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防「八萬五」重燃

房委會委員王坤表示,政府應考慮重建居屋。
當初推出居屋的原意,是為了利誘公屋的住戶遷出,以騰出公屋單位加快公屋輪候人士上樓,現在房委會力推重建居屋也是這個原因。之不過,有指房委會今年做了個調查,訪問了合共五千名住戶,其中包括三千名公屋住戶,只有僅僅百分之四點六的住戶有意購買居屋貨尾單位。數字上反映願意買居屋的公屋住戶,人數少得可憐。
要是這個據說是由房委會的調查有代表性,也就是說,現在讓居屋死灰復燃,根本達不到居屋政策原來的目的,今後香港市民看見官僚強銷居屋政策,指重建居屋的目的是「紓緩公屋輪候冊的壓力」,當然不可作實。除非大家認為房委會有能力強迫公屋住戶買居屋,則作別論。
一旦政策偏離原先目的,官僚往往堆砌新的藉口,例如「助市民上樓」,以硬銷政策。
房屋政策的重要目標,就是提升港人在居住上的靈活性,最終提升港人的地域及階級流動性。可是,購入居屋後的首五年內,業主不得將單位出售,五年轉讓限制期後,也要補地價才可以出售,難以按實際需要而搬遷,削弱市民的地域流動性。同時,居屋也削弱香港人的階級流動性,令寶貴的資金被鎖死,例如將樓宇加按去做生意或供小朋友到海外讀書,危害市民及其下一代向上爬升的能力。
同時,一旦政府開壞頭,以種種藉口來「幫助」市民置業,只會引來一些自稱在幫市民的機構,盲目要求增加幫助的「力度」,最後卻幫倒忙,令原先受助人受害。最新的例子便是近期再度引起港人關注的次按問題。
引發美國次按的源頭來自一九七七年通過的CommunityReinvestmentAct(社區再投資法案),規定銀行在其區域之中放債予原先不適合得到借貸的人。條例生效後,一家名叫「社聯盟」(AssociationofCommunityOrganizationsforReformNow)的機構利用這條法例來向銀行「合法敲詐」,迫銀行提供次級按揭,否則向監管機構「報寸」,將他們列入黑名單,禁止不就範的銀行開分店或併購。

不僅如此,那個「社聯盟」更迫銀行拱手逢送數百萬美元「陀地費」予他們,作為銀行守承諾的費用。明顯的是,該「社聯盟」藉政府「助市民上樓」的政策來發財,結果卻令金融體制集結大量不良貸款,形成今天的次按以至信貸危機。最終次按戶斷供收場,還是上不到樓,更欠下一身債;同時,社會一時之間出現「斷供潮」,大量銀主盤出售拖低樓市,連帶原先不用幫助的業主也因此受害。
回到香港,以「助人置業」為名重推居屋政策,本身已經偏離「紓緩公屋輪候」的原意,更提供藉口予別有用心的機構擴張。要知道,出售領匯後,房委會餘下的責任更少,本應繼續裁減冗員。要是此時政府受不住壓力,不理後果的重新推出「助人置業」的政策,無助房委會瘦身,反而令他們變本加厲,胡亂圈地擴大勢力範圍。一旦走到極端,就如「八萬五」年代用紅灣半島這類貴價地皮來興建居屋一樣,嚴重浪費社會寶貴的土地資源外,也利誘港人墮入「上樓陷阱」,被居屋鎖死地域及階級流動性,到樓市下調時難以按實際需要而作出調整。
是次要求重建居屋,呼聲最大的,不是原先想幫的公屋住戶,而是房委會。看看美國「社聯盟」藉政府「助人置業」的政策來「收陀地」的事例,如今房委會力主重建居屋,為的是甚麼呢?大家心照。

高明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