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國際視野

Hope US Republicans choose Ron Paul

Our world, one led economically and militarily by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s at a crossroad. The people of America will in the coming 11 months choose a new leader to lead not only that fair nation, but in many ways, this world we all live in.
We understand as foreigners from Hong Kong China, that we have no direct leverage on the process. But we wish the people of America will at least hear a voice from a far, and understand better the hopes we have.
Today begins the process in the state of Iowa, of the two major U.S. political parties choosing their presidential candidates. We simply hope the people of America will take a little more time to listen, to what your Congressman from Texas, a Dr. Ron Paul, has to say on various issues.
The one position Ron Paul is best known for is his demand for immediate withdrawal of American troops from Iraq. On initial inspection, this position signals weakness and abandonment. But little more closely, you will hear Paul’s defense of the U.S. Congress having the monopoly power to declare war.
War requires the sacrifice of many. Without the express approval from the U.S. Congress, the branch of government with most legitimacy, parties involved including foreign allies and enemies, will doubt the American will and act accordingly. As the war in Iraq has proven, such doubt has a highly corrosive effect on the outcome. If Congress formally declares war, a President Paul will be ready to fight, but not a moment sooner.
Paul has also been criticized by his unwavering demand for the U.S. to be withdrawn from organizations such as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With his critics labeling him an ‘isolationist’.

But little more closely, with WTO as an example, Paul wants to pull the U.S. out not because he fears trade, but because he wants America to be engaged in free trade unilaterally. Treating all trade partners equally, and not to discriminate arbitrarily nation to nation. As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has been victims of U.S. trade policy, especially in textiles and garments, such policy will win the respect from our land. It is perhaps Paul who remembers Bastiat best, “Where goods do not cross borders, soldiers will."
On money, the Hong Kong Dollar has been pegged to the U.S. Dollar for more than 20 years. We peg our currency in order to receive the stability of the U.S. Dollar anchor. As we enter 2008, the top concern for us is the galloping inflation that is developing. We firmly believe inflation is always and everywhere a monetary phenomenon, thereby conclude the root of the current inflation lies with central bank of America, The Federal Reserve.
With our savers and pensioners in mind, Paul’s demand to end the U.S. Federal Reserves’ unrestricted ability to debase the currency, by returning the U.S. Dollar to a gold standard receives our most ardent support.
We hope and endorse Ron Paul for the U.S. Republican nomination.

 

孫柏文

向 昂 山 素 姬 及 屈 原 致 敬

昨天,是昂山素姬的六十二歲壽辰;同日,剛巧是紀念屈原投河殉國的端午節。
屈原生於戰國後期的楚國,眼見秦國國力強大,主張聯合齊國抗秦,但不受楚懷王重視,更接二連三被放逐出楚國的首都郢。後來,楚懷王不聽屈原的勸告,去和秦王會面,以為是商討割地事宜,結果遭到秦王扣留。楚懷王多番逃脫不果,最終在秦國病死收場。
後來,屈原日夜擔憂的秦軍,終於攻破了郢都,屈原傷心之下,投河自盡,以身殉國,犧牲了寶貴的生命。
回到現在,剛剛六十二歲的昂山素姬,出身自政治家庭。父親是為緬甸獨立而和英國談判的將軍,談判的同年被政敵殺害。昂山素姬到外國留學一段日子之後,到一九八八年回國參政,但自八九年起遭到軟禁。
到九○年時,軍政府在國際壓力下舉行全國大選,昂山素姬的政黨全國民主聯盟勝出,照理,她應該成為緬甸的國家總理。不過,軍政府事後推翻選舉結果,拒絕交出權力,並繼續軟禁昂山素姬,連之後她獲頒的諾貝爾和平獎,亦要由她的兩個兒子代領。
與多番被流放的屈原有點不同,昂山素姬長期被拘留在她的住所之內。更值得一提的是,昂山素姬於九五年時,曾經被釋放,可以離開緬甸,到英國見見丈夫和兒子;但她一旦出國,便不能重返緬甸,不能繼續為緬甸人民爭取民主,所以她沒有接受,選擇繼續留在緬甸。即使到了九七年,身在英國、得不到緬甸軍政府簽證的丈夫患上癌症,她也沒有回到英國照顧病重的丈夫。
昂山素姬當時要面對的抉擇,一是到英國,見自己最深愛的人最後一面;另一選擇是,對國民不離不棄,繼續留在緬甸爭取民主。昂山素姬選擇了終生不能和深愛的丈夫再見,繼續爭取民主。
昂山素姬雖然沒有如屈原般以身殉國,但卻犧牲了家庭、愛情等生命中的一切。作出如此巨大的犧牲,能不被世人所尊敬嗎?
吃一口子,紀念屈原的同時,不要忘記,替身在緬甸的昂山素姬打打氣。雖然《蘋果批》不知道身為香港人,可以為昂山素姬做些甚麼,但至低限度,不要忘記這一位願為民主犧牲的勇士。
希望昂山素姬的犧牲,能為民主發展,燃點起光芒。

屈 原 和 昂 山 素 姬 , 兩 者 都 為 了 國 家 , 一 個 犧 牲 性 命 , 一 個 犧 牲 生 命 中 的 一 切 , 同 樣 值 得 世 人 尊 重 。

高明輝

法國應向美帝說不?

法國大選早已塵埃落定,右派的薩爾科齊上台,表示法國即將棄左從右。輿論普遍認同,畢竟近年 法國經濟死氣沉沉,失業率高企,係時候要來一個天翻地覆 的改變,選民的決定是可以理解的。但有論者謂,法國人天生好喝懶做,不愛錢財,只求享樂,「美式資本主義」根本不適合他們。言下之意,就是薩爾科齊當選是 一宗悲劇,不值得我們拍手叫好。

這個講法並不新鮮,反而有點似曾相識。一直以來,左派最鍾意講「文化差異」,認為不同國家有不同文化,不能一概而論。資本主義在美國可行,不代表在 其他國家一樣可行。就好似中國以前照抄蘇聯那一套,瞎搞了幾十年,搞到一窮二白,痛定思痛,改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方才撥亂反正,創出今日的經濟 奇蹟 。

看似有點道理,實情係胡說八道!所謂「文化差異」,說穿了,只是左派用作反對「美帝」的藉口罷了。在他們的眼中,資本主義就是「美帝」;反對資本主 義,就是反對迪士尼、麥當勞及荷李活等美國文化的入侵。「美帝」一如當年的英法聯軍,霸王硬上弓,唯一的分別,是英法聯軍用的是明刀明槍,而「美帝」則精 於市場推廣,刀不血刃就能發大財。

要破除誤解,就要認清事實。要知道,資本主義只是一個制度,跟「美帝」扯不上半點關係;資本主義的核心是市場,而市場的精粹就是自由選擇。像香港這 個資本主義社會,不少打工仔選擇朝九晚九,為的是力爭上游。但與此同時,也有不少人像我,每日無驚無險又到六點,而生活一樣過得不錯。更有不少人選擇做 「自由人」(freelance),無拘無束。市場的好處,就是容許我們自由選擇各自喜歡的生活方式:要拼搏的有拼搏,要優閒的有優閒,悉隨尊便。

但法國人只能選擇優閒,卻無權選擇拼搏,更加無權決定自己的命運。事實上,政府規定每星期工時不得多於三十五小時,做是三十六,不做也是三十六,沒 有多勞多得這回事,人民想改善生活也無辦法。而公司受制於最高工時,不能隨意擴充,競爭力有所不及,鬥不過人,經濟又豈會有起色?

更要命的,是政府規定僱主不能隨便解僱二十六歲以下員工,原意是保障年輕人就業,但僱主見他們易請難送,於是敬而遠之,寧可請「老餅」。畢業等於失 業,要「雙失青年」如何自處?他們「看得開」還好,可以拿救濟金過活,繼續享樂。但有為青年希望自力更生,卻苦無機會一展所長,只能屈委求存。歸根究柢, 還不是政府的錯?

正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各適其適,任君選擇。以為法國人都是一個樣,只僱享樂,不求上進,確是大錯特錯。一如以為香港人都是工作狂,不懂享受人 生,也是以偏概全。如果法國人天生就係「享樂主義者」,根本不用替他們擔心,就算政府替市場鬆綁,他們一樣會選擇及時行樂,一如以前。唯一的分別,是他們 多了一個選擇,如何取捨,完全由他們自己決定,不用旁觀者多言。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5月15日號 A20版蘋果批專欄

大國崛起之天長地久

早 前 獲 好 朋 友 贈 送 一 套 中 央台 的 紀 錄 片 《 大 國 崛 起 》 , 急 不 及 待 看 了 好 幾 集 。 後 來 才 知 道 香 港 也 有 電 視 台 買 下轉 播 權 , 從 宣 傳 的 頻 率 看 來 , 這 套 片 將 會 在 輿 論 圈 子 中 引 來 一 場 討 論 。

話說 , 在 03 年 11 月 中 共 中 央 政 治 局 進 行 了 集 思 會 , 討 論 自 15 世 紀 以 來 世 界 上 九 個主 要 霸 權 的 興 衰 史 , 其 後 這 種 集 思 會 在 其 他 級 別 黨 政 部 門 進 行 , 而 這 套 公 開 播 放 的《 大 國 崛 起 》 , 可 以 說 是 這 系 列 集 思 會 的 有 中 國 特 色 的 公 眾 諮 詢 吧 !
對 香 港人 來 說 , 《 大 國 崛 起 》 系 列 最 能 引 起 共 鳴 的 , 應 該 是 講 述 荷 蘭 崛 起 經 過 的 《 小 國 大業 》 。 跟 香 港 一 樣 , 荷 蘭 國 土 面 積 細 小 , 人 口 也 不 多 , 曾 經 是 一 個 漁 港 , 後 來 憑 造 價 低 廉 的 船 隻 和 良 好 的 商 業 信 譽 , 逐 漸 演 變 成 一 個 以 貿 易 為 主 的 轉 口 中 心 。 富 有 的 荷 蘭 市 民 , 在 十 六 世 紀 從 貴 族 手 買 下 了 城 市 的 自 治 權 , 建 立 起 一 個 獨 立 於 皇 權 的 聯 省 共 和 國 。 就 算 今 時 今 日 , 以 用 財 富 換 取 獨 立 自 治 的 思 維 , 仍 然 是 極 之 超 前 。

聯 省 共 和 國 成 立 之 後 , 荷 蘭 人 也 曾 將 主 權 交 予 西 班 牙 的 菲 獵 二 世 , 不 過 後 來 因 為 西 班 牙 皇 室 強 加 於 荷 蘭 的 宗 迫 害 和 苛 徵 重 稅 , 荷 蘭 人 終 於 發 起 了 獨 立 戰 爭 , 至 1648 年 的 韋 斯 特 發 里 亞 和 約 ( Peace of Westphalia ) , 荷 蘭 成 為 了 獨 立 的 國 家 , 而 大 多 數 史 學 家 亦 以 1648 年作 為 現 代 國 際 關 係 的 開 端 。

在獨 立 戰 爭 的 八 十 年 當 中 , 荷 蘭 經 濟 及 國 力 的 增 長 一 時 無 兩 。 1602 年 荷 蘭 政 府 以 公開 集 資 模 式 , 成 立 了 東 印 度 公 司 。 這 是 世 上 第 一 家 聯 合 股 份 公 司 , 壟 斷 了 當 時 全 球貿 易 的 一 半 ; 衍 生 出 來 的 還 有 世 界 上 第 一 個 股 票 交 易 所 、 現 代 銀 行 的 制 度 , 以 及 沿用 至 今 的 信 用 體 系 , 荷 蘭 也 憑 藉 這 套 現 代 金 融 和 商 業 制 度 , 在 17 世 紀 成 為 當 時 最具 影 響 力 的 國 家 。

雖 然 今 天 的 荷 蘭 不 再 是 甚 麼 霸 權 , 不 過 那 又 有 甚 麼 關 係 ? 荷 蘭 的 人 均 國 民 產 值 仍 是 世 界 首 十 名 之 內 , 基 本 上 也 維 持 傳 統 的 開 放 型 經 濟 模 式 。 不 過 , 在 這 個 逾 半 土 地 在 水 平 線 下 的 國 家 , 全 國 也 只 得 不足 70 萬 人 受 僱 於 農 業 , 可 是 全 國 的 農 產 品 出 口 總 值 , 竟 然 是 僅 次 於 美 國 和 法 國 ,排 行 世 界 第 三 。 有 如 此 高 效 及 富 足 的 經 濟 體 系 , 霸 權 不 霸 權 實 在 不 大 重 要 。

事實 上 , 整 套 《 大 國 崛 起 》 中 , 算 得 上 對 世 界 經 濟 發 展 歷 程 有 舉 足 輕 重 影 響 力 的 只 有荷 蘭 、 英 國 和 美 國 , 其 他 如 西 班 牙 、 葡 萄 牙 、 法 國 、 德 國 、 日 本 、 俄 國 和 前 蘇 聯 ,極 其 量 在 軍 事 及 政 治 上 對 歷 史 發 展 發 揮 過 影 響 力 。 從 另 一 個 層 面 分 析 , 荷 蘭 、 英 國和 美 國 , 不 但 是 現 代 自 由 市 場 和 資 本 主 義 的 先 驅 , 也 長 久 地 保 持 了 一 定 程 度 的 經 濟實 力 。 在 歷 史 的 洪 流 中 , 甚 麼 只 可 以 曾 經 擁 有 , 甚 麼 才 是 天 長 地 久 , 不 是 已 經 清 楚說 明 了 嗎 ?

向 右 走  向 前 走

法 國 總 統 大 選 雖 然 由 薩 爾 科 齊( Nicolas Sarkozy ) 勝 出 , 這 可 是 法 國 跟 過 去 的 左 派 思 緒 劃 清 界 線 的 第 一 筆 。 將要 卸 任 的 希 拉 克 ( Jacques Chirac ) , 理 論 上 也 是 個 右 派 人 物 , 只 不 過 在 原 則 問題 上 , 要 處 處 跟 左 派 作 出 政 治 現 實 下 的 妥 協 , 薩 爾 科 齊 處 處 表 現 得 跟 他 過 不 去 , 可能 真 的 是 從 心 底 看 不 起 跟 左 派 妥 協 的 總 統 。 又 或 者 他 早 就 摸 通 了 民 情 , 知 道 在 喧 鬧 的 反 對 聲 背 後 ,有 不 少 被 壓 抑 多 時 的 沉 默 大 眾 , 冀 望 政 府 透 過 放 寬 種 種 限 制 來 讓 人 民 自 力 更 生 。

薩爾 科 齊 跟 希 拉 克 , 令 我 想 起 了 另 外 的 兩 個 配 對 , 一 是 美 國 的 尼 克 遜 ( Richard Nixon ) 和 列 根 ( Ronald Reagan ) , 二 是 希 思 ( Edward Heath ) 和 戴 卓 爾 夫 人( Margaret Thatcher ) 。 尼 克 遜 是 美 國 近 代 最 不 似 共 和 黨 人 的 共 和 黨 總 統 , 他 的名 言 ︰ 「 我 們 都 是 凱 恩 斯 派 了 ( We are all Keynesians now ) 。 」 令 到 不 知 多 少反 對 政 府 干 預 的 人 在 七 十 年 代 對 共 和 黨 完 全 失 望 ; 同 樣 是 七 十 年 代 的 政 客 , 希 思 的 U-Turn , 更 令 英 國 的 保 守 黨 出 現 內 部 嚴 重 分 歧 。 七 十 年 代 的 英 美 , 自 由 市 場 是 政治 不 正 確 的 主 張 , 否 則 也 不 會 有 尼 克 遜 和 希 思 的 軟 弱 立 場 , 不 過 , 要 不 是 曾 經 有 過這 麼 一 段 不 論 政 府 怎 樣 多 加 干 預 也 無 助 經 濟 發 展 的 訓 , 也 孕 育 不 出 列 根 和 戴 卓 爾 夫 人 的 堅 定 改 革 。

薩爾 科 齊 又 會 否 是 法 國 的 堅 定 改 革 派 呢 ? 往 後 的 日 子 , 薩 爾 科 齊 面 對 的 不 再 是 一 人 一票 公 開 選 舉 , 而 是 無 論 人 力 、 物 力 和 組 織 力 都 龐 大 非 常 的 工 會 和 其 他 左 派 組 織 。 左派 政 治 組 織 是 建 制 中 老 樹 盤 根 的 既 得 利 益 , 要 對 付 這 種 先 入 為 主 , 似 乎 薩 爾 科 齊 仍然 有 漫 漫 長 路 要 走 。

不 過 , 比 起 當 年 的 列 根 和 戴 卓 爾 夫 人 , 薩 爾 科 齊 面 對 的世 界 已 經 不 一 樣 , 要 改 革 也 不 用 像 七 十 年 代 極 端 左 翼 思 潮 氾 濫 時 般 困 難 重 重 。 全 球經 濟 一 體 化 之 下 , 不 少 國 家 急 速 發 展 起 來 , 讓 人 民 明 白 到 自 由 社 會 的 可 貴 , 也 樹 立起 發 展 才 是 硬 道 理 的 榜 樣 。 由 中 國 到 俄 羅 斯 、 由 愛 爾 蘭 到 立 陶 宛 , 這 些 新 興 的 經 濟實 力 , 就 像 兔 賽 跑 中 後 來 居 上 的 烏 ; 另 一 方 面 , 兩 次 大 戰 前 後 的 舊 經 濟 強 國 , 特 別 是 法 國 和 德 國 , 也 終 於 發 覺 到 自 我封 閉 的 經 濟 政 策 和 計 劃 經 濟 回 頭 路 行 不 通 , 所 以 法 國 出 了 薩 爾 科 齊 , 德 國 也 出 了 個小 鐵 娘 子 默 克 爾 ( Angela Merkel ) 。 除 了 歐 洲 之 外 , 世 界 主 要 的 大 國 都 走 開 放 改革 的 路 , 像 日 本 的 小 泉 純 一 郎 和 安 倍 晉 三 , 在 國 內 也 是 打 破 舊 有 政 治 既 得 利 益 者 操縱 經 濟 的 開 明 改 革 派 。 可 能 , 唯 一 的 異 數 就 只 有 委 內 瑞 拉 的 查 韋 斯 ( Hugo Chavez ) 。

今 天 的 世 界 , 憑 實 據 講 道 理 的 政 治 是 主 流 , 像 羅 亞 爾 ( Marie-Segolene Royal ) 般 仍 然 留 戀 於 社 會 主 義 的 政 客 , 可 能 只 會 越 來 越 邊 緣 化 。 事 實 上 , 近 年 多見 了 傳 統 左 派 反 思 文 章 , 質 疑 今 天 的 左 派 在 爭 取 的 究 竟 是 甚 麼 , 是 繼 續 盲 目 堅 持 七十 年 代 式 的 工 會 抗 爭 ? 還 是 後 現 代 的 一 套 既 虛 無 又 消 極 的 反 美 國 情 緒 ? 套 用 英 國 作家 Nick Cohen 的 一 句 ︰ What’s Left?

法國要的是自由

法 國 總 統 大 選 , 第 一 輪 投 票 過後 , 右 翼 的 薩 爾 科 齊 得 31% 選 票 , 暫 時 領 先 於 得 26% 選 票 的 左 翼 候 選 人 羅 亞 爾 , 最後 誰 能 成 為 法 國 下 一 任 總 統 , 則 視 乎 下 月 的 第 二 輪 投 票 。
今次 法 國 大 選 最 令 人 關 注 的 , 不 一 定 是 下 任 總 統 會 是 左 傾 還 是 右 傾 , 更 重 要 的 是 , 選舉 投 票 率 高 達 84.6% , 是 法 國 四 十 年 來 最 高 的 , 有 去 投 票 的 法 國 人 均 表 示 , 他 們 希望 改 變 。
法 國 的 失 業 率 達 9% , 當 中 來 自 北 非 和 土 耳 其 的 伊 斯 蘭 少 數 族 裔 失 業率 高 達 22% ; 法 國 的 伊 斯 蘭 人 口 超 過 一 半 有 案 底 , 所 以 不 難 想 像 , 05 年 法 國 青 年在 街 頭 暴 動 , 少 數 族 裔 一 呼 百 應 上 街 。 引 致 暴 動 的 原 因 , 是 不 是 政 府 提 供 的 社 會 福利 不 足 , 未 能 夠 「 保 障 」 他 們 就 業 , 繼 而 令 他 們 將 不 滿 的 情 緒 訴 諸 暴 力 ?
不。 法 國 的 法 定 工 資 為 每 月 1,254.28 歐 元 ( 約 13,290 港 元 ) , 以 每 星 期 三 十 五 小 時的 法 定 工 時 計 算 , 時 薪 差 不 多 有 九 十 港 元 ; 而 且 二 十 六 歲 以 下 工 人 有 法 定 的 「 免 炒金 牌 」 。 法 國 的 工 人 福 利 是 相 當 「 先 進 」 的 。
值 得 一 提 的 是 法 國 政 府 一 度 希望 放 寬 「 免 炒 金 牌 」 , 理 由 是 僱 主 有 權 炒 人 , 以 便 請 人 時 不 必 諸 多 考 慮 。 在 層 層 的勞 工 「 保 障 」 之 下 , 較 有 條 件 的 大 學 生 佔 優 , 比 起 沒 有 「 沙 紙 」 的 人 士 更 易 受 聘 而不 用 擔 心 被 解 僱 , 成 為 制 度 下 的 既 得 利 益 者 , 所 以 06 年 年 初 有 大 批 大 學 生 上 街 反對 取 消 「 免 炒 金 牌 」 , 在 群 眾 壓 力 下 , 總 統 希 拉 克 只 好 宣 布 撤 銷 放 寬 「 免 炒 金 牌 」的 議 案 。
可 受 苦 的 卻 是 新 移 民 , 新 移 民 不 可 以 透 過 調 低 工 資 或 加 班 工 作 來 提 升 自 己 的 競 爭 力 , 離 開 勞 動 市 場 越 久 , 越 難 再 次 入 職 , 更 遑 論 要 融 入 社 會 。
不過 , 左 翼 社 會 黨 的 候 選 人 羅 亞 爾 的 主 張 , 未 有 針 對 問 題 , 更 開 出 漂 亮 的 空 頭 支 票 ,表 示 會 增 加 最 低 工 資 至 每 月 1,500 歐 元 等 勞 工 福 利 , 沒 錯 是 保 障 了 工 資 , 卻 保 不 了飯 碗 , 變 相 令 新 移 民 更 難 入 行 , 扼 殺 了 他 們 自 訂 薪 金 的 自 由 。
另 一 候 選 人 薩爾 科 齊 對 少 數 族 裔 更 強 硬 , 他 就 任 內 政 大 臣 時 , 直 指 上 街 暴 動 的 少 數 族 裔 為 「 人 渣」 ( scum ) , 但 他 們 上 街 的 原 因 , 卻 正 是 政 府 的 勞 工 政 策 令 他 們 被 邊 緣 化 , 無 法獲 得 聘 用 , 失 去 尊 嚴 , 最 後 將 反 社 會 的 情 緒 演 化 為 暴 力 示 威 。 這 一 種 高 高 在 上 、 不探 究 問 題 根 本 的 心 態 , 又 是 否 符 合 法 國 人 追 求 「 平 等 」 的 國 情 ?
1886 年 , 法國 政 府 贈 送 自 由 神 像 予 美 國 , 象 徵 美 國 歡 迎 所 有 來 者 、 新 移 民 。 現 時 法 國 在 各 種 勞工 法 , 以 至 官 僚 的 態 度 上 , 顯 得 處 處 對 新 移 民 毫 不 客 氣 , 甚 至 諸 多 阻 撓 他 們 融 入 法國 主 流 社 會 , 完 全 違 反 了 當 年 送 贈 自 由 神 像 所 帶 出 的 意 義 。
如 今 看 來 , 法 國 似 乎 比 美 國 更 需 要 自 由 神 像 。

鷹派是這樣崛起

美國早前才增加貿易壁壘,以懲罰性關稅限制中國的銅版紙(glossypaper),日前又和南韓簽訂雙邊自由貿易協議。
兩國政府的協定,須待兩國國會確認才可執行。華府已有參議員表示,除非南韓政府完全取消對美國牛肉的禁運,否則不會支持此協議;另一方面,南韓國會亦未必有足夠票數支持協議,因為開放市場,影響太多國內既得利益者。
即使協議最後未獲通過,美國政府在國際貿易上所展示的「親疏有別」態度,已很明顯違背了上世紀二戰後實行的關貿總協定(GATT)的「一視同仁」(non-discriminatory)原則。關貿總協定就是世界貿易組織的前身。
各國大搞「親疏有別」貿易或「小圈子」市場競爭,不同陣營的國家形成對立面,最終因為爭奪資源而觸發戰爭,也就是導致兩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最終原因。關貿總協定率先推動消弭帶有歧視性的貿易壁壘,目的不是為了增加財富,而是為了世界和平,所謂「一視同仁」的貿易政策,大前提就是要有統一的貿易準則,由各國多邊談判而成,避免各國自行雙邊談判。
相反,「親疏有別」貿易,例如某國對A國門戶大開,但對B國的貨品諸多留難,又關稅又配額,形成國與國之間的衝突,變相就是二次大戰前的景況。
如今美國政府推動「親疏有別」的貿易政策,對中國增加入口關卡,但又向南韓開放市場,挑撥中國和南韓的關係,此舉會不會令中方向南韓政府施壓,要求雙方都有平等的對美貿易標準,否則會向輸入中國的南韓產品增加關稅?
而且,美國對南韓產品大幅減低關稅,亦令日本不滿,並作出相應舉動,日前和泰國訂立雙邊貿易安排,減低包括海產和汽車等貨品的關稅,令日本貨在泰國更加便宜,變相削弱其他國家產品的競爭力。如此一來,中日韓三國關係更加複雜。
02年布殊政府因為政治理由,保護國內的鋼鐵業,大幅提升入口鋼鐵的關稅,令工人福利開支高企的美國車廠,承受更大成本壓力,使美國汽車業雪上加霜,也助長了近年日本汽車業在美國的迅速發展。
若他日美國再因政治理由,保護美國的車廠,阻礙日本製造的汽車入口,繼而令日本經濟衰退,國民產生怨憤,選出「向美國說不」的右翼政客,周邊各國如南韓和中國,在連鎖反應下,為了自保亦由強勢的政客當權,到時各國鷹派林立,加強軍備,東西方的局勢將更加不穩。
提倡不帶歧視性的多邊貿易,不是為了增加國民生產總值,不是為了消費者可享用平價進口貨,只是為了下一代免受戰爭摧殘。推動多邊貿易,爭取世界和平吧!

高明輝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0404&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6970286&cat_id=6771675&coln_id=6273343

重 提 徵 懲 罰 性 關 稅 引 火 自 焚

美國商務部日前宣布,美國對從中國輸入、主要用於印刷精裝書和雜誌的高級紙材銅版紙(glossypaper)實施懲罰性關稅,所有進口到美國的中國銅版紙,皆抽取百分之十至二十的懲罰性關稅。
美國向中國銅版紙企業額外抽取關稅的原因,主要是因為美國造紙商NewPage向商務部投訴,指中國政府向製造商提供出口補貼,例如享有政府的稅務優惠、債務免除優惠和低息貸款,以低於銅版紙的「市場應有價格」,在美國「傾銷」,所以美國商務部表示是次抽取的關稅,只是等同收回中國製造商所得到的政策優惠。
中國向美國出口的銅版紙,價格遠低於美國製造的,按此道理,得益的很明顯會是美國的消費者,令到消費者可以以較低的價錢購買銅版紙製造出來的產品。
可是商務部開宗明義指出徵收懲罰性關稅,是為了保障美國業界的利益。但美國如今增加貿易壁壘,很明顯是一個政治舉動,目的是要安撫美國製造商的情緒,因為根據華府估計,去年美中貿易逆差達2,330億美元(約18,174億港元),破了歷來紀錄。
再說,美國製造商的投訴亦不合邏輯。如果中國的銅版紙得到中國政府補貼,以低於「市場應有價格」出售,對中國來說,此舉無異是「貼錢買難受」,如打「七傷拳」一樣,先傷的會是自己。與此同時,美國製造商可從中套利,從中國「低買」,然後印上美國的商標,在美國「高賣」,根本不用強行在生產成本較高的地方生產,打不過人,便走去投訴人家「傾銷」。美國製造商無疑是浪費了一次從中套戥的機會。
美國對入口貨品抽取極高的關稅,源於1930年通過的Smoot-HawleyTariffAct,該法例向超過三千二百件入口貨品抽取百分之六十的關稅。當時美國經歷了1929年的股災,經濟開始陷入衰退。此法例生效時,美國的失業率約為百分之九(現為百分之四點五),隨後一年升至百分之十六,兩年後更升至百分之二十五,大部份經濟學者均指出,這條徵收重稅的法例令當時的經濟惡化。
向入口貨抽重稅的最大問題,是引發貿易戰。當時歐洲各國見美國帶頭抽重稅,亦紛紛採取保護主義,各國貿易壁壘林立,導致三十年代的國際貿易大倒退,加劇了全球經濟大蕭條。
更嚴重的是,全球大蕭條的影響不只在經濟層面。國民失去經濟能力,便將生活壓力訴諸民族情緒,間接令納粹德國和日本軍國主義興起。當初為了保護國內生產商而抽重稅,換來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徵收重關稅所帶來的禍害,應用血去衡量。
美國打破二十三年不向「非市場經濟國家」採用反補貼法,向中國徵收重稅,難保北京的鷹派人士不會作出相應的對策,例如瘋狂拋售國家持有的美國國庫債券,令長息飆升,為因樓市泡沫而危在旦夕的美國經濟「添煩添亂」。作為全球經濟龍頭的美國一旦出現問題,不難想像其他國家皆會陷入衰退。更危險的是,經濟氣候不穩,令各國的鷹派抬頭,上世紀大蕭條、二戰的歷史,或會因此而重演。
美國是次重提懲罰性關稅,希望不是全球經濟蕭條的序幕。

高明輝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0402&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6962957&cat_id=6771675&coln_id=6273343

官恩娜冇被強吻?

香港藝人官恩娜小姐去年底遭歌迷強吻,人證物證俱齊,其新聞短片更被放上YouTube,廣泛流傳,被告最後亦因非禮罪成而被判入獄兩個月,在這一方面,可算是沒有甚麼爭議。

假設──只是一個假設──犯人出獄後,走出來說:「其實當日我冇『強吻』官恩娜小姐,因為強吻一詞有多種概念解釋,『狹義的強吻』是指『闖入人家強行把吻奪走』,而『廣義的強吻』則是指『(當事人)雖不想吻,但事實上造成了那樣的結果』,所以『目前尚沒有證據可證明我有狹義的強吻』。」

 當然,強吻官恩娜的人士,沒有說出如此荒謬的言論來再次為自己辯護,但是,說出這一類的言論,竟然是出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去年十月,安倍晉三用這一種水準的藉口,來否認二戰時日本強迫中韓婦女成為慰安婦。近日,安倍再次表示沒有證據證明日軍在二戰期間強迫婦女充當慰安婦,將所有罪行歸咎於「人販子」,以回應美國眾議院要求日本就二戰時慰安婦的罪行予以承認和道歉。

日本強迫女性為慰安婦,根本已經不需要辯論,情況就如美國總統不會走出來「辯論」「廣島原爆沒有殺害日本人」,然後列出一大堆如「當時日本國民已經成功『脫出』廣島,所以原爆沒有殺害任何一名日本人」之類的「證據」。二戰時入侵亞洲的決策,根本和這一代的日本官員無關,因為如安倍晉三之類的政客,二戰時尚未出生,為甚麼到了這一刻,他們寧願突然「攬上身」,也要維護他們「阿爺」一輩所犯下的錯?

日本央行超低息濫發鈔票,導致全球資金氾濫、樓市股市的泡沫危機。在全球跌市的時候,再加上日本經濟持續「不景氣」,不難令人猜想此一番言論是用來轉移日本國民視線,借民族情緒來淡化濫發鈔票蒸發日本百姓儲蓄多年的購買力,因為持續低息的得益者,只會是有能力玩「財技」的建制人士。

日本上一代在二戰犯錯,到了今天,大部份有份參與二戰的人士雖然已經老的老,死的死,但仍要遭新一代政客當作政治「搖錢樹」以轉移國民視線,並令日圓最大持有人──即日本人──努力儲蓄回來的購買力受到建制成員吞噬。若然二戰甲級戰犯東條英機或誰個二戰官員「回魂」,說不定,也寧願早早道歉,以免淪為政治工具。pie@appledaily.com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0307&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6878194&cat_id=6771675&coln_id=6273343

高明輝 
 

國 奧 足 球 之 大 腳 掘 起

國 奧 足 球 之 大 腳 掘 起

國 家 奧 運 隊 出 外 集 訓 , 踢 友 誼 賽 踢 到 打 人 , 當 中 表 現 的 「 少 林 足 球 魔 鬼 隊 式 友 誼 」 姿 態 , 令 人 側 目 。
球 場 暴 力 , 有 層 次 之 分 。 九 ○ 年 春 夏 之 交 , 克 羅 地 亞 剛 舉 行 了 五 十 年 來 第 一 次 有 競 爭 的 議 會 選 舉 , 支 持 克 羅 地 亞 獨 立 的 黨 派 勝 出 。 克 羅 地 亞 人 和 塞 爾 維 亞 人 本 已 不 和 , 如 今 更 勢 成 水 火 。
五 月 十 三 日 , 代 表 塞 人 的 「 布 爾 格 萊 . 紅 星 」 作 客 出 戰 代 表 克 人 的 「 薩 格 勒 布 . 戴 拿 模 」 。 塞 人 球 迷 遠 道 而 來 , 在 狂 人 首 領 帶 領 之 下 , 雖 然 人 少 , 但 擺 出 一 副 戰 鬥 格 。 球 賽 開 始 不 久 , 塞 人 球 迷 就 用 刀 和 場 椅 襲 擊 克 人 球 迷 , 點 起 了 火 頭 。 其 他 克 人 球 迷 見 同 胞 被 襲 , 想 施 予 援 手 , 卻 被 塞 人 掌 管 的 警 察 打 壓 , 情 況 一 發 不 可 收 拾 。
當 時 在 草 場 上 的 , 有 克 隊 隊 長 波 班 。 好 波 之 人 波 班 , 後 來 成 名 於 AC 米 蘭 , 並 於 九 八 年 世 界 盃 帶 領 克 羅 地 亞 勇 奪 季 軍 。 騷 亂 當 中 , 波 班 踢 了 差 人 一 腳 , 成 為 經 典 。 這 一 腳 踢 開 了 克 人 獨 立 戰 爭 的 序 幕 , 波 班 旋 即 成 為 克 人 的 民 族 英 雄 。 波 班 感 性 地 說 : 「 我 這 樣 的 一 個 公 眾 人 物 , 置 名 利 於 不 顧 , 置 生 死 於 度 外 , 就 是 為 了 一 個 理 想 : 祖 國 的 獨 立 」 。 翌 年 , 克 羅 地 亞 , 連 同 一 眾 鄰 居 , 宣 布 脫 離 南 斯 拉 夫 , 當 地 陷 入 混 戰 之 中 。
波 班 一 腳 踢 起 一 場 革 命 , 這 邊 廂 , 中 國 足 球 小 將 一 心 「 大 腳 掘 起 」 , 出 腳 兇 悍 , 卻 明 顯 是 出 於 大 國 青 春 期 間 荷 爾 蒙 失 衡 而 造 成 非 理 性 的 好 勇 鬥 狠 式 亢 奮 , 可 惜 宣 洩 不 成 , 反 被 飽 以 老 拳 , 只 見 對 方 一 拳 又 一 拳 的 揮 過 去 , 望 見 都 痛 , 結 果 掘 起 不 成 掘 草 皮 , 遺 憾 未 能 延 續 射 爆 衞 星 之 威 勢 。 有 人 擔 心 , 綠 茵 上 如 此 粗 野 舉 動 , 會 加 深 外 國 人 對 中 國 人 的 成 見 , 以 後 出 外 旅 遊 , 如 非 忍 辱 冒 充 來 自 東 瀛 , 皆 可 能 慘 遭 白 眼 。
但 其 實 白 眼 事 小 , 打 輸 交 事 大 。 自 李 小 龍 之 後 , 外 國 人 都 不 敢 小 看 中 國 人 , 留 學 學 子 , 常 被 人 問 是 否 懂 得 Chinese Kung Fu , 先 假 設 你 好 打 得 , 表 面 越 柔 弱 , 越 怕 內  另 有  坤 。 今 次 國 奧 隊 當 眾 打 輸 , 一 撻 落 地 , 即 無 還 手 之 力 , 由 人 魚 肉 , 「 中 國 人 人 打 功 夫 」 之 假 象 給 摔 個 稀 巴 爛 。 自 此 大 家 出 外 , 少 了 個 金 鐘 罩 , 一 旦 出 甚 麼 事 故 , 恐 怕 要 算 到 國 奧 小 將 的 頭 上 去 。
話 雖 如 此 , 也 不 是 全 非 好 事 。 早 前 有 議 員 投 訴 , 說 「 心 繫 家 國 」 系 列 廣 告 , 一 面 倒 歌 頌 讚 美 , 有 欠 持 平 , 令 人 倒 胃 。 倒 胃 乃 小 問 題 , 大 問 題 是 市 民 每 看 到 此 廣 告 , 為 免 家 中 心 智 未 成 熟 的 小 孩 被 人 誤 導 , 急 急 轉 台 , 一 轉 台 就 看 下 去 , 等 節 目 播 完 , 才 驚 覺 忘 記 轉 回 原 來 的 節 目 , 結 果 白 白 錯 過 了 大 結 局 , 損 失 慘 重 , 長 此 下 去 , 就 如 待 爆 炸 彈 , 勢 必 累 積 幾 十 宗 投 訴 , 到 時 廣 管 局 則 有 排 頭 痕 。
炸 彈 不 除 , 猶 如 為 曾 特 首 連 任 之 路 埋 下 地 雷 , 可 大 可 小 。 如 今 有 了 這 段 國 奧 影 片 , 正 好 是 拆 彈 之 良 方 , 將 之 混 入 愛 國 廣 告 , 平 衡 平 衡 , 與 頒 獎 台 上 咬 唇 含 淚 、 揮 手 領 牌 的 英 姿 , 互 補 長 短 , 互 相 輝 映 , 則 再 無 投 訴 之 口 實 。 替 特 首 掃 雷 有 功 , 待  莊 完 成 , 更 可 望 獲 頒 紫 荊 勳 章 , 以 示 嘉 許 , 衣 錦 還 鄉 , 指 日 可 待 。
國 奧 無 端 端 送 出 如 此 大 禮 , 宣 傳 當 局 還 等 甚 麼 ?
pie@appledaily.com

宋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