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孫柏文

曾 俊 華 , 我 睇 好 你 !

李:今年財政預算,《蘋果批》希望為財爺雪中送炭,我今日決定一齊……

李:政府趁現在市道好,有空間去重整管治質素,由司局帶頭去縮減開支。

孫:之前市道唔好就話唔好裁員,現應趁市道好,大規模釋放公務員,讓他們可以發揮在公務員體制發揮不到的才華。

2


高:不過房委會之前出口術要再請公務員。

孫:咁係極愚蠢!現在私人市場極之需要公務員體制內的精英,我好希望曾司長可以釋放這些屈就在政府的精英,為經濟出一分力。

3

孫:如果政府有勇氣去把公務員釋放到私人市場,對香港,對政府,對公務員的士氣都會係非常之好。

4

孫:一個冇得炒所以做得差的員工,會冇尊嚴。政府提供誘因令可以做得好的人做得差,就是奪去了他們的尊嚴。為了還他們尊嚴,一定要越少公務員越好。

5

高:今年錢多,有個老人家組織要求成立五百億基金。

孫:香港的薪俸稅都只係兩、三百億。拿兩年的薪俸稅撥入基金,如果明光社坐這個基金,點算?

李:那五百億點計出來?隨口當秘笈!


孫:最緊要釋放公務員精英出來,增加公務員體制的勞動彈性。

李:由今年起,政府帶頭節流,曾司長,我睇好你!

Hope US Republicans choose Ron Paul

Our world, one led economically and militarily by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s at a crossroad. The people of America will in the coming 11 months choose a new leader to lead not only that fair nation, but in many ways, this world we all live in.
We understand as foreigners from Hong Kong China, that we have no direct leverage on the process. But we wish the people of America will at least hear a voice from a far, and understand better the hopes we have.
Today begins the process in the state of Iowa, of the two major U.S. political parties choosing their presidential candidates. We simply hope the people of America will take a little more time to listen, to what your Congressman from Texas, a Dr. Ron Paul, has to say on various issues.
The one position Ron Paul is best known for is his demand for immediate withdrawal of American troops from Iraq. On initial inspection, this position signals weakness and abandonment. But little more closely, you will hear Paul’s defense of the U.S. Congress having the monopoly power to declare war.
War requires the sacrifice of many. Without the express approval from the U.S. Congress, the branch of government with most legitimacy, parties involved including foreign allies and enemies, will doubt the American will and act accordingly. As the war in Iraq has proven, such doubt has a highly corrosive effect on the outcome. If Congress formally declares war, a President Paul will be ready to fight, but not a moment sooner.
Paul has also been criticized by his unwavering demand for the U.S. to be withdrawn from organizations such as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With his critics labeling him an ‘isolationist’.

But little more closely, with WTO as an example, Paul wants to pull the U.S. out not because he fears trade, but because he wants America to be engaged in free trade unilaterally. Treating all trade partners equally, and not to discriminate arbitrarily nation to nation. As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has been victims of U.S. trade policy, especially in textiles and garments, such policy will win the respect from our land. It is perhaps Paul who remembers Bastiat best, “Where goods do not cross borders, soldiers will."
On money, the Hong Kong Dollar has been pegged to the U.S. Dollar for more than 20 years. We peg our currency in order to receive the stability of the U.S. Dollar anchor. As we enter 2008, the top concern for us is the galloping inflation that is developing. We firmly believe inflation is always and everywhere a monetary phenomenon, thereby conclude the root of the current inflation lies with central bank of America, The Federal Reserve.
With our savers and pensioners in mind, Paul’s demand to end the U.S. Federal Reserves’ unrestricted ability to debase the currency, by returning the U.S. Dollar to a gold standard receives our most ardent support.
We hope and endorse Ron Paul for the U.S. Republican nomination.

 

孫柏文

補選在即 選這議員吧!

立法會議員馬力昨日因癌病去世。死者已矣,《蘋果批》不欲再為他的生平事作出評論。務實一點,現在應該向前看,對香港社會來說,馬力的去世,所帶來最迫切的事情,自然是他的港島區立法會議席,需要補選。
當然,每個市民心中,都有一個理想人選,去代替馬力,成為立法會議員。這刻,《蘋果批》希望見到的,會是個怎樣的立法會議員?
《蘋果批》希望見到的,是為了在私立幼稚園讀書的小朋友的家長,爭取學券伸延至私立幼稚園的議員。雖然有關幼稚園的學費,可能比幼稚園學券規定的上限為高,甚至是父母的重擔,但家長都依然讓小朋友入讀,原因是,私立幼稚園在營運上有自由,能夠釋放出教師的潛能,令到這間私立幼稚園的教師,用心教導他們的小朋友,為栽培他們成材打好基礎。不僅如此,《蘋果批》還希望見到的,是那位議員為不斷成長的小朋友,繼續向政府爭取中小學學券,打破生硬的教育制度,釋放出教師的潛能,最終令我們的下一代得益。
《蘋果批》希望見到有議員走出來說,為管理費用高昂的強積金制度,全面引入競爭,讓市民自行決定續供強積金與否。
退休生活,如何達到,各自有其打算,但政府強迫市民將收入的一部份,放入管理費用昂貴的強積金制度之中,最終蠶食香港市民辛辛苦苦賺取的血汗錢。要解決管理費用過高的唯一方法,是全面引入退休選擇競爭,願意繼續供款的市民,當然可以繼續享用現有制度;想將命運掌握在手中的市民,則可以即時停供強積金,並可取回現有供款,可以將資金用在例如小朋友教育之上,不再強迫市民供款予積金公司。讓積金公司明白到,無法再利用政府強迫市民供款來牟取暴利,不降低管理費用,最終必定遭到市場淘汰。要求為強積金全面引入競爭的最終原因,是《蘋果批》不想見到強積金危害香港人的退休生活,到未來退休時,因強積金政策而令香港人的退休生活水平降低。
《蘋果批》亦希望見到有議員反對訂立最低工資、最高工時等勞工法例,這類法例好心做壞事,令低技術工人難入職、難轉行、難重投勞工市場,害了年輕人、新移民,和選擇生育的婦女。
最後,《蘋果批》當然希望那位議員,對民主訴求堅定。以上,都是《蘋果批》希望見到的自由市場民主議員,他在那裡?

孫柏文

尋人啟事

通訊事務管理局有所為有所不為

 一九九五年三月三日,Yahoo!這間今天市值四百五十億美元(約三千四百九十億港元)的互聯網公司剛剛成立了一天,可是這天香港政府的一次搜捕行動,卻為香港新經濟前途的發展畫上了句號。這一天是香港新經濟的黑色星期五。

雖然當時已經有少數電腦發燒友開始研究互聯網是甚麼一回事,世界上甚至還未有互聯網服務供應商這個概念。這一天,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探員連同電訊管理局職員,在事前沒有通知或警告的情況下,搜查七間公司辦公室並充公有關的電腦器材。估計這次行動令一萬名互聯網用戶無法上網。

當時電訊管理局聲稱,這次搜捕是為了調查「有關電腦黑客活動的商業罪案」。最耐人尋味的是,在警方的搜查令以及之後的檢控過程當中,完全沒有再提及有關黑客的問題,可是卻有八名人士因「無牌經營電訊服務」被拘留問話。事實上,電訊管理局在同年的一月十九日曾去信這些服務商,表示將會對牌照事宜發出指引,可是另一方面市場上兩家持牌服務商,亦曾公開表示會向電訊管理局施壓。究竟這次搜捕,是行政上的溝通問題,還是政府被人利用為打擊對手的工具呢?究竟上網收電郵對社會構成多大的危害,要勞師動眾地進行大規模的搜捕呢?

自命對一切完全掌握的官僚,也有他們不了解的事。一般人面對不明白的事,會去嘗試了解學習,可是自高自大的官僚卻會循另一種完全不一樣的思維去處理未知的事,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去設立各種關卡障礙,美其名是製造一個有秩序的環境,實質只是為了保護他們的權力,要市場聽命於他們。可惜,官僚所不知道的是,這些種種行政權力,其實也被市場中最財雄勢大的財團利用,不但削弱市場中的競爭,更重要是令到消費者得不到最好最多的選擇。

雖然電訊管理局經常自詡引入電訊業競爭的功勞,可是仔細一點看歷史便不難發覺這官僚扼殺競爭同樣罪孽深重。香港電訊市場被少數財團壟斷的市場,最大原因是出於電訊管理局官僚僵化的發牌制度。電訊管理局的技術官僚甘心為財團服務,以發牌作為財團打擊對手的工具。

今次工商及科技局建議改組現有的所謂監管架構,成立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政策制訂者最重要的考慮,並非自大地去構想甚麼偉大的監管方案,而是避免再為既得利益者服務,想辦法去為市場競爭帶來正面影響。事實上,香港有不少新技術和服務,因為正面威脅着既得利益者的業務被拒諸香港之外,最佳的例子就有第三代流動電訊商(3G)游說政府禁制市民引入WiMAX技巧。

通訊事務管理局另一個重點,是要放棄過往那種規管資訊內容的思維。官僚亦必須明白,監管機構在互聯網世界幾乎無可能對資訊作出任何規管。事實上,香港的監管機構又如何監管境外的資訊供應者的內容?政府倒不如面對現實,接受EOIP(Everything over Internet Protocol)的路向,由市場去主導香港電訊業的藍圖。

孫柏文

立法會議員連問題都不懂得提

 學校為了搞好對家長的溝通工作,經常安排一些開放日讓家長可以直接和校方對話。不過話說有位家長因為雜務纏身,自己無法出席開放日,便委託身兼補習老師的姪兒代為出席。

姪兒為了不負伯父一家所託,所以便一早草擬好一些題目,準備在開放日質詢校方。第一條問題是︰「我的堂弟生得比別的學生矮小,所以沒有機會代表籃球隊出賽,請問校方有沒有辦法去解決他的問題?」第二條問題是︰「專家都認為珠算有助發展兒童左腦思維,請問校方為甚麼沒有向每一個學生都提供一個算盤,讓他們可以鍛煉一下腦筋?」怕只問兩條問題有負所託,姪兒更想了一條後備問題,要校方提供全校所有學生校內試的成績統計。

如果你是學生的家長,你會讓這位姪兒代你去出席這次家長開放日嗎?相信大多數的家長,都會對姪兒的舉動啼笑皆非。家長開放日的原意是要讓家長可以更了解學生在校的學習情況,也是確保老師對家長有一定的問責,姪兒那種為了提問而提問的心態,的確對改善教學質素完全沒有幫助。

事實上,每個星期三都在那莊嚴肅穆的立法會議事廳,有不少尊貴議員都會像以上故事中姪兒一般,用同樣幼稚的心態,不着邊際地以各種奇怪的問題去質詢政府。立法會的質詢環節源自英國的議會文化,原意是提高政府施政透明度,也是確保行政機關向立法會問責的一種手段。可惜落入香港政客的手中,這種質詢有時成為了宣讀政治理想的空檔,有時卻變了例行公事的交差式提問。

為甚麼會有這樣的現象?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立法會議員將這種提問當作為政績,愈問得多就代表愈「有表現」,甚至有民間組織不問黑白,將提問得多的議員標籤成「勤力」,將提問得少的議員打成「懶惰」。

其實立法會議員這種「為問而問」的例子俯拾皆是。第一種幼稚的質詢是問香港現行有沒有法例針對若干行為。這類質詢對監察政府完全沒有意義。若政客認為政府需要訂立若干法例,便應該堂堂正正向公眾推廣,在議事廳中自我陶醉又有甚麼用?另外一種幼稚的提問是要請政府提供極仔細的統計數字,可是又沒有任何跟進的要求。事實上,議員要求的統計數字,有不少都可以在政府統計處的刊物中找到,連這些簡單的研究都不會做,究竟香港的政黨憑甚麼監督行政機關?

有價值的問題,是可以讓公眾了解政府施政方針的背後思維,或者能夠反映政府施政的成效,又或者將一些完全荒謬絕倫的過時政策揭露。

立法會議員是時候好好學習提問的藝術,市民亦都要睇清楚自己選出來的代表怎樣履行議員的權力。

孫柏文

香港,有女初長成

 香港人跟政府的關係,就像父母跟女兒的關係一樣。政府就像所有香港人的女兒,集萬千寵愛在一身。從前女兒要做甚麼,作為父母的香港人都會千依百順。這個女兒也生得甚為標緻,所以香港人作為父母的也覺得非常自豪。回歸之後,香港女兒也踏入青春期,不但對父母不再親近,亦變成愈來愈反叛。雖然這個女兒覺得自己長大了,對自己有着無窮無盡的自信心,甚麼事情都想試試,也經常闖出禍來。做父母的對這個女兒的感覺由自豪變為憂心,由高興變成煩厭。香港人作為這個反叛青年的父母,只要女兒不再製造麻煩,就已經覺得非常心安。

究竟這個青春期的女兒做了些甚麼,令這一群香港父母覺得煩厭呢?女兒因為花費大了,對父母要求的零用錢也一直增加。其實父母不知道女兒將錢花在甚麼地方,亦不知道如果拒絕增加女兒的花費會有甚麼後果,但怕一旦滿足不了女兒的需要會令她誤入歧途,逼不得以之下也只好乖乖地將血汗錢付上。其實父母因為經濟不景已所餘無幾,女兒不單是心理上的負擔,也是實實在在的財政壓力。

女兒家踏入青春期,也想有一點代表自己個性的行為打扮。起初女兒也只不過是化妝塗口紅,但有一次女兒的成績表操行一欄被班主任填上︰「行為乖僻」,對父母實在有如晴天霹靂,過去他們只不過覺得女兒有點反叛,但總想不到這次連班主任也認為事態不尋常。一九九七年十月八日,特區政府宣布八萬五政策,對香港父母來說就是班主任說的行為乖僻。之後女兒誤交損友、成績每況愈下、流連網吧、花大量金錢買迪士尼卡通玩偶……雖然父母知道長此下去不是辦法,可惜偏偏女兒性格倔強,父母和老師的話又怎會聽得入耳呢?

也不知道是誰的影響力,女兒終於有點改過來的現象。有一天,女兒跟父母說︰「再不用給我這麼多的零用錢,我想過些有規律一點的生活!」昨日,財政司司長唐英年建議減稅,甚至清楚表明無意追求退稅的短暫一次過快慰。當然這個女兒還未真正長成,心態上仍然不願意對過往幾年的荒唐生活向父母道歉,但是看來香港女兒是開始懂性了。

香港的父母們啊!你們終於可以開始考慮你們的退休計劃。又或者過往幾年你們擔心這個女兒會再製造更多財政負擔,因而不敢豁出去創業,現在是時候認真去研究你們一直夢寐以求的種種大計!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去旅行散心,將心上的擔子放下一陣。

不過,香港女兒仍然要父母的關懷。如果香港父母見到這個女兒有甚麼走回頭路的迹象,就要好好坐下來跟她談談,也要緊記再多的零用錢也不會令一個誤入歧途的小女孩回心轉意。

孫柏文

減稅香港做得到

 現在香港政府的公共財政管理,就像一個完全沒有生活節制的人,有時暴飲暴食令到脂肪積聚,有時卻像一個落難王孫餓得營養不良。這種搖曳不定的公共財政,所引致的經濟動盪,不但嚴重影響市民對未來的觀感和預期,長遠更窒礙香港未來發展。人望高處是人進步的最大原動力,所以香港人都不斷找方法去改進自己的生活。有人會選擇重投校園進修,有人會選擇創業,有人會選擇擴闊視野四處遊歷……總之當中可能性無窮無盡,而種種的行為都是為了四個字──創造新機。投入資源創造新機以換取長遠的回報,大前提是未來要有一定的可預見性。當前景暗淡時,有誰會輕易作出長遠的決定呢?當未來愈不清晰,市民便愈傾向追求可見但短暫的快慰,放棄那長遠而未知的回報。

藏富於民哲學的精髓,就是讓市民盡量發揮創造新機。政府必須明白公共理財所追求的最高理想,是讓市民將心底裏最終極的能量釋放出來,而且在稅務政策上體現出這種精神。

偶爾一次性的退稅其實是本末倒置,就像一次過從一個過胖的身軀中將脂肪抽走。這種派糖收買人心的做法,沒有帶來長遠正面的訊息。相反當政府只願意退稅而抗拒永久性減稅,背後的意思其實是︰「今年的稅率比過去的低,但未來的稅率可能會比今天的高。」更重要一點的訊息就是,政府對未來沒有信心!

當政府對未來都沒有信心,市民也自然會害怕政府古靈精怪的政策會破壞他們創造出來的新機!這豈不是等於政府先創造了經濟滯礙的預言,然後用行動去將之實現出來?事實上,過去幾年香港政府經常呼籲「共渡時艱」,缺乏信心的表現其實也影響到經濟活動的水平。當政府政策令經濟活動水平變得難以捉摸的時候,政府又怎可以聲稱這樣的理財哲學是「穩健」呢?

抗拒永久性減稅,是因為害怕降低稅率會減低政府收入。這種思維背後是基於一個錯誤假設,就是以為市民不會因稅制而改變創造新機的行為。機會是要靠市民一手一腳在可預見的空間中創造出來。當經濟表現因市民捕捉了新機而躍升,其實是有可能在減稅率之下增收入。事實上,從八十年代英國和美國的經驗,證明了堅定永久的減稅行動,可永久性釋放出潛在的經濟進步動力,令政府財政更健康。

堅定永久性的減稅,代表政府有勇氣去承擔有紀律的公共財政管理,就像以前沒有生活節制暴肥暴瘦的人,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有紀律知自制的健康主義者。飄忽不定的一次性退稅,只不過說明政府完全沒有信心去不斷改進施政,因循過往那「傷身」的理財哲學。

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是,究竟甚麼人最需要堅定永久性減稅,去創造一個具遠見而且新機不斷的社會?答案就是︰最能受惠於新機者,就是年輕人。

 孫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