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受害者……

李︰新年流流,真的不想再講「陳冠希」這三個字;而且,娛樂圈的混賬,是非黑白已有公論,偽人出來再澄清甚麼也沒有意思。不過,網民昨日自發組織的遊行,反而有點意思。
高:這可以說是香港首次由網民發起的遊行,主辦的說有幾百人遊行,是個不錯的數字,但比起遊行人數,更重要的是,網民把網上的力量帶到現實世界,虛擬世界的自由,其實和真實世界一樣,網民今次主動上街,是踏出了重要的第一步。
尹:昨日我也有在場,今次遊行是為了抗議警方選擇性執法,自拍照事件拉了幾個網民就交差了事,所以網民團結起來一起用腳表達對警方不滿。
李︰遊行為了甚麼,只怕三言兩語無法交代。在遊行當中,最多人叫的口號是「反對選擇性執法」,不過,偶爾也會見到些零星的標語,將警員醉駕輕判,甚至皇仁生的非禮案也一併批判,這明顯是對整個制度的不滿,矛頭所指也不單止是警方。
尹:不只你提及的幾單案。上年的「連結男」、「迪迪尼」、「拾肆K」事件等,網民開始醞釀不滿,感到自由空間被政府一步步踐踏;今次事件牽涉到偽人,警方高調行動更有偏幫公眾人物之嫌,網民積累多時的不滿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
高:警方處理互聯網事件欠缺準則,也是網民想帶出的聲音之一。警方一直的做法,予人殺一儆百之感,隨意拉幾個沒有反抗能力的窮人。當日繞過已有的淫審程序來拉人,以為可以迅速完結事件,結果人拉了,事件卻沒完沒了,警方破壞了原有的程序之餘,也邀不了功,反而被市民恥笑。在處理這一宗事件中,警方逐步破壞自己一手建立的公信力。
尹:網上世界的「發相奇拿」,有千千萬萬種方法隱藏身份,警方要追查放相源頭,根本無從入手;客觀的事實也說明,警方暫時也無法從奇拿的動機方面偵查這宗案。說不定奇拿只是純為貪玩,也說不定是要挑戰甚麼權威,更說不定有其他的私人恩怨。以為拉幾個無關痛癢的可以殺一儆百,殊不知竟然助長了「發相奇拿」的氣燄,結果令更多相片流出,加重對受害者的傷害。
高:這又帶到另一網民關注的話題,早前警務處處長鄧竟成說管有可能犯法,後來助理處長黃福全卻說管有不犯法,朋友間互傳也不犯法,警方前後數天的說法,明顯是自相矛盾,又或是後者出來曲線為鄧處長解畫。最近警方連番出醜,究竟是因為警方本身也搞不清法例,還是故意解錯來達至殺一儆百的目的?
李︰有一個重點要先講清楚,昨日遊行絕對沒有人說支持淫照上載。大家都非常清楚,若然有人以淫照威脅他人,無論是不是在互聯網上進行發放,就是犯法;若然有人盜取他人電腦,或者是當中的內容,就是盜竊。普通法講的就是這些常識,犯不犯法,行事的人其實心知肚明。不過,《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的過時條文,根本不適用於互聯網這個媒介;從今次警方落案的手段來看,明顯就是知道根本無法可依,但是人既然已經拉了,警方也得合理化他們的行為,結果便給人「砌生豬肉」的感覺。再講,警方根本理屈,太多的掩飾,反而顯得進退失據。
高:昨日遊行將積壓下來的怨氣帶到現實世界,網民也是時候跳出新相舊相的討論,認真去想想要如何保護互聯網這個最自由的空間。

李︰官方已經著手去改例,雖然十畫未有一撇,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互聯網的政治活力已經開始發揮力量,總有人會乘機去施加些操控的把柄。順帶一提,大家千萬別要信甚麼資訊科技的業界代表,可以為互聯網的自由押上自己的政治籌碼。今次的事件當中,已經反映了所謂的業界代表,只不過是為了網絡供應商未受法律責任的考慮,其他的,他們絕不會輕易出頭。今後,網民要是真的想捍衞互聯網這個自由空間,還是自求多福。當然,更重要的是,網民要明白到,自由並非必然。自由的大前提,是大家最終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要是互聯網身份隱密的特性被濫用,今次事件最終的受害者,必然是大眾的自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