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很黃很暴力」

年初,內地的互聯網平地一聲雷,引起了一陣「很黃很暴力」的熱潮。
事緣,去年年尾,一個中央電視台講述要淨化互聯網的節目中,一名北京的小學生,在接受訪問時,說了一句「很黃很暴力」,立即成為金句,更成為內地最受關注的網絡事件,情況就如當日香港「巴士阿叔」的「你有壓力,我有壓力」一樣,內地網民紛紛發揮創意,好不熱烈。
問題的重點,在於這個節目傳達的訊息。節目指網絡上有大量被認為是不恰當的資訊,呼籲政府立法,要淨化互聯網,透過政府的權力,去限制資訊流通。如此做法,香港的一些衞道組織,也曾做過類似的事情,並一度引起爭議。
全世界不少地方,要求政府限制網上自由的最大理據,是指互聯網充斥暴力等網頁,怕會影響青少年成長,應立法禁止云云。可是,現實世界,其實一樣充斥不少「很黃很暴力」的資訊,推至極端,難道政府又要禁止小朋友出街嗎?以此為由去立法,明顯站不住腳。
要小朋友健康成長,最大的責任,在於家長。立法限制,把小朋友放在受保護的環境中,而不透過家長的教導,能真正幫助小朋友嗎?反而,立法會製造假象,令家長誤以為小朋友已經「受保護」,疏於教導,反過來令小朋友更難健康成長。
再說,要是家長真的不希望小朋友接觸部份資訊,現在已經有大量軟件,為家長提供過濾服務。不用立法,其實已經能做到衞道組織要求的結果,在世界各地,包括香港,實在毋須立法去禁止網上資訊流通。
立法幫不到忙,反而會成為政府打壓言論自由的開始。要知道,一個地方的言論自由,由有到沒有,往往是最先打擊一些粗口、暴力等內容,然後慢慢延伸至其他範疇。要知道言論空間有沒有被蠶食,不難,社會能否接受「很黃很暴力」的網頁,明顯是標準之一。
忽然想到,香港連續十四年,被傳統基金會評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現在互聯網已經成為市民生活的一大部份,在網上工作、娛樂、買股票,甚至與親朋戚友聯絡。雖然現在互聯網可說是全球最自由的「地方」,但不少國家的政客,經常以不同理由,對網上活動作出干預。他日有任何組織,再辦有關自由度的研究時,實在可以考慮,在指數中加入「網上自由度」,以警惕一些政客,不要以「很黃很暴力」為名,來控制言論自由。

試 試 按 搜 尋 鍵 , 看 看 會 有 多 少 個 搜 尋 結 果 幫 到 你 。

試 試 按 搜 尋 鍵 , 看 看 會 有 多 少 個 搜 尋 結 果 幫 到 你 。

高明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