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嫂教路

昨天,曾特首推政改方案,高調承認香港大多數市民支持普選。記得曾特首曾承諾推動普選,要是任內民主進程毫無寸進,將會打擊其信譽,影響施政,餘下的任期也難以「做好呢份工」。
對泛民來說,也同樣重要。要知道,泛民於○五年否決政改,仍有時間可拖。今次對方開價最遲二○一七,一旦再度否決,極有可能又拖後五年,甚至「不遲於」二○二七,落實民主越拖越遲,對泛民毫無益處。
泛民面對政改方案,猶如一場討價還價戰,雙方都想促成交易,但又不願讓步。剛巧,昨天路經牛頭角時,遇上精於講價的順嫂,便請教她泛民應如何講這場「民主價」。
我:「政府說立法會內不過半數,把責任推給一直拖延的政黨,指的自然是民建聯和自由黨,應怎麼辦?」
順嫂:「這種做法在街市見得多。老闆總喜歡說『我肯,我夥計都唔肯減啦』,將責任推給夥計。這時,你惟有迫那位夥計,問他為何不願減,不斷煩他,煩得夥計也不知如何是好,老闆也自然要出來打圓場。」
我:「即是說,泛民要促使(pressfor)民建聯和自由黨如實反映民意,表態支持二○一二落實普選,否則日夜在其辦公室門外反覆要求(pressfor)。可是,要是曾特首推卸到大股東──即中央──不願在二○一二年落實,要推遲至一七,又怎麼辦?」
順嫂:「這就是一人讓一步的道理。老闆出面,說給你面子,但要明天才有貨。你可以讓他一步,然後再還價,就像平日我到街市買生果,見沒有議價餘地,便要他送其他的,沒有橙,也要其他菠蘿西瓜蘋果,總之有幾多拿幾多,要做到買一袋拎四袋走。」
我:「即是說要推遲至二○一七,便要向他們取點「政治利息」。例如要求取消區議會委任。又例如,功能組別講明不可以取消,但可以打細節,逐漸減少功能組別以換直選議席,還要講明取消功能組別的時間表和路線圖,有幾多換幾多,還有……」
順嫂:「差不多了,總之要煩、煩、煩。談送貨時間時,追問他何時辦到,20:12辦不到?點解?再還價,拿多點好處,然後再說最遲也要白紙黑字寫明20:17做到。」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