僱主以「不低於平均工資」聘請清潔、保安兩行的員工。要有高有低,才可拉個平均。但「鼓勵僱主以不低於平均工資」,把原先低於平均的提升,要是如此,新的平均數便會上升。舉個例,就算現在大部份工人已經得到三十元的時薪,只要有一個收取四十元,拿三十元的還是「低於平均工資」。技術上,要達至所有人「不低於平均工資」,唯一的做法便是所有人的薪金一樣。
不論是工資中位數還是平均數,結果都是令大部份工人的薪金趨於相同。行業內大部份工人薪金相若,會有兩個現象。第一、議價能力低,工人日後要加薪,便要依靠工會代為議價。談不攏的,便要以罷工等工運手段來增加工資。早前扎鐵工潮,由工會代為談判,最終工人要罷工收場。罷工期間,超過一個月沒有收入,直接影響工人的生計。依靠工會來代為談判,釀成工潮的風險大增,明顯會危害工人。
第二,人工集體地增加了,也令原先最需要幫助的低技術工人難以入職,工作就是尊嚴,無法入職,更遑論要有尊嚴地改善生活質素,同是害了他們。
「工資保障制度」危害勞工。也許就是這個原因,職工盟和工聯會這兩大工會的名字,也沒有在本月最新的名冊中出現,身體力行地杯葛該項危害勞工的運動。
不久前,職工盟旗下的按摩院不設最低工資,改行真正能幫助低技術工人的佣金制度。儘管人工偏低,卻令員工有入職的機會,得到寶貴的工作經驗,有尊嚴地過活。今天職工盟再度向危害勞工的所謂「工資保障制度」說不,也令其主要競爭對手工聯會跟隨,要是職工盟的連番舉動是為了走有效而開明的路線,不再迷信危害最低技術工人的最低工資,實在值得《蘋果批》予以鼓勵。

高明輝

廣告

One response to “最低工資 工資保障 同害勞工

  1. This is quite a contradictory topic.
    At first, I agree with you for the market control itself. However, recently I’ve noted some argument point that wealth to note.
    1) Can the market be so extreme that it can be out of balance by itself? Such as the no. of unemploy are much out no. than the no. of vacancy, then the wages will be pressed to unreasonably low . 2) For some trades that required little skill, minimum wages will protect the one at work while the unemploy is back up by CSSA anyway. 3) For Gov’t/quasi-gov’t contract out services, there should be a bind wage range. This can be a good ref. pt. similar to that we compare CSR with private sectors and vice versa. And I suppose this is what a conscionable Gov’t should do.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