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08

懲罰偽人?

蘋果批Online開騷
周一至周五7:30pm-8:00pm
Click入http://pie.appledaily.com即場收看
歡迎透過web-cam即時發表意見

主持:高明輝、袁彌明、何民傑

高:我知道Erica有自拍照被當上封面的經驗,可否分享一下?
袁:當時我跟前男友的照片被放上雜誌封面,被包裝成色情照片般刊登。
何:對你打擊大不大?
袁:事件對我打擊當然大,影響了我的形象、我前男友以及他家人的名譽。
何:當時如何處理?有沒有報警?
袁:TVB建議我低調處理事件,事實就算以法律途徑找出發相人,都對上述損失無補於事。
何:有沒有想過把相片說成是合成照?
袁:當然沒有!除非是被男朋友偷拍,那我會找他算賬!相片是我在知情和清醒狀態之下拍,清楚見到相貌,加上相中我穿長袖睡衣,又不是裸照,所以我低調坦白承認,等事情慢慢丟淡,亦沒有需要尋求演藝人協會的幫助。
何:對這次事件藝人們的反應有甚麼看法?
袁:假如照片是真有其事的話,發相的人好像旨在迫藝人在形象和誠信之間做出一個絕對的抉擇。那幾位藝人到底會犧牲一直努力建立的形象,還是犧牲關乎道德的誠信呢?讓我不厭其煩多重申這假設,如果相片不是合成的話,當中有多於一位女主角望鏡頭,明顯知情,實在要對事件負責,一定要認。
何:就算要受到社會的指摘,都要認。
高:不如看看演藝人協會的聲明。

「香港演藝人協會對網上發放有關藝人照片的不道德行為表示失望,這不但是娛樂圈的悲哀,亦是香港人的悲哀,此種不良風氣對年輕人造成荼毒。」

何:聲明提到不道德行為。那說謊是否不道德?

怎樣為事件止血
何:講大話是不是不道德?是不是歪風?男歡女愛本來是平常不過的事,雖然把過程拍下來是較奇怪,如果是藝人還會拍下來,就更奇怪。如果是男女雙方你情我願,這就不是道德不道德的問題。但好像今次事件,最涉及道德的問題是,若果相片是真的話,當事人究竟承不承認相片是真實,這才是涉及誠信的道德問題。又或者當事人過去不承認和其他人曾經拍拖,事件的相片是真的話,又似乎證實了當事人一直講大話。如果是歪風,不斷講大話是不是最影響年輕人的歪風呢?
袁:事到如今,如果相片是真的話,男和女方,兩方只能活一方。如果女方坦白承認和男方是曾經有親密關係,但沒有同意拍下短片的話,男方就必須承擔所有責任。
何:我們應該同情涉事男女藝人的處境,但若果照片是真的,這一刻不站出承認,反而不能為事件止血。
高:其實外國也有類似的事件,最著名的是ParisHilton事件。克羅地亞更有Severina,原本一直走禁慾形象,但當她和富商的性愛影帶公開以後,就改變形象,走性感路線,最後在國際間紅起來。藝人好多時都要在形象和誠信之間作出取捨。
何:觀眾期望有純情偶像,藝人選擇扮演這個形象去滿足觀眾,其實這一刻就埋下伏筆,讓別人揭出真實的一面。
袁:今日為何以「偽人」為討論主題,因為今次發放相片事件,暫時看不到發放人是為了直接利益,反而從他發放相片的時間,從第一日放出幾張相片,到有傳媒斷定相片是移花接木,我們估計他會不會向傳媒證明相片的真確,再發出更多相片。
高:網上的意見對今日演藝人協會的回應不太同意,也認為答得不得體,引來更多反彈。有網友更說感到失望,藝人的真面目表露出來。
何:其實我們也不必過份神聖化藝人,藝人也是人。
袁:我認為這不一定是觀眾製造出來,而是很多經理人公司、唱片公司製造出來的形象。
何:所以事件至今,都是由經理人公司、代表律師出來交代,甚至直言相片是移花接木,當事人至今都未出來承認相片的真偽。
袁:事件都發展到其他國家地區也關注,台灣以至日本的傳媒都有報道,引起了國際關注。
何:是藝人還是「偽人」?現在是考驗的時間了。

袁彌明、何民傑筆錄

廣告

警方無能揭23條恐慌

警方忽然放人,不起訴生產「拾肆K」T恤和明信片的住好負責人,沒有交代原因,沒有道歉聲明,和董建華忽然放棄八萬五,忽然腳痛下台一樣,叫市民摸不頭腦。
警方去年忽然高調拉人,動機不明,以打擊三合會為名,拉人封舖,輿論不敢反駁,網上社群網站facebook最反動,立即有人開設平反「拾肆K」群組,聲討警方打擊創意和言論自由,今日警方覺今是而昨非,好歹也要公開作個交代,向公眾和受影響的人士道歉。

不可以執法為名擾民

創意本來無邊無際,住好負責人稱日後創作會更加小心,實則就是局限了創作界線,畫地自保,寒蟬效應明顯不過。究竟在家品店的「拾肆K」T恤,和影音店的黑社會影碟,以至首飾店的14K頸鏈,有甚麼分別?為甚麼不能以常理去判斷是否三合會物品,而要浪費公帑花幾個月去拉人調查?
我不支持任何三合會活動,但為甚麼警方不花精力資源,努力打擊疑有黑幫介入的泥蜢的、紅色小巴入線費和街頭推銷檔位?最理想的政府,警權應該隱而不用,嚴打作奸犯科者,力保市民自由生活,而不是隨意以執法為名擾民。
這次「拾肆K」事件,警方是引用社團條例作執法依據,須知道社團條例還涉及國家安全、與外國政治組織聯繫等模糊概念。一件T恤,警方也弄得糊糊塗,又怎能讓公眾安心結社自由、言論自由是得到保障的?23條立法的惶恐,其實在「拾肆K」T恤裡看得清清楚楚了。

23 條 立 法 的 惶 恐 , 在 「 拾 肆 K 」 T 恤 看 得 清 清 楚 楚 了 。

何民傑

公眾利益你講晒

從前看電視新聞看到警方搗破白粉交易,搜獲過千萬元毒品,拘捕集團涉案幾十人協助調查,覺得警察威風又能幹。去年11月警方高調搜住好(G.O.D.),勞動平時跟黑幫駁火的O記,搜出88件「拾肆K」T恤,價值五萬大元,事過兩個月卻面懵懵地以公眾利益為由,撤銷控訴。
其實撤控是意料中事,因為有commonsense的都猜到住好與黑社會無關。只是好奇警方會怎樣下台,最後,還是用上百搭萬能擋箭牌──公眾利益,但沒有清楚解釋撤控決定造就了甚麼利益。蘋果批辦公室內的人都不是白癡,一致想不通利益何在。
假如警方沒有動用大批警員莽撞搜查,沒有浪費兩個多月警力調查此案,或許省回的公帑才是公眾的最大利益,那我們又可不可以還以顏色,反控告O記破壞公眾利益?

不可成為「卸膊」牌

利東街、西九、民間電台、收樓、保育、教院、「拾肆K」,事事與公眾利益扯上關系,而星斗市民作為公眾──即是利益涉及人,實在應該對公眾利益的定義和應用作出質詢,不能讓這詞語輕易成為官方的單向「卸膊」牌。

袁彌明

搞工會趕絕年輕人

陳奕迅講創作人要成立工會,齊齊紮頭巾向老闆爭取加人工。歌王陳奕迅地位高,收入多,環遊世界登台隨時賺個滿堂紅。但要本地創作人,搞罷工,起革命,隨時嚇壞老闆,將創作工序統統外判台、韓、泰、越,再有天份的年輕人,連入行的機會也沒有。
看見荷李活編劇罷工氣勢如虹,連奧斯卡也可能辦不成,美國娛樂界天天面對億元計損失,似乎都要向工會低頭。但想學洋人搞工會,卻不明白人家工會兇狠,不入工會就難以謀生。凡有集體行動,不參與者都沒有好下場,又那管其他演藝從業員生計不保,香港演藝人望塵莫及。
與其辦好心做壞事的創作人工會,局限本地創作的發展空間,不如集合力量,打破在政府發牌制度下的電台電視壟斷,多了競爭,還年輕人一個機會。

何民傑

Eason應搞乜?

陳奕迅話歌星沒有時間綵排,音樂人薪酬太低,自願發起工會,出錢出力為唱作人爭取利益。
我很喜歡Eason,但我不是個盲目追星組,更懷疑他對工會的理解。工會的弊病請參考樓上何民傑議員的評論。
而沒有時間綵排和音樂人薪酬太低應該是TVB的問題(即日綵排兼歌星上電視沒錢收),如果搞工會旨在跟TVB對抗,工會成員應該就只有我一人。
說到底,唱作人沒肉吃歸根究柢是唱片銷量不佳,當人人都在聽MP3之際,唱片公司偏偏塞隻硬膠CD給聽眾,完全沒有思考過互聯網帶給這個行業的契機,諷刺地體現了創意工業於營銷手法方面毫無創意的失敗。
看SteveJobs昨天介紹的MacBookAir已經刪了DVD-rom硬件,AppleTV內置軟件能租到FOX、SONY、華納和環球的電影,說明光盤漸漸已被淘汰。而我們還在為正版唱片解碼rip到電腦這過程煩惱,請問這是誰的責任?
Eason,有錢有力不要搞工會,想想唱片是應該怎樣才賣錢才是正經。
這樣,才能加人工。

陳奕迅講話片段:

袁彌明

陳奕迅應反TVB壟斷

陳奕迅出席一個頒獎禮時,指音樂人收入低,建議組織工會。
成立工會,明顯幫不到忙,但問題是,究竟有何妙法,真正幫助藝人,增加收入。
藝人要紅,除了本身要有實力、有觀眾緣之外,還要爭取曝光。最傳統、最容易的方法,莫過於上免費電視。
不過,政府的發牌制度之下,只有兩間免費電視台。雖說法例沒有明文規定,不許新競爭者加入,但在TVB一台獨大下,免費電視市場欠缺競爭,沒有足夠的原動力去爭取羅致藝人。
要是陳奕迅希望藝人的收入能增加,真正應做的,是組織一個「反TVB壟斷大聯盟」。針對的,不是TVB,而是TVB壟斷。要求政府,真正開放免費電視市場。競爭之下,電視台要吸引觀眾,惟有提升質素,高薪聘請藝人。
畢竟,免費電視台有競爭,藝人的收入才會有進步嘛!

高明輝

我愛「很黃很暴力」

年初,內地的互聯網平地一聲雷,引起了一陣「很黃很暴力」的熱潮。
事緣,去年年尾,一個中央電視台講述要淨化互聯網的節目中,一名北京的小學生,在接受訪問時,說了一句「很黃很暴力」,立即成為金句,更成為內地最受關注的網絡事件,情況就如當日香港「巴士阿叔」的「你有壓力,我有壓力」一樣,內地網民紛紛發揮創意,好不熱烈。
問題的重點,在於這個節目傳達的訊息。節目指網絡上有大量被認為是不恰當的資訊,呼籲政府立法,要淨化互聯網,透過政府的權力,去限制資訊流通。如此做法,香港的一些衞道組織,也曾做過類似的事情,並一度引起爭議。
全世界不少地方,要求政府限制網上自由的最大理據,是指互聯網充斥暴力等網頁,怕會影響青少年成長,應立法禁止云云。可是,現實世界,其實一樣充斥不少「很黃很暴力」的資訊,推至極端,難道政府又要禁止小朋友出街嗎?以此為由去立法,明顯站不住腳。
要小朋友健康成長,最大的責任,在於家長。立法限制,把小朋友放在受保護的環境中,而不透過家長的教導,能真正幫助小朋友嗎?反而,立法會製造假象,令家長誤以為小朋友已經「受保護」,疏於教導,反過來令小朋友更難健康成長。
再說,要是家長真的不希望小朋友接觸部份資訊,現在已經有大量軟件,為家長提供過濾服務。不用立法,其實已經能做到衞道組織要求的結果,在世界各地,包括香港,實在毋須立法去禁止網上資訊流通。
立法幫不到忙,反而會成為政府打壓言論自由的開始。要知道,一個地方的言論自由,由有到沒有,往往是最先打擊一些粗口、暴力等內容,然後慢慢延伸至其他範疇。要知道言論空間有沒有被蠶食,不難,社會能否接受「很黃很暴力」的網頁,明顯是標準之一。
忽然想到,香港連續十四年,被傳統基金會評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現在互聯網已經成為市民生活的一大部份,在網上工作、娛樂、買股票,甚至與親朋戚友聯絡。雖然現在互聯網可說是全球最自由的「地方」,但不少國家的政客,經常以不同理由,對網上活動作出干預。他日有任何組織,再辦有關自由度的研究時,實在可以考慮,在指數中加入「網上自由度」,以警惕一些政客,不要以「很黃很暴力」為名,來控制言論自由。

試 試 按 搜 尋 鍵 , 看 看 會 有 多 少 個 搜 尋 結 果 幫 到 你 。

試 試 按 搜 尋 鍵 , 看 看 會 有 多 少 個 搜 尋 結 果 幫 到 你 。

高明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