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區選

「無黨派.獨立.專業人士
政綱係乜?你根本冇需要知
不要問.只要信.張票就投畀我
咁選舉文化真係人都癲……」
今天,同事孫柏文忽然成了繞舌歌手(Rapper),手舞足蹈重複著這幾句歌詞。他說是在上班的時候,見到千篇一律的競選口號,有感而發的即興創作。

不公平源於過度干預
電視的即時新聞,重複地播放著幾個重點選區的戰況,接受訪問的市民,很多都說不會投票給有政黨背景的候選人。當然,我們這些經濟學人,自不然想到了所謂的理性無知(RationalIgnorance);簡而言之,就是選民明知自己的一票對結果只有幾萬份之一、甚至幾十萬份之一的影響,所以也不會花太多精力研究候選人的政綱。不過,在區議會選舉中,一千幾百票就可以當民意代表,還會出現這種膚淺的選舉文化,若不是候選人低估了民智,就是區議會這層諮詢架構出了問題。
雖然官方宣傳,將區議會說成是地區事務的神經中樞,彷彿區議員真的可以為街坊出謀劃策。可是,真正接觸過地區行政的人都知道,區議會只不過是諮詢機構。無錯,也就是說,官府是有了決定,再來找區議員蓋個橡皮圖章,要是區議員反對,就當作沒有聽過便是。其他的時間,區議員是個廉價的社福前線工作者、房屋經理、民政事務署的代辦……煞有介事說甚麼政綱,實在是有點虛偽。
要是選一個人出來,功用是在未來的某天代我去申請長者卡,大家還是老老實實,自求多福。畢竟,最理性的選民,連投票的十多分鐘都會計算,當然,或許這就是為何區選投票率一直偏低。
不過,說區選氣氛冷淡,沒有競爭,又不盡是事實。落筆寫這文章之前的幾小時,收到許多朋友的來電︰有人說在竹園給某派系的助選團襲擊;又有人說在將軍澳目睹了有人買票,代價三百大元。這些都是我的好朋友,打電話給我也無非是訴訴苦,因為大家都知道,選管會所謂的公平,是形式上的公平。
試問世上那裡有官僚可能人為地創造出公平?
有些候選人,事無大小幾乎每天都有專人去信競選主任投訴對手,然後由官家出手去浪費對方的時間精力,那何嘗不是濫用權力?雖然說競選主任都是政治中立的公務員,不過只要看誰是現任民政事務局局長,又有人夠膽肯定說所有候選人都得到絕對相等的待遇嗎?在我認識的獨立候選人當中,就有人遭遇到極不平等的對待。再者,現在的選舉規則,令在任的有極大的優勢,對挑戰者則構成極大的障礙,這種不公平競爭,卻是源於過度的官僚干預。

是勝是敗都信任選民
說句公道話,現在已經身在建制當中的民主派舊人,也要為這些不合理的選舉規則負上部份責任。畢竟,是他們不斷授權予選管會的官僚,但永遠卻不反省究竟多餘及不合時宜的選舉規則,如何成為了阻撓新人從政,窒礙香港民主發展的關卡。這一點,要建制中的民主派自己清醒頭腦,外人幫不了多少。
歸根究柢,區選的種種光怪陸離,是因為扭曲了的民主制度,委任議席固然是問題之一,功能和權限錯配是更嚴重的問題。不過,選舉的官僚運作,在微細處妨礙著政治上的競爭,也是一個長遠的問題。民主派經過了今次一役,也應該要從根本看香港的地區行政和選舉運作,充實香港民主發展的訴求。
最後,《蘋果批》寄語各位參與過今次區選的朋友︰「希望你們在參與民主的過程,無論是勝是敗,都信任選民的決定。對手的野蠻,會教你們更嚮往文明。在選舉的過程,你們要面對的只有選民;過了選舉,你們面對的是原則和良知。四年後見。」

選 管 會 主 席 彭 鍵 基 日 前 示 範 投 票 程 序 。

李兆富

廣告

2 responses to “雜談區選

  1. “不公平源於過度干預"

    嗡得就嗡, 不知所謂!

  2. 隨便嗡不知所謂的人才是不知所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