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司法制度

下一個受害者……

李︰新年流流,真的不想再講「陳冠希」這三個字;而且,娛樂圈的混賬,是非黑白已有公論,偽人出來再澄清甚麼也沒有意思。不過,網民昨日自發組織的遊行,反而有點意思。
高:這可以說是香港首次由網民發起的遊行,主辦的說有幾百人遊行,是個不錯的數字,但比起遊行人數,更重要的是,網民把網上的力量帶到現實世界,虛擬世界的自由,其實和真實世界一樣,網民今次主動上街,是踏出了重要的第一步。
尹:昨日我也有在場,今次遊行是為了抗議警方選擇性執法,自拍照事件拉了幾個網民就交差了事,所以網民團結起來一起用腳表達對警方不滿。
李︰遊行為了甚麼,只怕三言兩語無法交代。在遊行當中,最多人叫的口號是「反對選擇性執法」,不過,偶爾也會見到些零星的標語,將警員醉駕輕判,甚至皇仁生的非禮案也一併批判,這明顯是對整個制度的不滿,矛頭所指也不單止是警方。
尹:不只你提及的幾單案。上年的「連結男」、「迪迪尼」、「拾肆K」事件等,網民開始醞釀不滿,感到自由空間被政府一步步踐踏;今次事件牽涉到偽人,警方高調行動更有偏幫公眾人物之嫌,網民積累多時的不滿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
高:警方處理互聯網事件欠缺準則,也是網民想帶出的聲音之一。警方一直的做法,予人殺一儆百之感,隨意拉幾個沒有反抗能力的窮人。當日繞過已有的淫審程序來拉人,以為可以迅速完結事件,結果人拉了,事件卻沒完沒了,警方破壞了原有的程序之餘,也邀不了功,反而被市民恥笑。在處理這一宗事件中,警方逐步破壞自己一手建立的公信力。
尹:網上世界的「發相奇拿」,有千千萬萬種方法隱藏身份,警方要追查放相源頭,根本無從入手;客觀的事實也說明,警方暫時也無法從奇拿的動機方面偵查這宗案。說不定奇拿只是純為貪玩,也說不定是要挑戰甚麼權威,更說不定有其他的私人恩怨。以為拉幾個無關痛癢的可以殺一儆百,殊不知竟然助長了「發相奇拿」的氣燄,結果令更多相片流出,加重對受害者的傷害。
高:這又帶到另一網民關注的話題,早前警務處處長鄧竟成說管有可能犯法,後來助理處長黃福全卻說管有不犯法,朋友間互傳也不犯法,警方前後數天的說法,明顯是自相矛盾,又或是後者出來曲線為鄧處長解畫。最近警方連番出醜,究竟是因為警方本身也搞不清法例,還是故意解錯來達至殺一儆百的目的?
李︰有一個重點要先講清楚,昨日遊行絕對沒有人說支持淫照上載。大家都非常清楚,若然有人以淫照威脅他人,無論是不是在互聯網上進行發放,就是犯法;若然有人盜取他人電腦,或者是當中的內容,就是盜竊。普通法講的就是這些常識,犯不犯法,行事的人其實心知肚明。不過,《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的過時條文,根本不適用於互聯網這個媒介;從今次警方落案的手段來看,明顯就是知道根本無法可依,但是人既然已經拉了,警方也得合理化他們的行為,結果便給人「砌生豬肉」的感覺。再講,警方根本理屈,太多的掩飾,反而顯得進退失據。
高:昨日遊行將積壓下來的怨氣帶到現實世界,網民也是時候跳出新相舊相的討論,認真去想想要如何保護互聯網這個最自由的空間。

李︰官方已經著手去改例,雖然十畫未有一撇,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互聯網的政治活力已經開始發揮力量,總有人會乘機去施加些操控的把柄。順帶一提,大家千萬別要信甚麼資訊科技的業界代表,可以為互聯網的自由押上自己的政治籌碼。今次的事件當中,已經反映了所謂的業界代表,只不過是為了網絡供應商未受法律責任的考慮,其他的,他們絕不會輕易出頭。今後,網民要是真的想捍衞互聯網這個自由空間,還是自求多福。當然,更重要的是,網民要明白到,自由並非必然。自由的大前提,是大家最終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要是互聯網身份隱密的特性被濫用,今次事件最終的受害者,必然是大眾的自由。

全力支持起訴學生

《中大學生報》的風波,已經進入公開聆訊的階段,學生報的編委面臨被起訴的同時,仍然表示情色版會繼續存在,內容亦不會改變。
從大衛像、《秋天的童話》、港台同志節目,到今天的情色版,顯示香港的審查機制已經被騎劫,衛道之士藉向廣管局、影視處等機構投訴,透過怕出事「孭鑊」的政府,將自己的道德標準強加諸他人身上。
審裁的標準及尺度含糊不清,情色版討論亂倫及人獸交,被指為「二級不雅」;同樣是亂倫的內容,在聖經之中刊載,影視處則以「人類文明的一部份」及「源遠流長」為由,拒絕送交淫審處評級。
可是,米高安哲奴的大衛像,不僅是「人類文明的一部份」,從文藝復興時代創造至今約五百年,絕對是「源遠流長」,卻又和《中文學生報》一樣,是「二級不雅」。當中存在的灰色地帶,令到執法的行政機關可以按照一己的喜惡行事。
如今處理這一類所謂淫褻物品的制度,所執行的法例沒有一致性,不但令到市民無所適從,更危險的是,負責裁決的機構會遭到利用,以打壓非主流價值觀,更甚的會淪為攻擊異己聲音的手段。
政府選擇性執法的處理手法,已經不是第一次。九七回歸後,特區政府恢復彭定康時期廢除的《公安條例》,條例指出,在公眾地方組織五十人以上的集會,便須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否則便有可能被控非法集會罪。
在二○○○年學聯舉行反對大專分科收費的遊行,由於學聯認為「示威遊行是基本人權」,所以沒有向警方申請,有關的人士卻沒有被起訴。可是,到了二○○二年,政府又引用《公安條例》起訴梁國雄等人,成為回歸之後首宗引用《公安條例》的案件。選擇起訴與否,當中存在很大的酌情權,情況和今天淫審署制度一樣,政府可以考慮告或不告「二級不雅」的情色版。
此外,當年最富爭議的23條,市民最擔心的就是條例中的定義含糊不清,容易遭到執法者濫用,市民有機會糊裏糊塗下觸犯23條。如今淫審署的制度亦面臨相似的情況,何時可以談人獸交、怎樣談亂倫才合法,淫審署並沒有清楚說明。
《蘋果批》相信,《中大學生報》的情色版刊出人獸交的內容,不是為了挑起讀者的性慾,而是為了挑戰審裁制度。正如當年的學聯一樣,他們認為「示威遊行是基本人權」,因此要於遊行前的一個星期事先申請的制度並不合理,是次《中大學生報》的編委亦屬一樣,表明情色版的內容不會降級,挑戰現今審裁淫褻刊物不合理的制度。
要凸顯當中制度的荒謬,《蘋果批》全力支持有關的機構應該起訴《中文大學學生報》的編委成員,令編委成為挑戰審裁制度、捍衞言論自由的烈士。即使他日在法庭上宣判他們有罪,社會的主流意見,會相信有錯的不是學生,而是該荒謬的制度。

高明輝

伸延閱讀:

明 光 社 : 最 理 想 結 果 ─ 學 生 道 歉
理 性 討 論 《 中 大 學 生 報 》 問 題

情色版事件簿 @ 陶傑 @ 全民開講 伊思哲

一注獨撐李國章

一注獨撐李國章

 

各位,你沒有眼花,今天《蘋果批》罕有地全力支持李國章局長。不過,值得《蘋果批》支持的,當然不是李氏推行的教育政策,更不可能是他的人品,而是支持李國章局長以私人名義,發律師信予教育學院副校長陸鴻基,保留追究權利。

教院的陸副校早前表示因為有教院職員批評教改,所以有教統局高官要求教院校長莫禮時「炒」四名教員,當時他沒有否認該高官是否李國章,到後來被傳媒一再追問下才否認該高官是李國章。李國章認為,陸副校有誹謗之嫌,故要求公開道歉,否則對簿公堂云云。

如果陸副校所言屬實,先別管是否李國章,該名高官必須下台。因為事件不僅是干預學術自由,更重要的是,該名高官屬「被人講下都唔得」,公報私仇,情況就如某學者做了一個對特首不利的民意調查,特首立即「落柯打炒佢」一樣,是一宗政治醜聞多於學術自不自由。

不過,假如陸副校的言論,並非事實,李局長沒有說過類似的言論,不但陸先生有誤導公眾之嫌,李國章局長為了保護香港的言論自由,必須立即否認,透過司法制度,把所有「枱底數」公開,以示清白。

若然李國章不否認,則表示特區官員「有可能」因為遭受批評而公報私仇,對香港的學術自由,自然不是好事,因為任何人發表文章前,有否得罪高官,都要「估估吓」;若然只循例否認,然後表示會尊重甚麼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決定,則予人政府內部黑箱作業,因為根據過往「獨立調查」的經驗,不論是路祥安事件,還是查楊永強在沙士時的處理手法,結果都是冗長的調查過程,令公眾對事件失去興趣,然後不了了之。

將事件「擺上枱」,交由值得港人信賴的司法制度去處理,不但不會因高官興訴訟而影響言論自由,反而會令人知道,即使得罪高官,即使有高官因此而向其施壓,也可透過公開的司法程序調查;另一方面,李國章能否過渡成疑,也照樣用行動證明,特區的官員不會公報私仇,透過法律程序公開解決,反而不會影響言論自由。

這一次,不是李死,或「一名高官」死,便是基亡,但最終會一注獨贏的,是香港的司法制度。

高明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