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教師新酬逆市上升?

政府大慷納稅人之慨,瘋狂加薪,受惠的公務員來自九個組別,包括政務主任及行政主任等中層人員,最高加幅達三成,其中小學學位教師的起薪點由萬六升至二萬,文憑教師少一點,也有萬八,可謂逆市上升,令人嘖嘖稱奇。

經濟一片好景,加薪是大勢所趨,何解說教師薪酬是逆市上升呢?要知道,工資跟其他價格無異,是升是跌,取決於供求關係;供過於求,工資下降,反之亦 然,這是經濟定律。問題是,香港近年的出生率屢創新低,由幼稚園到中小學,莫不為收生不足而煩惱,按道理,教師應該減薪才對,現在卻不減反加,而且加幅驚 人,這究竟是甚麼道理?

無辦法,香港的中小學多受政府資助,起薪點有幾多,與市場無關,完全由政府決定。而政府使的是公帑,不是私己錢,出手當然比較闊綽,可以理解。只是 政府忘記了價格有傳遞市場訊息的作用,行業的前景如何,看價格的上落就能一目了然。大學生擇業不同選科,興趣從來不是唯一考慮,最緊要還是有錢開飯,眼見 教師的起薪點高人一等,有誰不心動?

大學生當然知道競爭激烈,教席難尋,但起薪點實在吸引,雖然工作辛苦,又要應酬官僚,好在假期多,每逢大時大節,保證你有一個悠長假期,可以乘機充電。莫說一般大學生,就連我也悔恨當初沒有報讀教育文憑,否則今日可能已經春風化雨,普渡眾生。

需求減少而供應不斷,怎麼辦?只能靠政府的行政手段,人為調節,於是殺校之聲四起,人心惶惶。不過,殺校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始終解決不了超額教師 的問題,而新血又連年湧入,現職教師為保飯碗,於是日做夜做博表現,放學後還要進修考試,以致身心俱疲,連備課的時間也沒有,更遑論照顧學生的特別需要, 難怪學生質素持續下降,令人慘不忍睹。

要治本,就要想辦法令出生率止跌回升,政府當然試過,軟硬兼試,威迫利誘,甚麼都出齊,但香港人就是無動於衷,連洞房都懶,試問如何三年抱倆?樂觀 一點看,就算香港人肯聽政府的呼籲,勤於「造人」,出生率當然會有起色,但也是幾年後的事,所謂遠水救不了近火,教師恐怕都要「有排捱」。最弊就係,觀乎 近年出生率的走勢,這個「樂觀」一點也不樂觀,教師與其守株待兔,倒不如自求多福,早走早著。

刺激需求不行,減少供應又不行,真頭痛,怎麼辦?很簡單,只要政府盡早推行學券制,收回有形之手,讓教師的薪酬自由浮動,市場自然會自我調節,汰弱 留強,不用多久,供求就會回復平衡,不用政府操心。更重要的,是政府毋須再做「醜人」,一力肩負殺校的惡名;而教師又不用再花時間應酬官僚,可以專心教 學。一舉多得,惠澤萬民,何樂而不為?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5月19日號 A20版蘋果批專欄

亂倫有甚麼不可?

《 中 大 學 生 報 》 談 色 談 出 禍 , 其 中 為 人 詬 病 的 , 包 括 有 關 亂 倫 的 篇 幅 。
為 甚 麼 不 可 亂 倫 ? 怎 樣 才 算 亂 倫 ? 跟 堂 哥 睡 算 不 算 亂 倫 ? 跟 表 姐 睡 算 不 算 亂 倫 ?
都是 正 常 不 過 的 問 題 。 你 的 孩 子 看 了 新 聞 , 上 堂 舉 手 問 老 師 「 為 甚 麼 不 准 亂 倫 」 , 引來 哄 堂 大 笑 , 如 果 老 師 和 藹 地 說 甚 麼 「 不 要 問 只 要 信 」 、 或 嚴 肅 地 搬 出 甚 麼 「 天 道不 可 逆 」 之 類 含 混 過 去 、 或 有 感 自 己 道 德 權 威 被 挑 戰 憤 怒 地 恐 嚇 說 「 再 問 罰 你 留 堂企 操 場 」 等 等 , 不 要 再 拖 , 趕 快 轉 校 好 了 。
甚 麼 是 亂 倫 ? 政 治 上 有 親 疏 有 別, 生 理 上 也 有 親 疏 有 別 。 兄 妹 相 交 是 亂 倫 , 至 於 疏 堂 表 之 交 , 卻 又 比 比 皆 是 , 好 像沒 有 問 題 。 明 顯 地 , 亂 倫 與 親 疏 有 很 大 關 係 。
怎 樣 分 親 疏 ? 一 般 來 說 , 稱 呼 越 長 、 新 年 封 利 是 越 少 , 就 是 較 疏 的 親 戚 。 但 大 自 然 , 親 疏 實 際 上 是 甚 麼 意 思 ? 親 的 親 戚 與 疏 的 親 戚 有 甚 麼 分 別 ? 血 緣 , 指 兩 個 人 的 身體 相 似 程 度 。 你 的 身 體 藍 圖 , 一 半 來 自 你 爸 , 另 一 半 來 自 你 媽 , 因 此 你 的 基 因 成 份, 跟 你 的 父 或 母 有 一 半 相 似 。
餘 此 類 推 , 兄 弟 姐 妹 , 要 是 同 父 同 母 的 , 平 均也 是 一 半 相 似 。 父 母 的 父 母 , 與 父 母 的 兄 弟 姐 妹 , 跟 你 是 四 分 一 相 似 。 表 的 堂 的 ,八 分 一 相 似 。 再 隔 兩 堂 的 , 只 有 一 百 二 十 八 分 之 一 了 。 生 理 上 , 越 相 似 的 就 越 親 。同 卵 孖 生 的 , 百 分 百 一 樣 , 是 親 上 加 親 了 。 亂 倫 , 即 是 基 因 成 份 相 近 的 兩 人 相 交 。但 這 樣 的 行 為 本 身 又 有 甚 麼 問 題 ? 剛 才 說 過 , 你 的 基 因 , 一 半 來 自 父 、 一 半 來 自 母。 你 父 可 能 給 你 啡 眼 基 因 , 母 則 給 你 綠 眼 基 因 。 二 擇 其 一 , 要 是 啡 眼 比 綠 眼 強 勢 ,出 來 就 會 是 啡 眼 。 弱 勢 的 , 隱 藏 起 來 了 。

達 文 西 密 碼 , 殺 手 得 白 化 病 , 幾 乎 全 身 白 色 。 白 化 病 的 基 因 是 弱 勢 的 , 也 是 說 , 父 母 各 帶 白 化基 因 , 但 可 能 沒 有 彰 顯 出 來 , 要 是 雙 方 都 遺 傳 白 化 基 因 給 你 , 雙 劍 合 璧 , 你 就 會 出現 病 徵 。 有 些 弱 勢 基 因 病 會 致 命 , 平 均 來 說 , 你 身 上 就 帶 有 兩 種 。 但 因 為 種 類 繁 多, 如 果 隨 機 抽 籤 , 撞 中 的 機 會 小 , 無 問 題 。 但 如 果 相 交 的 兩 人 基 因 成 份 相 近 , 中 招的 機 會 自 然 大 大 提 高 。
慣 常 近 親 繁 殖 的 , 出 事 機 會 大 , 日 積 月 累 , 容 易 消 失。 留 得 下 來 的 , 各 有 方 法 避 免 闖 禍 。 鵪 鶉 天 性 不 喜 一 起 長 大 的 同 類 , 獅 子 把 剛 成 年的 雄 獅 逐 出 家 門 ; 猩 猩 群 , 要 離 家 出 走 尋 伴 的 , 則 是 雌 性 成 員 。 人 類 也 不 笨 , 約 定 俗 成 , 嚴 打 亂 倫 來 減 低 風 險 , 從 以 量 取 勝 的 角 度 來 看 , 效 果 不 錯 。
不准 亂 倫 , 屬 自 然 智 慧 , 實 用 非 常 , 就 如 「 要 乖 乖 聖 誕 老 人 才 造 訪 」 、 「 吃 飯 不 吃 淨會 娶 痘 皮 婆 」 , 並 非 甚 麼 不 可 言 說 之 物 , 也 不 是 甚 麼 打 雷 劈 雨 天 怒 神 怨 的 事 。 規 條各 有 前 因 , 有 些 管 用 , 有 些 不 再 管 用 , 不 是 刻 在 石 頭 上 。 昨 天 不 明 所 以 的 事 , 今 天只 是 中 學 生 物 課 的 知 識 , 可 以 用 道 理 討 論 , 犯 不 武 力 抑 壓 。 道 德 戰 士 停 留 在 蒙 前 年 代 的 條 思 維 , 沒 頭 沒 腦 心 中 有 鬼 般 神 打 式 的 大 吵 大 嚷 大 驚 小 怪 , 連 累 《 聖 經 》 遭 清 算 、 廣 管 陷 兩 難 , 這 樣 子 的 連 鎖 效 應 , 有 趣 有 趣 。

路遙知

可 以 將 坦 克 車 輾 殺 學 生 , 當 在 家 常 般 飯 中 的 肉 餅 , 是 民 建 聯 才 捧 得 出 這 樣 的 人 做 黨 主 席 。
相比 《 中 大 學 生 報 》 的 「 人 獸 交 」 幻 想 , 馬 力 「 試 豬 論 」 的 黑 色 恐 怖 , 更 令 人 反 感 不安 。 不 過 , 雖 然 馬 力 的 言 論 令 人 反 胃 , 這 種 言 論 自 由 必 須 保 護 。 昨 天 不 是 說 過 嗎 ?每 個 人 都 要 為 自 己 的 言 論 負 責 。 馬 力 是 民 建 聯 的 主 席 , 也 是 立 法 會 議 員 , 他 要 向 廣大 的 選 民 問 責 , 他 的 黨 員 有 點 政 治 觸 覺 的 話 , 也 自 然 會 作 出 反 應 , 又 豈 用 言 論 警 察來 虛 妄 一 番 ?
畢 竟 , 我 信 公 道 自 在 人 心 。
不 是 嗎 ? 還 不 過 一 晝 夜 , 民 建聯 便 跑 出 來 不 認 黨 主 席 說 的 話 代 表 他 們 。 這 就 是 言 論 自 由 的 好 處 ︰ 邪 淫 可 惡 的 事 呈現 。 馬 力 說 甚 麼 都 沒 有 問 題 , 最 重 要 是 公 眾 可 以 循 文 明 彰 顯 公 義 , 換 言 之 , 用 選 票把 他 們 轟 走 。 鐵 票 背 後 的 都 是 人 , 我 信 , 天 下 間 總 有 理 論 可 以 打 動 得 到 他 們 。
話 說 回 頭 , 言 論 自 由 的 精 神 , 是 說 過 要 算 數 。
民建 聯 自 成 立 以 來 , 又 何 曾 認 真 對 待 自 己 講 過 的 話 ? 他 們 說 過 要 求 07/08 雙 普 選 , 時限 過 了 , 就 借 用 董 建 華 的 邏 輯 ︰ 沒 有 提 及 便 不 存 在 。 今 次 說 六 四 沒 有 屠 城 , 解 放 軍是 BBQ 燒 豬 肉 餅 。 或 許 , 有 一 天 民 聯 建 說 原 來 也 支 持 平 反 六 四 ! 又 或 許 , 明 天 日 出過 後 , 民 建 聯 說 只 不 過 他 們 是 為 指 揮 屠 城 的 人 平 反 !
兩 星 期 前 , 民 建 聯 前 副 主 席 程 介 南 寫 了 一 篇 甚 麼 《 國 家 應 怎 個 愛 法 ? 》 , 基 本 上 跟 馬 力 同 一 口 徑 , 不 過 重 點 不 應 只 談 平 反 六 四 , 可 是 接 那 這 廝 又 說 ︰ 「 國 家 應 該 人 人 愛 , 但 如 何 愛 法 各 有 表 達 。 」

嘿! 那 麼 人 家 要 說 平 反 六 四 , 又 干 卿 何 事 ? 不 應 只 談 六 四 嗎 ? 遠 的 可 以 談 談 反 右 害 了多 少 才 俊 、 大 躍 進 的 經 濟 慘 劇 和 文 革 瘋 癲 , 近 的 可 以 談 六 四 前 的 貪 腐 、 政 策 失 誤 下的 高 通 脹 , 再 近 一 點 可 以 談 六 四 後 對 民 運 分 子 的 迫 害 、 言 論 的 控 制 … … 有 法 律 、 有經 濟 、 有 社 會 、 有 民 生 夠 多 角 度 吧 ! 未 知 民 建 聯 又 有 甚 麼 好 提 議 。
或 許 , 民建 聯 的 一 貫 作 風 ︰ 不 認 同 人 家 的 立 場 , 不 過 他 們 自 己 又 根 本 沒 有 立 場 。 又 或 許 , 他們 立 場 , 只 不 過 見 不 得 光 , 惟 有 顧 左 右 而 言 他 。 這 個 可 悲 的 政 黨 , 竟 然 自 稱 有 前 景。
其 實 本 來 也 不 想 批 程 介 南 的 文 , 一 來 , 連 愛 國 都 要 , 實 在 羞 家 , 二 來 , 那 篇 文 章 根 本 沒 有 說 過 國 家 應 怎 個 愛 , 文 不 對 題 , 又 如 何 去 批無 可 批 。 最 後 , 來 個 集 體 回 憶 , 讓 大 家 看 看 當 年 曾 鈺 成 和 程 介 南 , 原 來 對 六 四 曾 經有 過 實 在 的 看 法 。

衞道之士是失敗的傳道人

曾 經 有 人 問 我 , 作 為 兩 個 孩 子 的 父 親 , 難 道 你 會 想 見 到 , 他 們 生 活 在 一 個 道 德 淪 亡 的 世 界 ? 難 道 你 不 怕 那 些 色 情 狂 和 孌 童 魔 的 威 脅 嗎 ? 衞 道 之 士 , 聲 嘶 力 竭 地 要 求 淨 化 香 港 , 所 持 的 理 由 , 也 是 這 些 。
老 實 說 , 我 怕 。
不 過 , 暫 且 撇 開 我 個 人 對 世 風 日 下 的 觀 感 , 原 則 上 討 論 近 期 發 生 的 幾 宗 案 件 。 網 民 在 討 論 區 展 示 的 是 超 連 結 , 卻 被 指 控 發 布 淫 褻 物 品 ; 還 是 負 責 檢 控 一 方 有 心 思 , 找 了 個 肯 認 罪 小 人 物 , 法 理 未 經 過 真 正 辯 論 , 結 果 警 方 說 此 案 可 以 對 市 民 產 生 警 惕 作 用 。
至 於 《 中 大 學 生 報 》 , 學 生 編 輯 懂 得 社 會 的 遊 戲 規 則 , 輿 論 上 險 勝 了 一 仗 * 。 衞 道 之 士 惟 有 降 調 以 曲 線 批 之 , 說 手 法 低 俗 、 沒 有 水 準 ** 。 奇 怪 是 , 手 法 和 水 準 也 是 主 觀 標 準 , 作 為 理 據 去 怪 罪 學 生 編 輯 , 倒 不 如 堂 堂 正 正 反 色 情 。 以 一 套 主 觀 標 準 , 來 取 代 另 一 套 主 觀 標 準 , 見 技 窮 , 更 是 理 屈 。 平 常 義 正 詞 嚴 之 士 , 也 要 轉 移 視 線 , 可 見 政 治 正 確 的 威 力 , 也 令 人 懷 疑 泛 道 德 主 義 者 脊 柱 有 沒 有 骨 。
要 搞 清 楚 , 《 蘋 果 批 》 挺 那 位 不 幸 的 中 年 漢 , 是 因 為 執 法 部 門 對 發 布 和 展 示 的 邏 輯 有 嚴 重 問 題 。 執 法 部 門 抓 小 放 大 , 也 是 我 們 最 擔 心 的 現 象 。
至 於 《 中 大 學 生 報 》 鬧 劇 , 討 論 核 心 則 完 全 不 同 。 除 了 道 德 高 地 上 的 衞 道 之 士 以 降 調 來 顯 示 他 們 的 政 治 正 確 , 挺 學 生 編 輯 的 輿 論 , 對 言 論 自 由 的 理 解 也 不 見 高 明 , 《 蘋 果 批 》 倒 要 為 這 個 概 念 寫 個 註 腳 。


言 論 自 由 , 易 被 誤 解 , 更 易 被 濫 用 。 其 難 明 之 處 , 除 了 自 由 二 字 , 言 論 也 不 單 止 是 語 言 和 圖 像 這 麼 簡 單 。 言 論 自 由 , 更 不 是 隨 便 讓 人 胡 說 八 道 的 放 任 。 普 通 法 下 , 以 言 傷 人 , 有 罪 , 叫 做 誹 謗 ; 惡 意 散 布 流 言 引 發 恐 慌 也 有 罪 。 每 個 人 要 為 自 己 言 論 傷 害 他 人 負 責 , 就 是 自 由 社 會 下 的 傳 統 精 神 ; 其 他 的 言 論 , 再 離 經 叛 道 , 也 得 捍 衞 。 思 想 是 言 論 的 靈 魂 , 自 由 , 就 是 要 讓 人 有 思 想 和 交 流 的 空 間 。
除 非 說 , 讀 了 《 中 大 學 生 報 》 就 會 令 人 人 慾 火 焚 身 , 否 則 , 泛 道 德 者 又 可 以 拿 出 些 甚 麼 理 據 來 箝 制 他 人 的 發 表 自 由 呢 ? 說 穿 了 , 其 實 是 他 們 不 喜 歡 人 家 說 的 話 , 換 句 話 說 , 就 是 他 們 所 說 的 令 人 不 安 。 冠 冕 堂 皇 的 話 , 只 不 過 是 要 來 掩 飾 主 觀 的 看 法 。
不 過 , 每 個 人 的 想 法 必 然 有 所 不 同 , 否 則 我 們 也 無 謂 要 思 想 的 自 由 , 而 當 別 人 的 想 法 和 標 準 跟 我 們 不 同 , 只 可 以 靠 自 己 的 說 服 力 改 變 他 人 , 而 不 是 跑 去 要 政 府 施 強 權 高 壓 。 衞 道 之 士 , 要 扼 殺 人 家 的 言 論 自 由 , 骨 子 , 是 因 為 他 們 說 服 不 了 他 人 , 因 為 他 們 是 失 敗 的 傳 道 人 。
話 說 回 頭 , 作 為 兩 個 孩 子 的 父 親 , 我 當 然 對 道 德 淪 亡 極 度 不 安 , 所 以 我 早 已 決 定 要 盡 責 去 好 好 導 自 己 的 兒 女 , 讓 他 們 明 白 到 尊 重 不 同 意 見 的 真 正 意 義 。 至 於 他 們 保 護 自 己 , 那 是 常 識 , 無 論 有 沒 有 《 中 大 學 生 報 》 或 者 成 人 貼 圖 區 , 一 樣 要 做 。 誰 會 天 真 得 以 為 淨 化 香 港 之 後 便 沒 有 色 魔 ?

* 《 蘋 果 批 》 最 欣 賞 仍 是 「 回 水 大 行 動 」 帶 出 的 訊 息 。 希 望 大 家 因 此 明 白 集 體 主 義 的 矛 盾 , 繼 續 反 對 政 府 共 市 民 的 產 搞 無 謂 的 事 。
** 伸 延 閱 讀 : 《 踢 爆 香 港 傳 媒 》 http://hkmediabuster.blogspot.com/2007/05/blog-post_14.html

法國應向美帝說不?

法國大選早已塵埃落定,右派的薩爾科齊上台,表示法國即將棄左從右。輿論普遍認同,畢竟近年 法國經濟死氣沉沉,失業率高企,係時候要來一個天翻地覆 的改變,選民的決定是可以理解的。但有論者謂,法國人天生好喝懶做,不愛錢財,只求享樂,「美式資本主義」根本不適合他們。言下之意,就是薩爾科齊當選是 一宗悲劇,不值得我們拍手叫好。

這個講法並不新鮮,反而有點似曾相識。一直以來,左派最鍾意講「文化差異」,認為不同國家有不同文化,不能一概而論。資本主義在美國可行,不代表在 其他國家一樣可行。就好似中國以前照抄蘇聯那一套,瞎搞了幾十年,搞到一窮二白,痛定思痛,改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方才撥亂反正,創出今日的經濟 奇蹟 。

看似有點道理,實情係胡說八道!所謂「文化差異」,說穿了,只是左派用作反對「美帝」的藉口罷了。在他們的眼中,資本主義就是「美帝」;反對資本主 義,就是反對迪士尼、麥當勞及荷李活等美國文化的入侵。「美帝」一如當年的英法聯軍,霸王硬上弓,唯一的分別,是英法聯軍用的是明刀明槍,而「美帝」則精 於市場推廣,刀不血刃就能發大財。

要破除誤解,就要認清事實。要知道,資本主義只是一個制度,跟「美帝」扯不上半點關係;資本主義的核心是市場,而市場的精粹就是自由選擇。像香港這 個資本主義社會,不少打工仔選擇朝九晚九,為的是力爭上游。但與此同時,也有不少人像我,每日無驚無險又到六點,而生活一樣過得不錯。更有不少人選擇做 「自由人」(freelance),無拘無束。市場的好處,就是容許我們自由選擇各自喜歡的生活方式:要拼搏的有拼搏,要優閒的有優閒,悉隨尊便。

但法國人只能選擇優閒,卻無權選擇拼搏,更加無權決定自己的命運。事實上,政府規定每星期工時不得多於三十五小時,做是三十六,不做也是三十六,沒 有多勞多得這回事,人民想改善生活也無辦法。而公司受制於最高工時,不能隨意擴充,競爭力有所不及,鬥不過人,經濟又豈會有起色?

更要命的,是政府規定僱主不能隨便解僱二十六歲以下員工,原意是保障年輕人就業,但僱主見他們易請難送,於是敬而遠之,寧可請「老餅」。畢業等於失 業,要「雙失青年」如何自處?他們「看得開」還好,可以拿救濟金過活,繼續享樂。但有為青年希望自力更生,卻苦無機會一展所長,只能屈委求存。歸根究柢, 還不是政府的錯?

正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各適其適,任君選擇。以為法國人都是一個樣,只僱享樂,不求上進,確是大錯特錯。一如以為香港人都是工作狂,不懂享受人 生,也是以偏概全。如果法國人天生就係「享樂主義者」,根本不用替他們擔心,就算政府替市場鬆綁,他們一樣會選擇及時行樂,一如以前。唯一的分別,是他們 多了一個選擇,如何取捨,完全由他們自己決定,不用旁觀者多言。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5月15日號 A20版蘋果批專欄

皇后的新衣

皇后碼頭有無歷史價值,這個問題由外行鬧到內行,爭議大到不得了,最後古物諮詢委員會以不足一半的票數,將皇后碼頭列為「一級歷史建築物」,勉強下了一個「蓋棺定論」。不過,連專家都對皇后碼頭的歷史價值表示懷疑,試問外行人「讀得書少」,又怎能看到「皇后的新衣」呢?

要知道,不是所有古舊建築都應該保留,據專家表示,只有那些具重大歷史價值、代表某個時期的建築風格、卓越的建築技術和工藝、突出的視覺效果,以及 新加的「集體回憶」,這才值得保留。那麼,皇后碼頭到底符合以上哪些準則呢?不用請 專家,大家有目共睹,皇后碼頭建築簡陋,毫無風格可言,也沒有突出的視覺效果,更加談不上有甚麼「集體回憶」,唯一可爭議的,只是所謂的「歷史價值」。

當然,如果皇后碼頭確實具有重大的歷史價值,就算其貌不揚,都應該保留。但「保育戰士」講來講去都只是「三幅被」,即皇后碼頭以前是新任港督及皇室 成員的迎送之地,富有「殖民地色彩」云云。如果因為這個原因要保留皇后碼頭,那麼 德機場更加應該保留,因為它是上述人士最先到達及最後離開香港的地方,日治時期又被日軍徵用過,可說是「兩朝遺址」,兼且盛載 「全港市民」的集體回憶,皇后碼頭根本無得比。

「保育戰士」可能會說,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以前不知道「保育」的重要,現在知道了,當然要將功補過。但「保育戰士」不妨撫心自問,如果時間可以倒 流,回到十年前,你們是否會反對搬機場?如果會,你們能否提出另一個解決機場客運量飽和的方法?如果不會,是否表示你們心底 都認同「保育」之餘,也要兼顧發展的需要?

事實上,有「保育戰士」可能自知有點理虧,於是將拿破崙「拖落水」,謂一代梟雄當年敗走滑鐵盧,該古戰場至今仍是原封不動,沒有發展成市鎮,為的就是紀念那場著名戰役。言下之意,就是歷史價值勝於一切,不應因為發展而隨便改動,影響了歷史的原貌。

問題是,滑鐵盧之役在歐洲近代史上是頭等大事,若不是拿破崙在該場戰役中慘敗,很有可能會東山再起,而《維也納條約》也就變成一紙空談,之後的歷史 就要徹底改寫。滑鐵盧戰場如此重要,再多的理由也不能動其一條草。但皇后碼頭呢?各位「保育戰士」能否告訴讀者,皇后碼頭在過去百多年的殖民地歷史中,究 竟扮演了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角色?既不是簽定《南京條約》的城樓,也不是舉行回歸大典的會展,只是一處迎送之地,竟然拿來跟滑鐵盧相比,到底何德何能?

不要誤會,我不是說皇后碼頭一文不值,它好醜也是一個殖民統治的象徵,如果不是「阻住個地球轉」,我也贊成維持現狀,只是現在非拆不可,也是無可奈何。各位「保育戰士」,與其堅持原址保留,何不爭取原址重置呢?難道這不是更加實際嗎?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5月11日號 A24版蘋果批專欄

內幕交易vs場外投注

自 由 市 場 的 最 忠 實 支 持 者 ,也 不 會 否 定 政 府 有 若 干 些 基 本 職 能 , 一 是 保 護 人 民 的 生 命 、 財 產 和 免 受 傷 害 的 自 由, 二 是 以 仲 裁 人 的 身 份 , 居 中 調 停 市 民 之 間 的 私 人 糾 紛 , 避 免 爭 執 演 變 成 無 法 無 天的 局 面 , 也 就 是 英 語 中 的 taking law into one’s own hand 。 超 越 以 上 兩 大 類 的職 能 , 一 般 來 說 政 府 的 干 預 都 只 會 徒 勞 無 功 , 甚 至 乎 好 心 做 壞 事 。

將以 上 「 小 政 府 」 的 原 則 套 用 於 資 本 市 場 的 運 作 , 政 府 的 具 體 職 能 便 是 懲 治 偷 竊 和 欺詐 , 以 及 仲 裁 市 場 參 與 者 之 間 的 糾 紛 , 再 多 的 監 管 和 干 預 也 實 在 多 餘 。 可 惜 , 監 管和 干 預 是 壟 斷 性 的 專 業 賴 以 為 生 的 根 源 , 所 以 從 來 都 只 會 見 法 規 越 來 越 多 也 越 複 雜, 到 最 終 變 成 一 般 受 過 高 等 育 的 知 識 分 子 都 不 可 能 理 解 當 中 條 文 , 專 業 人 士 便 成 功 地 人 為 創 造 了 一 個 「 新 興 市場 」 ; 法 律 如 是 、 財 務 及 稅 務 規 條 如 是 、 建 築 規 劃 如 是 、 甚 至 乎 將 要 面 世 的 港 版 反競 爭 法 也 如 是 。 在 法 規 處 處 的 社 會 下 行 走 江 湖 , 再 出 心 善 良 的 老 實 商 人 , 也 總 要 有專 業 執 照 旁 身 , 又 或 許 袋 口 夠 深 夠 闊 , 足 夠 羅 致 一 團 隊 的 專 業 人 士 隨 時 候 命 ; 始 終犯 法 者 無 論 知 法 與 否 , 犯 法 就 是 犯 法 。

《 蘋 果 批 》 無 意 全 盤 否 定 所 有 專 業 的存 在 價 值 。 事 實 上 , 有 不 少 專 業 知 識 , 例 如 對 法 律 原 則 的 理 解 , 實 在 是 營 商 道 德 之基 礎 , 其 他 專 業 如 財 務 、 會 計 和 建 築 , 就 更 加 有 其 實 在 實 用 之 處 。 問 題 是 當 壟 斷 性專 業 , 由 實 在 的 建 設 性 服 務 行 業 , 退 化 成 專 門 與 法 規 和 官 僚 角 力 的 消 耗 性 行 為 , 社會 也 漸 漸 不 可 能 從 這 些 專 業 服 務 得 到 任 何 進 步 的 推 動 力 ; 相 反 , 隨 之 而 來 的 種 種 干預 和 限 制 只 會 是 扼 殺 創 造 和 社 會 正 常 運 作 的 框 框 。 當 然 , 若 龐 大 規 管 官 僚 和 連 串 的專 業 壟 斷 對 社 會 有 裨 益 , 就 算 要 市 場 參 與 者 負 擔 這 些 成 本 也 無 可 厚 非 , 套 用 制 度 經濟 學 派 的 說 法 , 這 些 是 市 場 運 作 必 不 可 少 的 交 易 成 本 , 沒 有 這 些 成 本 , 也 不 會 有 市場 的 存 在 , 這 也 是 小 政 府 原 則 的 背 後 理 據 。

小 政 府 邁 向 大 政 府 , 通 常 第 一 步就 是 要 政 府 出 手 干 預 , 防 止 社 會 上 出 現 以 大 欺 小 , 例 如 防 止 大 企 業 令 小 商 戶 邊 緣 化、 避 免 多 內 幕 資 訊 的 消 息 人 士 剝 削 無 知 的 廣 大 散 戶 、 禁 制 財 雄 勢 大 的 商 人 欺 壓 無 權無 勢 的 消 費 者 等 等 … … 表 現 上 , 這 些 訴 求 都 看 似 言 之 成 理 , 不 過 , 忽 略 了 原 來 社 會上 還 可 以 有 以 多 欺 少 的 反 抗 行 為 ︰ 小 商 戶 聯 合 對 抗 大 企 業 、 散 戶 以 分 散 的 資 訊 來 戰勝 市 場 操 控 者 、 甚 至 消 費 者 以 最 民 主 的 一 人 一 鈔 票 來 賞 善 罰 惡 。 事 實 上 , 越 多 規 管的 社 會 , 既 得 利 益 者 便 越 多 保 護 , 市 場 也 越 少 競 爭 , 結 果 小 商 戶 的 生 存 空 間 日 益 狹小 , 散 戶 更 難 獲 得 資 訊 , 消 費 者 的 選 擇 也 被 限 制 , 到 頭 來 , 政 府 干 預 反 而 變 成 了 助紂 為 虐 的 建 構 。

再 以 資 本 市 場 的 運 作 為 例 。 過 去 的 好 一 段 日 子 , 監 管 的 重 點在 於 上 市 企 業 的 訊 息 披 露 , 政 府 和 監 管 機 構 也 推 出 越 來 越 多 的 規 限 和 要 求 , 時 至 今日 , 錯 綜 複 雜 的 披 露 要 求 , 已 經 令 到 上 市 公 司 的 公 告 不 是 常 人 可 以 理 解 的 官 僚 遊 戲。 事 實 上 , 美 國 自 Enron 、 Tyco 及 Worldcom 三 宗 上 市 公 司 醜 聞 後 通 過 財 經 界 簡 稱 SOX 的 薩 班 斯 法 案 ( Sarbanes-Oxley Acts ) 。 SOX 令 上 市 公 司 的 管 理 層 要 為 所 公布 的 財 務 數 據 擔 保 , 也 大 大 提 高 了 董 事 的 責 任 和 會 計 成 本 , 可 是 整 體 的 企 業 管 治 卻沒 有 因 此 得 到 任 何 改 進 。

內幕 交 易 是 另 一 個 自 八 十 年 代 起 急 速 膨 脹 的 資 本 市 場 規 管 思 維 。 最 初 , 有 關 內 幕 交 易的 條 款 規 限 企 業 管 理 人 以 欺 詐 手 段 售 出 股 票 , 以 及 在 短 時 間 內 投 機 圖 利 ; 至 八 十 年代 , 有 關 的 規 限 才 漸 漸 演 進 為 獲 得 第 二 手 內 幕 資 訊 者 也 受 規 限 , 不 過 重 點 仍 然 是 要限 制 以 不 恰 當 手 段 獲 得 及 使 用 內 幕 資 訊 。 要 到 2000 年 , 美 國 證 監 才 確 立 了 任 何 人均 不 得 利 用 內 幕 資 訊 圖 利 的 苛 刻 規 限 。

已 故 諾 貝 爾 經 濟 學 獎 得 主 佛 利 民 , 是其 中 一 個 最 主 張 內 幕 交 易 合 法 化 的 人 。 他 認 為 內 幕 交 易 越 多 越 頻 繁 , 股 價 便 可 以 越有 效 地 反 映 企 業 質 素 和 其 他 外 在 因 素 的 變 化 。 另 外 有 論 說 指 在 其 他 市 場 , 例 如 原 材料 市 場 和 國 際 貨 幣 市 場 , 內 幕 交 易 的 運 作 比 比 皆 是 , 也 無 法 阻 止 , 更 不 見 得 有 損 小投 資 者 利 益 , 無 端 強 加 在 股 票 市 場 的 內 幕 交 易 限 制 , 無 異 於 將 資 本 驅 逐 至 其 他 市 場。 事 實 上 , 內 幕 交 易 不 一 定 有 損 他 人 , 而 且 內 幕 交 易 規 限 扼 殺 市 場 參 與 者 獲 取 資 訊的 動 機 , 最 終 只 會 令 市 場 上 的 資 訊 更 不 流 通 , 讓 更 少 人 可 以 公 平 地 參 與 資 本 市 場 創富 。

無 論 是 SOX 抑 或 內 幕 交 易 的 規 限 , 已 經 令 美 國 失 去 世 界 集 資 中 心 的 第 一地 位 。 香 港 人 也 應 該 趁 這 幾 天 問 題 鬧 得 熱 哄 時 , 反 思 及 分 析 將 要 成 立 之 所 謂 財 務 匯報 局 究 竟 是 甚 麼 的 一 回 事 。

大國崛起之天長地久

早 前 獲 好 朋 友 贈 送 一 套 中 央台 的 紀 錄 片 《 大 國 崛 起 》 , 急 不 及 待 看 了 好 幾 集 。 後 來 才 知 道 香 港 也 有 電 視 台 買 下轉 播 權 , 從 宣 傳 的 頻 率 看 來 , 這 套 片 將 會 在 輿 論 圈 子 中 引 來 一 場 討 論 。

話說 , 在 03 年 11 月 中 共 中 央 政 治 局 進 行 了 集 思 會 , 討 論 自 15 世 紀 以 來 世 界 上 九 個主 要 霸 權 的 興 衰 史 , 其 後 這 種 集 思 會 在 其 他 級 別 黨 政 部 門 進 行 , 而 這 套 公 開 播 放 的《 大 國 崛 起 》 , 可 以 說 是 這 系 列 集 思 會 的 有 中 國 特 色 的 公 眾 諮 詢 吧 !
對 香 港人 來 說 , 《 大 國 崛 起 》 系 列 最 能 引 起 共 鳴 的 , 應 該 是 講 述 荷 蘭 崛 起 經 過 的 《 小 國 大業 》 。 跟 香 港 一 樣 , 荷 蘭 國 土 面 積 細 小 , 人 口 也 不 多 , 曾 經 是 一 個 漁 港 , 後 來 憑 造 價 低 廉 的 船 隻 和 良 好 的 商 業 信 譽 , 逐 漸 演 變 成 一 個 以 貿 易 為 主 的 轉 口 中 心 。 富 有 的 荷 蘭 市 民 , 在 十 六 世 紀 從 貴 族 手 買 下 了 城 市 的 自 治 權 , 建 立 起 一 個 獨 立 於 皇 權 的 聯 省 共 和 國 。 就 算 今 時 今 日 , 以 用 財 富 換 取 獨 立 自 治 的 思 維 , 仍 然 是 極 之 超 前 。

聯 省 共 和 國 成 立 之 後 , 荷 蘭 人 也 曾 將 主 權 交 予 西 班 牙 的 菲 獵 二 世 , 不 過 後 來 因 為 西 班 牙 皇 室 強 加 於 荷 蘭 的 宗 迫 害 和 苛 徵 重 稅 , 荷 蘭 人 終 於 發 起 了 獨 立 戰 爭 , 至 1648 年 的 韋 斯 特 發 里 亞 和 約 ( Peace of Westphalia ) , 荷 蘭 成 為 了 獨 立 的 國 家 , 而 大 多 數 史 學 家 亦 以 1648 年作 為 現 代 國 際 關 係 的 開 端 。

在獨 立 戰 爭 的 八 十 年 當 中 , 荷 蘭 經 濟 及 國 力 的 增 長 一 時 無 兩 。 1602 年 荷 蘭 政 府 以 公開 集 資 模 式 , 成 立 了 東 印 度 公 司 。 這 是 世 上 第 一 家 聯 合 股 份 公 司 , 壟 斷 了 當 時 全 球貿 易 的 一 半 ; 衍 生 出 來 的 還 有 世 界 上 第 一 個 股 票 交 易 所 、 現 代 銀 行 的 制 度 , 以 及 沿用 至 今 的 信 用 體 系 , 荷 蘭 也 憑 藉 這 套 現 代 金 融 和 商 業 制 度 , 在 17 世 紀 成 為 當 時 最具 影 響 力 的 國 家 。

雖 然 今 天 的 荷 蘭 不 再 是 甚 麼 霸 權 , 不 過 那 又 有 甚 麼 關 係 ? 荷 蘭 的 人 均 國 民 產 值 仍 是 世 界 首 十 名 之 內 , 基 本 上 也 維 持 傳 統 的 開 放 型 經 濟 模 式 。 不 過 , 在 這 個 逾 半 土 地 在 水 平 線 下 的 國 家 , 全 國 也 只 得 不足 70 萬 人 受 僱 於 農 業 , 可 是 全 國 的 農 產 品 出 口 總 值 , 竟 然 是 僅 次 於 美 國 和 法 國 ,排 行 世 界 第 三 。 有 如 此 高 效 及 富 足 的 經 濟 體 系 , 霸 權 不 霸 權 實 在 不 大 重 要 。

事實 上 , 整 套 《 大 國 崛 起 》 中 , 算 得 上 對 世 界 經 濟 發 展 歷 程 有 舉 足 輕 重 影 響 力 的 只 有荷 蘭 、 英 國 和 美 國 , 其 他 如 西 班 牙 、 葡 萄 牙 、 法 國 、 德 國 、 日 本 、 俄 國 和 前 蘇 聯 ,極 其 量 在 軍 事 及 政 治 上 對 歷 史 發 展 發 揮 過 影 響 力 。 從 另 一 個 層 面 分 析 , 荷 蘭 、 英 國和 美 國 , 不 但 是 現 代 自 由 市 場 和 資 本 主 義 的 先 驅 , 也 長 久 地 保 持 了 一 定 程 度 的 經 濟實 力 。 在 歷 史 的 洪 流 中 , 甚 麼 只 可 以 曾 經 擁 有 , 甚 麼 才 是 天 長 地 久 , 不 是 已 經 清 楚說 明 了 嗎 ?

向 右 走  向 前 走

法 國 總 統 大 選 雖 然 由 薩 爾 科 齊( Nicolas Sarkozy ) 勝 出 , 這 可 是 法 國 跟 過 去 的 左 派 思 緒 劃 清 界 線 的 第 一 筆 。 將要 卸 任 的 希 拉 克 ( Jacques Chirac ) , 理 論 上 也 是 個 右 派 人 物 , 只 不 過 在 原 則 問題 上 , 要 處 處 跟 左 派 作 出 政 治 現 實 下 的 妥 協 , 薩 爾 科 齊 處 處 表 現 得 跟 他 過 不 去 , 可能 真 的 是 從 心 底 看 不 起 跟 左 派 妥 協 的 總 統 。 又 或 者 他 早 就 摸 通 了 民 情 , 知 道 在 喧 鬧 的 反 對 聲 背 後 ,有 不 少 被 壓 抑 多 時 的 沉 默 大 眾 , 冀 望 政 府 透 過 放 寬 種 種 限 制 來 讓 人 民 自 力 更 生 。

薩爾 科 齊 跟 希 拉 克 , 令 我 想 起 了 另 外 的 兩 個 配 對 , 一 是 美 國 的 尼 克 遜 ( Richard Nixon ) 和 列 根 ( Ronald Reagan ) , 二 是 希 思 ( Edward Heath ) 和 戴 卓 爾 夫 人( Margaret Thatcher ) 。 尼 克 遜 是 美 國 近 代 最 不 似 共 和 黨 人 的 共 和 黨 總 統 , 他 的名 言 ︰ 「 我 們 都 是 凱 恩 斯 派 了 ( We are all Keynesians now ) 。 」 令 到 不 知 多 少反 對 政 府 干 預 的 人 在 七 十 年 代 對 共 和 黨 完 全 失 望 ; 同 樣 是 七 十 年 代 的 政 客 , 希 思 的 U-Turn , 更 令 英 國 的 保 守 黨 出 現 內 部 嚴 重 分 歧 。 七 十 年 代 的 英 美 , 自 由 市 場 是 政治 不 正 確 的 主 張 , 否 則 也 不 會 有 尼 克 遜 和 希 思 的 軟 弱 立 場 , 不 過 , 要 不 是 曾 經 有 過這 麼 一 段 不 論 政 府 怎 樣 多 加 干 預 也 無 助 經 濟 發 展 的 訓 , 也 孕 育 不 出 列 根 和 戴 卓 爾 夫 人 的 堅 定 改 革 。

薩爾 科 齊 又 會 否 是 法 國 的 堅 定 改 革 派 呢 ? 往 後 的 日 子 , 薩 爾 科 齊 面 對 的 不 再 是 一 人 一票 公 開 選 舉 , 而 是 無 論 人 力 、 物 力 和 組 織 力 都 龐 大 非 常 的 工 會 和 其 他 左 派 組 織 。 左派 政 治 組 織 是 建 制 中 老 樹 盤 根 的 既 得 利 益 , 要 對 付 這 種 先 入 為 主 , 似 乎 薩 爾 科 齊 仍然 有 漫 漫 長 路 要 走 。

不 過 , 比 起 當 年 的 列 根 和 戴 卓 爾 夫 人 , 薩 爾 科 齊 面 對 的世 界 已 經 不 一 樣 , 要 改 革 也 不 用 像 七 十 年 代 極 端 左 翼 思 潮 氾 濫 時 般 困 難 重 重 。 全 球經 濟 一 體 化 之 下 , 不 少 國 家 急 速 發 展 起 來 , 讓 人 民 明 白 到 自 由 社 會 的 可 貴 , 也 樹 立起 發 展 才 是 硬 道 理 的 榜 樣 。 由 中 國 到 俄 羅 斯 、 由 愛 爾 蘭 到 立 陶 宛 , 這 些 新 興 的 經 濟實 力 , 就 像 兔 賽 跑 中 後 來 居 上 的 烏 ; 另 一 方 面 , 兩 次 大 戰 前 後 的 舊 經 濟 強 國 , 特 別 是 法 國 和 德 國 , 也 終 於 發 覺 到 自 我封 閉 的 經 濟 政 策 和 計 劃 經 濟 回 頭 路 行 不 通 , 所 以 法 國 出 了 薩 爾 科 齊 , 德 國 也 出 了 個小 鐵 娘 子 默 克 爾 ( Angela Merkel ) 。 除 了 歐 洲 之 外 , 世 界 主 要 的 大 國 都 走 開 放 改革 的 路 , 像 日 本 的 小 泉 純 一 郎 和 安 倍 晉 三 , 在 國 內 也 是 打 破 舊 有 政 治 既 得 利 益 者 操縱 經 濟 的 開 明 改 革 派 。 可 能 , 唯 一 的 異 數 就 只 有 委 內 瑞 拉 的 查 韋 斯 ( Hugo Chavez ) 。

今 天 的 世 界 , 憑 實 據 講 道 理 的 政 治 是 主 流 , 像 羅 亞 爾 ( Marie-Segolene Royal ) 般 仍 然 留 戀 於 社 會 主 義 的 政 客 , 可 能 只 會 越 來 越 邊 緣 化 。 事 實 上 , 近 年 多見 了 傳 統 左 派 反 思 文 章 , 質 疑 今 天 的 左 派 在 爭 取 的 究 竟 是 甚 麼 , 是 繼 續 盲 目 堅 持 七十 年 代 式 的 工 會 抗 爭 ? 還 是 後 現 代 的 一 套 既 虛 無 又 消 極 的 反 美 國 情 緒 ? 套 用 英 國 作家 Nick Cohen 的 一 句 ︰ What’s Left?

依賴政府的政客DNA

五 月 四 日 , 也 就 是 五 四 運 動 88 周 年 , 民 主 黨 搞 了 個 民 調 公 布 , 說 七 成 多 香 港 大 學 生 不 太 認 識 五 四 運 動 , 所 以結 論 是 政 府 及 各 大 專 院 校 要 多 搞 愛 國 育 , 更 加 要 包 容 多 方 面 的 聲 音 , 五 四 要 講 , 六 四 也 要 講 云 云 。

民 主 黨 認 為 大 專 生 應 具 備 甚 麼 承 擔 社 會 及 國 家 的 精 神 。 很 好 , 自 己 去 做 吧 ! 拜 託 , 已 經 是 互 聯 網 的 世 代 了 , 甚 麼 愛 國 育 , 難 道 民 主 黨 沒 有 能 力 去 搞 嗎 ? 事 實 上 , 民 主 黨 過 去 也 做 了 不 少 國 情 育 的 工 作 , 若 果 成 績 昭 著 , 繼 續 下 去 推 而 廣 之 便 是 ; 搞 得 不 好 也 沒 有 問 題 , 想 辦 法改 善 吧 ! 香 港 政 客 的 DNA 中 , 就 是 有 這 一 種 甚 麼 都 要 政 府 「 做 點 事 」 的 條 件 反 射 , 人 哭 笑 不 得 。

或 許 民 主 黨 人 始 終 有 點 天 真 , 真 的 以 為 育 是 政 治 中 立 , 所 以 政 府 應 該 要 平 衡 平 衡 。 對 不 起 , 現 代 政 府 的 國 營 育 打 從 第 一 天 起 , 政 治 中 立 根 本 就 不 存 在 。 話 說 , 統 一 德 國 的 總 工 程 師 卑 斯 默 ( Otto von Bismarck ) , 在 鄉 郊 地 方 遇 到 不 少 老 百 姓 連 自 己 是 德 國 人 都 不 知 道 , 他便 想 到 要 進 行 國 民 育 , 為 建 設 國 家 的 意 識 形 態 打 好 根 基 。

「 殖 民 地 傳 統 下 的 香 港 , 一 向 以 來 育 的 訊 息 便 是 要 市 民 安 守 本 份 , 知 道 自 己 的 身 份 , 也 知 道 身 份 背 後 所 代 表 的 一 切 。」 這 些 話 可 不 是 我 說 的 , 而 是 一 位 高 官 私 下 分 享 他 的 見 解 。 姑 勿 論 「 安 守 本 份 」 可以 有 多 少 不 同 的 演 繹 , 育 對 香 港 市 民 政 治 意 識 的 影 響 還 會 少 嗎 ? 多 年 來 社 會 上 的 積 極 分 子 只 會 慨 歎 香 港 人 政 治 冷 感 , 難 道 他 們 真 的 沒 有 反 思 過 香 港 育 制 度 和 內 容 所 不 斷 產 生 的 政 治 影 響 ?

毫 無 疑 問 , 育 的 內 容 是 甚 麼 , 本 來 就 不 是 政 府 的 份 內 事 。 不 過 現 實 中 , 政 府 卻 透 過 了 一 環 扣 一 環 的 架 構 , 完 全 地 由 上 而 下 , 以 官 僚 和 所 謂 的 高 等 育 界 , 透 過 公 開 考 試 的 框 架 管 死 了 高 中 和 九 年 免 費 育 的 課 程 , 也 將 育 變 成 了 倒 模 工 廠 般 的 運 作 。 民 主 黨 的 建 議 , 無 異 於 要 政 府 將 國 營 育 的 模 具 設 計 得 好 點 , 希 望 可 以 生 產 出 更 愛 國 的 育 產 品 。 唉 ! 君 不 見 香 港 育 倒 模 運 作 , 越 來 越 多 問 題 , 民 主 黨 還 指 望 政 府 可 以 改 善 模 具 , 這 不 叫 盲 目 迷 信 政 府 , 還 可 以 叫 甚 麼 ?

現實 中 , 實 在 不 用 像 李 國 章 般 使 蠻 勁 才 算 干 預 學 術 。 負 責 的 撥 款 官 僚 , 總 會 找 到 辦 法去 讓 更 合 乎 政 府 方 向 的 學 者 有 更 大 的 空 間 。 雖 然 今 天 高 等 學 府 的 所 謂 學 術 獨 立 自 主, 只 不 過 是 自 欺 欺 人 的 把 戲 。 事 實 上 , 在 現 代 政 府 出 現 之 前 , 人 類 歷 史 中 早 就 存 在了 大 大 小 小 不 同 層 次 的 育 機 構 , 今 天 它 們 也 繼 續 是 育 的 中 流 砥 柱 。 單 單 純 純 的 辦 學 , 沒 有 甚 麼 政 治 動 機 , 只 為 了 探 索 真 理 , 培 育 學 生去 擴 闊 對 真 理 認 知 , 也 只 可 能 在 沒 有 政 府 干 預 下 才 可 能 出 現 。 要 是 民 主 黨 一 心 希 望徹 底 改 革 育 , 請 由 最 根 本 的 政 策 層 面 去 思 考 吧 ! 空 有 承 擔 社 會 及 國 家 的 精 神 , 單 憑 一 廂 情 願地 去 想 當 然 , 但 沒 有 冷 靜 和 深 入 的 分 析 , 只 會 徒 勞 無 功 , 明 白 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