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宋漢生

亂倫有甚麼不可?

《 中 大 學 生 報 》 談 色 談 出 禍 , 其 中 為 人 詬 病 的 , 包 括 有 關 亂 倫 的 篇 幅 。
為 甚 麼 不 可 亂 倫 ? 怎 樣 才 算 亂 倫 ? 跟 堂 哥 睡 算 不 算 亂 倫 ? 跟 表 姐 睡 算 不 算 亂 倫 ?
都是 正 常 不 過 的 問 題 。 你 的 孩 子 看 了 新 聞 , 上 堂 舉 手 問 老 師 「 為 甚 麼 不 准 亂 倫 」 , 引來 哄 堂 大 笑 , 如 果 老 師 和 藹 地 說 甚 麼 「 不 要 問 只 要 信 」 、 或 嚴 肅 地 搬 出 甚 麼 「 天 道不 可 逆 」 之 類 含 混 過 去 、 或 有 感 自 己 道 德 權 威 被 挑 戰 憤 怒 地 恐 嚇 說 「 再 問 罰 你 留 堂企 操 場 」 等 等 , 不 要 再 拖 , 趕 快 轉 校 好 了 。
甚 麼 是 亂 倫 ? 政 治 上 有 親 疏 有 別, 生 理 上 也 有 親 疏 有 別 。 兄 妹 相 交 是 亂 倫 , 至 於 疏 堂 表 之 交 , 卻 又 比 比 皆 是 , 好 像沒 有 問 題 。 明 顯 地 , 亂 倫 與 親 疏 有 很 大 關 係 。
怎 樣 分 親 疏 ? 一 般 來 說 , 稱 呼 越 長 、 新 年 封 利 是 越 少 , 就 是 較 疏 的 親 戚 。 但 大 自 然 , 親 疏 實 際 上 是 甚 麼 意 思 ? 親 的 親 戚 與 疏 的 親 戚 有 甚 麼 分 別 ? 血 緣 , 指 兩 個 人 的 身體 相 似 程 度 。 你 的 身 體 藍 圖 , 一 半 來 自 你 爸 , 另 一 半 來 自 你 媽 , 因 此 你 的 基 因 成 份, 跟 你 的 父 或 母 有 一 半 相 似 。
餘 此 類 推 , 兄 弟 姐 妹 , 要 是 同 父 同 母 的 , 平 均也 是 一 半 相 似 。 父 母 的 父 母 , 與 父 母 的 兄 弟 姐 妹 , 跟 你 是 四 分 一 相 似 。 表 的 堂 的 ,八 分 一 相 似 。 再 隔 兩 堂 的 , 只 有 一 百 二 十 八 分 之 一 了 。 生 理 上 , 越 相 似 的 就 越 親 。同 卵 孖 生 的 , 百 分 百 一 樣 , 是 親 上 加 親 了 。 亂 倫 , 即 是 基 因 成 份 相 近 的 兩 人 相 交 。但 這 樣 的 行 為 本 身 又 有 甚 麼 問 題 ? 剛 才 說 過 , 你 的 基 因 , 一 半 來 自 父 、 一 半 來 自 母。 你 父 可 能 給 你 啡 眼 基 因 , 母 則 給 你 綠 眼 基 因 。 二 擇 其 一 , 要 是 啡 眼 比 綠 眼 強 勢 ,出 來 就 會 是 啡 眼 。 弱 勢 的 , 隱 藏 起 來 了 。

達 文 西 密 碼 , 殺 手 得 白 化 病 , 幾 乎 全 身 白 色 。 白 化 病 的 基 因 是 弱 勢 的 , 也 是 說 , 父 母 各 帶 白 化基 因 , 但 可 能 沒 有 彰 顯 出 來 , 要 是 雙 方 都 遺 傳 白 化 基 因 給 你 , 雙 劍 合 璧 , 你 就 會 出現 病 徵 。 有 些 弱 勢 基 因 病 會 致 命 , 平 均 來 說 , 你 身 上 就 帶 有 兩 種 。 但 因 為 種 類 繁 多, 如 果 隨 機 抽 籤 , 撞 中 的 機 會 小 , 無 問 題 。 但 如 果 相 交 的 兩 人 基 因 成 份 相 近 , 中 招的 機 會 自 然 大 大 提 高 。
慣 常 近 親 繁 殖 的 , 出 事 機 會 大 , 日 積 月 累 , 容 易 消 失。 留 得 下 來 的 , 各 有 方 法 避 免 闖 禍 。 鵪 鶉 天 性 不 喜 一 起 長 大 的 同 類 , 獅 子 把 剛 成 年的 雄 獅 逐 出 家 門 ; 猩 猩 群 , 要 離 家 出 走 尋 伴 的 , 則 是 雌 性 成 員 。 人 類 也 不 笨 , 約 定 俗 成 , 嚴 打 亂 倫 來 減 低 風 險 , 從 以 量 取 勝 的 角 度 來 看 , 效 果 不 錯 。
不准 亂 倫 , 屬 自 然 智 慧 , 實 用 非 常 , 就 如 「 要 乖 乖 聖 誕 老 人 才 造 訪 」 、 「 吃 飯 不 吃 淨會 娶 痘 皮 婆 」 , 並 非 甚 麼 不 可 言 說 之 物 , 也 不 是 甚 麼 打 雷 劈 雨 天 怒 神 怨 的 事 。 規 條各 有 前 因 , 有 些 管 用 , 有 些 不 再 管 用 , 不 是 刻 在 石 頭 上 。 昨 天 不 明 所 以 的 事 , 今 天只 是 中 學 生 物 課 的 知 識 , 可 以 用 道 理 討 論 , 犯 不 武 力 抑 壓 。 道 德 戰 士 停 留 在 蒙 前 年 代 的 條 思 維 , 沒 頭 沒 腦 心 中 有 鬼 般 神 打 式 的 大 吵 大 嚷 大 驚 小 怪 , 連 累 《 聖 經 》 遭 清 算 、 廣 管 陷 兩 難 , 這 樣 子 的 連 鎖 效 應 , 有 趣 有 趣 。

貼連男事件的弔詭

有心人登入網上討論區,把新發現公諸同好,惹上官非。
色慾是最為重要的東西。沒有色慾,就沒有繁衍,人類就完蛋,而你現在就不會一面上班一面上網讀《蘋果批》。
一直以來,人的壽命短得令人神傷,來不及繁殖就死掉的危險大,惟有性慾強,天天想著要幹的品種,才能代代相傳,捱到今天還未斷線。
問題是,這一兩百年間人均壽命大升,生理結構卻未有改變,性慾少不免要不時自行解決。用上輔助工具,如適當的圖片影片,即效率提高,有助順利軟著陸。
在互聯網前時代,有兩大障礙。第一,購買麻煩。要同人迫商場,又怕撞到以前的師長要扮「睇唔到」。不急時不想買,急時又等不了,遠水撲不了近火,要求的前瞻目光可不少。第二,難於收藏。在寸金尺土的地方,問題尤其大。要是將量就位,款式少,惟有翻用,但重看幾次就悶,功能大打折扣。
互聯網一次過解決所有問題。既可安坐家中快速取貨,又易於收藏。不夠位?換隻硬盤就成,雖說不上是無限延展,但一般已足夠有餘。再說,互聯網打破地域限制,資訊傳遞分享無遠弗屆,款式之多,商場拍馬也追不上。說互聯網是史上最偉大的發明之一,實不為過。
但這也帶來新的問題。資訊如此多,如何選得來?很明顯,要解決霎時的衝動,時間是關鍵,總不成逐款逐款精挑細選。幸好互聯網的強項,是讓大家通過訊息交流而互相幫助,發揮互利互惠的精神。一個人力量有限,但千萬人共同挑選,集思廣益,效果就很不一樣了。
話說回頭。事件的案發現場,不是給小朋友投票的兒歌討論區,也不是給家長交流哪間幼稚園有假學券的討論區,而是清楚名為「成人貼圖」的討論區。而當事人貼上一條連結,為的只是藉著互聯科技,幫助口味相近的網友減低搜尋時間罷了。咦,是不是有點似曾相識?
想想看,如果當事人每次發現適合的網頁,都立刻記下來,貼上網,久而久之,累積了幾千甚至幾萬條連結,就不好在一頁通通列出。為了方便用戶,於是把連結逐一歸類,網友只需要在一個盒子內,輸入相關的關鍵字,按一下「搜尋」,網頁就會十條一頁的,順著關連程度,列出超連結。
對,當事人做的,與Google做的事,沒有兩樣。無可否認,Google規模是大得多。你上去搜尋,超連結比起那一條半條多上千萬倍。但網友貼連也不是全無優勢,至少有不少人在直覺上,還是覺得隔鄰網友親切一些、推薦可靠一點。可惜現在連這隙縫中的一絲生存空間都慘被擠走,白色恐怖的陰影,籠罩著網上一片愁雲慘霧。
這邊廂網友無償分享被罰,那邊廂Google繼續大規模貼超連結狂賺廣告。唔……特區政府又會否上鏟上國金Google分店拉人?

 

試 試 看 會 出 現 甚 麼 超 連 結 ?

宋漢生

羅 太 言 論 令 人 震 驚

院 金 枝 慾 孽 案 繼 續 連 載 , 羅 太 早 前 被 踢 爆 指 老 師 「 stupid 」 , 有 人 震 驚 。 令 人 震 驚 的 , 是 這 樣 的 言 論 竟 也 會 令 人 震 驚 。
有人 震 驚 , 原 因 之 一 , 可 能 是 想 不 到 羅 太 會 如 此 坦 白 。 但 其 實 不 值 得 大 驚 小 怪 。 一 來, 這 番 話 是 私 底 下 說 的 , 正 如 公 司 管 理 層 , 對 旗 下 經 理 呻 「 呢 個 部 門 全 部 都 係 廢 物」 一 樣 , 好 正 常 , 且 不 說 是 否 有 理 , 坦 誠 指 出 問 題 , 是 職 責 所 在 。
二 來 , 羅 太 就 算 在 公 眾 場 合 , 都 是 出 名 的 直 腸 直 肚 , 全 香 港 都 知 , 私 底 下 一 句 小 小 「 stupid 」 就 嚇 怕 , 是 自 己 的 問 題 , 如 此 脫 節 , 該 好 好 檢 討 。
震 驚 , 也 可 能 是 驚 訝 羅 太 對 老 師 的 評 價 這 麼 低 。 但 倒 過 來 看 , 羅 太 身 為 出 掌 育 的 高 官 , 又 怎 會 不 知 道 自 己 營 運 的 育 制 度 , 會 跑 出 甚 麼 後 果 來 ?
不 是 秘 密 。 老 師 的 薪 酬 , 主 要 是 按 年 資 而 非 表 現 釐 定 。 凡 以 年 資 作 標 準 的 遊 戲 , 水 準 不 會 高 得 哪 去 。 很 簡 單 , 原 本 有 意 入 行 的 , 眼 見 新 入 職 工 資 一 律 相 對 低 , 索 性 不 入 行 。 剛 入 行 不 久 而 又 幹 得 不 錯 的 , 眼 見 員 室 一 大 堆 到 「 滑 了 牙 」 的 高 年 資 瘀 血 收 入 更 高 , 心 灰 意 懶 , 不 如 另 謀 高 就 好 了 。
因 此 大 家 會 發 現 , 身 邊 有 朋 友 想 書 , 但 不 願 入 行 。 得 好 的 , 通 常 走 得 最 快 , 去 補 習 , 去 做 科 書 的 , 大 不 乏 人 。 當 然 , 不 是 說 沒 有 好 老 師 , 自 己 就 遇 過 幾 位 , 好 生 感 激 。 而 是說 , 這 樣 的 薪 酬 制 度 , 有 能 力 的 被 打 擊 , 表 現 差 的 卻 鼓 勵 留 低 。 原 本 的 好 老 師 , 不只 此 數 。
既 然 如 此 , 為 甚 麼 要 用 上 如 此 差 勁 方 法 ?
很 簡 單 。 換 轉 是 你 ,這 麼 多 學 校 , 這 麼 多 老 師 全 歸 你 管 , 一 是 每 人 按 表 現 評 估 , 一 是 一 刀 切 跟 年 資 算 ,要 是 不 需 向 家 長 學 生 負 責 , 你 會 怎 麼 選 ? 明 顯 是 後 者 吸 引 得 多 了 。
當 然 , 一 日 育 制 度 要 方 便 官 僚 , 一 日 孩 子 都 不 會 得 到 良 好 育 。

有 朋 友 曾 經 在 院 英 文 系 辦 事 。 有 一 次 , 授 要 搞 個 額 外 課 程 , 替 英 文 程 度 較 弱 但 又 準 備 英 文 的 準 老 師 惡 補 基 準 試 。 朋 友 負 責 在 檔 案 , 找 出 公 開 試 英 文 只 得 D 或 E 級 的 準 老 師 , 發 現 比 例 高 至 嚇 人 , 令 這 位 朋 友 誓 言 不 會 送 子 女 入 讀 官 管 學 校 。
羅 太 大 概 是 想 做 點 甚 麼 。 一 個 明 顯 的 方 法 , 是 開 放 育 , 只 貼 不 管 , 信 任 家 長 的 選 擇 , 老 師 水 平 自 然 提 升 , 信 任 老 師 的 選 擇 , 則 學 更 如 魚 得 水 。 但 高 官 就 是 死 命 抓 住 , 請 人 不 放 , 課 程 不 放 , 苦 笑 指 數 之 高 , 有 如 你 老 竇 買 了 新 電 視 機 , 拿 遙 控 舞 了 半 天 也 弄 不 來 , 還 邊 批 評 邊 堅 持 說 「 得 得 得 得 等 我 再 試 多 幾 」 。 改 多 年 , 結 果 加 大 了 對 老 師 的 約 束 , 連 本 來 得 好 的 老 師 , 也 叫 苦 連 天 , 發 揮 不 來 。
當 年 度 重 頭 戲 魔 警 案 也 播 完 , 換 上 台 慶 千 億 爭 產 劇 之 時 , 院 金 枝 慾 孽 卻 沒 完 沒 了 , 死 拖 爛 拖 。 這 類 宮 廷 式 鬼 打 鬼 內 鬥 , 無 論 結 局 如 何 , 誰 勝誰 負 , 全 港 學 生 也 不 會 有 絲 毫 好 處 。 學 術 自 由 ? 在 一 個 家 長 不 准 選 學 校 、 學 生 不 准選 科 目 、 老 師 不 准 選 材 的 環 境 , 有 關 係 嗎 ?
唔 好 玩 啦 。

超 市 不 瘦 降 之 謎

消委會又發功,指超市加價幅度跑贏通脹,反超市人士紛紛加入批評。
先說說那個調查。明知通脹是百分之二,要弄個數出來大過它,易如反掌。選取不同的貨品樣本,用不同的方程式,就會有不同的結果。「平均加幅」是有意義的量度嗎?未必。有些物品加幅大,但實際銀碼小,或很久才會買一次,籠統地處理,跟實際顧客開支的升幅,會有距離。
從前上統計課,教授在最後一堂說,書念完,全部忘記也不要緊,只要記住,以後不輕信甚麼統計調查,就算功德圓滿。不是說統計無用,而是太多人先有結論,然後才堆砌數字,亂用統計玩偽科學。不知道消委會的調查有多嚴謹,只知道一個高於通脹的結果,比低於通脹的,標題引力跟發布價值大得多了。
但這不是重點。想不通的,是反超市的人的反應,為何是彈而不是讚?
一直接收的反超市故事,大概是這樣的。超市租舖大,人流勁,去貨多,牙力自然大。牙力大,入貨平,售價自然平,人流就更勁,有說賣橙賣到平過批發,之所謂「掠奪式」定價,以本傷人,周而復始,生生不息,而小辦館小士多,則慘變為成全超市的祭品。此時不出「競爭法」保護弱小,更待何時?
好了,現在「發現」,原來超市加價多,貨品貴,反而是辦館士多平賣某些日用品,玩lossleader來吸客,對關心辦館士多的人來說,不是大好消息嗎?按以上道理,超市越放軟手腳,價錢抓不緊,辦館士多的競爭空間不是越大嗎?
有趣的,是反超市的人,卻走出來批評超市食水深。這下子可糊塗了,賣得平是打擊對手,要罵,賣得貴是奸商,又罵,到底他們想要的,是超市賣得平,還是賣得貴?再問得簡單一點,老老實實,不要迴避,到底今日,超市賣食油,賣幾蚊幾毫才是「正確」?
資訊流通,賣平賣貴,尤其是日常生活貨品,大家都知。看電視新聞訪問市民,四居其三,早知某些貨品,辦館士多的價錢比超市低。既然如此,為甚麼仍有這麼多人選擇超市,多人到惠康裕記百佳華潤city’super等等,有能力越開越多?
很明顯,價錢不是顧客唯一的考慮。價錢平貴,只能在兩方都有售的貨品,才能比較。一間有齊所有牌子款式味道,另一家則種類有限,未比價,已有優劣。何況阿媽叫你「拿拿臨」落樓去藥房買支牙膏,跟去逛超市看看新出產品試試食,明顯是兩碼子的事。不是說笑,有朋友工作繁重,喜到超市走一轉,在琳瑯滿目的食品堆中減壓消暑,此等功能,辦館士多難以提供。
同樣貨品,不一定平的才有生意。有時在銅鑼灣,想買支汽水,明知便利店比一街之遙的惠康貴,還是會光顧,免得排隊。不同的情況有不同的需求。消費模式轉變,營商生態自然跟隨,辦館士多難做,正如舊時華資百貨走下坡,然後近年日資百貨式微一樣,是營運模式的更替。不想接受還需接受,是顧客將他們淘汰了。
說起便利店,有位長輩朋友,當年在灣仔開辦館,後來結了業,賣舖倒賺回不少。橫看豎看,生意日少,都應該是因為顧客跑到隔鄰的便利店去了。奇怪反超市人士,為何從來少賴7仔跟OK?

宋漢生

減 稅 積 極   浪 費 依 然

減 稅 積 極   浪 費 依 然

財政預算出爐,還富於民,揀減稅而非退稅,值得大力鼓掌。

是讚賞的鼓掌,不是多謝的鼓掌。市道轉好,返回財赤前的稅率,自是理所當然。減稅比退稅長遠,有助政府對抗暴食暴肥的誘惑,於瘦身來說,是較佳選擇。做得對,要讚,但說到底是市民夾出來的錢,甚麼「此舉會令政府收入將減少X億」,略嫌委屈,通通改成「政府將從市民口袋少拿X億」,才是準確。

輪到問題。第一,花兩億在政府場地搞免費WiFi流動上網。趕潮流本身沒有問題,但要看成效。資助上網,可以政府自己鋪,也可以撥錢資助,任市民選擇幫襯哪一家電訊商。政府選了甚麼?當然是繼續貫徹「屋要自己起、校要自己辦」的插手精神,自己鋪。

問題是,流動上網有多種技術。電訊商押注各有不同,有的押3G,有的押WiFi,有的押其他。要是市民拿着資助自己選,隨時換車,損失的只是預了承擔賭博風險而押輸的私營電訊商。現在政府押注落WiFi,一旦押錯,則會浪費公帑。

再者,現時在政府場地能不能流動上網?當然能,至少3G可以。換言之,設備早已齊全,只是流動上網的好處未足以令市民付費使用。就算資助,也不見得要政府出錢再裝設備,是兩回事。裝WiFi有如在政府場地加鋪另一個手機網絡般浪費,已鋪好的,又何需重叠建設?

第二是三億元的電影業基金。大家都知道,電影業的情況,不是錢的問題。當年香港是華人社會中最開放自由的地方,比起大陸、台灣、新加坡、甚至非華區的南韓要贏成條街,搞娛樂甚具優勢。今非昔比,要是拋兩三個億出來就有救,一早就翻了身。不要見岳少做娛樂大亨又跟,人家輸得起,市民的錢,抱歉,不是用來賭的。與其說政府要振興業界,倒不如說是慷市民之慨來送個示好禮物,更為貼切。

三億禮金買人心,在全盤數來說,不算是大數,但問題是開了此一「先河」,則其他的夕陽工業,紛紛攤大手板,有如往時在羅湖橋上一時心軟,遞了錢給小乞,即引來四方八面大批湧至,甲要搞個唱片業基金,乙要搞個報紙業基金,丙又爭取搞個打小人業基金,小數怕長計,到時有排頭痕。

題外話,看着小冊子的封面插畫,發現原來唐唐政治敏感度不低。你看右手邊的一對新婚夫婦,沒有甚麼特別吧。且慢,精釆處是對上公仔,似足一對手牽手的避孕套狀手瓜起『月展』肌肉雙雄,給下面的異性搭檔來平衡一下,持平如斯,盲光社應該收貨,廣管局也不會強烈勸喻。唐唐真識做!pie@appledaily.com

 

●新 婚 夫 婦 配 肌 肉 雙 雄 , 認 真 持 平 。

宋漢生

勿 讓 孫 燕 姿 事 件 再 發 生

勿 讓 孫 燕 姿 事 件 再 發 生
 
孫 燕 姿 拉 大 隊 往 開 羅 拍 外 景 , 人 生 路 不 熟 , 聘 了 個 嚮 導 帶 路 , 豈 料 遇 人 不 淑 , 嚮 導 見 孫 大 隊 珠 光 寶 氣 , 起 了 貪 念 , 鋌 而 走 險 , 拔 支 槍 出 來 搶 錢 強 碌 卡 。 小 天 后 遇 險 , 我 見 猶 憐 , 也 教 高 明 輝 等 忠 實 粉 絲 抹 一 把 汗 。
其 實 類 似 的 事 件 , 早 前 特 區 也 發 生 過 一 次 。 市 民 聘 公 僕 辦 公 家 的 事 , 即 如 請 菲 傭 處 理 家 務 , Marian 的 工 作 , 只 限 於 get this job done 而 已 。 話 說 早 前 市 道 轉 好 , 市 民 口 袋 多 了 幾 分 錢 , 政 府 見 獵 心 喜 , 想 借 機 加 開 銷 售 稅 , 立 法 搶 錢 。 猶 幸 市 民 面 對 強 暴 , 勇 敢 地 大 嗌 「 唔 好 」 , 嚇 退 了 政 府 , 才 安 然 避 開 這 一 劫 。
民 意 很 清 晰 , 市 況 改 善 , 政 府 不 應 乘 機 打 劫 。 相 反 , 當 庫 房 大 有 進 賬 的 時 候 , 應 當 還 富 於 民 。 說 到 底 , 庫 房 裡 的 是 大 家 夾 的 錢 , 年 費 收 多 了 , 退 還 自 是 理 所 當 然 。
還 富 於 民 是 要 做 的 了 , 但 怎 個 還 法 ? 直 接 的 方 法 , 是 回 水 。 回 水 有 兩 種 , 一 是 退 稅 , 一 是 減 稅 。 分 別 是 , 退 是 一 次 性 的 , 有 如 公 司 生 意 好 , 老 闆 出 花 紅 。 減 呢 , 則 是 長 遠 的 , 有 如 加 人 工 。 當 然 , 對 政 府 來 說 , 一 次 退 , 勝 過 長 遠 減 , 事 關 未 來 從 市 民 口 袋 拿 的 金 額 , 會 較 有 保 障 。
有 人 說 , 退 稅 較 佳 , 因 為 政 府 的 收 入 有 上 有 落 , 減 了 以 後 , 民 意 所 至 , 不 容 易 加 上 去 , 要 是 市 道 轉 弱 , 政 府 會 乾 塘 。 但 其 實 正 正 是 因 為 易 減 難 加 , 才 應 該 減 稅 。 事 關 還 富 除 了 歸 還 多 收 的 會 費 以 外 , 還 有 另 一 層 意 義 。 要 知 九 七 前 後 , 政 府 大 幅 增 磅 , 吃 大 了 , 減 也 減 不 來 。 直 到 蕭 條 多 年 以 後 , 才 頂 不 住 決 定 縮 班 瘦 身 。
又 是 孫 柏 文 那 一 句 , 瘦 身 一 事 , 易 過 登 天 , 但 難 過 戒 煙 , 意 志 稍 欠 堅 定 , 則 前 功 盡 廢 之 餘 還 隨 時 變 本 加 厲 。 政 府 見 市 道 轉 好 , 忍 不 住 又 想 大 吃 一 番 , 屢 試 不 爽 , 屬 人 之 常 情 , 試 過 減 磅 的 人 心裡  明 白 , 怪 不 得 政 府 。 相 反 大 家 在 「 艱 難 時 期 」 , 交 出 包 容 之 愛 心 , 伸 出 關 懷 之 手 , 扶 政 府 一 把 。 即 有 如 你 明 知 死 黨 正 在 減 磅 , 相 約 吃 飯 時 你 也 會 捱 義 氣 叫 少 一 點 , 至 少 不 會 一 邊 大 吃 一 邊 直 豎 拇 指 這 般 人 渣 吧 !
單 是 退 稅 , 無 助 增 進 政 府 瘦 身 的 決 心 。 惟 有 減 稅 , 才 會 激 發 政 府 想 辦 法 不 斷 求 進 , 長 遠 節 流 。 沒 錯 , 庫 房 收 入 有 上 有 落 , 但 放 心 , 政 府 永 遠 有 權 合 法 地 從 你 口 袋 拿 錢 , 不 會 餓 死 , 就 算 前 幾 年 低 迷 時 , 財 政 赤 字 , 政 府 要 加 稅 , 市 民 還 是 會 夾 。 與 其 擔 心 政 府 未 來 可 能 有 財 困 , 而 多 給 幾 個 錢 傍 身 , 倒 不 如 激 勵 政 府 以 節 流 來 準 備 未 來 的 逆 境 , 才 是 好 姊 姊 的 所 為 。
pie@appledaily.com

宋漢生

陳 奕 迅 VS 消 委 會

陳 奕 迅 VS 消 委 會

唱 片 業 內 外 交 煎 , 挨 近 夕 陽 , 連 政 府 也 出 手 拯 救 創 意 工 業 。 弔 詭 的 是 , 業 界 面 臨 的 最 大 敵 人 , 不 是 BT , 而 是 力 推 所 謂 「 公 平 」 競 爭 法 的 消 委 會 。
買 過 唱 片 的 人 , 都 熟 知 一 招 賣 碟 方 程 式 , 叫 「 新 歌 + 精 選 」 。 歌 手 出 了 兩 三 張 碟 以 後 , 就 是 時 候 來 一 張 三 新 撈 十 舊 的 , 死 硬 派 逢 碟 必 買 , 半 死 硬 派 為 三 首 新 歌 又 買 , 而 未 買 過 前 兩 隻 的 精 明 派 , 見 又 有 新 歌 又 有 精 選 , 又 買 。 如 此 市 道 , 這 樣 子 的 橋 段 , 對 唱 片 業 的 短 途 喘 息 , 尤 其 重 要 。
問 題 是 , 根 據 消 委 會 的 說 法 , 這 是 「 反 競 爭 」 行 為 。 噢 。
「 反 競 爭 七 宗 罪 」 之 一 , 是 利 用 自 己 的 市 場 領 導 地 位 , 去 綑 綁 銷 售 , 令 消 費 者 多 買 。 陳 奕 迅 佔 市 場 多 少 ? 視 乎 你 指 的 是 世 界 音 樂 市 場 , 大 中 華 兩 岸 三 地 流 行 曲 市 場 , 還 是 特 區 非 鹹 魚 翻 生 類 男 歌 手 市 場 。 但 無 論 如 何 , 對 不 少 人 來 說 , 陳 奕 迅 沒 有 替 代 品 , 明 顯 是 壟 斷 市 場 的 惡 霸 。 你 幾 時 聽 過 人 講 因 為 陳 奕 迅 新 碟 缺 貨 , 求 其 買 隻 白 花 油 王 子 將 就 將 就 ? ※
唱 片 公 司 倚 仗 陳 奕 迅 的 市 場 地 位 , 以 「 新 曲 + 精 選 」 之 法 , 迫 手 無 寸 鐵 的 顧 客 買 多 幾 首 , 令 人 髮 指 。 再 推 一 步 , 買 碟 點 解 要 成 隻 買 ? 明 明 只 想 買 主 打 , 卻 被 迫 連 墊 底 的 也 要 收 容 。 有 了 競 爭 法 , 消 委 會 當 然 不 會 放 過 如 此 奸 商 吧 ?
另 , 內 地 資 訊 科 技 發 達 , 翻 版 服 務 業 競 爭 激 烈 , 令 產 品 質 素 愈 鬥 愈 高 , 價 錢 卻 愈 鬥 愈 平 。 特 區 唱 片 界 , 眼 白 白 望 見 翻 版 自 己 的 唱 片 賣 到 十 幾 二 十 白 金 , 屢 創 佳 績 , 想 想 與 其 給 人 賺 不 如 自 己 賺 , 索 性 走 入 內 地 , 出 大 割 引 正 版 , 半 價 有 交 易 。 零 售 商 要 取 貨 , 條 件 當 然 是 不 許 倒 流 回 港 , 一 旦 發 現 違 規 頂 爛 市 , 將 不 再 供 貨 , 好 像 合 情 合 理 。
問 題 是 , 根 據 消 委 會 的 說 法 , 這 是 「 反 競 爭 」 行 為 。 甚 麼 , 又 不 行 ?

沒 錯 。 消 委 會 舉 了 一 個 例 子 , 說 Pokemon 在 歐 洲 各 國 , 價 錢 有 高 有 低 , 於 是 有 商 人 在 平 國 入 貨 , 運 去 貴 國 賣 , 結 果 供 應 商 一 怒 之 下 , 不 再 供 貨 。 供 應 商 這 種 幼 稚 鬥 氣 行 徑 , 乃 「 限 制 平 行 貿 易 」 , 屬 於 「 七 宗 罪 」 之 一 的 「 分 割 市 場 」 , 有 罪 , 要 拉 。
即 是 說 , 如 果 唱 片 零 售 商 屬 香 港 公 司 , 倒 流 大 陸 版 回 港 , 而 慘 遭 唱 片 公 司 報 復 , 則 唱 片 公 司 , 有 可 能 被 控 違 法 , 結 果 一 是 啞 忍 , 一 是 被 迫 放 棄 內 地 市 場 。 悉 隨 尊 便 。
話 雖 如 此 , 關 心 樂 壇 的 朋 友 不 必 氣 餒 , 消 委 會 打 擊 唱 片 業 , 可 能 其 實 是 曲 線 支 持 , 斷 其 米 路 , 破 其 釜 , 沉 其 舟 , 迫 令 業 界 放 棄 落 伍 的 賣 碟 模 式 , 咬 唇 忍 痛 投 入 電 子 市 場 。 假 以 時 日 , 特 區 的 歌 曲 下 載 市 場 , 將 有 如 iTunes 般 蓬 勃 , 告 別 夕 陽 , 再 見 黎 明 。 還 等 甚 麼 , 快 點 致 電 消 委 會 , 大 力 支 持 競 爭 法 !
※ 買 白 花 油 送 唱 片 、 或 買 唱 片 送 白 花 油 , 綑 綁 是 錯 不 了 , 至 於 是 否 「 掠 奪 性 定 價 」 , 則 要 奪 其 數 簿 仔 細 研 究

宋漢生

尋人啓事

尋人啓事

 

新年流流,新聞稀疏,電視新聞旱到連「青年手電燙指」、以至「大陸萬象」式的「黑暗餐廳」趣聞,都走在最前線地報上一番,可知情況多麼嚴峻。

梁袋巾經常埋怨被傳媒忽視,偏偏在這些打個乞嗤都上電視的日子,竟然玩失蹤,學人休市幾天,將寶貴曝光時間無償拱手相讓予曾特首,果然是一場毫無競爭的「比賽」。看來梁袋巾還要花相當的功夫,才有望甩掉額頭上那「真曾兄弟」的有毒標籤。

到底梁袋巾閉關搞甚麼?有傳是為未來兩場「競選騷」練功備戰。這兩場騷,單是形式,都搞到滿城風雨,其中的講數,說不定已是高潮所在,分分鐘精采過場騷。曾特首一幫左縮右閃,避得就避,力求各自表述打花拳,梁袋巾一派則如狼似虎,爭取明刀明槍打真軍,一副勝券在握的好戰模樣。

打擂台,一直是梁袋巾力倡之事,驟眼看來,梁袋巾有大狀經驗,一廂情願地斷估,贏面應比曾公僕高上一截。但電視騷有如廣告,高手的,能於三十秒內撥弄觀眾的心弦,令人或哭、或笑。就算不是高手,最低消費,起碼講得人明白,才會有feel有共鳴。觀乎梁袋巾迄今的表現,擂台之日,反而可能是奠定民望敗局之時。

就以宣傳口號為例,曾特首街知巷聞的那一句,企圖凸顯自己實幹,暗寸袋巾齋講「做不好份工」。精品肯定說不上,但起碼聽得明,搭得上腔。反觀梁袋巾那句類佛偈偽哲學形的「誰想去贏一場沒有對手的比賽」,扭扭擰擰,多數人的反應,是「咁即係點?」

又例如,梁袋巾的一大賣點,是承諾當選後會力推普選。普選本來不難推銷,不外乎圍繞着「你的香港、你的選擇」之類的主題包裝變奏,反覆高唱,奈何袋巾捨易取難,出其不意的,高調要求修改基本法。且不談道理上是否有需要修憲,公關上明顯是敗筆。梁詠琪雖未至於能夠唱好基本法,但至少社會上未見有不滿憲法到要修改的聲音。你估「齊來選特首」,還是「不如修改基本法去改變現行局長構成機制確保局長必須要從民選議員中挑選」,更能引起大家共鳴?被「愛國人士」拍案大罵,不是問題,問題是浪費了一次宣傳的機會,且分散了注意力,最重要的訊息,又一次,慘被溝稀攤薄了。未來兩場騷,是擂台也好,是輪流表演也好,不是鬥爭辯,而是鬥共鳴,梁大狀,要小心留意了。pie@appledaily.com

宋漢生

國 奧 足 球 之 大 腳 掘 起

國 奧 足 球 之 大 腳 掘 起

國 家 奧 運 隊 出 外 集 訓 , 踢 友 誼 賽 踢 到 打 人 , 當 中 表 現 的 「 少 林 足 球 魔 鬼 隊 式 友 誼 」 姿 態 , 令 人 側 目 。
球 場 暴 力 , 有 層 次 之 分 。 九 ○ 年 春 夏 之 交 , 克 羅 地 亞 剛 舉 行 了 五 十 年 來 第 一 次 有 競 爭 的 議 會 選 舉 , 支 持 克 羅 地 亞 獨 立 的 黨 派 勝 出 。 克 羅 地 亞 人 和 塞 爾 維 亞 人 本 已 不 和 , 如 今 更 勢 成 水 火 。
五 月 十 三 日 , 代 表 塞 人 的 「 布 爾 格 萊 . 紅 星 」 作 客 出 戰 代 表 克 人 的 「 薩 格 勒 布 . 戴 拿 模 」 。 塞 人 球 迷 遠 道 而 來 , 在 狂 人 首 領 帶 領 之 下 , 雖 然 人 少 , 但 擺 出 一 副 戰 鬥 格 。 球 賽 開 始 不 久 , 塞 人 球 迷 就 用 刀 和 場 椅 襲 擊 克 人 球 迷 , 點 起 了 火 頭 。 其 他 克 人 球 迷 見 同 胞 被 襲 , 想 施 予 援 手 , 卻 被 塞 人 掌 管 的 警 察 打 壓 , 情 況 一 發 不 可 收 拾 。
當 時 在 草 場 上 的 , 有 克 隊 隊 長 波 班 。 好 波 之 人 波 班 , 後 來 成 名 於 AC 米 蘭 , 並 於 九 八 年 世 界 盃 帶 領 克 羅 地 亞 勇 奪 季 軍 。 騷 亂 當 中 , 波 班 踢 了 差 人 一 腳 , 成 為 經 典 。 這 一 腳 踢 開 了 克 人 獨 立 戰 爭 的 序 幕 , 波 班 旋 即 成 為 克 人 的 民 族 英 雄 。 波 班 感 性 地 說 : 「 我 這 樣 的 一 個 公 眾 人 物 , 置 名 利 於 不 顧 , 置 生 死 於 度 外 , 就 是 為 了 一 個 理 想 : 祖 國 的 獨 立 」 。 翌 年 , 克 羅 地 亞 , 連 同 一 眾 鄰 居 , 宣 布 脫 離 南 斯 拉 夫 , 當 地 陷 入 混 戰 之 中 。
波 班 一 腳 踢 起 一 場 革 命 , 這 邊 廂 , 中 國 足 球 小 將 一 心 「 大 腳 掘 起 」 , 出 腳 兇 悍 , 卻 明 顯 是 出 於 大 國 青 春 期 間 荷 爾 蒙 失 衡 而 造 成 非 理 性 的 好 勇 鬥 狠 式 亢 奮 , 可 惜 宣 洩 不 成 , 反 被 飽 以 老 拳 , 只 見 對 方 一 拳 又 一 拳 的 揮 過 去 , 望 見 都 痛 , 結 果 掘 起 不 成 掘 草 皮 , 遺 憾 未 能 延 續 射 爆 衞 星 之 威 勢 。 有 人 擔 心 , 綠 茵 上 如 此 粗 野 舉 動 , 會 加 深 外 國 人 對 中 國 人 的 成 見 , 以 後 出 外 旅 遊 , 如 非 忍 辱 冒 充 來 自 東 瀛 , 皆 可 能 慘 遭 白 眼 。
但 其 實 白 眼 事 小 , 打 輸 交 事 大 。 自 李 小 龍 之 後 , 外 國 人 都 不 敢 小 看 中 國 人 , 留 學 學 子 , 常 被 人 問 是 否 懂 得 Chinese Kung Fu , 先 假 設 你 好 打 得 , 表 面 越 柔 弱 , 越 怕 內  另 有  坤 。 今 次 國 奧 隊 當 眾 打 輸 , 一 撻 落 地 , 即 無 還 手 之 力 , 由 人 魚 肉 , 「 中 國 人 人 打 功 夫 」 之 假 象 給 摔 個 稀 巴 爛 。 自 此 大 家 出 外 , 少 了 個 金 鐘 罩 , 一 旦 出 甚 麼 事 故 , 恐 怕 要 算 到 國 奧 小 將 的 頭 上 去 。
話 雖 如 此 , 也 不 是 全 非 好 事 。 早 前 有 議 員 投 訴 , 說 「 心 繫 家 國 」 系 列 廣 告 , 一 面 倒 歌 頌 讚 美 , 有 欠 持 平 , 令 人 倒 胃 。 倒 胃 乃 小 問 題 , 大 問 題 是 市 民 每 看 到 此 廣 告 , 為 免 家 中 心 智 未 成 熟 的 小 孩 被 人 誤 導 , 急 急 轉 台 , 一 轉 台 就 看 下 去 , 等 節 目 播 完 , 才 驚 覺 忘 記 轉 回 原 來 的 節 目 , 結 果 白 白 錯 過 了 大 結 局 , 損 失 慘 重 , 長 此 下 去 , 就 如 待 爆 炸 彈 , 勢 必 累 積 幾 十 宗 投 訴 , 到 時 廣 管 局 則 有 排 頭 痕 。
炸 彈 不 除 , 猶 如 為 曾 特 首 連 任 之 路 埋 下 地 雷 , 可 大 可 小 。 如 今 有 了 這 段 國 奧 影 片 , 正 好 是 拆 彈 之 良 方 , 將 之 混 入 愛 國 廣 告 , 平 衡 平 衡 , 與 頒 獎 台 上 咬 唇 含 淚 、 揮 手 領 牌 的 英 姿 , 互 補 長 短 , 互 相 輝 映 , 則 再 無 投 訴 之 口 實 。 替 特 首 掃 雷 有 功 , 待  莊 完 成 , 更 可 望 獲 頒 紫 荊 勳 章 , 以 示 嘉 許 , 衣 錦 還 鄉 , 指 日 可 待 。
國 奧 無 端 端 送 出 如 此 大 禮 , 宣 傳 當 局 還 等 甚 麼 ?
pie@appledaily.com

宋漢生

「 我 呸 ! 」

「 我 呸 ! 」

有 人 踢 爆 , 李 局 長 用 近 乎 黑 幫 式 的 口  , 向 學 校 施 壓 , 打 擊 反 對 螞 民 。 高 官 有 沒 有 要 脅 ? 有 沒 有 靠 嚇 ? 議 論 紛 紛 , 要 等 甚 麼 獨 立 調 查 結 果 才 知 , 如 果 有 調 查 的 話 。 但 有 沒 有 做 過 , 不 是 重 點 。 問 題 是 , 為 甚 麼 一 兩 個 高 官 , 竟 可 以 有 這 樣 的 權 力 , 去 明 目 張 膽 地 打 壓 言 論 自 由 ?
又 係  句 , 錢 作 怪 。
上 星 期 替 大 學 生 辯 論 比 賽 做 評 判 , 題 目 是 「 學 券 應 該 包 括 牟 利 幼 稚 園 」 。 反 對 的 一 方 , 斷 估 搬 出  育 高 官 的 官 方 論 調 , 說 甚 麼 「 姨 媽 姑 姐 」 、 「 幫 人 發 達 」 等 等 抹 黑 牟 利 學 校 的 驚 人 膠 話 。 豈 料 同 學 重 複 又 重 複 地 力 證 保 存 牟 利 幼 園 的 好 處 , 聽 得 大 家  了 , 評 判 你 眼 望 我 眼 , 有 如 觀 看 足 球 比 賽 , 無 端 端 一 隊 波 向 自 己 龍 門 , 又 窩 利 又 倒 掛 的 , 射 入 一 球 又 一 球 世 界 級 的 絕 妙 烏 龍 球 。
再 聽 一 陣 , 迷 霧 終 於 散 開 。 原 來 同 學 發 揮 獨 立 思 考 , 不 但 不 買 官 方 論 調 , 還 倒 轉 來 用 。 同 學 的 意 思 是 , 正 正 就 是 因 為 保 存 牟 利 幼 園 重 要 , 所 以 不 應 該 硬 塞 學 券 , 免 得 他 們 收 了 政 府 錢 之 後 , 要 對 不 懂  育 的 官 僚 唯 命 是 從 , 仰 人 耳 鼻 , 說 母 語 就 要 母 語 , 說 背 書 就 要 背 書 , 放 棄 自 己 那 一 套 。 聽 起 來 言 之 成 理 , 是 精 采 的 辯 法 。
問 題 是 , 同 學 的 思 維 , 假 設 了 高 官 付 錢 後 會 插 手 。 但 學 券 的 精 神 , 就 是 要 官 僚 放 手 , 傳 神 的 叫 法 , 是 「 fxck off 」 。 真 學 券 的 做 法 簡 單 , 政 府 要 用 納 稅 人 的 錢 資 助  育 嗎 ? 好 , 就 讓 家 長 去 選 擇 學 校 , 然 後 由 公 帑 找 數 。
兌 換 了 學 券 就 可 以 , 犯 不  浪 費 金 錢 多 聘 甚 麼 視 學 官 , 扮 樣 巡 校 , 那 些 事 先 張 揚 的 龍 套 有 幾 有 用 , 大 家 心 照 。 也 犯 不  勞 煩 局 長 苦 口 婆 心 , 替 家 長 話 事 , 高 官 不 是 寄 生 蟲 , 又 怎 會 知 道 不 同 家 長 的 口 味 ? 就 算 知 , 又 如 何 及 得 上 由 家 長 自 己 選 擇 來 得 直 接 ?
尊 重 家 長 的 選 擇 , 就 應 不 設 界 限 , 將 學 券 包 括 所 有 幼 園 。 任 何 形 式 的 界 線 , 例 如 用 校 名 的 筆 畫 、 盈 利 百 分 比 、 創 校 的 年 月 日 八 字 、 校 長 的 性 取 向 、 盈 利 再 投 資 比 例 等 等 , 去 決 定 不 受 某 些 學 校 玩 , 都 屬 多 此 一 舉 。 被 排 斥 的 幼 園 , 沒 有 學 券 , 吸 引 力 大 減 , 近 乎 等 執 笠 , 結 果 官 僚 大 幅 收 編 , 能 夠 獨 立 自 主 的 , 就 只 有 少 數 死 剩 的 超 高 檔 , 高 官 子 弟 眾 多 的 學 校 , 正 如 中 小 學 一 樣 。
但 同 學 還 是 掌 握 了 重 點 , 大 概 是 從 問 阿 媽 拿 零 用 錢 的 經 驗 中 累 積 出 來 的 智 慧 。 要 是 放 錢 的 不 是 家 長 , 而 是 官 僚 , 官 僚 就 手 痕 。 遇  個 「 愛 國 」 的 , 最 多 搞 件 母 語  學 , 炸 他 一 炸 , 嚇 嚇 大 家 。 又 或 者 「 勸 」 大 學 填 一 大 堆 無 聊 之 至 , 無 事 找 事 做 的 偽 科 學 「 評 估 報 告 」 。
不 幸 遇 上 個 自 以 為 大 佬 的 , 就 預 了 隨 時 給 人 問 候 , 定 時 定 候 要 買 幾 盆 桔 交 差 , 甚 至 被 迫 與 人 合 併 地 盤 。 一 日 由 官 僚 操 控 財 政 , 一 日 都 有 「 你 咁 寸 嘴 , 好 ! 我  家 就 飛 個 輪 叫 阿 邊 個 削 你 資 」 之 類 的 案 件 發 生 。 還 天 真 到 以 為 有 學 術 自 由 ?
爆 料 人 陸 副 校 , 憶 述 當 日 拒 絕 李 局 長 的 「 請 求 」 後 , 局 長 重 重 的 擲 下 一 句 , “I’ll remember this. You will pay!" 為 了 圓 局 長 之 願 , 大 家 下 次 見 到 李 局 長 , 記 緊 要 招 呼 一 下 局 長 , 擺 出 一 隻 蓮 花 手 , 由 衷 的 吐 一 聲 「 我 呸 ! 」
pie@appledaily.com

宋漢生